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62章 33 旅行的日子

    空海出现第五年。(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com)

    原本的人类聚居地共120个区, 经过几番变动整合成了整100个区。从前流行的末日论调和空海阴影,如今已经成为了人们熟悉的日常。

    天上的空海就像是云一样会移动,它规律地围绕着地面进行迁徙, 于是习惯了的人类也按照这个规律逐渐改变了一些生活习惯。

    如今的人类生活区, 已经全面覆盖上了天穹,等到空海移动到人类生活区上方, 天穹就会打开,阻隔那些危险的空海生物入侵,同时还出现了一系列捕捉空海生物的职业。

    ——经过专家们反复的研究,一部分无害的空海生物终于还是被端上了人们的餐桌, 丰富人们的饮食。

    人类并不缺少胆大爱尝试新事物的人, 于是这样的空海海鲜,一度火爆全区。

    每年空海移动到某个区上方,只要开始下雨, 就有一大批人拿着早就准备好的工具前去“赶海”, 捕捉捡拾那些被雨水卷下来空海生物。

    鱼、虾、蟹、贝类、甚至海带海菜以及一些连相似种族都找不到的奇怪生物, 都有可能被突然的空海大雨给卷到地面, 每一场雨过后, 这些新鲜的空海海鲜就会迅速充斥生鲜市场,然后成为普通市民餐桌上的一道菜。

    当然, 乱象也还有一些。

    那些杀伤力巨大的空海生物, 都被分了危险等级,每年空海季到来,都会全区宣传, 看到标注了危险的, 都得立刻打电话通知警卫队前来消灭——就和家里着火了要找火警一样。

    每年都有些作死人士, 去大胆尝试那些还没经过安全检查, 有毒的空海生物,然后变成各种奇形怪状被送进医院——如同乱吃毒蘑菇被送进医院。

    ……

    人类的适应能力,可以称作地表最强。

    今年的空海眼看又要越过无人区,完全进入人类居住区了,最边缘的第100区开始升起一座座天穹。

    在被遗弃的无人区102区公路边,长了两三年无人打理的野草几乎过人高,一辆改装过的房车开上荒废颠簸的马路,压过那些长到路中央的野草,停在附近一个被清理出的露营地。

    秦明黄从车上跳下来,伸了个懒腰,纪伦跟在她身后下车,将车里的东西往下搬。

    那是一架老式手摇留声机,她们开着车在无人区闲逛时,从一家半坍塌的废弃房屋里找到的,纪伦见她有点兴趣,便把这台漂亮的留声机给带回来了,准备修一修看看还能不能发出声音。

    她们一年里有大部分时间留在地面生活,基本上都在无人区转悠,就像是秦明黄几年前所想的那样,开着房车,路过一座座荒芜废弃的城市,还有无人区没被开发的森林戈壁,她们还去看了地面上的海。

    旅客只有秦明黄和纪伦两个人,但秦明黄意外地还挺喜欢这种自在流浪的感觉。

    她们不会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因为秦明黄会觉得无聊,所以这处营地也只是她们暂住的一个地方。一个枯死的老树褪了颜色倒伏在地,纪伦给她在灰白色的树干树枝之间做了个能舒服躺下的摇篮秋千。

    见纪伦洗洗手要去做吃的,秦明黄从刚坐热的秋千里站起来,“今天我来做,我最近又什么都没做,手都快不会动了。”

    话虽如此,她拿起刀片鱼的动作仍然很犀利。

    纪伦看她有兴致,起身解下围裙,给她系上,自己挽着袖子坐在旁边继续修理那个留声机。

    烧烤难免烟熏火燎,不过她们这在野外,于是飘散的烟火气也别有种疏阔自然的香味。

    今天的食物大部分是猎到的地面动物,少部分是空海生物。这几年秦明黄可谓是最奢侈的人,在人类市场上卖到天价的那些空海珍贵鱼类,她快要吃到吐。

    她在处理猎物的时候,草丛里有窸窸窣窣的声音,秦明黄抬眼一瞧,嘿,是只豹子,大概是馋她们的食物呢。

    因为人类的踪迹消失在这片被遗弃的地方,于是无人区的野生动物们毫不客气往内迁徙。

    秦明黄记得,去年她来这边还只看到了些野羊野兔野牛什么的,今年连老虎豹子都看见了。

    破败的城市大街上,长得郁郁葱葱的绿化带里,可能就藏着一只凶猛的肉食动物,画面又怪异又有趣。

    对普通人来说危险,不敢轻易进入的无人区,对秦明黄来说就是乐园。她每年去看望哥哥秦非莫,都不忘从他那拿一些好东西,枪支弹药什么的,走在无人区,危险的不是她,是那些长得好吃的动物们。

