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44章 决裂天空城(二十一)

    出人命?

    盛钰一点儿也没有被左子橙焦急的情绪影响, 就算出人命,那也是徐茶出事儿。(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只不过徐茶身上到底还是吊着几亿人的性命,盛钰继续问:“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左子橙说:“徐茶和傅佬在外面好像打起来了, 回来的时候徐茶一瘸一拐的, 还对你说傅佬好凶。”

    盛钰感到莫名其妙:“凶怎么了,不主动招惹傅里邺, 那他是不会对他动手的。”

    换言之, 自作自受, 不值得可怜。

    左子橙叹气说:“要是天空城的你也能这么想就好了。”

    盛钰顿了顿:“天空城虚拟出来的我, 是怎么做的?”

    左子橙叹气声顿时变得更大了, “他说傅佬好凶, 你好可怜,为你感到心疼和惋惜。你竟然也没有反驳,看起来就像默认了徐茶的话, 甚至在思考这话的准确性。当时傅佬的脸色是真的很难看, 我从来没有看过他那个表情, 还没来得及打圆场,他直接拎着徐茶出去了。”

    听了这话, 盛钰也深感头疼,没想到出去一小会,天空城就给他留下这么大一个烂摊子。

    且他根本无法解释这些事情,难道要说刚刚的‘盛钰’不是自己吗?

    先不说傅里邺会不会相信,这个事情说出来, 难保会不会触碰到世界本质,导致傅里邺命运点数下滑。这也就是说, 盛钰能做到, 只有背下这口黑锅, 他自己倒是没什么,毕竟毫无损害,但怕就怕在委屈到了傅里邺。

    想到这里,盛钰问:“你没有阻止他们吗?”

    左子橙喊冤:“阻止了啊,我没有拦住。我和天空城虚拟出来的你还想一起去追来着,谁知道傅佬走的太快了,一下子就走没了影。没办法,我也只能强行带你回山洞等待。算起来,他们离开也有十几分钟了。”

    盛钰虽急,但也知道这个时候跑上去追,那肯定是追不到人的,不如坐在山洞里乖乖等待。左子橙把这个难题抛出来后,自己就轻松了许多,转而好奇问:“你刚刚说的重要的事情,是什么?”

    “我查出了徐茶的身份卡牌。”盛钰语气很淡,眼底却染上浓重的暗色,被眼前的火光映照的明明灭灭,“他是嫉妒王。”

    “啥?”左子橙瞬间懵逼了。

    震惊了好几秒钟,他才开口:“这个龟孙子居然藏的这么深,我还想着现在就嫉妒太他妈能苟了,到底是苟在了哪里,谁知道竟然是苟在了我们身边!我怀疑过,我真的怀疑过他。”

    盛钰:“我也怀疑。”

    左子橙捂脸说:“但我还是觉得有点过于巧合,幸亏你也怀疑他,并且还义无反顾出去验证了这个怀疑,不然咱们到现在还被蒙在鼓里,被耍的团团转。唉……说起来之前我还觉得你根本不用去云端,现在觉得这一趟走的简直是太值了啊,一下子居然把最苟王嫉妒给拉了出来。”

    盛钰沉吟道:“你和傅里邺的身份已经暴露了,队伍里有两个已经暴露的鬼王,很难不怀疑徐茶在故意接近我们,他绝非无意。”

    左子橙却还是沉溺在上一个话题中,恍然大悟说:“难怪这孙子这么毒,喜欢给人当惯三。他就是不想看见别的小情侣儿有美好爱情,他什么都没有,非要在中间掺和一脚。嫉妒是原罪啊,他和你弟弟简直一个模样。”

    盛钰有些茫然,“这和盛冬离有什么关系?”

    左子橙说:“徐茶、你弟弟,甚至是小美,他们三人是鬼王当中受原罪拖累最深的人,你难道没有发现吗?懒惰王懒于生存,一生都挣扎于选择生存还是选择死亡。嫉妒王本性善妒,如果他见到一对神仙眷侣就像插手,那他的一生都在追寻‘被爱’中,永远也获得不了他真正想要的东西。这两张鬼王卡牌太悲哀了。”

    盛钰看了他一眼。

    拿到鬼王卡牌的人谁不悲哀?

