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68章 第 168 章

    在上次和松鼠们进行过不知道该说友好还是尴尬的会面之后, 夏东篱又陆陆续续上山投喂了三次,每次都是他和荀岏二人一起上山的,大米被留在了小砖屋。(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没办法, 大米把人家松鼠都给得罪狠了,上山简直就是在拉仇恨值。

    为了尽可能地让被大米祸害过的小松鼠都能收到补偿, 他还分了好些地方投放了补给包。麻烦是麻烦了点,但是这个举动可以有效避免小动物们聚集以及对投喂包产生依赖感。

    人和野生动物之间必须保留一定的距离感,哪怕是在做投喂的动作也最好要做得悄无声息, 不让小动物们感觉自己吃的是天降的馅饼,否则很容易会生出依赖感。

    亲人对于野生动物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尽管如今国家对于野生动物的保护愈加严格, 但利益链不断, 投机者就不会少。

    所以哪怕夏东篱再馋小松鼠们那毛茸茸的尾巴、灵活转动的小耳朵也始终没有伸手, 他和松鼠们彼此间都留下了一定的安全距离,就像是个木得感情的投喂机器人。

    “这一波送完就差不多了。”夏东篱一边将篮子里混合了干花、玉米片、烘干后的南瓜片、苹果片以及坚-果们一古脑地倒在一片稍显空旷的地上一边将投喂行动画下了休止符。

    “明天不来了?”荀岏帮他托了把篮子,闻言有些疑惑。

    “不来了, 再喂下去就要引来野猪了。”夏东篱拍了拍小篮子,让藏在最底下的谷粒也能够顺利掉落,“大米它们最多就能吃掉二十来斤干果,我们陆陆续续已经投喂了四十斤, 再多就要影响生态平衡了。”

    虽说是投喂给松鼠的, 但这又不是挂号信还能指定收货人的, 除了松鼠之外肯定还有别的小动物会吃到这些食物, 偶尔一次过量投喂是给大家的福利,如果次数多了就容易引来大胃王了。

    野猪一来, 不说这里的原住民, 白云山下的夏东篱到时候也得倒霉, 所以投喂完这一次夏东篱就要收手啦!

    如果实在不行,到了冬天的时候他就再上山照顾一下。没办法,狗狗可以负责闯祸,而给狗狗擦屁-股那就是主人的义务了。

    自家的爱犬搞出的事,作为一个合格的主人自然要负起责任来。

    小小地叹了口气后夏东篱将篮子放到了一边,退后一步端详了下这个投喂点。

    这里原来是一片葱郁的小草坪,因为周围被林木包围阳光透不进来,所以这里并没有孕育出木本植物,只有对光照需求较低的草本植物能够借着散射光勉强生长。

    因此一到秋季草叶枯黄萎缩后,这处就像是斑秃了一样,露出草丛下的黄褐色土壤。

    不过这是从人类的角度来看,对于小动物们来说,这些枯草还是能够起到隐蔽作用的,加上周围树木的遮掩,可以帮它们抵挡住天空的猎食者,这里是一个进餐的好地方来着。

    夏东篱伸手将堆成小山坡一样的食物拨开了些,化点为面。

    松鼠本身是独居动物,它们并不太能适应过于亲密的接触,所以散乱开的食物可以帮助它们保持安全距离,同时也能有效避免体型较大的松鼠霸占粮食山。

    他一边将食物撒开,一边有意识地将坚-果的外壳捏出声响来。

    松鼠的视力一般,但听力非常优秀,这种果实碎裂的声音很容易就能吸引附近松鼠的注意力,让它们意识到这儿有食物——当然,夏东篱的手指力道可比不上有大门牙的啮齿类,他选择捏的都是柔软的花生和葵花籽。

    为了图个便宜,他买的大部分坚-果都是没有开口的,当然,对于啮齿类来说有没有人工开口的差异也就是一口和两口的区别而已。

    事实证明,这些树上的小东西的确听力卓绝,还没等夏东篱站起身来他就听到了树杈间轻微的动静,一扭头便和一双豆豆眼对上了。

    这是一只夏东篱之前没见过的品种,毛发是灰棕色,肚皮倒是一片白毛,它的尾毛就像是个巨大的鸡毛掸子非常蓬松,身上的毛却没有尾巴那么长,看上去像是只短毛鼠。

    比起之前见过的红松鼠们,这只小不点的毛色明显是秋冬色,在雪地里隐蔽性十足。

    而且它的胆子非常大,即便看到地上还有两个人类在,这只松鼠居然也敢下降到比人稍稍高处一点的位置,一手扒在树上就这么探头观察他们,模样十分可爱,然而……

    “是岩松鼠。”荀岏低声道,“很麻烦的品种。”

    “嗯?”

