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47章 复杂的笔试

    147

    考试内容直接刺激了99.99%考生。(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现场能维持淡定的几乎没几个人。

    只能说, 猎人这个职业“文盲率”真的很高。

    会长之下,领头的十二支里,回答不出小学生常识题的都大有人在。

    毕竟实力才是猎人这个职业的主要评判标准。

    哪怕是有心当遗迹猎人的, 也完全能在未来只负责冲杀, 考古和遗迹保护交给专家学者。

    大家的目光整齐的移动着。

    看着明亮整洁的考场。

    看着距离相等,排列的整整齐齐的桌椅。

    连桌子上摆着的橡皮和铅笔, 都是在一条直线上的, 绝对满足强迫症的赏心悦目。

    可现场越是漂亮整洁, 考生们心态就越是爆炸。

    他们恨不得旁边来人给他们一拳, 从幻境中把自己打醒。

    “开什么玩笑, 我们是来当猎人的, 不是来参加什么狗屁笔试的。”

    “给我换一个考官。”

    “我们要投诉。”

    “当猎人够强不就行了吗?”

    “啊啊啊啊啊,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

    也不是没有赞同笔试的。

    酷拉皮卡就不去说了。

    他自己再加上团长,论智商和学识渊博的程度。

    可以说是站在整个猎人世界的顶端, 都不虚的。

    考生中也有几个走智力路线默默的保持了沉默或者开口支持的。

    比如说那个油头粉面的187。

    全优生的他如果本来还对猎人考试有一分谨慎的话, 在面对自己拿手项, 全场又如此惊恐的情况下。

    浑然不知自己应该是第一个被淘汰的命运。

    直接得瑟了起来。

    完全不知道收敛,几乎是一个carry全场。

    “呦, 题目对自己不利就害怕了?”

    “鉴别宝物以及拥有丰富的学识,本就是猎人应有的素质。”

    “还没看到题目就害怕了,还考什么猎人?。”

    “嗯,我觉得猎人考试的确应该改革一下。总是收一些莽夫,可不怎么好。”

    很多老考生看这个187的目光已经和看死人没有区别了。

    现场还有一些, 本来是没信心的。

    可是看着全体混乱的样子。

    突然又觉得以自己的智商和学识,不至于第一场就被淘汰, 逐渐冷静的。

    这类具体代表:雷欧力。

    “我好歹也是准大学生。”

    被小杰和酷拉皮卡打击了一路的雷欧力终于想起了自己的隐藏属性。

    能学医大的, 脑子能差吗?

    基础摆在那里。

    虽然不像酷拉皮卡这样什么都知道, 但是比这群人应该强一点吧。

    不过总体来说,能安静下来的毕竟是少数。

    在对考试的不安和不满以及脑力派的挑拨之下。

    掀桌子的掀桌子,砸场子的砸场子,现场立刻一片混乱。

    可是当他们的攻击到了美女考官面前的时候。

    美女考官轻轻推了一下眼镜,一个眼神所有炮灰都震在了原地。

    轻轻的打了个响指。

    好几个工作人员出现,麻利的收拾现场。

    不到三分钟。

    那些被掀翻的、被砸碎的桌椅顷刻间恢复原样,仿佛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

    桌椅板凳什么的不重要。

    美女考官用眼神就能震慑人的这种强大的实力展现才比较震撼。

    “我以为,一个合格的猎人,至少要听得懂人话,有独立的思考,有相应的判断力。而不是情况一对自己不利,不进行任何分析,在他人的挑拨之下,就付诸武力用以掩饰自己的愚蠢。”

    粗暴的翻译一下就是:话都没听全,吵什么吵。爱考考,不考滚。

    女考官的语气并没有多么凶狠。

    但是就是让你觉得有一股子寒风从袖口钻进去,直接在你的后背蹿溜。

    刚刚闹事的人本能的一个哆嗦。

    巫鼎:这叫做班主任buff,教导主任气场。

    “那么还想继续参加考试的,按照自己的号码牌坐好,我要准备发考卷以及公布考试规则。”

    “考官姐姐!”小杰刷的一下举手。“我们怎么称呼你呢。”

    美女考官停顿了一下,看向小杰的目光略微柔和了一些。

    不知道是小杰天生的亲和力光环还是亲爹光环。

    “佐伊。”

    小杰的这句问话似乎给了双方台阶一样。

    气氛一下子冷静了一些。

    四百多号人浩浩荡荡的坐下。

    然后周围的机关又打开了。

    他们就像是在洋葱中央一样,外皮拨开了一层还有一层。

    第一层是阴暗潮湿的地下通道,第二层是明亮宽广的教室,现在教室的白色围墙再度降下。

    围墙外面的第三层是数不清的书籍。

    “本次考试,通关情况有三种。”

    第一,你们完成你们面前的试卷,老老实实,自己做。

    试卷就在课桌里。

    所有人顺着考官的提醒,从课桌里拿出来以后一看。

    不出所料的,绝大部分人,眼前一黑。

    “怎么办,雷欧力,我觉得我只会写名字。”小杰淳朴的说出了绝大部分人的心声。

    在大家下意识的点头后。

    全体抬头专心听第二是什么。

    “第二,去找到考题的答案。”

    大家下意识的看向浩瀚如烟的书库。

    脑子转得快的立刻皱眉了:这不好找吧,这么多书,这么多内容,这么多考题,怎么找?

