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34章 第 134 章

    时余跟被电了一样, 立刻就松开了手,一副自己特别无辜的模样,对着大爷笑了笑, 然后飞一样的溜走了。(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要命了, 真是要命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时余现下除了干坏事被抓了个现行的尴尬感, 他的心脏还不自由自主的在那边狂跳, 仿佛他刚刚在死亡边缘来了个反复横跳一样。

    不不不, 更恰当的比喻是——他在几百米的高空走钢丝且成功走完上岸的那种感觉。

    刺激!

    快乐!

    一连串的气泡自时余的唇边溢出, 从缝隙中冲向自由的天空。

    塞壬低头看着缝隙中气泡, 动了动尾巴,将那些气泡给拍成了泡沫,随即翻身倒入扇贝之中, 扇贝壳轰然落了下来, 闭合了起来。

    时余在水下陡然听见那一声巨响, 吓得原地蹦跶了一下,他心虚抓住绳索, 借力将自己送入了渔排的阴影中。

    时旺在岸上半天没看见时余上来换气,以为是时余刚好去了其他地方上浮,倒也没有觉得很惊奇,还在那边和小周逼叨逼时余的渔排:“……你是没看见,下面的青口那叫一个大!”

    他比划了一下手里这条麻绳上最大的那只青口:“各个顶这么大!我哥肯定故意养的, 野生的半年怎么也长不到这么大……说起来也不知道我哥怎么养的,这么大的青口就算是人工养殖也长不到这么大啊, 不行, 我得尝尝看!”

    说着, 时旺手下小刀麻利的插-入了青口的缝隙中,手腕一拧,青口就被硬生生的撬了开来,他看着里面干干净净的贝肉总觉得有些古怪,随手就拎着青口探入海水中涮了涮,随即倒入了口中。

    这一入口,他双眼瞪得老大,他一把拉住小周,口中发出了不明的呼唤声:“呜!呜——呜!”

    小周:“……?”

    小周看着他的模样,沉默了一瞬,问道:“很难吃?”

    时旺连连摇头:“呜——!”

    “中毒了?”

    时旺又摇头:“呜呜呜!”

    小周又试探着说:“特别好吃?”

    “嗯嗯嗯!”时旺终于舍得把嘴里那块贝肉吞下去了,他从麻绳上又扒下来一个特别大的青口,撬开了直接递给了小周。

    他的眼睛晶亮,仿佛像是在闪光一般。

    小周要接,时旺却直接把青口递到了他的嘴边,小周顺势张口,贝肉顺滑的落入了他的口中。他咀嚼了两下,不由的点了点头:“是好吃,我还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青口。”

    “对吧对吧!”时旺得到了自己满意的反馈,笑嘻嘻的接连拔了好多个青口开了,说道:“趁着我哥没回来,赶紧多吃两个哈哈哈!”

    小周一脸无奈:“不用吧?余哥不会计较这点东西的吧?”

    “你懂个屁!”时旺一边把青口往嘴里塞,一边道:“正所谓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抢,抢不如抢不到……这么吃才好吃!快吃快吃!”

    时旺吃得极为熟练,一个吃完,壳直接往海里一扔,毁尸灭迹可谓是干净利落的不行。

    于是时余就在渔排下看着不断从一旁落入水中的青口的壳。

    时余眼睛一转,双腿微微一动,便到了时旺的左侧下方。

    时旺和小周所在的地方恰好是渔排的四个角之一,两侧都是海,小周在里面一点,时旺则是因为要拖青口则是蹲在非常靠近边缘的地方——刚好在时余一伸手就能抓住对方脚踝的地方。

    时余面色如常,尽量轻手轻脚的浮上了水面,整个人隐在渔排的阴影中,一手却悄悄伸了上去。

    小周看见了有一只手摸了上来,在心里暗笑了两声,还特别没有骨气的后退了一步,对时旺道:“我吃饱了。”

    “哎?你这就吃饱了?不是吧?”时旺看向了小周,手上还在替自己开青口,边道:“看来我要重新考虑年会的地点了。”

    “为什么?”

    “带你去吃自助,岂不是血亏……卧槽!”时旺那个‘亏’字的音节还没落下,时余的手就抓住了他的脚腕,时余是什么力气?用力一拉,时旺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落入了水中。

    时余拉人下水,自己则是双手一撑上了岸,笑眯眯的坐在渔排旁边看时旺:“吃的很开心嘛?我在下面辛辛苦苦干工,你居然在上面偷懒?”

    时旺是背对着海面倒下去的,一个不查愣是呛了一口水,他翻了个身浮了上来,自知理亏却还要嘴硬的道:“我没有偷懒,我是在拍视频素材好不好?哥你冤枉我啊!”

