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69章 你错我不肯对,你懵懂我蒙昧(二十二)

    而被他抱住的人只会轻轻抚摸他的后背, 却不会对他施以援手。(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com)

    疼痛感渐渐过去,朝辞从靳尧怀中挣扎着起身,却发现自己手脚都软得不行, 站起来便摇摇欲坠。

    靳尧眸光微暗, 从后方将他揽入怀中,道:“重塑方才结束, 还需适应几日。”

    实际上,这只是一方面的原因。

    其实雌龙体质本就如此,她们几乎是在六界战力天花板的雄龙的完全对立面,徒有珍贵的血脉和漫长的寿命, 却毫无力量, 甚至比凡人还要弱。纤细的四肢让她们连久站都做不到,只能如雄龙所愿地缠|绵于床|榻。

    靳尧将他横抱起,走出了这间他们待了九日的大殿, 将朝辞带入了他的寝宫。

    他将朝辞抱到床边, 动作轻柔地放下。

    此时朝辞的意识已经清醒了, 他抬头看着靳尧, 语气冰冷地开口:“你到底想怎么样?”

    靳尧被他这般质问也未曾动怒, 只是目光微沉地看着他。

    他的眼睛平常除了眸色是金色外,与常人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有在极度暴怒或是在化为原型之前, 才会变为兽类般的竖瞳。

    此时他心无旁骛地盯着朝辞, 耀眼的金色似乎承载着轮回般幽深而美丽。

    朝辞一愣,下一刻就见对方朝自己靠近,同时两双手分别揽住了自己的腰和后脑。

    他吻上了自己的唇——等唇上传来那冰冷的触感时, 朝辞才慢半拍般的意识到。

    轻触后, 那人又开始或轻咬或吮吸着他的唇瓣, 随后食髓知味又撬开了他的唇, 探进他的口中肆虐。

    起初他的动作并不急切,若顶级掠食者对待掌中的猎物般,慢条斯理地享用,但后来他眯起眼睛,撕下了这无谓的假象,徒然凶猛了起来。

    朝辞只觉得舌头被吸吮得发麻,连舌根都酸痛得不行,口腔中满满地被人侵占令他的呼吸都难以顺畅,最后只能极力地尝试用手推开身前的人。

    然而他那点力气对于靳尧来说等于没有,反而自己的腰部被男人勒得更紧了,感觉随时都会在下一刻断掉。而他退缩着脑袋想结束这个过于漫长的亲吻,后脑却被对方修长有力的手紧紧扣住,无处可逃。

    【等等,哥,你不是说靳尧是个母胎单身吗?】朝辞突然有些出戏。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系统秒上线。

    【母单能有这么好的吻技?!】

    【可能是龙族的天赋技能叭。】系统冷静分析。

    【……行叭。】

    得到了个勉勉强强的答案,朝辞也只能勉强再度让自己入戏。

    因为缺氧,朝辞意识又渐渐开始模糊,然而却在模模糊糊中感觉到似乎有一股气息随着对方的亲吻被渡到自己口中,随后又钻入了自己体|内。

    他升起了些不好的预感,微微瞪大了双眼,再度开始挣扎起来。

    但似乎太迟了——或者说就算不迟,他这点力量也实在微不足道——一种极为难|耐的情|热在他体|内升起,同时以极快的速度迅速蔓延到他的全身。

    不过片刻,他的意识就被焚烧殆尽了,此时他只觉得浑身若烈火焚烧,唯有面前的人是冰凉的。

    …………

    朝辞都不知道自己在这座寝宫中呆了多久。

    甚至他觉得自己大概就会死在这里。

    每一秒他都觉得是自己的极限,但摆布着他的男人却毫不留情地让他知道自己的极限还远远不止那些。

    那些疼痛与快感都太超过他的承受范围了,当这天他安稳地在床上醒来时,一时间竟回忆不起之前的那些记忆,只觉得混乱而可怕。

    他不愿再回忆,勉强想起身,但全身好像连抬一根手指都找不到力气。

    雌龙的特殊体质让他无论承受了多少在他看来超出极限的情事都不会对身体造成损伤,只会过度透支他的体力,当然,酸胀和疼痛还是不可避免。

    在朝辞之前记忆的最后一个片段,他记得这座宫殿都难以找到什么完好的地方。如今他躺的床被倒是十分柔软舒适,男人应该是替他换过了。

    心中这般想着,就见那一身雪衣的男人从殿外走进来。

    他走到床前,动作轻柔地将朝辞抱起,使他半靠在床边,又轻咬了一口他的唇瓣。

    “休息两日,两日后我们大婚。”他的声音清冷而平静。

    朝辞却猛地瞪大眼睛。

    “不愿意?”男人低声问道,也听不出怒意。

    朝辞却在触及到他的目光时,一瞬间丧失了力气。

    不愿意又如何,这个男人根本不会顾及他的意愿,只是告知他一声而已。

    见朝辞没有出声,男人勾出了一抹浅淡的笑意,轻吻了他的嘴角:“小辞真乖。”

    朝辞面上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背地里却跟着系统扯淡。

    【他就用两天准备大婚?神仙都这么随便的吗?】朝辞问系统。

    【倒也不是,他在把你抓过来之前就安排了。】系统说。

    【卧槽,那他更吊了!】

    这特么搞了他这么多天,眼瞅着要大婚了就留了两天给他休息,还真是慷慨。

    【话说我在这里呆了多久了来着?】

    【去掉最开始的九天外,你在这个寝宫呆了两个多月了。】系统说。

    【两个多月!!】朝辞不可置信地重复了一句。

    【怎么?两个多月的性生活感觉如何?】系统调侃他。

    【啥也不说了,就俩词,牛逼,刺激!我觉得我可以去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了。】朝辞感慨道。

    我他妈居然还能活着,也是很牛逼了。

    …………

    外界那群嗷嗷待哺等着瓜吃的神仙(猹)终于等到了下一波投喂他们的瓜——靳尧尊上要大婚了!

    他们知道会有一波大瓜,没想到一来就是王炸,靳尧尊上那种神居然还会大婚?!

    原本大家都不信,接受请帖都收到手里了才不得不接受事实。

    而衍苍在收到请帖时也是惊得不行,他衍苍风流了数万年还没安定,没想到让靳尧这么个母胎单身赶了个先!

    他还以为靳尧会单身到六界崩塌呢。

    大婚那日,除了一些小仙外,几乎半个神界都来了,还好昆仑够大,接待这些人还算绰绰有余。

    这些神仙都至少活了数万年,但其中有幸来过昆仑宫的神却没有几个。这次难得有资格来一次,而且昆仑还十分大手笔,顶级神果仙酒不要钱似的供应,大家又吃瓜又蹭饭,都是其乐融融。

    神界中没人敢当靳尧的长辈,衍苍倒是有资格——至少靳尧也认可,但衍苍也不愿托大,因此这场大婚没有高堂,只是请了神界众人来见证。

    而直到现在,神界众神才真正有机会见到靳尧这道侣的模样。

    众人看上一眼,心中先是一阵惊为天人,随后又是了然。

    这凡人长成这样,无怪乎比修无情道还要禁欲的靳尧尊上也会动了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