    也幸亏秦明黄口味大众,不算猎奇,猎食的都是些普通的鸡鸭兔牛羊之类。

    翘脚翻烤着烤架上的肉,见那边草丛里的豹子还在瞧着这边,秦明黄割了一块肉扔过去请这小兄弟吃一顿。

    面对天上掉下来的肉,豹子迟疑的叼住,然后掉头就跑。

    这怂怂的样子让秦明黄想起从前养的那只小狗香香,这小模样还挺像的,可惜…………可惜香香它现在被养在哥哥秦非莫家里,也不知道怎么养的,完全变成一只好吃的懒狗了,胖的秦非莫都看不下去,勒令它减肥。

    成长真是令人唏嘘。

    天色暗下来,旷野风大,野草招摇,从房车里连出来的灯挂在树枝上嘎啦嘎啦摇晃。吃饱了的秦明黄窝在柔软的摇篮秋千里,抱着车载冰箱里最后一罐饮料吸着,眼睛看着天上一半空海,一半天空的分界线。

    她晃着脚摇晃秋千,纪伦坐在她脚边的树墩子上,伸出一条足肢帮她轻轻摇晃秋千,两只手慢条斯理地将那个留声机重新组装起来。

    “看样子是修好了。”

    他试了一会儿,悠扬的音乐就从花形的喇叭花里传出来,在旷野中被风传出去很远很远,听起来有些失真。

    秦明黄啪啪鼓掌:“好活!听上去特别有恐怖片的氛围。”

    纪伦等它放了一会儿,关掉,果断搬到帐篷里去当了个放东西的桌子。

    夜晚她们睡在帐篷里,秦明黄躺在暖呼呼软绵绵的“水床”上,眯着眼睛,有一搭没一搭地和纪伦说话。

    “今年又差不多要去空海了。”

    “嗯,明后天可能就要下雨了。”纪伦习惯性地用足肢把她包裹起来,鼻子贴在她的额头上睡觉。

    “今年她们几个不知道怎么样了。”秦明黄说的是在空海的小水母们。

    她们还没成年,并不适合长时间生活在陆地上,空海才是她们的归宿。纪伦这个种族习惯是管生不管养,相比起来,纪伦已经是个好爸爸,带了她们很久才分开。

    每年,她们在地面上追逐着空海的脚步,回到空海生活,都会先去找找四散的小水母们,大家在一起玩一阵才分开。

    等到空海转移到了第6区上方,她还会去看望秦非莫,在他那住一段时间,免得和人类社会彻底脱节。

    空海就像是一年一趟的车,她搭个便车去,等空海走了她又搭个便车走,一年四季都在旅行,天上地下轮着住,亲朋好友一年见一次,其余时间都像风一样自由。

    “外面好大的风。”秦明黄半睡半醒间,迷迷糊糊地聊天。

    “是,好大的风。”

    “不会把我们的帐篷吹跑吧?”

    “不会的,亲爱的睡吧,你都累了。”她今天飙了很久的车,早就累了。

    睡到半夜,被秦明黄这乌鸦嘴说中,帐篷真的被吹飞了,大章鱼伸出足肢把帐篷拽回来,大半夜兢兢业业加固帐篷。秦明黄什么都没发现,第二天早上起来发现那么大一棵枯树都被吹飞了,而她们的帐篷还巍然不动,不由得自夸起来。