    “第三,本场考试,录取前100名。”

    一共400个人,通过者100.

    也就是说……不需要及格,只需要保证别人比自己低就行了。

    最能保证的方法,莫过于……

    失去考试能力吧。

    考生们看彼此的眼神顿时凶恶起来。

    刚刚还大放厥词的187顿时冷汗就下来了。

    小杰和雷欧力不安的看着周围。

    酷拉皮卡倒抬手让他冷静。

    如果是单纯的自相残杀,根本用不着费尽心思折腾什么“笔试”

    果不其然,有了通关方法,接下来还有“游戏规则”。

    本场考试“禁止武力伤害其他考生”“禁止破坏书籍”。

    “考试时间为4个小时,现在开始。”

    没有人动。

    所有人都在品评这一次的游戏规则。

    不能动武伤害其他考生……没说不能动武窃取□□啊。

    不能伤害考生,没说……不能毁了对方的答案啊。

    酷拉皮卡想了想,和身后的那位对视了一眼,用一种并不响,也不轻,确保所有有心人都听得到的声音对小杰和雷欧力进行规则解说。

    这场考试,考的就是信息的收集和判断以及信息的保护和抢夺。

    “酷拉皮卡,你能说的简单点吗?”

    “除了自己写,翻书找以外,最简单的就是抄别人的答案。”

    很多人下意识的点头,抄了答案,再毁了别人的答案,自己就过关了。

    “但是我现在写满了这张卷子。”酷拉皮卡挥了挥手里的白卷,“然后小杰你来抄,那么……我现在写的就是正确的吗?”

    众考生:!!!!

    “那边有的是空白卷,以我的速度,完全能把所有题目答案都记在心里,最后一分钟填写完毕。”

    小杰:“酷拉皮卡,你好厉害啊!”

    其他考生:现在是夸他的时候吗?

    “可这样一来,我们就来不及抄了啊!”

    “我也没打算给你抄,雷欧力。”

    “什么?!”

    雷欧力用一种看“叛徒”的目光看向酷拉皮卡。

    不过随即他很快反应过来了。

    不是酷拉皮卡不愿意帮这个忙。

    这可不是在玩单机,周围还有其他虎视眈眈的考生。

    如果自己和小杰凭借“开后门”获得优待。

    其他考生难免会因为失败而迁怒。

    只要稍加干扰,自己和小杰就无法完成考卷。

    “雷欧力,我们可以一起去查书啊,我们分头行动!”小杰相当乐观的举手。

    “只能这样了。总不见得干坐着。”现在很明显,会做题的人都不会在最开始动笔的。

    去看书的话,能看到多少是多少。

    无论之后的情况如何混乱,多答对几题总是胜算更多的事情。

    看现场这混乱的情况,最保险永远是头脑里的知识。

    酷拉皮卡对于两人的这种行为表示赞许。

    “获得情报的能力,判断情报正确的细心,保护情报不流逝的实力,以及……”酷拉皮卡指了指太阳穴。“所有人都抢不走的,最珍贵的学识,我想这就是这场考试想要表达的。”

    “说的也是。”

    “原来如此”

    小杰和雷欧力齐刷刷的点头。

    后面也有一些炮灰们跟着认可这种说法。

    “组队查书是个很不错的主意,毕竟优秀的合作能力也是职业猎人的素质。如果我没猜错,答案应该不会太难找。”

    除了少部分人,其他人都没发觉,他们已经完全顺着这个蓝眼少年的思路在走了。

    “什么意思?”

    “毕竟,这里是猎人考试……去找就是了雷欧力,我也会去看看书。”

    酷拉皮卡的眼眸里闪过真心的喜悦。

    “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孤本。”

    因为猎人协会不可能赌。

    万一整个考场全是不动脑子的怎么办?

    万一整个考场没几个人找到正确答案怎么办?

    一大片零分之中,找出前一百吗?

    筛选和考察考生优秀的素质才是重点。

    而不是茫茫书海拼运气。

    听着酷拉皮卡的话。

    现场的考生,独行的独行,组队的组队。

    哪怕能自己写几题的人,也第一时间选择先去看看书。

    “你和我们一起吗?”小杰立刻向命中注定发出邀请。

    “好啊。”白发少年把滑板夹在自己腋下,爽快的走向书架。

    “喂喂喂,小杰!”雷欧力对于小杰的百搭无语了。

    “我叫小杰,今年12岁,你几岁?”

    “奇犽,也是12,其实有几题我还是恰巧知道点的。”

    “奇犽,你好厉害!”

    巫鼎竖起耳朵听后续,果然看到了名场面。

    “大叔,你几岁啊。”奇犽对小杰这个同龄人显然很感兴趣,施舍一般的顺便问了问雷欧力。

    “你才大叔呢!我和你们一样才十几岁!”

