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66章 超猛·怪物战场

    第一百六十六章

    要让玩家沾染上恐惧之主的气息, 把恐惧水晶装在传送点山洞里是最省事的办法。(www.k6uk.com)

    当然,杨秋从来不会小看比猫还手贱的玩家群体,所以他花了点功夫把恐惧水晶镶到了山洞洞壁上, 还把这块水晶排除在玩家的鉴定信息范围之外——

    然后他就在烙印矩阵里亲眼看到了老姐和她的小伙伴试图用武器把恐惧水晶抠下来的场景。

    已经回到流放镇的杨秋, 伸手扶额。

    不得不说,老姐在他的记忆里被美化了……他怎么就忘了这娘们是个正经的狠人呢。

    小的时候被小区里的大孩子欺负, 他老姐跑到人家大门口去指天骂地闹了一晚上, 还是老妈嫌丢人才死命把人拖回家的——要论杨家三口人谁最干得出来, 杨英妥妥的得排第一;杨秋自己, 都没少受老姐影响。

    “……算了, 抠不下来她们会放弃的。”杨秋看不下老姐那丢人的样儿, 把注意力转移到另一边,国家队的主场。

    纪棠和赵蓁蓁这个国家队的劳模正在兢兢业业地规划威斯特姆工业区的建设方向,因资金有限、人手更有限的关系, 这两国家队的正琢磨着把镇中大道半条街的建筑都当成厂房使, 还计划迁走临近工业区的部分住户, 以免厂房开工后影响居民生活。

    “不错,得给他们准备好生产线了。”

    杨秋给纪棠&赵蓁蓁组合打了个满分, 惬意地把视线转向另一支国家队。

    由二十多名威斯特姆干员保护的铁路勘测队伍(其实就一辆步兵战车魔改的勘测车)已经进入塔兰坦荒原东面,第一期铁路工程的工程计划也落实到纸面上了。

    “养在看守处那近两千头猪可算能派上用场了。”杨秋给这支铁路勘测队也打了个满分,“工程器械操作指望不上原住民,更不可能靠玩家……再给‘专家组’送点头盔吧。”

    其实要让玩家在“游戏”里操作工程器械,倒也不是不行;但以杨秋对玩家的了解吧……他是一点都不怀疑拿到工程器械操作权的玩家会愉快地开着全地形挖掘机去打小怪物。

    要不是他让土著工具人们死死地盯着玩家参与建设的工地、还默认土著工具人有击杀玩家的权限, 他自个儿掏钱买的那些十字镐、铁锹、铲子、钢钎之类的工具,早就被玩家祸祸得不能看了。

    反正专家组肯定会对探索这个未知世界有兴趣, 援建第三世界也符合华夏国国家发展政策……就让国家队能者多劳吧。

    两支国家队勤勤恳恳给杨秋办事, 也增加了杨秋的荷包压力, 于是他便不再闲坐,麻溜地动了起来——从流放镇镇政厅地下室的传送阵传往凄凉据点。

    凄凉据点是仅次于流放镇的玩家集聚地,这儿不仅有毒雾沼泽这个高风险高收益的刷怪点,还有打工玩家和工作室最热爱的刷金场地:伐木场。

    距离凄凉据点直线距离不到三公里、以玩家的速度十分钟就能赶到的伐木场,是一处非常简陋的、只有两间帐篷和一大片露天广场的原生态场地。

    看着简朴得让人落泪,但这儿还真是杨秋目前拥有的最稳定的聚宝盆——他只安排了俩僵尸npc站这边负责发布和结算任务,只提供最原始的伐木工具:单价400块钱的手持电锯(靠柴油发动机提供电力),乐意在游戏里刷金的玩家和工作室就给他整出来不少好木料。

    虽然这种草台班子似的伐木场工作效率跟正经的伐木场完全不能比……但成本低啊!

