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39章 死亡预告

    第一百三十九章

    “嘻嘻……”

    走在最前面的杨英, 脚步一顿。(Www.K6uk.Com)

    “你们听到什么没?”杨英转头问。

    熵不增没明白:“你指什么?”

    杨英“呃”了一声,又看向其他人。

    大伙儿似乎都没听到,全在等她说话。

    “没什么。”杨英抓抓脑壳, 觉得可能是自己的错觉, 又继续打头开路。

    颇具规模的庭院只能远看,近看就完全不成样子, 鹅卵石铺的路面被绿植入侵,连干掉的喷水池底部也布满了杂草;大部分花坛里光秃秃的,只剩下稀稀拉拉的残花败叶。

    远看时十分震撼的豪华古典城堡风格建筑,走得近了, 也能看出凋零之处……有些房间的窗户毁坏了, 窗帘被风吹得呼啦作响;青色条石外墙上满是青苔和藤蔓类植物,还有大大小小的蜘蛛。

    “好吓人啊,好像会有鬼跳出来一样。”刚才还有心情炫耀因纳得立见识的妆娘妹子跑路金鱼, 拉着小伙伴的胳臂, 有些紧张地道。

    “这里确实有鬼。”有只橘猫严肃地道。

    “诶?!”跑路金鱼夹紧肩膀。

    “我们啊, 我们不是亡灵吗, 亡灵不就是鬼吗, 我们来了这里,这里可不就真有鬼了吗?”有只橘猫嬉皮笑脸地道。

    跑路金鱼:“……”

    跑路金鱼正准备骂人, 最前面的杨英忽然转头过来:“我说……真的没人听到吗?”

    “什么啊?英姐你在说啥?”众人不解。

    “嘻嘻嘻的笑声啊, 从进了门我就一直听到了。”杨英蛋疼地道。

    “真的?”妙笔生花&熵不增异口同声。

    “英姐你别吓人啊,我玩不来恐怖游戏的!”有只橘猫惊叫道。

    “我~靠?!”跑路金鱼惊了,“那你还故意吓我?”

    “安静一下。”熵不增举起手示意大伙儿停下, “英姐, 你能判断声音来自哪个方向不?”

    “不能, 飘忽不定忽左忽右的。”杨英实诚回答, “我这不左右张望半天了吗,没法判断。”

    “你听到的笑声是一直持续的,还是间断性的?”熵不增目光犀利地道。

    “嗯……刚进门那会半分钟才会响一声,咱们从大门走到这里来的功夫,这声音变成隔个十几秒就来一下,烦死人了。”杨英不爽地道。

    妙笔生花低头看了眼系统时间:“我们是游戏时间二十点二十一分进的大门,现在是二十六分。五、六分钟的时间里就加剧频率,情况比起守夜人调查报告里面恶化了很多。”

    “等等,所以说我们真闯鬼了?”有只橘猫惊疑不定地插嘴。

    “多稀罕呢,这里要没鬼,哪来的任务给我们做?”幻灵忍不住嘲讽了橘猫老板一句。

    “没事儿,我们都刷了多少只鬼魂怪物了,不就那么回事?”沉迷学习道,“找到了砍死就完了。”

    “也是。”有只橘猫抚胸口。

    “不是有鬼这么简单。”熵不增摸着下巴道,“我们是一起进来的,英姐能听到嘻嘻声我们听不到,按守夜人提供的资料,这种笑声很可能是一种死亡预告、预兆、又或是诅咒标记之类的东西,而英姐第一个被盯上了。”

    “呃……所以?”杨英困惑地再次抓脑壳。

    被未知恐怖盯上什么的,杨英肯定是没有在怕的——游戏而已啊喂,大不了挂回威斯特姆,多大事!

    “这个红墙农场里的怪物,并不是我们刷的下水道的那种会简单粗暴地攻击人的鬼魂怪。”妙笔生花接过话头,“我跟青月一个看法,这里的怪物很可能是那种有某种规律的、按既定程序杀人的规则类怪物……嗯,可以理解成剧情杀,配角提到回老家结婚就会死,在这里是听到笑声就会死。”

    “我大概明白你俩的意思了,就是说这个红墙农场的死亡预告是无解的,对吧?”幻灵若有所思地道,“没法规避、防御,触发flag就会死,听到嘻嘻声的人就会挂掉,是这个意思吧?”

    “没错。”熵不增点头。

    “不过也不是真正无解。”妙笔生花道。

    这俩脑力派玩家相视一笑,似乎是很享受有人跟自己脑波同频这件事……然后由熵不增道出解法:“英姐你下线一下,等一分钟后再上。”

    幻灵:“……”

    “这也行?!”有只橘猫张大嘴。

    混在奶妈玩家人堆里的赵蓁蓁,望向俩脑力派玩家的眼神儿顿时就有些深邃。

    杨英从善如流地听指挥下线,骷髅架子哗啦掉地上。

    杨英刚下线,有只橘猫就好像是屁股被人捅了似的原地蹦起来:“我靠!我听到嘻嘻声了!好尼玛阴间!”

    “看来是一下线就会转移,这就很简单了。”熵不增点头道,“橘猫老板,你等个六分钟后也下线一次。”

    “我能现在就下线吗,这声音太恶心了。”有只橘猫愁眉苦脸。

    “没事,就当是你多了个独享bgm就完事了。”幻灵幸灾乐祸地道。

    有只橘猫嘴角一抽:“神特嘛独享bgm……我还得自豪一下呢?”