    傅里邺原罪傲慢,仅仅只是因为爱上了一个人,就鬼王失格,只能燃烧生命、飞蛾扑火一般去爱他。而左子橙原罪色沉,沉于女色却不耽于女色,一生都在万花丛中过,不容片叶沾身。

    也许徐茶的一生的确在追求被爱,但左子橙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他这一辈子都得不到真爱。而他竟然还觉得徐茶悲哀,事实上左子橙自己没有好到哪里去,他甚至连自己的悲哀都不知晓。

    这些暂时不提。

    盛钰道:“我说有重要的事情,不是指徐茶身份为嫉妒。是因为我在云端知晓了另外一件事。”

    左子橙惊讶:“还有比他是嫉妒更重要的事情么,什么事啊?”

    盛钰:“盛冬离去救胖子了。”

    左子橙:“……”

    山洞里彻彻底底的安静下来。

    一片死寂。

    只剩下两人面前的火堆依旧在绽放光亮,山洞外雨歇,火堆也像是燃尽了,在一阵刺眼的火光之后,半空中开始飘起袅袅黑烟。紧接着,火堆快速灭了下来,洞内一下子陷入黑暗。

    沉默了许久之后,左子橙说:“你是怎么想的?”

    盛钰说:“还没想好。”

    左子橙又说:“那你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吗?”

    盛钰抬头看了他一眼,借着山洞外昏暗的光芒,能看清左子橙眉目间隐约透出的凌厉。这一眼就能看出,左子橙认真起来了。

    不等盛钰答复,左子橙自顾自说起来。

    “比起徐茶这边,我其实更在意胖子。不止你很长时间没有见过胖子,我也是这样。我有时候在想,胖子现在怎样,他还好吗?小美去世以后,他有没有困在这个死局里无法出来?为什么这两周,连一个电话都不给我们打?”

    顿了顿,他直起背脊,话锋一转,语气变得更加深沉:“最重要的——翁不顺曾经说过,胖子已经知道了神器的存在,他有着什么打算。”

    有太多的问题堆积在心头,左子橙十分担心胖子,还有点怀疑盛冬离这个小胳膊小腿能不能hold住胖子,别被一把给摁死了。

    左子橙完全没有考虑这两人友好相处的可能性,他仿佛已经看见懒惰与暴食两大鬼王,在天空城内打的你死我活、谁也不服谁。

    终于,他坐不住:“我要回云端,重新进入天空城去帮你那个帅弟弟。”

    说完,左子橙又解释道:“我这可不是在傅佬和胖子之间进行选择啊。纯粹就是傅佬这边有你就够了,你们两个都挺牛逼的,另外那边的胖子和盛冬离,感觉一个比一个不靠谱。”

    盛钰完全理解,点头说:“唐豆子只能看住我们一天时间。一天之后胖子和傅佬距离过远,他一个人看不住,所以这一天时间里,你要是毫无进展,就直接出来帮唐豆子。”

    左子橙惊道:“一天,你确定?!”

    盛钰同样深感头疼,说:“我也不想这样,但人手实在是太稀缺了。”

    左子橙想了想,说:“我可以带一个帮手。”

    “谁?”

    “松芙。”

    “……”

    盛钰报以怀疑的视线:“她凭什么帮你。”

    左子橙眉宇间正经意味褪去,换上一幅玩世不恭的坏笑:“你别以为我在以公谋私,好好想想吧大明星,松芙现在已经清醒了,她的命运点数所剩不多,为了能够存活,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再唤醒一人。有这个前提,她绝对愿意帮忙。而且你看看我们身边,还有什么人比她更合适?难不成去找徐茶帮忙吗?”

    事实上徐茶不捣乱就不错了。盛钰也想不到更好的方法,只得点头:“注意安全。”

    左子橙沉默几秒钟,忽然探身用力抱了盛钰一下,嬉笑着说:“这一趟也不知道我还有没有命来见你,但我向你保证,只要我还活着,我就会毫无保留去帮你弟弟和胖子。拼死把这两个人给平平安安的带回云端。”

    盛钰心下感动,拍了拍他的背认真叮嘱说:“不要毫无保留,尽力就好,你也要注意安全。你的命不比他们低廉,对我来说一样珍贵。”

    左子橙正色说:“既然我跟你保证了,就一定努力会做到。你之前跟我保证的事情还记得吗?”