    首先是人工低,自铸的游戏币是唯一的人工开支,还完全不用担心出现工伤——有玩家锯到自己啊、或是被树砸死啥的,半小时后又活蹦乱跳,还绝对不会来找杨秋要伤残抚恤。

    其次没有仓储物流烦恼、也不搞脱水蒸干等加工步骤,砍下来的树木削去枝丫、丢露天广场上晾一晾,杨秋就能直接“转运”到地球上卖掉——塔兰坦荒原上野蛮生长的森林当然不可能全是地球人热爱的珍稀木料,大部分是桐木、棕榈、石楠等常见南方树种;(木方)单价不高,但杨秋反正成本极低,只当成原材料卖,有的是厂家愿意接收。

    刚开始的几单木材生意有专家组的手笔,后面就直接是杨秋跟厂家之间的交易了……毕竟他手里流出去的木材数量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专家组要不了那么多样本。

    杨秋赶到伐木场时,就看见几百米外的森林边缘处,有上百名玩家正如同勤劳的小蚂蚁一般辛勤地用电锯锯砍下来的大树枝叶、又把粗糙修整好的原木放拖车上往晾晒广场方向运。

    “打金队伍又壮大了啊。”杨秋往这些热衷于刷游戏币的玩家&工作室投去赞赏眼神,愉快地去广场上收木料……

    杨秋本人并无多少经济学知识,《异界》这游戏的经济体系其实是非常不成熟的,怪物不掉钱,掉的材料只能换声望&装备、或用来转职,玩家们消耗铜币的渠道只有淘换或修理装备。

    但游戏不是成熟的游戏,玩家却是成熟的玩家——玩家自己搞出来铜币乃至rmb收材料的操作,玩家自己互相竞争着刷声望、抢着给杨秋当工具人镇长;玩家自发开辟二手装备流通市场、保证铜币不贬值;玩家自己炒铜币与rmb的汇率,又在每个月推出的极品竞拍活动上主动把大量铜币回流到系统,也就是杨的手中……

    成熟的玩家,懂得帮狗策划解决经济系统不成熟不完善等问题,值得点赞。

    如同小蜜蜂一般把晾得勉勉强强的木材转运回地球,杨秋便忙碌着一面通知厂家自行来取货(他卖木方的单价低,必须不包邮),一面找机械厂下单。

    g省没有重工业,但制造简单生产线的机械厂还是有的,就是没法跟其它大厂竞争市场,只能走市场下沉路线……靠着价格低廉专攻乡镇市场,或卖往东南亚,或是成为一些知名大厂的上游加工企业,利润特别薄那种。

    杨秋早前采购榨油机和豆腐机时就跟这家在华夏人看来绝对算不入流的机械厂合作过,这次主动找对方业务员、一下子甩出十几条低技术含量生产线订单,对方回复他消息的时候,一句话里硬是出现了四、五个错别字。

    没办法,这年头,谁的生意都不好做……

    杨秋勤奋地赚钱花钱之时,他老姐杨英和首批体验战场模式的玩家们,正被超出他们想象的战场烈度折腾得死去活来。

    “我特么……我只是被那头四不像一样的东西蹭了一下直接就挂了,连自己被击杀的画面都没看见,这游戏能玩?!”

    灰头土脸地从山洞里出来的杨英,激动地对只比她早出来一步的妙笔生花道。

    “应该是被挂到那一下就清空血条的关系吧……这个游戏的损伤判定挺迷的,像镇门口的大老鼠,有的人被撞一下就挂了,有的人给撞飞到半空中化成白光,有的人是被撞出去又撞到墙才会挂。”妙笔生花龇牙咧嘴地道,“我也死得挺莫名其妙的,明明我周围什么都没有,忽然就回复活点了。”

    “我有看见你是怎么死的,花花。”紧随杨英脚步挂回来的唐葭沉痛地道,“有条骨龙往你站的那边喷了口火,那玩意儿在天上,离得远才看得见。”

