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47章 回忆世界——仙侠文中的隐世大佬(20)

    或许严莫偿并没有他一向表现的那么冷漠。(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这一次严莫偿虽然了没有在这里呆太长的时间, 可是除了将这本书交给江迟秋之外,严莫偿还抓紧这段时间给江迟秋说了一下现在外界发生的事情,尤其是三界之战相关。

    因此等到严莫偿离开这里的时候, 江迟秋也稍稍松了一口气——虽然他还是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还在这里。不过江迟秋好歹可以确定, 剧情到现在应该没有发生什么太大的变化。

    等到严莫偿离开这里,江迟秋的心情相比于之前来说也轻松了不少。

    最重要的是, 被关在天牢里面的江迟秋, 好歹有了一点点事情可以做。

    江迟秋对《洢爻之天地终章》这本书中世界的了解, 基本上全部来自于原主的记忆。而原主当年活跃在世间的时候, 都是在为九重天打仗。

    他早年并没有接受过除了战斗以外的别的教育, 脑海之中的知识以及懂的东西, 都不是江迟秋感兴趣的那些。

    现在江迟秋终于从严莫偿给他带来的书中,体会到了一点点的乐趣。

    在这段时间中,江迟秋完全沉迷在了看书之中, 他不知道同样在这段时间, 九重天外的世界又一次变天了。

    前阵子束星远从莲方山上出来后, 九重天对魔族便呈出了绝对压制的姿态。

    而现在随着魔尊的出关以及灵力的恢复,这两者之间又回到了过往的那种“平衡状态”。

    ……

    此时人界的一座城市中, 一身玄色战甲的束星远御剑于半空,他的对面是一个看不清长相的黑影。

    这道黑影便是刚才出关不久的魔尊历瀚海,和普通的魔族不同的是,历瀚海在当时看到束星远的第一眼就发现了一件事——束星远的体内有一点点魔气。

    想到这里后,站在束星远对面的历瀚海忽然笑了一下。

    这个时候九重天以及魔族队伍之中的剩下人已经全部重伤或者死亡, 这只剩下了束星远和历瀚海两个人。

    他们的正下方是萧条的城市,其中一个人影也没有, 看上去恍若一座鬼城。

    时至现在, 束星远和历瀚海已经打了整整七天, 无论是谁的状态都已经几近极限。

    之前两人不停地对对方发动攻击,稍微一个不留神就是灰飞烟灭。

    而现在灵力已经几乎耗尽的他们,终于可以稍稍安静下来,对话一下了。

    束星远看到,站在自己对面的历瀚海忽然笑了一下,男人好像不怕自己一样的向前走了几步,接着在他的耳边说道:“束星远……你的灵力,我果然没有看错。”

    束星远知道魔族最擅长蛊惑人心,听到历瀚海的话,他没有应答只是冷冷地看了对方一眼。

    接着魔尊历瀚海更是疯狂的笑了几声,他在束星远的耳边说道:“要是我没有看错的话,你的体内……不但有灵力,还有魔气。”

    历瀚海的语气带着几分笑意,但是听到男人的话,束星远却不由得背后发寒。

    他知道历瀚海说的没有错,自己体内的确有魔气。

    见到束星远依旧不说话,魔尊历瀚海倒是一点也不着急。他又笑了几下,接着在束星远的耳边自言自语道:“你知道我是如何晓得这件事的吗?”

    束星远的手指尖已经凝出了灵力,但是魔尊历瀚海早有准备。在束星远准备向历瀚海再一次发动攻击的那一刻,对方立刻也凝出灵力,在身前织成了一个结界。

    继而,历瀚海终于将自己没有说话的话讲了出来。

    他对束星远说:“你别忘记,我也曾是上古神族,是从那个年代走出来的。我能看出,你的筋脉被洗涤过一次,因此你可以和往常一样吸收灵力,同时也可以……吸收魔气。”

    “少说废话!”束星远的话音一落,就执剑向历瀚海的结界劈去,

    没有想到这个魔尊好像是已经猜出了束星远心中正在想什么,在对方提剑的瞬间,就移动到了另一个位置。

    历瀚海轻蔑的看了一眼束星远,他说:“还有一件事你也千万要记得,作为一个堕魔者,你会的那些东西,在我看来也一点也不新鲜。”

    历瀚海的身影一点点的消失,但是他的声音依旧回荡在束星远的耳边。

    就在历瀚海即将消失的时候,束星远听到对方给自己说:“我看看……原来你的心魔,居然是一个人啊。”

    历瀚海的话中带了灵力,加上他的确和刚才自己说的一样,能够同时吸收魔气和灵力,灵力的组成和束星远有一点点相似。所以在历瀚海消失之后,刚才还在半空中御剑的束星远就控制不住自己脚下的长剑了。

