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68章 意下如何

    一百六十八章

    他不配!

    这三字一直在林毓秀的脑海里循环, 她惊了。(看啦又看小说网)

    秦望到底是怎么说出这句话的,他是以何种心态如此蔑视鄙夷叶兰瑾的。她目光看着面前神色轻蔑不屑的秦望,心想道, 其实您也挺不配的。

    似乎是明白她的想法, 秦望说道:“林真人勿要将秦某与叶兰瑾相提并论,那是对秦某的侮辱。”

    林毓秀:……

    这还侮辱上了?

    她有点懵, 总觉得秦望对叶兰瑾的厌恶有点深, 这其中是有什么原因吗?

    秦望看着她, 难得出言解释道:“你有所不知, 叶兰瑾他师门, 素来习性不良。”

    他眼底闪过一道厌恶, “叶兰瑾师门中人在剑道有成之后都会选择无辜女修渡情劫,以舍弃情爱追求剑道极致堪品情关为历劫,他师门中人无一例外最后都会杀妻证道, 谓之历劫。”

    “……”林毓秀。

    噫!?

    林毓秀听了之后, 顿时惊讶, 原来叶兰瑾杀妻证道还是师门传承吗?他们师门这么狗的吗?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买猪看圈?

    看着她脸上惊疑不定的神色,秦望为了增加他话的可信性般, 对着林毓秀举例子证明道,“叶兰瑾的师尊凌云师尊便是杀妻证道,在修界一众剑尊中声名并不算得上好。”

    不过因为那都是数百年前的旧事了,修界知情人不少,但却并未有多少人会提及, 剑尊的威名足以令人忌惮。

    别人不敢说,同为剑尊的秦望却不没有顾忌, 他可不怕凌云剑尊那老家伙, 所以在林毓秀面前, 他极尽打击“情敌”,虽然思想上他并未将叶兰瑾那个毛头小子看在眼里,但是行动上却是不遗余力的打击,可谓是老谋深算了,不愧是成熟心机的老男人。

    林毓秀的心情有些复杂,她倒是不知道叶兰瑾杀妻证道背后原来还有这番渊源,早有苗头,在知情人的眼中叶兰瑾的“深情”和“追求”不过只是一场有预谋的图谋和算计。

    她心下暗叹了口气,看着面前秦望,说道:“多谢秦剑尊提醒,我心下有数了。”

    不管怎么说,秦望都是一番“好心”提醒她,先道个谢吧。

    秦望见她将他的话听进去了,嘴角笑意泛起,他看着林毓秀,情真意切道:“秦某与叶兰瑾不同,叶兰瑾其师徒行为乃是损人利己,而秦某追求的双赢共赢,讲究你情我愿共登大道。”

    “秦某一颗真心,天地可鉴。”秦望信誓旦旦表真心诉衷情,“林真人不妨考虑一下秦某之前所言,不管是一个,两个,还是多个,秦某都可以。”

    林毓秀:……

    滚啊!莫挨老子。

    又开始骚言骚语了,林毓秀秒变脸,面无表情道:“不考虑,不答应,不可能。”

    又一次被拒绝的秦望没有气馁,神色如常,再接再厉道:“那秦某便下次再来询问,希望到时候林真人能够改变主意。”

    最后,他还强调了一句,“不管多久,秦某人都愿意等林真人。”

    反正千年的大龄单身日子他都等过来,也不在乎再来个千百年,元阳留一千年和留两千年并未有什么差别。

    林毓秀:……

    秦望的这番话,林毓秀不但觉得不感动,还觉得有些好笑,像极了剧里话本里的一次次被打败叫嚣着“我还会回来”然后继续被打败的炮灰役,读作炮灰役,写作搞笑役。

    每次出场都仿佛是来搞笑的。

    “那秦某人便不打扰林真人雅兴了。”秦望说道,便要告辞离开。

    他身旁一直沉默寡言未说话的玄黑剑袍的英俊冷酷的秦楼,对着林毓秀略一颔首示意,“告辞。”

    “……慢走不送。”林毓秀说道。

    秦望笑了声,道:“下次林真人若是想要外出游玩,可让楼儿作陪,你二人同辈,年岁相差不大,更相处得来。”

    林毓秀:……

    卧槽!

    她忍不住心下暗骂了句粗口,骚还是秦望骚啊,刚毛遂自荐之后,又开始推销起自家的徒弟,这是徒弟不行我上,我上了没用徒弟继续上?

    林毓秀真是要给他跪了,你怎么能这么骚呢?

    “不必了。”林毓秀神态坚决拒绝道,“我不喜欢外出游玩。”

    秦望笑了笑并未多说什么,带着秦楼告辞离开了。

    等到他们离开之后。

    内心一言难尽的林毓秀刚转过身,就对上了身后姜雨辰茫然困惑的眼神,“师姐。”他表情迷蒙道,“秦望剑尊到底是来做什么的?”

    林毓秀想了想,然后语气迟疑道:“大概是好心来提醒我小心叶兰瑾?”

    “我觉得不是。”姜雨辰一脸严肃说道,“我觉得他在打师姐的主意,他对师姐你图谋不轨!”

    “不过,”他语气又困惑道,“秦望剑尊他到底是,到底是他对师姐你图谋不轨,还是他替他徒弟对师姐你图谋不轨?”

    一开始,姜雨辰以为秦望为老不尊一把年纪贪图林毓秀美色,想要靠美色和地位引诱林毓秀,伺机上位。但是,秦望走时最后一句话,又像是想要将他徒弟秦楼和林毓秀凑成一对,就很奇怪了。

    “所以到底是谁想要上位呢?”姜雨辰喃喃道。

    林毓秀:……

    她看着姜雨辰迷蒙茫然的神色,满脸不忍,她真的不忍心去打破姜雨辰天真单纯的世界,用成人那套肮脏的思想去毁坏他纯洁的心灵,“这个无所谓了。”林毓秀说道,“不管是谁,都不可能上位的。”

    “情缘道侣影响我出剑的速度,我从不搞情缘。”林毓秀信誓旦旦说道,“单身保平安!”

