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67章 第 167 章

    “突突突——”一大早, 柴油发动机的轰鸣声十分蛮横地打破了小土坡的宁静。(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驾驶着农用三轮车的年轻人在小砖屋的大门前停下车,见大门紧闭就有些纳闷,下车刚想要敲门就被装在门上的一个“大眼睛”吓了一跳。

    仔细研究后, 他才判定这个“大眼睛”应该是装在门铃上的镜头,这里的住户似乎为了让它更显眼些, 于是画了睫毛贴了眉毛,别说,看起来还怪诡异的。

    年轻人嘀咕了一句“城里人真奇怪”, 然后有些谨慎地按下了门铃,戳一下, 居然没声音传来, 他顿时就有些不自在了。

    农村里地方大, 有些农户家里的后院就连着农田, 所以为了让在后院劳作的农户都能听到门铃声,农村门铃的一大卖点就必须是足够响。

    要是有些人家离得近了些,隔壁邻居被按了门铃都能听见, 自然别说按门铃的访客了。

    久而久之,小年轻都已经习惯了按下门铃之后的巨大声响了,这蓦然间遇到个没声的让他不由有些担心是不是门铃坏了。

    不过不用担心哟,夏东篱家的门铃是信号传输式的, 它连接了家里的wifi, 一旦有人按下门铃就会采集门口地人的形象传输到家里的端口。

    无论是手机、可视音响还是电视机上都会弹出小窗并且响铃提示。为了预防万一, 夏东篱家二楼的卧室以及小院子里都有装信号传输器。

    所以, 虽然外头的访客听不到声音,但其实全家都知道有客人来啦~

    悄咪-咪地说一下, 这种设备其实也能反过来当做报警设备, 一个端口发出警报, 所有的端口都会收到报警提示,这可是别墅安保的一大利器哟!

    咳咳,扯远了。

    正当小年轻想要再去按第二下门铃的时候,他忽然听到了踢踢踏踏的脚步声,然后感觉面前的大铁门晃动了下,传来了锁扣被扯开的声音,片刻后,大铁门被打开了一条缝。

    “你好,我是小锦村粮油店的……咦?”小年轻的自我介绍说到一半就卡在了嘴里,可不是他职业素养有问题,任何人看到开门的是两条狗都没办法把自我介绍说完的吧!

    没错,站在他面前的是两条大狗,一条是黑白色长毛的洋狗,一条则是他们这里很常见的狼狗,两条狗都吐着舌头看着他,洋狗的表情很友善,狼狗却很警惕,两条狗居然都没拴绳戴口套。

    没有和中型犬面对面过的人是无法体会到小年轻此刻的恐惧的,别看两条狗狗都不到他的腰,但无论是吐着舌头散热时候露出的尖牙,还是那安分放在地面上的利爪,一看就威势十足。

    “我……”小年轻不由在心里暗骂这家人不靠谱,居然让狗来开门。他咽了下唾沫,在两条狗的紧迫盯人下举了下手中的编织袋,喃喃说道:“我来送货……”

    闻言,土黄色的狼狗人立而起。正当小年轻尖叫着以为它要攻击自己并且不由自主做出防备动作的时候,他突然感觉手上一轻,手里的编织袋居然被那狼犬拽了过去。

    还没等他回神,青年便感觉自己肚子被顶了一下,他不由自主地顺势后退了一步,随后便眼睁睁地看着洋狗用鼻子将大门给他关上了……

    关上了……………………

    嗯?!!

    等等?

    小青年惨叫一声:“那个包裹是到付啊,要付钱的!”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匆匆披上外套里头还是睡衣的夏东篱一边给人扫码一边道歉,“吓到你了吧?不好意思,因为是在家里我就没给它们拴绳。”

    “吓到倒是还好,就是有点意外。”小年轻干咳一声,努力表现得更淡定些,不过他还是忍不住朝夏东篱身后看,一脸的新奇,“你们家狗会开门啊?”