    这话问的盛钰一脸茫然。

    他确实不记得自己有跟左子橙承诺过什么事情了,想了好一会也想不出来,盛钰有些愧疚,还有些不好意思说:“我不记得了。”

    左子橙也没生气,挑挑眉头笑的更高兴了:“如果我死了,你在我的葬礼上要做什么?哭啊,大声哭,你不哭我会变成鬼来找你的哟。”

    盛钰一脚踹向他。

    “你给我滚!”

    左子橙一边哈哈大笑,一边麻溜的滚了。这个聒噪的鬼王一离开,山洞内就安静了下来。

    外头大雨已经完全停了下来,天色处于一种将暗未暗的程度。丛林之中的树叶都被度上了一层灰蒙蒙的阴影,仿佛它们本身就生长与黑暗之中,在幽暗中肆意攀爬蜿蜒而上。

    盛钰等了有一会儿。

    傅里邺与徐茶迟迟不归来,粗略估计一下,他们离开应该已经有一个半小时以上了。

    之前左子橙说过,是傅里邺拎着徐茶离开的,两人的武力值也是徐茶更为劣势。有了这样一个前提,盛钰其实还不算特别担忧。

    但随着时间流逝,他越发察觉不对劲。

    ——天空城里可不仅仅看武力值。

    在这一楼层当中,能害死一名玩家的从来都不是刀光剑影,而是梦想与遗憾。若徐茶抓紧这个痛脚加害傅里邺,那武力值只会变成一个摆设,命运点数才是致人于死地的‘毒/药’。

    想通了这一点,盛钰终于坐不住。

    他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云端,这个时候唐豆子不在身边,应当是去护胖子那边了。盛钰也没有迟疑,在周边找了一圈,很快就找到了徐茶与傅里邺,紧盯后者的瞳孔,他重新进入天空城。

    所料不错,这边果然出事了。

    意识清醒的那一瞬间,前方十几米处就传来了痛苦的惨叫声,断断续续有气无力。

    盛钰一个激灵,抬眼看过去。

    这一眼,他全身汗毛都要倒立起来了。

    迟了——这是他此刻唯一的念头。

    小溪边有四人,傅里邺的弟弟倒在地上一动不动,脖子上有一圈掐出来的青黑痕迹,腹部没有起伏,俨然死亡已久。

    之前见过面的男人歪倒在一旁,声嘶力竭喊:“他不死,死的就是你啊!”

    傅里邺站在一旁,举着弓箭,箭尖直指那个男人。他似乎已经气到了极致,就连盛钰的到来也没有发觉,只是举着箭僵硬直立。

    徐茶也在一边,用诱导的语气说:“他杀了你的亲弟弟,你为什么还对他留情面?”

    “……”

    “杀了他吧,我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的。这是暗赛,死几个人很正常,也不会有人无聊到来深查死因,你不用负任何责任。”

    “……”

    “杀了他,傅大少爷!”

    “……”

    无论徐茶说什么,傅里邺都不予回应。最让盛钰感到害怕的是,不知道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傅里邺的命运点数竟然已经降到了48。

    而徐茶的命运点数提升了,他现在是76。

    一提一降,很难不把面前的场景与徐茶联系起来。在盛钰不在的时间里,徐茶必定是做了些什么,才导致现在的这个局面。

    盛钰喊了一声:“傅里邺!”

    傅里邺毫无反应,似乎已经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当中。倒是徐茶悠悠转眸,说:“他好像没有那样爱你,不然为什么都不理你呢。”

    盛钰眼神暗下来:“你到底想干什么。”

    徐茶笑道:“我觉得我们还是挺有缘分的,同在娱乐圈,比起他,我更适合你,不是吗?”