    时余一脚就踩在了时旺的肩膀上将他压入了水中,再扭头看向了后面的小周,小周指了指一旁的摄像机示意时旺没撒谎。

    时余这才撒开他,伸手拉着他上了岸。

    他们小时候经常这么玩闹,时旺根本没放在心上——大家虽然是渔村孩子,但是也不是每个人游泳天赋都非常好,小时候时解带着他们玩的时候也经常压着他们的头强迫他们练习闭气,当时被按得最惨的是时余。

    哦也不是,论技术,其实是时解最菜,只不过当时他不是被他们按头练出来的闭气,是被他老子给按出来的。

    时余这一趟拎回来满满一袋,看着至少有个二十斤,他也懒得去看那边用于存放青口的大筒里有多少存货,关照道:“吃够了就接着干工。”

    他遥遥一指那个空桶:“看到那个没有,你挖了多少就是你和小周的,我这边的给解哥。”

    时旺一听,顿时精神来了,啪啪啪敬了个军礼:“收到!谢谢长官!”

    时余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仰头灌了半瓶水后再度跳下了渔排。

    ***

    因为要带青口贝回去,时旺不好在渔排上多留,遗憾的挥手告辞了。

    时余这边忙活了一天,还错过了饭点,亏得时旺来之前他就吃了一波青口,没被饿得发慌,他回去洗了个澡,发现系统猫正歪在客厅的沙发上,茶几上摆着一堆青口的壳,三个啤酒罐子,系统猫用和人类一样的姿势坐着,肚皮朝天,前方的电视机上播放着一场球赛。

    肉乎乎的猫爪子里还按了根烟。

    时余:“……?你他妈还学会了抽烟?”

    系统猫把烟叼在了嘴上,抽了一口,慢慢地吐出了一口云雾,深沉的道:“要应景。”

    时余耸了耸肩:“行吧,那你还吃饭不?”

    “不吃了,好撑。”系统猫双目无神的盯着电视机,挥了挥爪子:“你自己个儿吃吧。”

    “行。”

    时余应了一声,进厨房去收拾了一桌菜,对着蒜蓉炒青口扒了一碗饭,总觉得哪里不对。

    他眼睛落到了系统猫身上,突然就发现了哪里不对,他端着几道不同做法的青口到了系统猫旁边坐下,把腿翘上了茶几,拿了一罐啤酒一开,点了根烟,缓缓地抽了一口。

    电视机播放的球赛此时恰好进了一球,主持人的兴奋解说和现场的欢呼声响彻了整个客厅。

    时余点了点头:“对喽,就是这个味儿!”

    系统猫侧脸看了看他,拍了拍他的大腿:“来一口,今天还没吃到热的。”

    时余刚夹了一块贝肉的筷子就转了个弯儿,送进了系统猫的口中:“呜呜呜好吃!”

    系统猫说着不吃不吃,最后这几盘菜它解决了一半,时余在沙发上渡过了贤者时间,等到最后一支烟燃尽了,球赛也到了尽头,干了最后一口啤酒,这才起身收拾碗碟。

    他洗着碗,洗碗布沾了油污变得滑腻腻的,他捏着洗碗布,无由来的就想起来了大爷的尾鳍。

    半晌,他认命的扔了洗碗布,重新起锅热油,炒了一大盘青口放进了食盒里,去了大爷的亭子——还是去道个歉吧,不然大爷发起火来多要命啊。

    别人发火要命那是一个形容词,大爷的要命是动词!

    物理的那种!

    夕阳已经被海洋吞噬的只剩下最后一点余辉,天空是好看的紫色,又在与余辉交汇的地方变成了粉色。

    大爷坐在亭子的边缘,眺望着远方。

    时余拎着食盒走了进去,将菜式放在了它的身边,非常自觉地低头认错:“对不起,中午的时候拉着您的尾鳍玩儿。”

    人鱼侧过脸来看他,似乎并没有放在心上,神色清淡得与往常别无二致。

    时余硬着头皮接着说:“我就是和您开个玩笑。”

    人鱼点了点头,时余如蒙大赦,立刻坐了下来伺候大爷吃饭。

    时余刚刚炒到一半,突然想着可能大爷更爱吃生的,于是就又准备了一大堆洗过的青口,食盒里放着一把撬壳刀,他就拿着青口用小刀一个个撬开,再递给大爷。

    大爷先是取用了一个蒜蓉炒的青口贝肉,不过它的眉头很快就皱了起来,非常可能是不太喜欢蒜蓉的味道——这味道可能对于不喜欢大蒜的比较致命。

    时余顺势将清水递给了的大爷,大爷就着他的手啜饮了几口,目光落到了他手中的生青口上。

    时余打开了一个,递给了它。

    或许是它已经习惯从时余手中取食,并没有接过来,而是直接凑了上来。

    它低着头,发丝自它额边自然垂落下来。它伸手将发丝拨到了耳后,淡色的唇瓣抵在了翡翠色的贝壳边缘。

    时余:“……”

    它等待了一刻,见青口迟迟不倾斜,它似乎有些奇怪的抬眼看了一眼时余。

    时余不知为何,此刻心若擂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