    夏东篱顿时就有些小骄傲了:“因为它每天要把羊赶到山上去,有时候它出门时我们还没起来,久而久之它就学会了自己开门。”

    不过大米最厉害的是还会关门,要知道学会开门不难,大部分狗狗训练一下都会,但是有关门意识可不容易,这表示狗狗有财产保护的意识。

    当然,夏东篱并没有教过它这个技能,完全是大米无师自通,忽然有一天出门时候就把大门给带上了。

    因为家里的狗狗太靠谱,于是不靠谱的两脚兽便渐渐养成了睡懒觉不起床的坏习惯。今天也是这样,虽然预定了早上送货□□,但显然夏东篱所谓的早上和小锦村村民所谓的早上不是一个概念,因此这也直接导致了门铃被摁响时候夏东篱还在被窝里。

    为了表达自己的歉意,夏东篱往急着要去送下一家的小年轻手里塞了两个洗干净的苹果让人路上吃,然后一边夸奖两条狗狗,一边关门拆包裹。

    “你买这个……做什么?”他刚拆到一半,出去投喂完小动物的荀岏正好回来,一看到夏东篱正在往簸箕里头倒的东西顿时就沉默了。

    就见大半个簸箕中放满了各种果仁,大到核桃松塔,小到葵花籽花生,颗颗饱满数量可观,粗粗一看可能有三四十斤。荀岏不由挑眉:“给大米吃的?”

    “怎么可能!”夏东篱一边否认一边将大米那张兴致勃勃的狗脸推开,他两手握住簸箕两端甩动了下,将里头的灰屑抖掉了些,随后在荀岏的帮助下将簸箕推到了小平房的房顶。

    这个位置狗狗们绝对上不去,可以完美地杜绝小动物们来偷吃。

    等劳动完了他才说:“这是给松鼠们的赔礼。”

    天知道,在昨天荀岏告诉他大米干了什么糟心事的时候夏东篱有多震惊,他们家狗子们居然上山去当劫匪,还是去抢劫野生小松鼠的口粮,这是一条友善的好狗狗的行为吗!

    北方的冬天来得早,估计十月中下旬就会下雪,在这个时候将松鼠的口粮抢走很可能意味着在冬天到来之前松鼠们无法囤积足够的粮食,从而不得不在北方的隆冬季节出窝寻找食物。

    白云山里的松鼠基本上是北方常见的红松鼠,这种品种的松鼠即便到了冬天也是一身的棕红色毛,隐蔽性不强,是冬季食肉动物的食物来源。

    本来人家在大雪天里跑出来找自己的储粮点已经够危险了,现在他们家狗狗还增加人家的生存难度,难怪松鼠们要炸毛找狗狗们决斗。

    想到这事夏东篱就忍不住拍了一下大米的狗耳朵,将爱犬的狗耳朵翻了过来,“你去和人家松鼠抢什么哟!家里又没缺你一口口粮,等等带我去你们和松鼠的决斗地,知道不?”

    “汪呜!”大米委委屈屈地趴到了地上,它抖了抖脑袋将耳朵翻回,两只爪爪向前平伸,整条汪都有些生无可恋的味道。见它这样,夏东篱又有些不忍心了,他撸了把狗毛,然后踮起脚去拿果篮,一边将编织袋里剩余的坚-果倒入果篮里一边说:“爸爸给你买了难度max的新玩具,等给小松鼠送完东西就给你玩。”

    新玩具!大米一听到关键词顿时就兴奋了起来,它甩了两下尾巴,立刻一扫方才的沮丧,十分矜持地端坐起来,并且在夏东篱换完衣服之后主动地伸出脖子让主人给它拴好牵引绳。

    虽然大米很享受自由奔跑的感觉,但是和主人一起出门时候这种有牵绊的感觉它也是很喜欢哒。

    为了独享这种幸福感,它还冲着站起身想要跟随的米粒和得福汪吠叫了两声,警告它们不要跟来。

    米粒和得福都有些莫名其妙,倒是哮天犬十分淡定,它从刚才开始就在自己选好的黄金位置晒着太阳,此刻动都没动,显然已经十分了解小伙伴的尿性了。

    “乖,你们留在家里,这几天都不用去放牧了,去玩吧。”

