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66章 第 166 章

    每周的二、四两天, 夏家的晚餐时间都会提前到下午四点,因为这两天是荀岏要去城里上晚课的日子。(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com)

    荀岏学习的尽管是兽医,但也没能逃脱医科那繁重到令人秃头的课业。

    明明读的是相对比较轻松的夜大, 但荀岏每周也有三次课, 周六上一天,周二、周四从六点半读到九点半, 风雨无阻不说,中间还只有十分钟的休息时间,课程结束还有一堆的作业和视频资料要看,这样恐怖的教学节奏让夏东篱这个大学毕业生都有些汗颜。

    除了专业的课程之外, 荀岏还在学习开车以及在许医生那儿做实践助手, 回家还要帮忙做农活,夏东篱有时候都不得不佩服男朋友的精力值,这么忙了居然还能兼顾夜间生活, 这体力值说他是人类夏东篱都不相信。

    小锦村到奉化市之间虽然有村际公交, 但路途过于漫长, 而且末班车是八点, 于是夏东篱就负担了送恋人上下课的工作。

    医科生的教学节奏飞快, 荀岏的导师才不管学生迟不迟到,没听到的部分就是学生自己的损失。

    好在他们这个时间点去城里的方向属于“逆流而上”, 公路上不会堵车, 尽管如此,公里数到底放在这儿,两人最晚五点也得从小锦村出发。

    但是这天的夏东篱攥着车钥匙, 一边收拾东西一边朝着白云山的方向张望, 表情很有几分迟疑。

    作为一条自主性很强的狗狗, 在察觉天黑时间提早以后, 大米汪就将自己的活动规律从夏令时调整到了冬令时,并且取消了中间的午休时间。

    所以按照常理,下午四点已经是狗狗们下山的时候,尤其是夏家提早吃完饭的时候,为了骗点东西吃,狗狗们回来得会更早些。

    但奇怪的是,这几天来他们家狗狗回家的时间都有所延迟,今天甚至都快五点了,还没看到狗狗们的身影。眼看着日月就要交班了,夏东篱难免有些担忧。

    但他转念一想,狗狗们中间还有一条武力值max的哮天犬,在这普通的人世间还能有什么能够阻挡它们的道路呢?

    ……不过也说不好,毕竟现在龙九子都出来了,谁知道山上有没有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越想越糟心,夏东篱有些焦躁地咬了下手指,正在他挣扎在是不是要拿着望远镜上山看一看的时候,就听到了一连串令人安心的脚步声。

    一群小黑脸们从山上哒哒哒跑了下来,它们步伐轻快,走走停停,看上去相当悠闲,不像是遇到了什么危险的样子,甚至几头羊还想要钻去牧草养殖的地方去占点便宜。

    他们家的四条狗狗,两条分别护在羊群的一左一右,还有两条负责殿后。在狗狗们的驱赶下,小黑脸们迈着恋恋不舍的步伐被赶入了羊圈。

    夏东篱见状松了口气,他拿起车钥匙和庚叔打了声招呼,发动了车子。

    从小锦村到奉化市的路夏东篱已经开得很熟了,而且这个时候正是下班高峰,从城市到乡村的车辆络绎不绝,他们这边却是小车三两只,夏东篱开得很轻松,于是,他就将心中的纳闷说给了荀岏听:“这几天大米它们回来的时间越来越晚了,它们是在山上遇到了什么好玩的事吗?”

    荀岏闻言将目光从手上的课本上挪开,他微微偏头,“应该是遇到了敌人吧。”

    “咦?”

    “虽然它们试图掩饰了,但是毛发很乱,尤其是米粒,它应该是被重点照顾了。”显然荀岏观察得要比夏东篱仔细一些,“没受伤,对方不强,但不好对付。”

    听到狗狗们没受伤,夏东篱才放松了些。倒不是他保护欲有多强,只是山上的动物大多数都是野生动物,被野生动物咬伤的话,伤口需要赶紧处理,否则很容易感染。

    夏家的狗狗们都注射过狂犬疫苗,也都检测过免疫成功了,但是这只意味着它们自身暂时安全,并不代表被携带病菌的动物咬伤后也没问题,这其中还有概率和免疫能力的问题。

    如果狗狗被不明是否免疫成功的犬类咬伤的话,一定要赶紧送去医院再去补一针,否则万一被感染了,那真是连哭的地方都没有。

    “会是什么呢……”趁着吃红灯的时候,夏东篱戳开了自家的监控,屏幕里,四条汪正凑在一起嘀嘀咕咕,明显是在开小会的模样。

    ……这样子看上去真的好可疑啊!一看就是要搞事。

    夏东篱眯起了眼睛,他戳了下手机导航,输入关键词,然后满意地在奉化市的地图上找到了他想要寻找的东西。

    “小岏,等等送你去学校后我去买个东西。”

    “嗯?”