    他落在了地上,接着半跪在这里半天都不能动弹。

    束星远虽然已经在莲方山下亲手斩杀了自己的心魔,可那并不是破局,而是直接毁了那一局。

    故而等到现在,经过魔尊历瀚海的言语诱导,束星远虽没有再一次生出心魔,可是现在的状态和那也差不了多少了。

    ——束星远的两个人格又一次出现,并且更加分裂。

    他们在束星远的脑海之中吵个不停,男人的头也随之剧痛。

    ————————

    束星远是一个很能忍的人,只是他的状态虽然瞒住了九重天的人,可却是绝对瞒不住历瀚海的。

    毕竟那位魔尊之前故意那么说,就是为了引束星远心魔出来。

    现在魔族还没有恢复元气,可是趁着束星远状态不佳的时候,历瀚海就带领着他的魔族大军,不要命似的一次又一次的向束星远还有九重天发动进攻。

    历瀚海的方法是奏效的,几次相见束星远的两个意识越发的撕裂还有疯狂。

    终于在之后的一场战役中,历瀚海重伤了束星远。

    若是单单论实力的话,现在的束星远和历瀚海应该是差不多的。

    只是束星远的两个人格此时正在他的脑海之中打着架,束星远完全不能冷静下来,他没有办法做到不在打斗之中分神。

    发现束星远走神,历瀚海没有错过这一次的好机会,他直接一剑向束星远的胸口处刺了过去。

    历瀚海知道这一次自己是无法将束星远杀死的,并且他的目的也并不在此。

    看到束星远重伤倒地之后,历瀚海和魔族众人就立刻离开了这里。

    这一回他们的目的依旧是九重天——那个魔族发誓要占领的地方。

    “咳咳咳……”束星远身上的玄色战甲已经全部碎裂,他跌落在地上便咳嗽个不停,伴随着咳嗽一起,还有大量的鲜血从束星远的口中涌出。

    束星远落在了一座城外的土坡之上,他的鲜血不但将自己的衣服染红,甚至于还将地上的黄土也染成了赤红色的,远远看去煞是恐怖。

    此时九重天上的其它人也终于出现在了这里,看到束星远浑身是血的样子,他们心中满是恐惧。

    但是束星远自己却一点也不害怕,他的手慢慢挪动到了自己的胸口处,接着无比艰难的抚摸了一下伤口。

    束星远闭上了眼睛,他想起自己的胸口在不久之前也曾受过一次伤。

    那一次受伤后,他被洢爻川的溪水一路冲了下去,最终带到了江迟秋的门前……

    是啊,自己受伤之后,被江迟秋捡走了。

    束星远灵力消耗极大,并且还受了重伤。没有多余的灵力支持,那两个整天在束星远的脑海之中吵个不停的声音,也总算是消停了下来。

    感受到这久违的宁静,束星远不由长出了一口气。

    “束星远少族长您的伤势很重,千万不要动!”

    “少族长您的灵气是否还能运行?”

    此时束星远的耳边是来自于不同人的问询声,这声音将他吵个不停。束星远虽然听到了它们,但是却没有回答的意思。

    束星远在迷迷糊糊间想到——上一次自己受伤的时候,有江迟秋把自己捡回去,这一次江迟秋还会见他吗?

    江迟秋……

    江迟秋?他现在又在哪里呢?

    束星远体内的灵力、魔气乱作一团,他的记忆和意识也是如此。

    想到江迟秋,束星远又吐了一大口血,接着彻底的晕了过去。

    看到他闭上眼睛的样子,周围人不由得尖叫了起来。而在同时,魔尊历瀚海也带着自己的人,来到了九重天之上。

    ————————

    天帝明须滁曾经和江迟秋一道上过战场,但是他的灵力却远远不能和江迟秋相比。

    明须滁本身已经多年未曾亲自披甲上阵,可是这一次历瀚海已经带着魔族打上了九重天,明须滁当然不能再和往常一样应对。

    “陛下……刚才我们收到的消息,束星远少主他被魔尊历瀚海所伤,现在正处于昏迷状态,生死未卜。”

    就在魔尊历瀚海即将到九重天的时候,明须滁的随从快步走来在他的耳边这样说道。

    “好……”听到对方的话,男人很是敷衍的点了几下头,“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陛下。”