    姜雨辰听后“哦”了一声,心下依旧还是觉得有些在意。

    好在意啊!

    ——

    因为遇到了秦望、秦楼这对让人一言难尽的师徒,林毓秀再没有闲逛游玩的兴致,她和姜雨辰索性找了家酒楼,坐着用膳打发余下的时间。

    等到再从酒楼出来,便已经是日落时分了,二人打道回府。

    姜府。

    林毓秀和姜雨辰道别,各回各自居所。

    回去客居之后,林毓秀给自己煮了壶茶,慢悠悠的喝着,冷静情绪。

    这个时候,在青城先后遇到叶兰瑾,秦望、秦楼三人,总让她有不好的预感。青城并非是什么有名的城池,既无有名的秘境,也没什么灵地,就是个不出名的城池,平日里外来修士并不算多。

    叶兰瑾,秦望、秦楼全都出现在城中,还正值姜府办寿宴时候。

    林毓秀:总觉得他们前来的目的和她一样。

    这让她心下有不太好的预感,应该不会这么巧吧……

    应该不会吧。

    ……

    ……

    俗话有云,好的不灵坏的灵。

    林毓秀这壶茶才刚喝了一半,门便从外面被人敲响了。

    听到敲门声,她心下还噫了声,心道莫非姜雨辰还有什么事情?除了姜雨辰,也没人会敲她的房门。林毓秀本以为是姜雨辰去而复返,结果她起身出去开门,一打开房门看见站在外头的人,她顿时傻眼了。

    “真是巧啊,林真人。”站在外面一脸笑意俊美昳丽穿着一袭明艳孔雀绿长袍的青年男人不是方才在大街上遇到的秦望,还能是谁?不出意外的,一身玄黑剑袍英俊冷酷沉默寡言的秦楼站在他身后。

    这师徒两个,仿佛是绑定出现,只要出现其中一个必然会出现另一个。

    如果这是游戏的话,那策划者的居心简直险恶,这摆明了就是要你全都要,成年人的快乐!

    师徒双收什么的也太破廉耻了,简直是震惊我全师门!

    “……”

    看着突然出现的秦望和秦楼这对师徒两,林毓秀整个都傻眼了,你们、你们在这儿!?

    仿佛是看穿了她心里所想,秦望笑着解释道:“秦某人受邀前来,赴姜夫人寿宴。”

    “倒是没想到这么巧,能在此遇到林真人。”秦望一脸的意外神色,说道:“我听说这隔壁客居已有人先入住,便想着前来打个招呼,没想到居然是林真人。”

    “这当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他笑眯眯说道。

    林毓秀:我呸!

    谁信你的鬼话,巧合?谁信,她都不信!

    林毓秀目光质疑的望着面前笑意吟吟的秦望,语气冷漠说道:“是吗?”

    “呵呵。”

    这声呵呵就很有灵性了。

    秦望神色不变,继续道:“林真人不请我师徒二人进去喝杯茶吗?”

    “……”林毓秀。

    这绝对不请啊!

    眼看着天要黑了,这孤男寡女深更半夜的进屋,不安全啊!

    这个不安全特指秦楼和秦望这对师徒,换做是其他人,林毓秀没这个顾忌也想不到这点。

    林毓秀只考虑了一秒钟,便毫不犹豫说道:“喝什么茶,茶有什么好喝的,不如我们在这庭院里对月饮酒,赏花赏月色,岂不美哉?”

    总而言之,就是不能让这师徒二人进屋!

    秦望闻言怔了下,随即笑道:“妙!”

    “林真人此言大善!”他笑吟吟说道,“便依你所言。”

    林毓秀满脸冷漠,“那么请秦剑尊移步吧!”

    她走出了屋子,然后将房门关上。

    关的紧紧的。

    绝不给他们师徒二人进门的机会!

    庭院内。

    林毓秀,秦望、秦楼师徒二人,坐在凉亭内喝酒。

    这酒还是林毓秀提供的,一百灵石从氪金系统那里兑换来的。

    “林真人。”秦望手里拿捏着酒盏,目光看着她,笑道:“你可曾想过提升体质?”

    林毓秀抬起眼眸,目光看着他。

    “太阴素体虽是极品的双修体质,但是亦有其弊端。”秦望说道,“太阴素体的女修与人双修,有损自身根基,修为有限。”

    闻言,林毓秀看着他说道:“这不正是秦剑尊所求吗?”

    “林真人误会秦某人。”秦望摇头说道,“秦某人自始至终追求的乃是双赢共赢,有损一番而弥补一方,并非是共赢。”

    “太阴素体有弊端,但九阴灵体为完美双修体质。”他看着林毓秀说道,“九阴灵体与九阳之体乃是天生绝配,上天注定他们将合二为一。”

    秦望看着林毓秀,“太阴素体可进阶为九阴灵体,秦某人在上次与林真人打过照面后,便开始四处搜寻提升太阴素体进阶为九阴灵体所需灵物,现已全部齐集。”

    “林真人若是同意秦某人的追求,那这些可当做是秦某人的聘礼。”秦望看着林毓秀,笑着说道:“当然,秦某人从前所言依旧算数,不管是秦某人,还是秦某人徒弟,或者我们师徒二人,只要林真人喜欢,都可。”

    他看着林毓秀,俊美昳丽的脸庞上笑容带着勾人诱惑,言语轻柔,“你意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