    “我靠……还特嘛要小心头顶?这还能玩吗?”杨英都无语了。

    “先去跟其他人集合吧。”妙笔生花一挥手,“总这么一灭再灭的不是办法,得想想主意。”

    这几个刚挂回来的妹子还没走几步,又听见一阵骂声从身后传来。

    妙笔生花一回头……得,不用去找大部队集合了,全死回来了。

    “诶,你们不是都藏进那个地洞里面了吗?这都给一锅端了?”杨英惊诧地道。

    “别提了,那特嘛不是地洞,是一只巨型怪物的鼻孔。”团长秦冠蛋疼欲裂,“那怪物趴地上不动,等我们人全躲进去了,这玩意儿打了个喷嚏还是怎么的,直接把咱们全吹到天上……我特嘛飞到天上才看清那怪物全貌。”

    “卧槽?!”因掉队没跟上大部队的妙笔生花、杨英、唐葭三个,全傻了。

    伽罗妹子一脸绝望:“我还以为我这辈子只要不去招惹那只大老鼠就不用再次体验飞到天上化成白光的待遇,明显,我错了……我有恐高症啊!”

    “谁能想到看上去像是场景的东西也需要用鉴定术呢?”熵不增一言难尽地道,“算了,先别说这些了……一场战场的时限是三十分钟,现在都过去一半时间了我们还没完成第一个战斗任务,我们是不是先别急着进主战场,想个计划再出动?”

    排进战场后发现这个战场的模式并不是像传统游那样玩家间分出阵营互相撸人头、而是以完成战场任务来论胜负,一开始,所有玩家都有些失望。

    凭做任务分胜负有什么意思,刷战场的乐趣不就是不用担心死亡惩罚、能酣畅淋漓地放开手脚开干吗?

    等两边玩家各自从战场npc那里领了任务、大大咧咧地跑到所谓的主战场……这帮玩家心头那点小小的不满就再没痕迹了。

    这特嘛可是比电影里的五军之战还刺激的超猛·怪物混战!

    怪物不但多得鉴定术都鉴定不过来、还绝大部分怪物体型都比玩家角色体型大十倍以上!

    要不是这些惨烈厮杀、生猛无比、比3d电影特效凶残无数倍的怪物中有部分是象征友军的绿名,玩家们搞不好会直接打出gg——全是红名的话进去就得团灭,做个毛的任务啊!

    但是吧,哪怕有绿名友军怪物,混进战场也是个很危险的活儿……两边怪物拉锯太厉害了,这会儿还是绿名怪物占据的阵地,几分钟后很可能就会被红名怪物淹没——前几次团灭都是这么来的。

    总之……受惨烈残酷的怪物战场气氛感染,又交了几次团灭学费,玩家们已经抛弃了先前那份“不能撸人头算啥战场”的心态,开始正视起这种新模式战场的玩法了。

    “我们领到的任务是,找到一个有无头骑士坐镇的敌人阵地,把npc给的信号弹丢进阵地内。”妙笔生花首先道,“咱们上一次团灭的时候看到过那只无头骑士,那只怪虽然能鉴定出名字,但等级、说明全是问号,应该是打不过的超级boss,要完成任务,必须等这只无头骑士不在阵地里的时候。”

    “但那只无头骑士速度那么快,根本看不清楚是从哪个方向出来的,怪物又密,我感觉很难找到任务阵地。”秦冠蛋疼地道。

    “确实很难。”妙笔生花道,“不过我们一个团有二十五人,一起出发,一不小心就团灭,要是分头搜索,那就有二十五次搜寻机会,你们觉得呢?”