    “这种松鼠食量大繁殖力强,胆大不怕人类,还很聪明。”荀岏说得轻松,夏东篱的表情却越来越复杂,看着这只毛茸茸小松鼠的眼神也从看可爱萌物的眼神改成了看潜在强盗的眼神。

    而荀岏的最后一句话更是验证了这一点:“它们和别的喜欢在山林中生活的松鼠不一样,丘陵平原地带都可以栖息,所以对农业生产影响比较大。”

    这当然是说的委婉了,如果直白点那就是——这种松鼠是松鼠家族中少有的以偷盗为生的不正经鼠。

    当然,动物界是没有偷盗这种说法的,在小松鼠们看来只是它们将自己家安在了一个食物充沛且方便获取的风水宝地而已,但对人类来说有这种能吃能生还能储存的啮齿类做邻居那真是倒了大霉。

    夏东篱捏了捏手指,有种赶紧将地上的粮食重新打包走的冲动,但他最后还是按捺下了这份冲动。

    作为一个成熟的人类,不能拿没发生的事情问罪小动物,哪怕等明年他们家樱桃树结果了它们很可能就是主要糟蹋对象也……

    当然不能忍!

    “防鸟挡得住它们吗?”夏东篱认真发问。

    荀岏思索了下:“尼龙不行,得用不锈钢,防御标准和老鼠差不多。”

    夏东篱顿时眼前一黑,他们家樱桃树的种植面积不大,原本用寻常的防鸟最多就三四百成本,但是如果换成不锈钢少说得翻三倍。

    看这鼠长得眉眼清秀,怎么就是潜在犯罪分子呢?夏东篱揉了下眉头,有些头疼。

    如果他们家种的是大颗粒的果树那还可以用套果袋,但车厘子这东西果子小茎秆脆的,真的要套果的话劳动量就有些可怕了。

    “在快成熟的时候,让狗看着果林。如果不放心的话,造个狗窝?”荀岏提出建议,他提起了已经空了的小果篮,另一手十分顺手地捏住了夏东篱的手,两人相携下山。

    “狗可能不行。”夏东篱无知无觉地被人拉着走,“松鼠灵活性太高,就算是大米应该也追不上,最多就是在发现后驱赶一下。”

    但只有终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万一松鼠们和狗狗们搞战术呢?他们家就四条狗子,松鼠可不止四只。

    “要不然,我们去抱个猫吧……”夏东篱迟疑了下,说道,“如果是小猫的话,大米应该还是可以接受的。”

    荀岏的动作顿了下,在夏东篱看过来之前他又继续走了起来,夏东篱却很敏感地察觉到了不对:“小岏你不喜欢猫?”

    “没有。”荀岏否认得很快,“只是我在想如果养猫的话,禽类和鱼可能不太好照顾。”

    “对哦!”夏东篱恍然,他们家好多小动物都在猫咪的食谱上。

    如果猫不散养就达不到他的目的,但是如果散养就可能糟蹋别的小动物。

    见他表情有些纠结,荀岏状似无意地说道:“我在杂志上看到过,家猫这种动物是天生的猎食者,任何会动的动物只要体型比它小的都是它们的狩猎目标,区别就只是爱不爱吃而已。”

    “而且最糟糕的是,如果是自家养着的猫咪因为衣食无忧,它们狩猎更多是为了娱乐,而不是为了满足口腹之欲。”

    夏东篱懂他的意思,不是为了满足饱腹而进行狩猎这反而是更可怕的。

    这意味着它们不必像大部分动物那样为了保存能量,只在饥饿的时候进行狩猎,而是可以肆意浪费自己的体力在玩耍上。人类会嫌弃玩具少吗?同理,猫咪也不会。

    其实要避免这一点也不是没办法……比如把猫喂胖或者干脆绝育,这都能大大降低猫咪的战斗力,不过……

    夏东篱捏了下荀岏的手掌,露出了一抹笑。虽然不是没办法解决,不过他男朋友似乎不喜欢养猫的样子,那他就只能想想别的办法啦,反正那得是明年春天的事呢,这只松鼠也许只是路过,不打算定居也说不定。