    身着白衣肩披金甲的天帝明须滁一步步走到了九重天大殿之前。

    现在凡是身处于九重天的仙人,已经全部聚集在了这里。

    尽管人数不少,可是来到这里后,明须滁将身后的人看了一眼,心中仍是不免生出了一种孤寂之感。

    在同一时间,他也不免想起了一个人——江迟秋。

    当年的江迟秋就是这样带领这九重天的队伍、他的族人站在这里,安静地等待着魔族的到来。

    想到江迟秋,明须滁不免重重叹了一口气。

    男人握紧了剑柄,将坚定不移的目光向九重天外投去。

    ……

    九重天的大殿,距离江迟秋现在所在的天牢简直有十万八千里远。

    再加上江迟秋没有办法看到外面,因此他对那边发生的事情,完全是一无所知的。

    不过九重天上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系统自然不会叫江迟秋不知道。

    就在此时,江迟秋的耳边出现了系统的提示音。

    【警告!警告!重要剧情发生!】

    系统的音量很大,声线又极其尖锐。

    猛地一下听到它的声音,江迟秋被吓了一跳。

    【什么意思?】他赶紧问道。

    而意料之中的是,听到江迟秋的问题,系统只是将它刚才的所谓警告又重复了一遍而已。

    尽管心中很是无语,不过听了系统的“警告”江迟秋还是站了起来,并向这一间牢房的门口处走去。

    江迟秋缓缓向前伸出手,下一刻他就发现了一件事——九重天的天牢结界,似乎比之前弱了很多。

    刚刚发现这个的时候,江迟秋还有一点不太确定。

    稍稍犹豫了一下,江迟秋再一次用灵力向结界处探去。

    这一次的结果和刚才一样。

    天牢甚至于整个九重天的结界,都比之前脆弱了不少。

    这是怎么回事?

    发现这个异常后,江迟秋下意识的想到了一个人——严莫偿,这应该是此时九重天上唯一一个能够给自己答案的人了。

    可是严莫偿现在不在这里。

    就在江迟秋犹豫的时候,他的耳边再一次出现了系统的提示音。

    【警告!警告!请宿主注意,有重要剧情发生!】

    听到这个提示,江迟秋终于还是狠了狠心,直接用自己的灵力突破了眼前的结界。

    这个过程比江迟秋之前想象的还要轻松很多。

    在下一刻江迟秋就突破了这里的结界,成功走出了天牢。

    现在整个九重天除了严莫偿以外,没有人知道江迟秋之前就在天牢中。因此江迟秋大可利用这个机会,离开九重天。

    但是江迟秋当然没有这么做。

    他连犹豫都没有犹豫,直接向九重天的大殿处走去。

    ————————

    魔尊历瀚海的实力,不是一般人可以相比的。

    尽管这一次天帝明须滁亲自上阵,可是他完全无法与历瀚海相提并论。

    说来九重天也有上万年的历史了,这里作为三界的中心,一直以来都是一个宝地。除了灵气充沛外,这还藏着很多前人留下来的宝物。

    魔族一向都无组织无纪律。

    尽管历瀚海很想一举将九重天拿下。但是到了九重天之后,便有不少的魔族人经受不住诱惑,暂时离开了九重天的大殿前,向着别处而去,肆意的争抢着藏在这里的宝物。

    也幸亏他们生来贪婪,九重天才稍稍有了一点点喘息的时间。

    在去往九重天大殿的路上,江迟秋就遇到了好几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魔族。

    他连眼睛都不多眨一下,直接挥剑将那些魔族化为灰烬。

    江迟秋的耳边是魔族消失之前的尖叫,但是他却并没有功夫去在意这个。

    不过一转眼,江迟秋就出现在了九重天的大殿前。

    此时有不少的仙神也已经被魔族杀死,剩下的那些状态也不太好。

    江迟秋没有空关注那些人,在剧情中找到眼前黑色人影是谁后,他就直奔魔尊历瀚海而去。

    “江……江迟秋?”

    历瀚海并不知道江迟秋也就在九重天上,因此看到江迟秋出现在这里,他不由愣了一下。

    同样吃惊的人还有九重天上的其它仙神。

    他们多数是认得江迟秋,同时知道江迟秋已经多年不曾理会过三界之事的。没有人想到,就在自己走向绝望的时候,江迟秋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历瀚海在短暂的惊讶后,迅速反应了上来。他于心底里暗骂了一声,紧接着就想和上次对付束星远时候一样,用言语迷惑一下江迟秋 。

    男人一边很是艰难的挡着江迟秋的剑招,一边趁机给他说道:“江迟秋,你真的要帮九重天吗?你要帮这群道貌岸然的人吗?”

    江迟秋没有理会历瀚海,而对方依旧对他重复着:“要不是他们,你的家族还在!九重天可都是契海族的人啊!”

    ——这一些话或许会迷惑到原主,但可惜的是,江迟秋已经不是历瀚海知道的那个“江迟秋 ”了。

    江迟秋一剑剑的向对方袭去,而在同一时间,主角束星远也回到了九重天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