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15章 番外(9)

    斜雨连绵, 槐树底下千秋摇晃,一袭碧白衣裙的女子坐在其中,面色苍白, 浑身潮湿。(看啦又看手机版wap.k6uk.com)

    她道:“启衍哥哥。”

    谢启衍怔怔望着锦宓,上前试图抓住她的手, “我们回家。”

    怎料他的手穿过了她的身体,他不停的触摸, 锦宓却越发透明, 谢启衍心慌至极,“你别走,求求你了。”

    忽然一阵寒风吹来,眼前的女子魂散不见, 秋千上空荡荡的,残留的乌鸦声此起彼伏。

    谢启衍颓然倒在水坑中, 悲痛的情绪从心口蔓延,忽然像是有什么将他从昏暗中抽离......

    猛地一下,谢启衍从梦中惊醒,满头大汗,喘息不已, 正是初晨卯时,天尚在麻麻亮。

    是在做梦啊...

    他很久没做这个梦了。

    谢启衍侧首,身旁的女子睡得正香, 容颜娇俏, 完全不似梦中那样的惨白模样。

    谢启衍缓缓安下心来, 是的, 他们重来了, 并且成婚五年了, 生有一子尚在年幼,什么回魂头七,都是过眼云烟,不复存在。

    重要的是他们现在在一起,还好她还在......

    谢启衍伸手紧紧抱住锦宓,脑袋埋在她颈侧,感受着能触碰到她的实质,真是吓到他了,差点以为她又要从他的世界里消失不见。

    谢启衍越抱越紧,本睡得安稳的锦宓仿若被一只大熊扑了身子,要将她压醒,一睁眼,只见自己被身旁的男人紧紧抱在怀里,简直喘不过气来。

    锦宓抬起双手,拍拍在谢启衍后背,喘息道:“快放手,我要被你勒死了!”

    谢启衍听她,醒来忙松开手,二人在昏暗中对视,大瞪小眼,锦宓气不过,一口咬在他脸上。

    ......

    清早,丫鬟端着洗漱用具入房来,只见谢世子的脸上多了一排牙印,他挠挠脸,分外无辜,而一旁的公主什么都没说。

    谢启衍梳着锦宓的青丝长发,给她上玉簪,明艳动人,他时常会为她梳妆,技艺娴熟。

    他说梦到以前的事儿了,有点害怕,锦宓好气又好笑,说他这个笨蛋。

    昨晚四岁的儿子谢繁是在平西王妃那儿住,待谢启衍上朝去后,锦宓还得去接儿子。

    谢繁生的和谢启衍小时候差不多,都是个胖嘟嘟的小子,当初为了生他,锦宓可费劲了,呱呱落地后,八斤多。

    因为年纪小,没能上太学府与太子同读,还在满府到处跑,后宅清静,锦宓平日就是看看内务账本,琐事不多。就算是这王府住不习惯,她还有公主府。

    前两个月,大夫问脉又诊了喜脉,近来吃什么都没滋味,身子弱得紧,这府里的事就更不用她管了。

    平西王妃为此高兴了好几天,为了不碍着锦宓休息,还时常把谢繁接过自己的院子照顾。

    儿子是没怎么折腾她,昨晚的谢启衍可就折腾她了,白日里她抱着胖嘟嘟的儿子打哈欠,下人端来的安胎汤她喝不习惯。

    谢繁摸摸娘亲的肚子,认真说道:“繁繁想要妹妹,和小太子一样。”

    锦宓捏捏儿子的小胖脸,“我也想要个女儿。”

    想想儿子白白胖胖的,到时生出来的女儿莫不也是个小胖妞?对了启衍哥哥是几岁才瘦的呢。五岁?

    虽然害喜不重,但锦宓还好挺难受,便躺在美人榻上小憩,一觉醒来,都未见谢启衍下朝回来,平日里这家伙回府可勤了,今儿是有些迟。

    锦宓正与儿子解闷,教他读书识字时,外头小厮跑进来,开口便道:“公主,世子去怡红院了!”

    此言一出,锦宓当场一愣,好啊,她说今日怎么迟迟未归,原来是去寻花问柳了。

    要说这怀了孕的女人就是不一样,二话不说便乘马车往怡红院赶去,结婚这几年,头一回逛青楼,是熬不过七年之痒了?