    比起未来可能会到来的小麻烦,夏东篱家中还有一个大-麻烦在等着他呢。

    最近暂时待业在家并且被拒绝带上山玩耍,还要被迫减肥的大米汪正在闹脾气中。

    陨石蓝色的漂亮大狗趴在了竹钢地板上,明明它的耳朵捕捉到了主人的脚步,但是闹脾气的狗子愣是控制住了转头的欲-望。

    狗狗毛发柔顺,随风舞动,背后和胸前的鬃毛都经过了细心的修剪,完美衬托了边牧的高颜值,看,那抬头看着天空的模样别提多漂亮多有气质啦!

    夏东篱没忍住,掏出手机给自家狗狗留下了靓照,他也没去打扰生气的狗狗,而是在它的背后将装备散开。

    大米的尾巴在听到塑料袋扯开的声音时开始抖动,等听到开罐头时候的动静时尾巴尖更是开始左右摇摆,等嗅到肉香后,这条最近正在减肥中的狗子终于忍不住了,毛尾巴大幅度地左右甩动了起来。

    但尽管已经开始馋到咽口水,大米依然恪守住了自己的尊严,说不回头就不回头!

    除非,除非主人来哄它,否则汪绝不回头!

    但做狗最悲哀的不是主人不配合他表演,而是身边有叛徒。

    听到开罐声音的不仅有它,还有原本不知道缩在哪个角落的米粒汪。大米只觉得眼前一花,终于渡过尴尬期开始有了成年犬模样的米粒汪从它身边风一样地刮过,直直冲着夏东篱冲了过去。

    “嗷呜嗷呜!”米粒热情地叫唤着,长长的毛尾巴垂在下头小幅度地晃动着。

    虽然不需要减肥,但是为了照顾大米的心情,夏东篱家的狗狗们最近的零食量也减少了不少。由奢入俭难啊!米粒可真是想死了牛肉干鹿肉条鸡肉脯啦!

    无论哪个都可以,它都想吃哒!

    “停!”夏东篱举起手挡在前头,原本急速奔跑的米粒汪立刻原地刹车,然后温顺地用毛茸茸的脑袋在夏东篱的掌心蹭了一下,接着矜持又急切地在原地坐下等待投喂。

    但是今天它有些失算,主人虽然准备了食物,但是想要吃到可没那么容易,因为夏东篱买了一种叫做嗅闻垫的可怕存在。

    “嗷呜?”这是什么?米粒拨弄了一下面前层层叠叠的布料,有些不知道该从何处下口,它可以闻到肉肉的味道就是从里面传出来的,但是怎么没有看到呢?

    作为一条家养汪,虽然米粒的嗅觉也非常优秀,但在寻找食物这点它可比不过上过狗狗学校的大米。

    可能是从小都是在盘子里看到食物的原因,米粒的脑子中食物就该是明白出现的,它不太擅长应对转弯抹角出现的食物。

    所以米粒不会玩漏食玩具,甚至于看到漏食玩具还会发脾气,但偏偏嗅闻垫就是这种存在。

    这种狗狗的丰荣玩具构造其实非常简单,不同大小的布料像是花瓣一样被层层叠叠地绣在毛毡上,小零食就散落在“花瓣”里面,狗狗闻到零食的味道却不能马上吃到,它们得一片片翻找,直到准确地找到夹在某两片花瓣之间的小零食。

    这不光是嗅觉的考验,还是耐心以及思维能力的训练,要知道这样边闻边找零食是非常消耗体力的,许多幼犬找着找着就能累到睡着。

    “嗷!”米粒决定勇敢地接受挑战,它在嗅闻垫上四处寻找,它能清楚地闻到主人在里面放了鸡肉脯和牛肉干,都是它喜欢的零食,它也能找到零食的藏身之处,甚至能够用爪子感觉到肉粒的存在啊,但是层层叠叠的布料阻碍了它获取食物。

    米粒有些暴躁了,它张嘴就想要撕咬布料,被夏东篱第一时间制止了,“咬就出局了哦!”