    随着气候渐冷,一方面是为了防止羊群被忙着囤秋膘的食肉类动物攻击,另一方面是为了保护山上的野草的草根不被羊群们祸害,导致第二年没法萌发新草,这些天夏东篱已经渐渐将羊群的放牧时间缩短,开始了从放养到圈养的过渡期。

    羊群们被放养习惯了,一旦开始圈养便有些精力充沛无处发泄,因此夏东篱在田地上围了一块区域供羊群活动,还放了些草垛供它们休息顺便磨牙。这一措施的效果十分显著,这些天羊群已经习惯了在羊圈和圈养区自行活动,不再试图冲撞栏杆。

    这也意味着狗狗们的工作可以稍微轻松点,有更多的自由空间,不再需要一直盯着羊群的活动了。

    夏东篱挨个摸了摸狗狗们的脑袋,示意它们自己玩耍,随后牵起大米的牵引绳向外走去。好久没有和大米单独的约会了,虽然家里热闹了好多,但是想想还真是有些小怀念呢。

    他刚走了没两步,就感觉手上一轻,顿时有些讶异地回头看着拎住果篮的荀岏:“你今天不背书?”

    “没事,我和你一起上山。”荀岏拎着装满坚-果的果篮走在夏东篱身边,表情十分慎重,“这个季节动物的攻击性虽然没有那么强,但活动频率增高,也不算完全安全,上山的话还是不要独自行动比较好。”

    夏东篱立刻被他说服了,二人一狗齐齐向着白云山前进。

    白云山里显得秋意盎然,树叶的颜色早已转为各种花色,大米的秘密花园里面的那颗银杏更是一树金黄,十分好看。

    夏·文艺青年·东篱前些天就着银杏和蓝天拍了好多照片,搅得文艺中年夏爸爸那颗心骚动不已。

    不过可怜的夏爸爸肩负教书育人大业无法前来,只能在微信里对着儿子发了一堆的牢骚。

    银杏树虽然漂亮,不过可惜的是那是棵雄树。夏东篱等它结果等了大半年,直到果期结束后才悻悻发现了这个惨痛的事实。

    好吧,这说明了再文艺的灵魂也抵挡不了一颗吃货的心。

    “我爸爸今年过年要来。”夏东篱干咳一声后低声道,“我尽量给爸爸打预防针,但万一……万一……”

    “我知道。”荀岏低声道,他伸手捏住了夏东篱的手,十指相扣,感到恋人手心里有些濡湿,顿时一笑,“我会努力的。”

    夏东篱抿抿唇,有些不自在地用拉住狗狗缰绳的手摸了下鼻子,一边走路一边出馊主意:“实在不行我们就让大米去卖萌,我爸可疼大米了。不对,大米现在胖了,颜值下降得厉害,儿子,你要不然为了爸爸的幸福牺牲一点,赶紧找个白富美结婚,等到过年时候正好小狗崽能走路了,可以分担一下爷爷的注意力。”

    大米,大米有些受到打击,汪的颜值下降了?汪就是有一点点胖,不对,汪不是胖,是毛茸茸!

    主人说过的,秋天的汪是要长绒毛的,所以会变得圆滚滚……

    “你是真胖了。”荀岏一眼就看出了狗子的想法,无情点破狗子的自我挣扎,十分的冷漠无情。

    大米……大米决定不走了,它有小情绪了,要赖在地上打滚了。

    “你怎么学了这坏习惯?”夏东篱震惊地看着将牵引绳压在肚子下头耍赖的狗子,十分不可思议地说道,“米粒现在都不玩这招啦!大米你已经长大了哎!”

