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69章 敌阻

    “啪嗒,啪嗒!”

    整齐的马蹄声响彻山谷,似是有千军万马疾驰而过。(看啦又看小说网)

    因为怕过早被发现,藏身在山林深处,装作流寇的歹徒们惊觉,自己根本没有机会偷袭。

    算了,他们也不想去硬碰硬。

    但是他们刚放松下来,四周围突然冒出一些装扮奇怪的人,他们身上披着草,头上插着树枝,脸上画的黄黄绿绿的,每一个都凶猛如虎,扑过来,对准要害就开始收割人命。

    简直是恶魔,其他人见状,惊做鸟兽散,没有人能提起勇气拼命。

    这群恶魔见好就收,听到马蹄声又响起,迅速滑下山坡,一个个被骑马的人拉上马背,扬长而去。

    官道上总共出现了三批流寇伏击,德州本地的主官伊延波是个寒门出身,与平家和乔家或者郭家都没有任何联系,不过他的师座是郎政博,他那年高中是郎政博主持的,在官场上他就算是郎政博一系的人,所以上官如诗把几个俘虏秘密送往他的府邸,这事要不要审,要不要往上报都由他自己决定。

    乔巧巧知道他会审,但是不会上报,她这么秘密的行事,其实也是不上报的意思,因为这事上不上报都一样,肯定许多人猜测是平家给乔巧巧找的麻烦,或许开始会谴责平家,可乔家也没有什么损失,或者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

    所以乔巧巧的意思是看看平家还会搞什么幺蛾子,到时候一并处理了。

    想起来就有些气人了,她都没开始收拾平家,平家居然不安分,但是十分明显平家跟军方有勾结,不然这些冒充流寇的兵勇怎么解释?

    不管乔巧巧在德州境内有没有出事,德州的官员都逃不过失察的过失,乔巧巧把事情告诉你们,是因为他们跟她有共同的敌人。

    伊延波即便很不愿意牵扯进这些是非里,可这些大佬却不会顾及他,像平家要动手,不在济南境内偏偏在德州境内搞,很明显的,他这条池鱼跑也是跑不了的。

    两边势力,不去比较高低,但看做事,平家把火烧到他这里,乔家却愿意忍下这件事,他自然是站在乔家这边,这事就先秘密查着,等到两家开撕,他自然要站在乔家这边把事情再摊开来的。

    乔家在德州修整了一夜,第二日就打着虎旗,呼啸北去。

    伊延波听人议论说,乔家人红衣黑甲,背着步枪,骑着高头大马,相当神气肃杀,前面有探路的,即便奔骑前行也绝对不扰民,沿着官路而过,路上的人都见了震撼不已。

    光听着,他也觉得血脉膨胀,有这样的强军,大隆边境稳定,也不知道那些人是怎么想的?凭着这些软脚虾想对侯爷不利,莫不是失心疯了!?

    山间军一路太平,直到霸州狼牙山下。

    望着眼前上千人的敌阻,萧萧这个北军大都督双眼冒火星,早知道北军不能跟西北军比,糜烂成风,之前一直是陈家在遮掩,却不想这些人居然能放这么多蒙古兵进关?自身的职责都不管了嘛?

    乔巧巧很冷静,乔大从西北到北平也不过月余,北军肯定有各种反对的声音,特别是陈家嫡系,虽然一部分跟奚家一样已经被撸了下来,可还有许多是他们不知道的。

    “小九,你出来,你难道不认我这个哥哥了嘛?”对面有个消瘦的年轻人喊叫道。

    小九定睛一看,好像是小八,斯琴公主的那个父不详的儿子,他没有怂,只道:“什么哥哥,斯琴贱人害死我母亲和姐姐妹妹,我们是彻彻底底的仇人。”

    “哈哈!”小八道,“你还不知道吧,你母亲虽然是女奴生的,但确实也是大可汗的种,你我是表兄弟。”

    这点小九确实是不知道,惊讶了一下,随后他又道:“少哄我了,女奴生的就是奴隶,再说,我可没有你们这样的亲戚,男盗女娼、背信弃义。”

    确实,斯琴救走别力古台时候与乔巧巧约定会隐居,不管蒙古局势,不与乔巧巧为敌。

    “胡说!来这里消灭你们的人只有我一个,以一敌十,我就不信了,我拿不下。小九,只有你,你跪在地上喊我一声好哥哥,我就饶你一命,其他人一个也别想活着离开。”小八张狂的道。

    他说话的功夫,山间军已经在洪成峰身边信号兵的小旗子指挥下,收到自己的安排。

    “山间军以营为单位,结阵。”

    山间军虽然人少以队为主,一队有二十几人,也有的队只有三个人,但是行动起来,还是分成两个营,目前一营收到命令,下马结成排射阵型。

    分营分的也很随便,发现许多队伍起的代号都是老虎、蛇、豹子之类的,干脆一营就是动物代号的队伍,其他的就算二营,二营的人刚才还笑话一营的代号土,不想自己就成了二营的。

    一营的结好阵,二营的还骑在马上,要牵着一营人的马匹,护着女眷、行李,集体后撤三十来步,主要是因为马匹对枪声还是不太适应。

    “发射!”洪成峰大喝的声音和信号兵的旗语一起传达下去。

    排射阵型就会自动运作,第一排的人发射完,迅速蹿到后面去,第二排的人没有给敌人思考的机会,继续发射,周而复始,整个排射阵型,一边发射一边后撤。

    “火药队行动!”洪成峰又道。

    火药队就是原本火药仓库的试枪队,他们是洪成峰的嫡系,跟着一起加入山间军,他们从两翼骑马呼啸而出,一个接着一个,朝敌军投掷火药弹,这也是火药弹第一次在与蒙古军队的对战中被使用。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和嘭嘭嘭的枪声,让蒙古人和他们的马都开始狂暴不安起来,一千蒙古人,从狼牙山中突然冒出来,还是密密麻麻挺吓人的,此时已经分散的排射的一营山间军都找不到目标。

    “一营分成队伍模式,打扫战场,二营出击!”洪成峰又道。

    然后就见二营骑马的山间军如狼似虎的扑了出去。

    萧萧隐隐有些不安,也许是战打的过于顺利,他道:“其他人,成堡垒状防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