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495章 知情人

    “这……”

    “除此之外,其实……”志摩一未又看了一眼伊吹蓝,“还有些别的事情,只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和那个家伙说……”

    ……

    “我和伊吹第一次去蒲叔家里的时候,就注意到了放在旁边的一辆老年人助力车,据说那是蒲叔妻子之前用过的。(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com)但是据伊吹所说,蒲叔的妻子是死于生病,但那辆助力车上却有着正常情况下很难制造出来的,极其严重的扭曲。”

    udi研究所,找了借口避开伊吹蓝,独自过来的志摩一未对凌平和三澄说着自己的想法。

    “你的意思是……”

    “那辆车子的痕迹,像是被什么大力撞击过所造成的。再加上我在蒲叔家门口的矮墙上发现了一些白色的痕迹,就去交通课那边调查了一番。”

    “今年四月,茨城发生了一起交通肇事逃逸案件,至今都没有找到肇事者。但那次交通事故的两名被害者,却正是蒲叔和他的妻子。”

    “也就是说,他的妻子并不是因病去世,而是车祸而亡。”

    志摩一未把自己从交通课那边复印来的调查结果摆在两人面前。

    “蒲叔当时也被卷入车祸事件中,头部受伤,他当时给警察的证言是说自己不记得关于事故的任何内容。医生的诊断是,由于外伤导致的脑部功能受损,开了老年痴呆用的药。”志摩一未低声说道,“当时医院的病历档案也都详细记载了这些事情。”

    “你的意思是……”

    “我之前抽空去找那个嫌疑人之二,就是那个开二手车店的峯案了解过情况。”志摩一未没有理会三澄的问题,继续说道,“我找到了据说是被被害者堀内卖掉的那辆车同款的车漆,和蒲叔门口矮墙上留下的白色痕迹作了成分对比,最后的结论是,两者属于同一来源。”

    “堀内开着那辆从峯案那里借来的二手车制造了交通肇事事件,导致蒲叔和他的妻子一死一伤,而且后来一直逃逸在外……”三澄恍然地说道,“也就是说,那辆车子很可能并不是被转手卖掉,而是为了销毁交通肇事的证据,用别的方法处理掉了?”

    “有这样的可能。而如果这样一来,蒲叔他……”志摩一未抬起头来,看了两人一眼,“就有了杀人动机。”

    “可是,他不是被医生诊断脑功能损伤……”一直在旁边旁听的久部插嘴问道。

    “血管性痴呆是种很难确定的病,得了这种病的人有的会自然转好,有的却会一直保持下去,甚至越来越恶化。”三澄解释道,“万一蒲叔在某些条件的刺激下恢复了记忆,想起了当时的事情,也不能排除他会想着复仇的这种可能。”

    “但是,他是一名退休的老刑警对吧?”久部继续问道,“作为一名刑警,就算是亲眼见到了自己的妻子被这个交通肇事者撞击而死,会连尝试都不尝试,就直接下手杀人吗?”

    “有时候,法律和人们的心理预期之间是有落差的。”刚刚经历过佐藤警官父亲事件的凌平对此有些感触,“能够从一而终,一直坚持警察身份,以法律作为评价一切事物的标准,这固然没有错。但在某些时候,法律不能满足个人情感上的,那种……痛楚,会选择牺牲自己的未来,为了心中的目标而复仇也是可能的。”

    “就像之前的铃木果步小姐一样……虽然她的未婚夫明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知道会有什么后果,但他还是做了……”三澄低声说道,“我们没有什么资格去评价他们的行为,虽然在感情上能够理解他们,却无法苟同……”

    “这些话题先放在一边。我之前询问过交通课的同事,像蒲叔这样的事情,就算他恢复记忆后报告给了警察,也会因为缺少目击证人和物证而无法断罪的,毕竟,疑罪从无。”志摩一未摊了摊手。

    “而有了动机,接下来的就是作案条件,也就是仿照多年前那两起杀人案把堀内杀死的那一套步骤的可行性。之前搜查一课的警官们说,那些吊牌和切断手指之类的细节除了警方内部以外都没有向外公布过,以至于我们都差点忽视了这一方面。”

    “蒲叔当年,正好经手过那第二起案件的调查。”

    “原来如此,如果说除了杀人犯本人以外,还有谁会对连环杀人事件等等细节了如指掌,那就只有我们警察以及相关人员内部……”三澄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虽然法医部门里一直没怎么出现过“黑化法医”,但人数更为庞大的警察队伍里却难免出现一些因为难言之隐或者一时冲动化身为罪犯的警察。

    之前就曾经有过那么一起案件,被害者是一名高中女生,在她的遗体被发现的一片小树林中除了她自己的指纹和足迹之外没有任何的线索,在场的其他物品也就只有一把雨伞,上面的指纹也只有她自己的。

    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会飞且会隐形的人杀死了她一样。

    后来还是当时的物证课警察注意到了一个盲点,当时这起案件的初步调查现场有数名警员,其中有一名年轻的派出所片警曾经冒冒失失地用没带手套的手直接触碰了物证雨伞。当场被痛骂了一顿之后,也提取了他的指纹作为排查时的排除选项。

    只是那名警官注意到,雨伞上有着这名警官的两只手的指纹,但据在场的其他警察回忆,那名警察是用右手触碰的雨伞。

    也就是说,雨伞上多出来了他的左手指纹,如果不将他的警察身份作为排除的条件,很明显。在场的那个“透明人”正是这个年轻人本人。

    而后续的调查也证明了这一结论,正所谓“灯下黑”是也。

    “也就是说,蒲叔无论是从作案动机上来看,还是从作案的条件上来看,他都是嫌疑人之一。”志摩一未表情有些严肃地说道,“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该怎么去证明这一点,并且,怎么说服伊吹去接受这一点。”

    “蒲叔对他来说,已经不仅仅是警察道路上的师傅,我之前了解过,是他把伊吹从一个小混混培养成现在的一名警察,说他是伊吹的第二个父亲也不为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