    “嘿嘿!”夏东篱微微抿唇,露出了一个名为【再聪明的狗狗也逃不过主人的手掌心】的笑容。

    当天晚上,大米汪就收到了一份来自主人的礼物——一件小背心。大米没觉得有什么不正常的,它十分配合地伸出爪爪穿进小背心里面,然后端正坐好让夏东篱捣鼓它背部的衣服。

    以前主人也经常会给它买衣服哒,大米早就习惯穿衣服的一整套流程啦!不过没过一会它就感觉奇怪了,因为主人似乎没有给它脱衣服的意思,也没有让它做出摆拍的动作。

    “汪呜?”大米歪了歪脑袋,用爪爪拍了下夏东篱的膝盖,主人,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呀?

    是的,虽然以前经常给狗子买衣服,但大部分情况下夏东篱都是在狗狗出门时候才给它穿,或者就是穿完了很快就脱掉,这是为了狗狗的健康着想。

    边牧虽然比不上雪橇犬那样拥有厚厚的耐寒毛层,但本身的皮毛也相当厚实,完全可以靠自身的毛毛度过以前居住地那热岛效应严重因此一点都不冷的冬天,并不需要借助外力。

    这种情况下再给狗狗穿衣服那就不是好事了,容易让狗狗感到炎热而提早脱毛是一回事,还容易导致感冒和皮肤病。最重要的是,如果狗狗在脱离主人视线的情况下穿着这些没有安全设施的衣服,很容易会发生意外。

    所以,作为一个狗爹,虽然夏东篱偶尔也会按捺不住购物欲给爱犬买些小翅膀小蜜蜂之类的衣服,但他都会在狗狗睡着之前或者是出门之前将小衣服给脱掉。

    不过今天的情况有些不太一样。

    大米身上穿着的小衣服其实是gopro配套的宠物背带,它的背部和头颈上都外接有装备gopro的接口。为了保证狗狗的安全,所有的接扣都带有安全装置,大力拉扯的情况下会自动松开,安全系数很高。

    夏东篱一边将装配了防撞壳的gopro装在了大米身上,一边通过数据线观察gopro的视角并且进行调整。

    没错,他想出来的如何观察狗狗的方法就是使用高科技啦!gopro本身很轻,对于大米而言,gopro的重量绝对称不上负担。

    不过gopro也有缺点,它的小体积是牺牲了电池容量的,哪怕是调整到最差的摄影模式,拍摄续航时间也就只有两小时,所以要搞清楚大米它们在山上遇到了什么,恐怕得多试几次。

    夏东篱拍了拍大米的脖子,又亲了亲它的小鼻尖,此举立刻换来了狗狗爱的舔舔,大米十分轻易地就被主人调开了身上小衣服的注意力,并且在隔天穿着新装备走上了工作之路。

    事实证明,命运还是非常眷顾夏东篱的。

    就在隔天晚上,夏东篱就在gopro中找到了四条狗狗们战斗的对象。

    “你们为什么会和松鼠打起来?”跳过一连串跃动的景色和无效信息,终于找到可疑人物的夏东篱指着电脑屏幕里那只张牙舞爪在树上跳跃的松鼠,一脸的不可思议。

    而听到电脑屏幕里松鼠吱吱哇哇叫声的四条狗狗也同时表现出了敌对的态度,它们呲牙甩尾,爪爪拍地,用自己的身体语言证实了视频内容的真实性。

    夏东篱顿时更不解了。

    要说猫和松鼠发生敌对他还能理解,但是狗和松鼠杠上这就不科学了,它们之间压根就没有搭边的地方,难道是小松鼠欺负了羊群,所以被护短的狗狗们给盯上了?

    这也没道理啊,松鼠和羊也没利益牵扯啊。可惜一个多小时的视频里大部分都浪费在狗狗们步行上山的路上了,最后拍到松鼠的也就只有四五分钟,但从这四五分钟内松鼠们连绵不断的叫声和威吓声中就能看出它们对狗狗们有多不友好了。

    要说夏东篱家里可能会和松鼠产生冲突的那应该就只有两只小猫头鹰了。

    松鼠也是啮齿类,同样在猫头鹰的狩猎清单里,只不过夏东篱家中的两只幼崽是彻彻底底的夜行种,松鼠则是日行种,除非有哪个想不开熬了个夜,否则二者应该碰不到一起去。

    “怎么回事呢……”夏东篱拎起靠他最近的米粒汪,举着狗狗的两只前爪将它报到膝盖上,“米粒啊,你们怎么会和松鼠打起来的?”