    众人站原地等了两分钟,等杨英上线,又继续开始探索。

    正对喷水池的金属大门十分厚重,玩家们尝试了下无法推开,便灵活地选择从旁边的窗户进入。

    进入建筑内部,呈现在玩家们眼前的,是装潢十分豪阔的豪宅大厅——层高至少六米、面积起码两百平米的大厅内还保留着繁盛时期的家具装饰,靠近大门的衣帽架上挂着厚羊绒大衣和圆顶礼帽,壁炉前的茶几上甚至还摆着一些看上去就很精美的茶具。

    要不是家具上都蒙着厚厚的灰尘、以及随处可见的蜘蛛,任谁也很难相信这座豪宅已经闲置了两年以上——赵蓁蓁的驱魔人马甲证件上标记的登记年份是1032年。

    玩家们自发地对客厅展开搜索,熵不增和妙笔生花两个的视线同时落在z字型楼梯上、面向大厅的那块墙壁。

    墙壁上,挂着三张巨幅画像。

    正中间的最大的画像,描绘的是一位身着正装、气质威严、端坐在高背椅上的方脸老年男性。

    右边的略小些的画像,画上是位戴着夸张羽毛装饰礼帽、身披红色半身披风,手拿马鞭,将一只脚踏在矮凳上的中年男性。

    左边的画像最小,画上是一位骑着马的、意气风发的英俊青年。

    “看上去像是……二代,一代,三代。”熵不增的视线扫过右、中、左三张画像,对妙笔生花道。

    妙笔生花点头表示认同。

    除画像规格是明显的辈分提示外,画中人的精神面貌也很符合三代规律——白手起家的拼一代,坐享富贵但一定程度上缺乏管教的纨绔二代,以及从小就能获得英才教育、担负家族传承重任的精英三代。

    除了三代男主人画像,壁炉一侧的墙面上,还挂着一副高度目测超过四米的巨幅神祗像。

    不同于玩家们偶尔能在威斯特姆看见的金币女士像,这副神祗像是一位男性,体格雄壮,长卷发长胡须,赤~果着上身、站在狂风中的海浪上,双臂高举,仿佛正在操控狂风。

    神祗像下端,有两个笔锋锐利的词组,显示在玩家们眼里,是“风暴主宰”四个大字。

    熵不增目光只在巨幅神祗像上短暂停留便转移开来,继续打量客厅……本世界的土著或许会感叹这幅风暴主宰的画像如何威严神圣,华夏人可没有那根神经。

    “没有女主人的画像。”妙笔生花道,“不太对啊……电影里的贵族女性画像不是很常见吗?”

    “这可能是解谜提示。”熵不增也发现了这一点,“这个任务我们估计要用解谜的思路来做——”

    她话还没说完,有只橘猫就大叫了一声:“我给吵得不行了!兄弟萌我下线一下!”

    然后这哥们就哗啦啦落地……

    有只橘猫刚下线,正忙着搜立柜的幻灵便大叫了一声“卧槽”。

    “六分钟,啊,顶六分钟。”妙笔生花朝幻灵比手势。

    “橘猫真没说错,这bgm好尼玛阴间啊!”幻灵蛋疼地道。

    “熵不增、妙笔生花,来一下,这里有发现!”搜索客厅的玩家中,有个玩家兴奋地朝这边举手。

    两脑力派玩家连忙小跑过去。

    这个玩家高兴地展示搜索成果,用力拉起壁炉和茶几之间的地毯。

    地毯背面,是大片粗看上去像是黑色、细看下又像是暗红色的污渍。

    妙笔生花蹲下来仔细看了下,动容道:“这是……血!”

    “你们也觉得是血吧?”找到线索的玩家兴奋搓手。

    幻灵搜的立柜离壁炉不远,凑过来看了下地毯背面,就很不解:“这么黑乎乎的一团,哪能看得出是血迹啊?”

    妙笔生花&熵不增装没听见,发现的女玩家也不吱声……

    “这个出血量,超过两升了。”熵不增道,“这里死过人,现场还被打扫过。”

    “这里大规模死人的时候,有人借机杀过人?”妙笔生花道。

    “有这个可能。但也有可能是发生在灾厄前。”熵不增摸着下巴道,“死亡预告婴儿笑声,没有女主人画像,房子里死过人……唔,缺失信息片段太多了,凑不起来。”

    幻灵对自己被无视很有些不爽,亮出手里的一本日记,威胁道:“你们要再不理我,这东西我就不拿出来了啊。”

    话刚说完,幻灵手里的那本用丝带仔细捆绑好的日记就被刚过来的沉迷学习顺手夺走了……

    “幼稚。”沉迷学习瞪了眼目瞪口呆的幻灵,直接把日记递给妙笔生花。

    “我、你、我靠!”幻灵有气没处发。

    这本用丝带小心地缠绕捆绑好的日记,主人的文化水平似乎不高,每篇日记的内容都很简短,字体也写得歪歪扭扭。

    “六月九日”

    “管家先生说威廉少爷会在秋收前到来,真让人高兴。”

    “七月一日”

    “威廉少爷来了,他还是那样俊美。”

    “七月二十日”

    “威廉少爷夸赞我煮的土豆浓汤很有克什米尔的传统味道,真高兴。”

    “七月二十八日”

    “那个该死的贱人,她一定是想勾引威廉少爷。”

    “八月六日”

    “贱人!贱人!贱人!”

    “八月十二日”

    “她被威廉少爷骂了,真高兴。”

    “八月三十日”

    “管家先生为什么不解雇她呢,她根本做不好书房工作。”

    “九月七日”

    “贱人!贱人!贱人!气死人了!”

    “十月二十日”

    “终于揭穿她的真面目了,大家都应该知道她有多么肮脏!”

    “十一月三日”

    “我才没有说谎!她本来就是那样的人,就算以前没有这么做过,以后也会的,她就是个贱人!她连守夜人都能蒙蔽!要是还在克什米尔,她这种贱人应该被烧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