    “汪呜!”大米坚定反驳:汪没有长大,汪还是个宝宝。

    于是,没有长大的大米汪被荀岏一手拎起夹在腋下继续向前,整个汪都有不太好了。偏偏这个时候它的主人还接过了坚-果一脸担心地看着荀岏道:“它现在很重,你要不然你还是把它放下来,大米就是想撒娇,这些天我也是有点忽视它了……”

    汪才没有想撒娇!大米喷了一口气,十分不满,但它的尾巴有自己的想法已经欢快地甩动了起来。就在大米甩着尾巴想要迎接主人爱的摸摸时,却发现主人温暖的手被半路截胡了。

    荀岏空出来的手拉住了夏东篱的手,二人十指相扣继续向前。青年一脸的淡然,完全没有将大米这向着七十斤逐步靠拢的重量放在眼里,他甚至连气都没多喘几下,呼吸十分均匀:“没关系,大米年纪大了,该独立了。”

    大米:……呸!

    二人上山后又走了近一个多小时,当被扛了一路的大米终于被放下的时候,它都快睡着了。还没等大米准备抬起后腿用狗狗的方式“感谢”一下扛了它一路的荀岏时,主人温热的手指就挠向了它的下巴:“大米,到地方了哦,你看看小松鼠们平时在哪里?”

    将果篮放在地上的荀岏一扭头就看到了这一幕,青年纤细葱白一样的手指从大狗毛茸茸的下巴上挠过,一下又一下,指尖在厚厚的皮毛中若隐若现。显然,夏东篱撸狗的手法绝佳,没两下大米已经舒服得快要躺平在地上翻肚皮求爱抚了。

    “嗷,嗷呜~”当夏东篱要将手收回去的时候,大米反应极快地用两只前爪扒拉住了心爱的主人,用行动示意还要!

    荀岏微微眯眼,忽然对上了恋人含笑的双眼,夏东篱蹲在地上忽然开口:“小岏你原型是什么样子的?书上说嘲风的原型和狗狗差不多……那到时候我也给你梳梳毛?”

    荀岏:“……”

    青年缓缓开口,嗓音有些低哑:“好啊,就是到时候别说你撸不动了。”

    调戏了一把男朋友却惨遭反调戏的小青年干咳一声,将话题转回了健康有爱的方向:“大米,快起来啦,找小松鼠去!”

    大米迷迷瞪瞪地睁开了眼睛,整个汪就像是被提醒了长假就要结束的工作党一般,一脸苦逼地翻身坐起。它也没继续走,而是端正坐好,抖了抖被主人揉乱的毛毛,然后一脸庄严肃穆地开口嚎叫了起来:“嗷呜——”

    狗狗的叫声被回音拉成了长长的音波。夏东篱顿时就惊了,等等,大米你这行为真的没关系吗?不会被认为是挑衅吗?

    事实很快给了他答案,一阵淅淅索索的声音后,几只尾巴毛炸开的红松鼠出现在了他们头顶的大树上,每只松鼠都发须皆张,看着狗狗的眼神就四个字——你还敢来!?

    大米瞥了它们一眼,神情中写着满满的无所谓,显然没把松鼠们的威胁当做一回事。

    就在双方的紧张气氛一触即发的时候,作为狗主人的夏东篱干咳了一声,将盛放了各种果实种子坚-果的果篮放到了地面。

    “这是赔礼,我家狗狗刚到这儿,不懂得这里的规矩。”夏东篱也不管这些松鼠明不明白他的意思,一股脑将该说的话一口气说完,“都是晒干的果实,可以直接藏起来,接下来我会管着狗狗让它们不要再上山的,给你们添麻烦了。”

    一边说,他还按了下大米的狗脑袋,“快,道歉!”

    “汪呜~”大米冲着夏东篱“嗷呜”了一声,又扭头看向松鼠们“嗷呜”了一声,毛茸茸的耳朵耷拉了下来,尾巴一下又一下地拍打着地面甩起了一小片灰尘,在主人的注视下乖乖低头,姿态十分温顺,但狗眼睛却咕噜噜地打转,一下又一下地从松鼠们以及坚-果身上划过,那小眼神看得松鼠们毛毛全都炸起。

    下一秒,它的眼睛被一双温暖的手轻轻遮住,夏东篱讪笑着捂住了爱犬的眼神,将狗子的脑袋往怀里一揣,一阵揉搓。再下一秒,一人一狗全都露出了温和无害的杏眼,和善友好地看着松鼠们。

    松鼠们:……

    鼠觉得你们是在驴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