    “嗷呜嗷呜~?”米粒歪歪脑袋,又见夏东篱指了指屏幕里的小松鼠,立刻挥舞起了爪子,敌视的态度十分明确。

    “这是发生了什么矛盾呀?闹得这么严重?”夏东篱在狗子身上摸了一圈,然后他惊悚地发现米粒身上的毛毛似乎有些地方分布不均,疑似被薅了,顿时就皱起了眉。

    为了证实这一点,他挨个检查了下狗狗身上的毛,基本上每条狗身上都有点痕迹,只是米粒特别严重。

    松鼠的攻击力那么强的吗?夏东篱有些不解地将手伸向大米,搂住狗狗的胸部一托,没托动。

    嗯???

    夏东篱不信邪,他以为是自己没准备好,于是换成了两手齐上。这次倒是托起来了,但是……好沉!

    怎么会这么沉?

    怎么感觉比上次还重?!

    “小岏,小岏!快拿秤来!”夏东篱不信邪地颠了颠,感觉怀中的狗子好像还是没轻,顿时脸色就有些不好地呼唤起了男朋友。

    “怎么了?”荀岏拎着家里的大铁秤走了过来,就在他的目光和夏东篱怀中的大米对上的一瞬间,大米立刻感觉到了不好,开始挣扎了起来。

    “大米,hold!不许动!”当一条30多公斤的成年犬开始挣扎的时候,寻常人是很难控制它的,尤其这条狗子挣扎的地方是在他的怀中,不过好在大米在听到命令的时候还是反射性地僵住了。

    夏东篱赶紧将它放到了地上,然后整个人压在了狗子身上,十分肯定地说:“大米,你有问题。”

    大米立刻露出了心虚的表情,它的眼神一下又一下地漂移着,就是不敢和心爱的主人对上,嘴里还发出了嗲声嗲气地求饶声:“汪呜呜~”

    好了,肯定有问题了。

    夏东篱立刻确定了,他十分无情地将狗子再次抱了起来塞进了小篓子里,然后用一根手指戳在爱犬的眉心,定住了这条想要从篓子里爬出来的狗狗。

    “汪!”汪不要称体重!

    大米可怜巴巴地瞅着眉心处的那根手指,想要挣扎却又不敢违背主人的命令,整个汪看起来委屈极了。

    但夏东篱已经不吃它这一套了,尤其是在看到大米的体重居然重了两斤之后,夏东篱距离火山爆发还有一线之遥。

    “你是吃什么了?”他伸手撸了把狗子的毛肚皮,这次他居然都能捏到了明显的泡泡肉,天惹,夏东篱简直都有些崩溃了,“你可是边牧啊边牧!牧羊犬那流线的身材还有狗狗中排名第一的,敏捷度你还剩下多少啦?”

    “汪~”似乎是想到吃了什么的大米不自觉地舔了舔嘴巴,然后它立刻感觉到了主人的眼神,反应极快地低下了头,化身嘤嘤怪开始撒起娇来。

    “不行,你必须要交代。”对这套已经免疫的夏东篱将狗脑袋强行抬了起来,对着狗子飘忽的双眼道,“你到底吃了什么?谁给你吃的?有没有从犯?我知道你听得懂,快交代!”

    “汪呜~”大米讨好地叫了一声,见心爱的主人郎心似铁,又立刻往上一冲舔了夏东篱的鼻子一下,然后再次露出了一脸讨好的笑容,“汪汪~”

    主人,主人不要生气了汪~

    那双漂亮的杏眼里仿佛就写着这句话。

    被狗狗舔了个正着的夏东篱愣了下,下一秒他手心里的狗子突然就消失了。

    等等?我狗呢?

    荀岏抱起嗷呜嗷呜叫个不停的大米汪,轻声道:“你这样问是问不出来的,我来问吧。”

    ……等,等等?夏东篱有些呆滞地看着荀岏将大米往肩膀上一扣,就带着嘤嘤直叫的大米汪去了客房。

    他不由自主地跟了上去,却发现客房的大门在他面前关上了,当下夏东篱就感觉有些抓心挠肺了。

    他蹲下身将耳朵贴在门上,居然没听到门内有什么动静。

    怎么回事?他们家隔音效果有那么好吗?居然一点声音也听不到?

    小岏那个表情可不是很友善啊,夏东篱拿指甲挠了挠门板,迟疑了一会还是叮嘱道:“小,小岏啊,你温柔点,也不是多大的事。”

    “就是就是,大过节的。”一道声音应和道。夏东篱一扭头,看到老龙王也蹲在了他背后,这位比他更过分,居然拿了个玻璃杯罩在了门上。

    “庚叔?”夏东篱瞪圆了眼睛,这位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咳咳。”老龙王没好意思说他挺早就来了,正好看到夏东篱在训狗狗。作为暗戳戳投喂的一号分子,他怕被狗子供出来所以没敢冒头,直到夏东篱开始求情了,才忍不住出来 1。

    “那什么,小岏啊,孩子还小呢,慢慢教就是了,你小时候我可不是这么对你的!”

    深谙避重就轻之道的老龙王避开儿媳妇的质疑目光,凑在客房大门边上说出了每个无原则的年长爷爷的专属金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