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81章 自扰

    第二日, 裴济趁着给祖母和母亲问安时,提及夜里要回宫中值守。(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com)

    一向不管他公事的大长公主却忽然摆手道:“不必去了,我已让石泉去替你告假了, 一会儿你便到芙蓉园去一趟, 同李十一郎、杨八郎他们练练击鞠去。”

    “母亲,好好的, 怎么能放着公事不办,反去玩乐?击鞠何时都能去,为何这时突然要去?”裴济不解,蹙眉望着母亲, 满是不赞同。

    大长公主同裴老夫人不约而同对视一眼, 随即轻咳一声,道:“前几日我同你祖母一同入宫去探望太后,见太后精神愈发不好, 便想着端午的时候让宫里热闹热闹, 便预备多请些你们这样的年轻郎君, 一同到清思殿前的球场上打一场马球赛, 让她老人家高兴高兴。母亲也是怕你整日铺在公务上, 球技生疏,到时惹人笑话, 便先给你寻机会练练。”

    其实她说的并非假话, 端午的宫宴的确是为了让太后高兴,不过,还有个目的, 她未言明——那日, 邀的多是年轻的郎君和娘子, 其中有不少都是未曾嫁娶的, 众人心知肚明,到时自然要趁机好好相看一番。

    她这个儿子,几次提到娶妻的事,都拿话搪塞过去,倒让她不敢直言相告,眼下虽未说谎,心里却莫名发虚。

    裴济眯眼望着她,眼中怀疑不退。

    裴老夫人心道这孩子心思多,忙肃着脸道:“好了,三郎,你母亲是一片好心。公务固然重要,给太后殿下尽孝也半点马虎不得。你母亲心中有数,绝不会耽误正事,今日便听他的,快去吧。”

    祖母发话,他也不好再拒绝,只能先掩下心中的失落与狐疑,躬身行礼离开。

    待人一走,大长公主立刻松了口气,拉着婆母的手道:“幸好有母亲在,否则我可招架不住这孩子多问。”

    三郎如今在朝中行走多了,外出办的差事也越来越重要,虽才及冠,整个人的气势与威压却丝毫不输比他年长许多的官员们。

    裴老夫人摇头无奈道:“那孩子,若不先瞒着他,谁知他那时要寻什么样的借口推脱不去?你呀,到那一日,一定得替他好好看看。他这个样子,真真是除了一副皮相生得好,便再没哪里讨小娘子喜欢了。”

    “是呀,小小年纪就跟块木头疙瘩似的,也不知像谁。先前我还总道他心里有人了,等了这么久,原来还是跟他父亲一样,天天只知忙公务。”

    婆媳两个在屋里好一阵数落他,又一起商议到那日要让他穿得鲜亮些过去,才能引人注目,直到宵禁时,他从芙蓉园回来,又来请安时才罢休。

    ……

    夜里,春月留了热水、巾帕等盥洗之物在屋里,便退下去歇息了。

    丽质一人留在寝殿里,一面看书,一面注意看着漏刻。

    已是月末,又该轮到裴济在宫中值夜的日子了。

    多日没有机会相见,依一贯的经验,今日应当要来。

    不知为何,今夜她不如以往镇定,手中虽捧着书,却忍不住一次次看漏刻,就连心口也时不时地砰砰跳动,稍不留神,便开始发怔。

    她索性放下书卷,起身到香案边跪下,从匣子里夹一块西域香便想投入炉中,可举到一半,动作又顿住,犹豫半晌,终是又放回匣子里。

    到底没事先说好,万一他不来,岂不是白费了这来之不易的香?

    漏刻中的水流一点点流淌而过,丽质重新定下心神,捧起书卷仔细地看,努力克制着再不走神。

    幸好,她向来自制力不错,未再心神不定,直到亥时二刻,双眼有些酸胀时,才放下书卷,熄灯入睡。

    黑暗里,她凝视着床顶片刻,慢慢闭上双眼,心里滑过淡淡的失落,稍纵即逝。

    他没来,大约有事绊住了吧。

    可那与她何干?她独来独往,不该为一件小事庸人自扰。

    ……

    很快便到端午,因体谅太后不能劳累,宫宴设在白日。

    这日天气晴好,阳光灿烂,清思殿外宽阔的马球场周围早已设满了座位与看台。

    年长的妇人们带着自家年纪小的娘子坐在一处,说说笑笑。小娘子们个个衣着鲜亮,打扮得花枝招展,三三两两凑在一起,一面议论衣裙与首饰,一面时不时朝场中看一眼。

    球场中,数个年轻郎君已换上袍服,骑着马试手里的鞠杖,不时有人用力一抽,将球准确无误的击入门中,引得小娘子们欣喜的呼声。

    裴济跟着母亲一路行到清思殿外,望见眼前情景,哪里还能不懂前几日父母与祖母的异样所谓何事?