    盛钰说:“并不是。”

    徐茶也不在意盛钰的抗拒,呵呵笑道:“我很少会把场面弄到这样难看,也不喜欢强迫别人来喜欢我。相信我,你迟早会选择我的。”

    盛钰嘲讽的看他一眼,说:“你自己都说这个局面难看了,我还有什么理由会选择你。”

    徐茶歪了歪头,冥思苦想了一会儿,忽然眼睛一亮,笑道:“比方说现在!”

    盛钰不解:“什么意思?”

    “就是现在。你的伴侣好像已经完全不在意身边事物了,他的‘遗憾’陷入僵局,马上就要沉溺于天空城之中。我再多说几句,再暴露几下天空城的实质,你觉得他的命运点数会怎样降?”

    说着,徐茶抬起手,做了一个云霄飞车从上到下滑落的姿势:“会不会一下子降到零呢?”

    “……”

    盛钰咬牙不应声。

    徐茶继续说:“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毕竟我还欠你一个人情。现在你选择我,跟我一起离开这里,把身边的位置腾给我。那我就不对他多说任何,这位傲慢王还有四十八点,够活四天。”

    他瞧见盛钰的表情,笑的十分高兴:

    “这就是我为你营造出的‘理由’。一个迫使你必须要选择我的理由。”

    盛钰盯了他几秒钟,忽然也笑了。

    徐茶皱眉,“你笑什么?”

    盛钰耸肩,说:“虽然同在娱乐圈工作,但你好像不太了解我。我这个人呢,压力越大,迫害越强,我的反弹也就越厉害。换一句话来说,我就是典型的吃软不吃硬。”

    徐茶眉头皱的更厉害:“所以呢?”

    “所以我觉得你的提议不怎么样,甚至还很蠢,蠢到我怀疑你是怎么离间了常暮儿与她的男朋友。”盛钰看了眼徐茶,对方那个眼神,明显是记不清‘常暮儿’是谁了。

    这让他感觉更加讥讽。

    这个姑娘死在了洋房孤儿怨副本当中,死之前还心心念念着徐茶,希望出副本后能够见徐茶一面,问问清楚,对方为什么那样爱她,又那样决绝的抛弃了她,是否有什么难言之隐。

    然而事实证明,他没有任何难言之隐。

    因为徐茶就是一个这样的人,看见别人的爱情时,他可以豁出一切去抢人。而把人弄到了手以后,他又会很快厌弃,转而盯上新的目标。

    叫别人要死要活,他又能独善其身。

    对于这样的人,要是真按照他的节奏来,那盛钰和傅里邺之间就完蛋了。

    想到这里,盛钰缓缓抬起手掌中的弓箭。

    直指徐茶。

    “杀了你,就不用担忧你会危害到傅里邺。”

    徐茶面上没有一丝一毫的恐惧之意,还十分无辜的耸肩说:“何必闹到这一步,我只是无意中向他透露了一些天空城的真相,导致他时而清醒时而混乱,命运点数跌了些。这样还算帮了你,一半清醒的人总比完全沉溺下去的人更好拯救,不是么?”

    盛钰怒极反笑:“你是不是觉得我不会杀你。”

    “猜中了,我就是这样觉得。你现在已经去云端勘察过我的身份了吧?而我也差不多猜出了你的身份。贪婪王,杀我简单,杀我身上的亿人附庸难。你现在是想为了一己之私……”

    说着,徐茶看了一眼傅里邺,又道:“决意害现实世界中无数的家庭破碎吗?”

    诡辩,他在诡辩。

    盛钰清醒的很,不仅没有被徐茶的话语吓退,相反还将弓拉到最满。

    “你不要忘记了,傅里邺是傲慢王。放你生,害他死,只会害死更多的人。据我所知,傲慢王的附庸人数,比起嫉妒王,多的可不止一点点。”

    徐茶的表情终于变了。

    他不再有恃无恐,也不再满是自信。

    这个时候,盛钰手中的弓弦发出悲愤的微鸣,仿佛已经无法承受巨大的压力,随时都有可能让箭离弦而出,一击必杀。

    徐茶额间隐隐渗透出冷汗,他眼底闪过一丝疯狂的笑,说:“我赌你不敢杀我。”

    盛钰也笑了:“那我就赌你,满、盘、皆、输。”

    话音刚落,他猛的松弦。

    嗖——

    一声响,箭离弦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