    “我也这么想。”熵不增立即表示支持,“反正这里的怪物我们都对付不了,只要进了主战场就注定是个死,那不如在挂掉前尽量摸清路线环境。”

    秦冠左右看看,见没人出声反对,便道:“那行,冲两波看看。”

    这帮玩家商定好行动计划,便再次悲壮地奔赴前线……

    秦冠等人刚离开后方阵地,作为复活点的山洞,又一大群玩家刷刷现身。

    “这游戏能玩!!”愤怒的拉轰哥,一把将武器砸到地上。

    “冷静点拉轰,好歹这次我们看到任务地点在哪了。”小伙伴冥风淳朴还算淡定地道。

    “有一说一,找到任务地点也离成功完成任务还远着……”另一个小伙伴幻灵瞪着死鱼眼吐槽,“吗的那周围都是章鱼一样的巨型怪物,要怎么潜进去丢信号弹啊?根本没法活着靠近吧!”

    “再送死几次,我都没法保持好心态吃章鱼烧了。”沉迷学习妹子悲伤地道。

    “吃啊,怎么不吃,多吃点!”拉轰哥倒也不是真想放弃任务,这位个体户小老板吧,是很有那么一股子不服输精神的,一边大步往外走,一边恶狠狠地道,“狗日的,去找npc多要几个信号弹,等会我们分成几组分头往里面冲,我就不信不能有漏之鱼!”

    “喂喂,漏之鱼不是什么好词吧?”幻灵继续吐槽。

    “意思到位了就行!”拉轰哥道。

    目睹两批亡灵再次雄赳赳气昂昂地离开营地奔赴战场,瓦格纳和肯恩这两个没什么交情的老哥俩,坐到了一起。

    杨把他俩丢在这个危险得要死的魔界吧……倒也不是真就不管他们死活,好歹还是给留了几只“法师之眼”——四只漂浮在朝向他们这营地方向的战场上空,一只漂浮在从战场到营地的路上,一只漂浮在营地正上方。

    法师之眼能把画面实时传输到镜子上,让这两位“战场npc”能及时发现危险信号……一旦有灾厄魔军往这边移动,他俩可以立即进入山洞、启动活人用的传送阵回流放镇。

    传送法师之眼画面的六面镜,就放在瓦格纳的“营房”里。

    瓦格纳转动六面镜,找到两批亡灵先后前往主战场的画面,忍不住道:“这些亡灵虽然总是让人费解又头痛……但却也还算有些优点。”

    肯恩沉默了会儿,幽幽地道:“是啊,它们不会那么轻易放弃……换成别的军队,即使是索克里帝国铁军,若目睹如此非人战场,定然也会畏战不前。”

    顿了下,肯恩又蛋疼地道:“但这也是因为这些亡灵有着不死不灭特性的关系——我相信,如果这些亡灵也只拥有一次生命,那么它们绝对不会有这么坚韧的意志!”

    肯恩好歹是带着百人大团的优秀佣兵团团长,被迫在流放镇“为亡灵们提供服务”期间,他早就发现这些亡灵根本就是不死之身了。

    常规认知中的亡灵当然也是不死之身,但那些普通的亡灵可以被教会修士驱逐遣返、也可以被驱魔人净化灭杀,根本不会像塔兰坦的这些亡灵一样,不管怎么收拾,不久后依然会活蹦乱跳地出现在你眼前!

    瓦格纳很理解索克里人肯恩这种又对亡灵们有所敬佩、又特别烦这些家伙的心情……说实话,他自己本人的心态也差不多。

    “至少,杨要求的任务不再是那么难以完成了。”瓦格纳心情复杂地道。

    若亡灵们能保持住这种不惜一切代价坚决完成战场任务的态度,那么以这些亡灵为主力军击败烈阳教团这件事,就不再是个问题。

    打败烈阳教团展现肌肉后,杨也就有了更多与金币教会谈判的筹码。

    能让金币教会捏着鼻子支持雷克斯,那么雷克斯就能公开对巴特莱斯家发起名誉的、公正的、所有莱茵贵族都必须承认其正统性的领地战争。

    想到这层,瓦格纳心情更加复杂……

    他拼了一辈子也没能得到公正对待的因纳得立,居然就要易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