    是的,这帐篷是秦明黄搭的,不是纪伦搭的。

    今年空海离开无人区范围的最后一场大雨,纪伦抱着秦明黄顺着雨水回到了空海。他做的巢穴,也就是那个透明泡泡,可以过滤海水中的空气。

    秦明黄已经习惯这个章鱼泡泡潜艇,双手搁在脑后,靠着一个大背包仰头望着空海里游动的生物。

    变成红色的大章鱼在海水里显得格外鲜艳,并且狰狞,差不多的掠食者远远看见他就会避开,只有一些无害的小鱼小生物留在附近。

    有时他也会变成蓝色或者透明的,海里面偶尔会有危险,这个时候他就会把她连着整个泡泡都藏进身体里。不过这种时候很少,大部分时间他在空海里都很自在。

    他在推着泡泡前进的同时,散发出一种气味,能传播到很远,这是给小水母们的讯号,她们察觉到这个讯号,就会知道,今年爸妈也回来了,会赶过来团聚。

    七天时间,所有小水母都来齐了,离得最远的那只小水母赶过来的时候,还没忘记带上好吃的食物作为礼物。

    或许,现在不应该再叫她们叫小水母了。她们正在朝着她们爸爸的模样转变,脑袋还是那个开着花的、水母一样的伞盖,但细丝的足肢则变成了章鱼一般的足肢,身型也大了很多,平时大部分时间是半透明的幽蓝色,围在泡泡边,会变成从前一样的粉色,表明她们的开心。

    她们往前游动时,远看上去像个水母群,小水母在泡泡边嬉戏,经常会引来那种大片大片的星河光点。

    这个从未见过的和谐大家庭,吸引过一些纪伦的同族,陌生的大章鱼对她们这奇怪的一家表示了好奇,跟着她们游了一阵,然后又被别的什么吸引,不告而别。

    他们这个族群的关系还真是奇妙。

    秦明黄在地面上见过无数梦幻的美景,在空海中也见过了无数绮丽的景象,但纪伦总是有办法带她去发现新的东西。

    今年,和恋恋不舍的小水母们分开后,纪伦推着她的泡泡,找到了一只大鱼。空海里的大鱼不多,很难找到它们的踪迹,今年也是凑巧了。

    纪伦推着她,把泡泡固定在大鱼身上,带着她跟着大鱼一起游到海面。

    空海的海面,更在几千米的高空上,她能近距离地看见灿烂强烈的阳光——那实在是令人无法形容的景色。

    天地之间一片空旷辉煌,空海的海面洒满了金色,溅起的水花都变成了金色。

    ……

    空海移动到第6区,下着雨的夜晚,纪伦带着秦明黄顺着雨水落到地面上,还带着满满的空海特产。

    这边一片都是秦非莫买下的,专门给她们着陆用。

    半夜十二点,秦明黄两人洗了澡换了衣服坐在屋子里吃东西,秦非莫穿着整齐地走下楼。

    秦明黄看他一眼就说:“哥,没必要大半夜还特地换下睡袍,穿个西装来接客吧。”

    对于自身形象非常在意的秦非莫不理会她,“今年也没带她们来?”

    秦明黄知道他是指小水母们,“没呢。”

    秦非莫:“是这样的,再过两年也该考虑让她们受教育了,我会找口风严谨的家庭教师来教她们,我们秦家人不能连学都不上。”

    秦明黄:“……”明明都不是人为什么还要上学受教育,也太惨了。

    这哥什么都好,就是脑回路偶尔令人无言以对。

    秦明黄打着哈哈:“下次一定,下次一定。”

    和谐聊天过后,秦非莫对纪伦说起正事,“今年也拜托你了。”

    纪伦:“好的。”

    作为第6区领导都心知肚明的“奥图加德”,纪伦之所以能年年安生地待在这,就是因为他算是个特聘人员,负责感应这个区里有没有隐藏的奥图加德。现在还没有特别有效的手段从人群中分辨出奥图加德,只能依靠同族的感应。

    前两年第5区又出现了个奥图加德,引起了很大的混乱。

    堵不如疏,第6区的理念是和平共处,纪伦就成为了这个中间的纽带。

    轻松的工作押后再提,重回人类社会第一天,一定是一整天泡在小吃街上。纪伦陪着秦明黄,两人像街上所有普通人一样,享受着各色各样的食物,和这平凡的日常。

    虽然天上空海笼罩,但仍是灿烂的日子。

    (第五个小故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