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67章 第一百六十七缕光

    魔语是一种振动的能量波, 契合黑暗生物的属性,会持续不断地对接收者输出暴虐、绝望、仇恨等情绪,进而导致接收者失控发疯、一求自毁。(m.k6uk.com手机阅读)

    它既是恶魔交流的语言, 也是恶魔的攻击手段。

    就像次声波能杀人一样, 魔语对人的破坏力比次声波更恐怖,低维度的生物根本无法承受魔语带来的伤害。

    换言之, 只要一头恶魔愿意,他甚至不需要亲自动手,只需要张嘴咆哮就能毁掉一个星球。

    但,宇宙的至理之一是“平衡”。正如修仙者、神族、仙兽会有子嗣“艰难”的问题, 魔语也只会被高级恶魔掌握。而高级恶魔对屠杀低维度生命没有兴趣, 他们只会挑强者下手,也只会委派低等魔去侵略低等星球。

    如此,倒是维系了平衡。

    可这么一想, 问题就更大了……魔女警惕地打量着纪斯。

    “羊羔学不会魔语, 也说不出魔语, 你是我的同族?”她的魔语攻击越来越密集, “我闯入了你的狩猎场, 所以你要对我动手。”

    这样就说得通了。

    大魔狩猎一般会按照实力高低来划分地盘,强者优先, 弱者最末。同级恶魔看上了同一个狩猎场, 会通过厮杀来决定谁有狩猎场的支配权。

    若是一只恶魔闯入了另一只的地盘,则会被视为挑衅者。要么被地盘的主人赶走,要么被对方杀死, 要么——杀死对方, 占领他的狩猎场。

    魔女很想尝试最后一种方案。

    “可我没有见过你, 你打扮得像个神族。”她伸出了枯瘦的手, 三指分叉如树枝,“你到底是谁?”

    纪斯吐出一个数:“三。”

    他明明什么也没做,只是安静地站在原地盯着她,都让她感到了一种无形的压力。仿佛是凶兽张开了领域,把她压制得心慌气短。

    “不管你是谁,无所谓了,你很强吧?”

    “二。”

    纪斯没兴趣交流,身上也无丝毫杀气。他只是平静地报数,并遵守他说过的话而已。

    魔女:“看来无论是杀死你,还是被你杀死,都是一件很不错的事。”

    话落,她没给纪斯报出最后一个数的时间,枯瘦的手陡然拉长。尖锐的枝干朝纪斯的面门刺去,电光石火之间,纪斯微微偏过头——

    魔女冷笑,她预判了他的预判!

    只见与纪斯错脸而过的枝干突然长出了一颗芽,它光速生长,凝成了一根锋利的木刺,捅向纪斯的太阳穴。

    可它快,银枝月冠的反应速度更快。

    它本被纪斯戴在头顶,一直安分地充当“装饰品”的角色,可现在不知受了什么刺激,竟是一下子被激活,还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怒火。

    栩栩如生的树枝眨眼活了过来!

    它犹如巨鹿头顶的角,猛地往两侧张开,挡住了木刺的袭击。又灵活地合拢收紧,将整根木刺夹得粉碎。

    紧接着,它在纪斯的头顶缓缓展开了第一阶段的形态,像是大角鹿的角,又像是一双打开五指的手,还流泻着银色的月辉。

    银枝伸展,挑起纪斯的长发;月冠如扇,好似圣树的华盖。

    纪斯像是化作了一棵树,长袍扎进了混凝土之中,锁定了必杀目标。他看向魔女,语气平静:“一。”

    报数结束的那秒,魔女只感到毛骨悚然!这一刻,她记不起战士的荣耀,只知道面对这个男人就明白了什么叫恐惧!

    一种会被彻底摧毁的观念直击心头,可她想撤退已经来不及了。

    银枝月冠张开鹿角,往下一压。霎时,她枯瘦的枝干断裂,而缠绕在鹿角上的长发迅速裹上她的树骨,银辉输出,是一波接一波强大的净化力量。

    树骨上的符文在蒸腾,魔女企图打开全部的实力。可她万万没想到,身上的符文会一个个熄灭,汹涌的力量反向流动,齐齐向对方的发冠聚拢。

    “怎么会……不可能!”魔女莹白的脸上梗起青筋,饱满的面孔在一点点枯萎下去,“你到底是谁?为什么可以抽干我的符文!”

    鹿角越长越大,恶魔几乎快枯萎成了渣。

    直到这时,纪斯才开口道:“普通的树种在一起,会让根系连接,捍卫同一块土地。很包容,很温和,对吧?”

    他勾唇:“可,那只是普通的树。”

    纪斯抬步,慢慢靠近她:“而超凡的树聚在一起,是什么情况你不知道吗?”他的眼神凉薄至极,“他会占领土地、支配土地,谁敢扎根在他身边,就会被他抽干所有的养分。”

    “你不该挑衅他。”

    纪斯的手指轻点银枝月冠:“这个,是世界树和圣树的新芽;这个——”纪斯的宙心权杖一点地,“是世界树和圣树的内芯。”

    “旧木浴火,新树涅槃。”

    失去力量的枝干在慢慢地零落成灰,魔女仰头看着纪斯,面庞已如骷髅般恐怖:“原来……如此……”

    她遭遇了最强的同类!

    “哈……哈……”她发出了不成调的笑声,隐约还有些扭曲的兴奋,“我死在……手里!哈!我死在了最强的手里!”