    “噗!”米粒愤怒地喷了一口气,甩甩头瞪着嗅闻垫,在原地打了个转,然后看着夏东篱抗-议地叫唤。

    抗-议!这东西根本就不是汪能玩的!

    “谁说不是汪的游戏?大米,大米,你来给米粒示范一下。”夏东篱状似无意地喊道。

    一直背对着一人一狗的大米纹丝不动,只是它的毛尾巴甩得更加激烈了,暴露了狗狗那激烈的心理斗争。

    “大米,米粒玩不来哦,我们家的狗狗只有最聪明的大米会玩这个,你快给米粒示范一下。”夏东篱凑过去在狗耳朵边上小声说道。

    咳咳,夸奖狗狗的时候也要避免别的狗狗听到了伤心哦,这是主人必须get的小技巧。

    大米汪的狗耳朵抖动了下,又听夏东篱夸了它几句后,这条汪终于满意地迈出了骄矜的步子,它在夏东篱购买的难度max的嗅闻垫面前停下脚步,低头开始寻找小零食的所在。

    这一步并没有花费大米太多的时间,不过十多秒它就锁定了一处,然后它便偏转了点脑袋,开始在“花瓣”之间嗅闻,并且通过向着布料之间喷气的方式将布料吹开,好让肉粒的味道更直接地传送出来。

    这个动作看似很简单,实际上大米是根据肉粒味道的层次感在辨别它的方位,就和人类的听音辨位有点类似,需要极强的思维能力。

    不到三分钟,大米就找到了第一粒肉干,它舌头一卷,在米粒目瞪狗呆的眼神中将肉粒吞进了嘴里,还美滋滋地嚼了好几下。

    “咕嘟。”这是大米将肉粒咽下去的声音。

    “咕嘟。”这是米粒咽口水的声音。

    “嗷呜嗷呜!”米粒觉得自己学会了,它立刻迫不及待地凑过来,如法炮制地在嗅闻垫上寻找,并且努力往嗅闻垫上喷气。

    喷,喷气!

    可恶,喷气这种事太为难汪了!

    米粒尝试了下,它没能掌握怎么从鼻孔里喷气,却掌握了怎么从嘴里哈气。在成功哈气将小“花瓣”翻开之后,米粒没忍住,仰天嚎叫了下。

    教会了徒弟的大米完全没能露出欣慰的表情,它十分诚实地避开了两步,满脸嫌弃地看了眼喷上米粒口水的嗅闻垫,又看向了心爱的主人。

    “好啦好啦,你玩这个。”他们家贴心的主人立刻重新拆了一块模样差不多的嗅闻垫摊在了大米面前,然后他拍了拍大米的屁-股,大米便十分默契地背过身去好让夏东篱往里头藏零食。

    就在一人二犬沉迷玩游戏的时候,夏东篱家的大门被敲响了,在得到主人的应声之后,两个成年人牵着一条狗走了进来。

    走在前头的中年人夏东篱认识,正是荀岏的导师许医生,他忙迎了上去。

    “小夏?小荀在吗?”一看到夏东篱,许医生便开口问道。

    “他应该是去猪圈了,许医生您坐一下,我打个电话给他。”夏东篱忙给人搬了两个凳子,然后他头一转就看到了落后一步有些拘谨的青年人,那青年在看到夏东篱搬凳子的时候反射性地后退了一步做出了避让的姿势,连带着牵动了他牵着的狗一起后退了一步。

    这人夏东篱没见过,不过无论是寸头还是挺得笔直的腰板,还是他潜意识拒绝坐下的举动都说明了他的身份,应当是部队里的。

    当兵的怎么会来这里?

    夏东篱微微皱了下眉,他不由看向了青年牵着的那条狗。这一看,他顿时一愣。这条狗他们曾经是见过的,不过现在再次相逢他倒是有些不敢相认了。

    当初他见到这条狗狗的时候它可自信霸气了,现在却瘸了一条腿,目光也有些虚浮闪躲。

    出了什么事?许医生又为什么会来找小岏?作为一个爱狗人士,夏东篱不由多看了狗狗几眼,又看向了许医生,目光中带着几分心疼和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