    现场一片寂静,无论是酷拉皮卡还小杰和奇犽,全部震惊表情。

    其他忙着看书的所有人都回过头看一眼雷欧力。

    “…………”

    大家没有说一句话,但是眼神却表达了同一个意思。

    “你们什么表情!”

    “雷欧力……”小杰看了眼团长,真诚的回答“连鬼都没信。”

    气炸的雷欧力很想在理论一下。

    不过立刻感觉到背脊一寒,佐伊正一脸寒霜的看着大声嚷嚷的雷欧力。

    看来考官随手会增加一条考场纪律。

    雷欧力一脸憋屈的冲进去翻书。

    不过很快,安静翻书找答案的举动就被意外打破了。

    一个菜鸡拿着一张书中夹杂着纸张惊呼了一下。

    那张纸上……写着某一题的答案!

    “果然如此。”

    酷拉皮卡手里拿着一本xxxx野史,一边认真观看,一心两用的做出场外解释。“书本中的知识能给出答案。书本中的答案,也能给出答案。”

    不谨慎的菜鸡实际上不是第一个发现纸条的,很多提前发现的人都默契的默不作声。

    想要闷声发大财,结果被一个二愣子给戳破了。

    二愣子菜鸡也不是那么傻到底的,看着周围人的表情,立刻把内容记下后,直接把纸给吞了。

    来不及怒目而视,所有翻书的举动都变得粗暴而又快速起来。

    直到十分钟,考官从天而降,当众宣布了二十个因为破坏书籍而失去考试资格的,行云流水的不给他们抗议的机会,打晕扔出考场,一气呵成。

    “哇哦!”小杰式惊叹。

    “小杰,雷欧力,你过来看,这题有点不对。”奇犽挥舞着手上的纸条。

    “怎么了?”

    “这题上面写着14世纪最大的杀人魔比斯特在特涅斯联邦被枪杀。”一到历史题,很不巧,这道历史题戳到专业知识了。

    “我也找到过这一题,然后呢?”小杰从口袋里掏出小纸条,人家都是找到后,记住,然后销毁。

    可小杰表示……记不住啊。

    “答案错了,人不是死在特涅斯联邦的。”

    躲在人群中的哥哥欣慰的嘎达嘎达。

    周围藏纸条的,记答案的,准备偷别人纸条的,全部僵硬在原地。

    还有陷阱啊!!!

    “那哪个是假的啊。”小杰彻底豆豆眼了。

    “有提醒的。”奇犽附在小杰耳边咬耳朵。

    其他人只能气闷的……继续找。

    巫鼎可以说是唯一一个优哉游哉从头坐到尾的人了。

    独特的外貌和装扮,再加上和西索疑似“不得不说”的故事。

    让他在考试开始前就备受瞩目。

    考试后,一动不动,更是让人觉得奇怪。

    现在眼看着时间流逝得差不多了,已经有人开始暗搓搓躲在书架后面动笔了。

    巫鼎也终于开始行动了。

    他一动,就有目光集中他身上了。

    只见他拿出了一张符。

    在小杰和酷拉皮卡眼中,那张符变成了一条带着钩子的猩红色的锁链捆住了团长。

    二话不说把魂拉倒了自己的身边。

    巫鼎看着因为些许巧合,现在的姿势算是半跪在自己脚边的“库洛洛”。

    有了点,是否应该应景一下,用手指抬起某人下巴的想法。

    嗯,毕竟是自己最喜欢的角色。

    小杰:“库洛洛先生!”

    奇犽&雷欧力:“啊?谁?”

    酷拉皮卡完全愣住了,没想到出现这种情况,和自己定契的魂竟然就这么简单的被拉走了。

    下一秒,诡异的符文布满了酷拉皮卡半张脸。

    冲到巫鼎身边就要把人拉回来。

    而“库洛洛”身上也浮现出了和酷拉皮卡脸上一样的符文。

    明显和巫鼎手上的赤红色的锁链呈现对持状态。

    小杰一脸紧张的看着这两男争一男的戏码。

    想要帮忙却帮不上。

    奇犽:“为什么他们要互瞪?”

    小杰:“这个大哥哥抢了库洛洛哥哥。”

    奇犽:“鬼还能抢?!”

    小杰:额……

    “别紧张,我只是想要这位仁兄,帮我做一下考卷。”

    考试规则中,没有不能“威胁别的考生”帮你答题这项。

    所以巫鼎的行为现在完全符合考场规则,更何况现在他威胁的还不是考生。

    “我可以帮你答题,放了他。”漂亮的小脸上全是冰冷的愤怒。

    “我信不过你。”

    人是会骗人的,被团长调/教过的酷拉皮卡,可没那么好说话了。

    而他却能操控鬼魂“实话实说”。

    【酷拉】

    团长冷静的声音提醒了自家小孩,不赞同的黑眸压下了酷拉皮卡眼睛里即将浮现出的一丝红色。

    “放心,我不是那么铁血无情的人,这只是一场小小的交易。”

    交易?

    巫鼎手一翻,一件漂亮的轻薄的羽衣出现在两人面前。

    和他当初送给姜兰的那件同款。

    “帮我答题,这件衣服就是谢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