    哗啦——

    劲风吹过,魔女化作细碎的粉末,飘向了很远很远的高空。似乎是感受到挑衅者的死亡,偌大的银枝月冠缓缓收拢,勾起的长发接连落下。

    纪斯回身,再度站回了原位。

    看背影真是仙风道骨,逼格满满。可到近处,才听见了他难得的自言自语:“为什么反派打架之前话总是那么多?”

    他打架从来不说废话,直接开杀,根本不会给对手蓄力的机会。

    但他碰到过的反派人士,真是一个比一个啰嗦。有些明明处于不败之地了,非要演讲一小时陈述自己干坏事的前因后果,说句实话,等把自传讲完,对手的伤都好全了。

    就像这只恶魔——遇见他不偷袭不开杀,居然出声引起他的注意,这做法简直匪夷所思!

    “这群恶魔的质量,似乎不怎么好的样子啊。”

    新一批化肥的质量不好,真的能培育出更完美的白菜吗?

    纪斯不禁陷入了沉思。

    ……

    恶魔与恶魔之间,总有一些隐秘的联系。就像利卡萨死去会引来别的恶魔,树魔的身死,也会引起同类的警觉。

    恶魔们知道地球上有对手,可他们完全没料到,开局没过多久就死了一只大魔!

    “是赛娑娅……”忽地,另一只女魔惊呼出声,颇为不敢置信地盯着华府的方向,送出信息,“赛娑娅死了?”

    赛娑娅,是一棵扎根在暗域骷髅地的魔树。她诞生在很久很久以前,饱饮各种生命体的养分而活,历经不知多少星年,终成魔树之王。

    她的综合实力是他们之间最强的……

    就这么死了?

    遥远之地,还在跨海的亚古却笑了:“这真是值得高兴的事!这里有能杀死我们的强者,死在他手里是一种荣耀!”

    恶魔的脑回路就是这么凶残直接。

    “放低等魔!”亚古突然变脸,从野性变得极为险恶,他阴恻恻道,“下命令,让低等魔进来!”

    “为什么?”巴努鲁的魔语响起,“杂鱼会干扰我们狩猎!”它们配染指他们的猎物吗?

    “蠢货!所以说你们蠢!”亚古冷声道,“一个贫瘠的低维度世界,换在平时你会多看一眼?如果这个世界的强者没有把利卡萨引过去,那么等待这个星球的是什么?”

    “是数不清的低等魔物入侵!”

    “低等配低等,我们根本不会插手,也不屑插手。这样一来,就算强者能活下来,他的同族也死光了。”

    “他只有把高级恶魔引到这里,才能阻止低等恶魔对他族人的摧毁。因为——高等恶魔狩猎,绝不会让杂鱼做干扰。”

    到底是食脑魔,亚古把纪斯的目的分析得一清二楚,他顿时狞笑起来:“懂了吗?蠢货们,这家伙是有多想保全这颗垃圾星球,才会出这种主意啊!”

    “哈哈哈!我们为什么不摧毁它,践踏它,让它死!”

    “我很想看一看,毁掉它以后,那家伙是个什么表情?”亚古的表情极其狰狞,“下命令,把低等魔放进来,我要彻底激怒他。”

    在恶魔眼里,摧毁一个有生命的星球就像玩一场游戏。生灵的哭声、牵绊、不舍和爱,在他们看来都是可以玩弄的东西。

    恶魔对生命没有丝毫的敬意。

    大概是找的乐子不错,几乎在同一时刻,三只恶魔在不同地点同时唤起了魔语。诡异的振动波逐层扩散,像是穿透了时空的桎梏,传递到环环相扣的空间之外。

    【哐哐哐——】是低等魔撞击界门的声音。

    它们在嘶吼咆哮,它们想吞噬血肉。密密麻麻的数量,形同饥饿的食人鱼,只要撞碎了界门,怕是会像蝗虫一样入境。

    第一次,纪斯沉了脸:“撑住哦,肉戏要开始了。”

    业力回馈,世界必须经历清洗,这是轮回。而如今的人类应该能强撑过第一波的冲击,不至于死伤太重。

    “别让我失望。”世界性灾难的开始以及你们的应对,将决定你们能跨越到哪一个高度。

    棋子大龙势成,他要慢慢收子了。

    【哐哐哐!】隐约间有界门裂开的轻响。

    “司诺城……”

    ……

    “轰!”发飙的祁辛黎一拳砸穿了巴努鲁的半个脑颅,直接将他打出了百十米远,砸进一方建筑物中。

    他真没想到恶魔如此傲慢,不仅烧光他的头发,还敢在打架时走神?

    他今天不打得他稀巴烂,他就不姓……好吧,那只碎掉半个脑颅的恶魔从废墟中爬起来,血窟窿处飞快抽出嫩芽修补,很快补完了脑髓、颅骨、皮肉,甚至……头发?

    祁辛黎倒抽一口凉气。

    头发!

    为什么?为什么一只恶魔的修复力可以补全头发?怎么他可以,自己就不可以?难道是对方的基因中有生发的秘诀吗?

    祁辛黎盯着巴努鲁的眼神越来越危险。

    他现在非常想把巴努鲁宰了切片,把他的细胞一个个研究过去,找出最大的秘密。

    “哈哈哈!来吧!”巴努鲁咆哮邀战。

    祁辛黎毫不犹豫地冲上去,真是以命相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