    锦宓公主的名声,盛京谁人不知啊,她一到怡红院前,门口的莺莺燕燕们连忙退避三舍。

    楼上的雅阁里,谢启衍正襟危坐着,乐音袅袅,那舞妓翩翩起舞,在座的还有几个随从身旁候着女子。

    单单谢启衍喝着闷酒,最近这案子出在怡红院里,有个红牌戏子死了,是来查案的,结果一无所获,谁知还被老鸨拉住寻乐,老鸨对戏子的死似乎没这么上心。

    正当谢启衍思索时,只听雅间的门被一下子推开,动静不小,在场的舞妓纷纷停下动作。

    众人望去,那锦宓公主沉着容颜,姿态端庄地走进来,谢启衍微愣,忙从座上下来扶她,“怎不在府上好好待着,出来做什么。”

    锦宓缩瞪着谢启衍,气呼呼道:“该是我问你在做什么!玩到这里来了!”

    谢启衍环顾了一下,正要解释,锦宓一把抓住他的衣袖往外拽着走,这动作颇大,他还怕她摔着,只能老老实实顺着她走。

    锦宓气得直跺脚,恼火道:“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你竟敢逛青楼,混蛋!”

    怡红院里的人纷纷将目光投向二人,谢启衍的衣袖被锦宓牢牢抓着。

    “我没有逛青楼,查案呢。”他跟在她身旁,又轻声道:“给我留点面子呀。”

    门口的马车早早在候着了,锦宓将他拽出来,“都被我当场抓包了,还说没有。”

    谢启衍忙和她解释道:“是来办案的,我真是清白的。”

    与他一起的大理寺随从也连忙应和,为谢世子证明,只是被老鸨给缠上了。

    锦宓紧抿着嘴,打量着几人,一把将谢启衍往马车里推,“可是我生气了,我不听!回府!”

    谢启衍在马车前微怔,不敢招惹她,连连回应道:“好好好,回府。”

    言罢,他俯身去抱起锦宓,将她抱上马车,哄着她道:“劳烦夫人接我回府了。”

    锦宓被谢启衍放在车厢内,见他入车来,用脚踢踢他的膝盖,怒道:“我是来抓.奸的!”

    “天地良心。”谢启衍按住她的脚,“我一个姑娘没抱,不过多谢夫人来接我,不然还得在那儿耽误一阵子。”

    虽然谢启衍真寻花问柳的可能性不大,但锦宓就是生气,一进门就是一群女子,她倒是看几个随从玩得不亦乐乎,“你还想抱姑娘?”

    马车行驶起来,渐渐离去,怡红院楼上还有女子探着脑袋瞧热闹,估计王府谢世子在青楼被自家夫人抓回府的消息,明日就得传遍盛京了。

    回到车厢里,锦宓抱着手臂,盯着谢启衍,他靠近一点,她就后退一点。

    谢启衍道:“别气坏了身子,我心里只有宓儿。”

    说罢,他还用手画了个心,模样憨憨的。

    锦宓有些想笑,可她还在生气呢,近来因为害喜,心里各种烦闷,早就想和他吵一架,可谢启衍一点也不给她机会。

    反正这下子,她是一定要生气的,便开口道:“幼稚鬼。”

    谢启衍凑近过来,解释道怡红院的红牌戏子身亡的事,近来忙着这案子,宓儿如此美,他哪里还想寻花问柳。

    锦宓轻轻哼一声,也不再反驳他。

    二人回到府里,刚入东苑,便见谢繁那个小胖墩哒哒跑得飞快,脸上的肉颤颤的,过来便是一巴掌打在谢启衍的腿上,脆生生道:“爹爹是不是欺负娘亲了。”

    谢启衍则把儿子拎起来,“我和你娘好得不得了,你一边玩去。”

    甩开谢繁后,谢启衍就直奔锦宓身旁,她同他发了些小脾气后便不再追究此事。

    她总会闹些可爱的小脾气,不过都是无痛无痒的,偶尔演技太差,还会把自己弄笑起来。

    照谢启衍的话来说,今生的她呀,净拿他逗乐子,她是公主,娇里娇气的,他得宠着。

    瞧瞧今日这一出,估计盛京茶楼里又有议论的谈资了,估计明早皇帝都会问上一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