    他原本就不苟言笑,见状更是冷了脸。

    场中已有小娘子发现了他的到来,几个人凑起来絮絮说了两句,顿时便有不少或含羞带怯,或热情仰慕的眼神朝他看过来。

    从前鲜少有小娘子敢这样明目张胆地看他,一来,他生得一副好相貌,却一向冷淡,浑身上下透着股摄人的武气,二来,他是舞阳公主看上的人,谁也不敢同公主抢。

    如今,公主早已出嫁,今日又是大家心知肚明的相看之宴,自然便没那么多顾忌。

    母子二人正要过去,身旁的道上却传来轻缓的脚步声,二人循声望去,却见丽质未乘步辇,正带着两个宫人信步行来。

    几人迎面遇见,皆停下脚步。

    “公主,将军。”丽质含笑冲二人点头致意,态度自然,不见异样。

    大长公主也笑着回礼。

    裴济站在母亲身后,却是眼神一闪,忍不住悄悄捏了捏左手食指,拼命克制着视线在她身上过多停留。

    那日他本想入宫见她,偏临时被母亲与祖母遣去芙蓉园打球,又不好亲自过去同她解释,也不知她有没有生气。

    他正忐忑,却见她没有半点异样,笑着便走开,去了自己的座上。

    他心底怅然,蹙着眉就要进去,却被一把拉住。

    大长公主后退一步,上上下下打量他,最后将视线落在他神情冷漠的脸上,不赞同道:“三郎啊,你这个样子,连笑脸也没有,谁家的娘子敢与你亲近?”

    裴济本就抗拒这样的场合,心里又念着丽质,闻言愈发沉默,只面无表情地望着母亲。

    大长公主面上一虚,忙挥手道:“罢了罢了,来了就好,一会儿好好击鞠,别给我丢脸就成。”

    “知道了。”裴济闷声应了句,又悄悄往不远处的丽质身上瞥一眼,这才跟着母亲过去。

    另一边,丽质在众人充满探究、打量的目光中从容而行,目不斜视地在自己的座榻上坐下。

    身边虽仍有不少人行礼,可态度却远不如从前恭敬。

    她也不恼,只一一受下,便端坐着,一面观望场中情形,一面与春月和青栀说着话。

    “原来今日的端午宴,竟别有目的。”事前虽未有人来说明,眼下看到,她自然明白了,“难怪要挑在白日。”

    青栀看一眼头顶灿烂的日光,笑道:“是呀,要是定在夜里,恐怕看不清样貌,哪里比得上白日的艳阳高照?”

    另一边的春月却面色不大好,悄悄扯扯她的衣袖,冲对面的大长公主与裴济那处使个眼色。

    丽质飞快地瞥一眼裴济,随即收回视线,淡笑着冲她微微摇头。

    这样的宴席,裴济自然也是跟着大长公主来相看这些小娘子的。

    方才初遇时,她心中也有诧异,紧接着又是片刻的彷徨与失落。可到坐下后,却慢慢有几分愧意。

    与他相处多了,也渐渐能摸到他变化极小的表情下,不同情绪的涌动。

    虽只匆匆瞥一眼,她已能察觉他跟在大长公主身边的不悦与烦躁,这场宴席,他显然不想来参加。

    若他本就没有这样的心思,即便父母长辈劝说,也无动于衷,倒也罢了。可若他是因她的缘故,才这样抗拒,这岂非成了她的错?

    她并不想阻碍他的人生。

    正想着,身边众人再度起身行礼。她抬头望去,正见萧淑妃含笑过来,身后的乳母手中还抱着才满百日不久的嗣直。

    二人视线相触碰,同时点头致意。

    丽质的目光下意识落在襁褓里小小的婴孩身上,带着几分好奇。

    小小的孩子生得粉雕玉琢,虽是早产,先前听闻也已病过一两回了,可此时看来,脸蛋圆圆,面色红润,半点不见虚弱的样子,显然被养育得十分好。

    孩子的双眼极有神,四下打量着,最后落在丽质身上时,竟然挥舞着手脚咯咯笑了起来。

    萧淑妃见状,毫不介怀地抱过儿子,问丽质:“贵妃要不要抱一抱?”

    丽质一愣,随即点头,笑着伸出手去,在乳母的纠正下,一手托在孩子的臀下,一手托在他的颈背处,动作小心又好奇。

    孩子好奇的圆眼睛对上她明亮的杏眼,双手挥舞得更欢了,口里还咿咿呀呀地喊着,格外可爱。

    “这孩子生得这样好,想来淑妃平日定十分悉心地照料着。”

    她不敢多抱,不一会儿便将孩子又递回乳母怀中。

    提到儿子,萧淑妃满面慈爱:“是啊,他来得早,总教我担心,幸好,是个有福气的孩子,如今越长越健壮了。”

    话音落下,却见众人都已起身离席,躬身行礼。

    丽质起身,循着方向望去,却见李景烨不知何时已亲自扶着太后过来了,此时正愣愣地望着她,目光中有几分恍惚与惆怅。

    她收敛起笑意,避开他的视线,跟着众人一起垂首躬身,恭敬行礼。

    李景烨却走了神,没叫起。

    一时间,场中有些寂静,是太后轻咳一声,才令他回过神来。

    他淡淡扫视四下,挥了挥手示意众人起来,随后便扶着太后坐到高座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