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82章 荔枝

    皇帝与太后落座, 其余诸人便也跟着坐下。(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因今日来的人中,多与皇家沾亲带故,又以女眷居多, 较往日的宫宴更惬意随性。

    太后虽又瘦了几分,看来没什么力气, 面上却带着笑意, 尤其见到这样多鲜活的郎君与小娘子,连精神都好了不少。

    她与大长公主坐得近, 二人时不时说两句话, 望向一众如花的小娘子的眼神里都带着几分审视,仿佛已经开始替裴济相看了。

    今日预备的鞠赛共三场, 第一场时长稍短, 参加的多是几位年纪尚小, 约莫十五六岁的小郎君们, 一来先活跃一番气氛,二来也是这些贵族中的小一辈在众人面前露脸的机会。

    在尚武的大魏,一身精湛的击鞠技艺必不可少。

    此时比赛已开始了,不少人都聚精会神地望着场中, 原本因天子与太后的到来而有几分拘束的众人渐渐放松下来, 不时跟着比赛的节奏,或紧张, 或欢呼, 或唏嘘。

    不多时,比赛便结束了, 唱筹的卫士高声宣布两方结果, 赢的那一队便于众人的欢呼声中步上前去, 领下皇帝和太后早就备好的奖赏。

    趁着休息时, 数名内侍便将个巨大的木箱抬进来,呈到天子与太后面前的空地上。

    木箱的盖开着,其中填满碎冰,在五月已有些热的天气里冒着丝丝寒气。冰上正中则铺着一层新鲜的荔枝,约莫近百颗,颗颗饱满圆润,或红或青,有的还带着一串茎叶,一下便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何元士笑着上前,道:“陛下,这是岭南才送来的新鲜荔枝,可得趁现在食,老奴便斗胆让他们直接送到今日的宴上来了。”

    “嗯,荔枝是该趁鲜吃,先装盘吧。”李景烨点头表示赞同,望着已被迅速装好,送到眼前的两盘荔枝,下意识伸手往一旁看去,“丽娘——”

    这两字一出口,他便意识到了什么,悻悻住口。

    从前,但凡宫中有什么新鲜的东西进来,他最先想到的总是她,如今却不能了——他要避讳,别让她再成众矢之的。

    阶下的座上,丽质在众人的视线中波澜不惊,垂着眼沉默。

    李景烨眼神闪动,随即淡淡转开脸,冲何元士道:“分些下去吧。”

    何元士忙捧过一盘,小心翼翼分在已准备好的数十个琉璃盏中,命内侍们往下分送。

    太后冷眼看着李景烨的反应,原本高昂的兴致一下便消去大半。

    她一向不喜欢钟贵妃,近来更多了个封号不伦不类英国夫人钟四娘,更令她越发不懂皇帝的意图,只对钟家人厌恶不已。

    原本今日那位英国夫人没来,她便忍了心里的气,只对贵妃视而不见便罢了,如今皇帝却偏偏当众提了句,一下便教她气不打一处来,当众冷脸。

    大长公主见状,忙笑着转移话题:“太后,依我看,不妨留一盘下来,给下面两场做个彩头。”

    荔枝是金贵物,每年快马加鞭自岭南运来,大多已腐坏,只剩下这些还新鲜能食的,能分到一颗已十分不易,更不必说整整一盘。

    太后环顾四周,见众人都拘谨起来,又看一眼面无表情的裴济,这才先压下心中不满,强笑着让人从自己盘中取了十颗,由碎冰镇着,送到场中的唱筹处,道:“这盘中的荔枝,便赐给一会儿两场鞠赛中,获胜一队中,风头最盛的两人。”

    大长公主也跟着送出一对早已备下玉佩,道:“我这一对玉佩,便也做个彩头吧。”

    余下的两场鞠赛,第一场是这些小娘子们来打,第二场则是郎君们来。

    观今日参赛之人,技艺最佳者非裴济莫属,第二场赛能拔头筹的,自然是他,小娘子们心中清楚,定会卯足了劲在太后与大长公主面前大展身手。

    不一会儿,便有十多个打扮得英气十足的小娘子骑着马从两边飞奔入场。

    马蹄阵阵,各色鲜丽骑装配上一张张生动活泼的脸庞,自眼前飞快地略过,令众人目不暇接。

    丽质饶有兴味地打量着,一下便捕捉到其中一个极其亮眼的女郎。

    那女郎看来不过十四五岁,却生得高挑挺拔,明媚的模样里满是毫不胆怯的飒爽之气,听旁人唤她“十七娘”,似乎是一位宗室之女。

    一旁的卫士掷出一球来,李十七娘二话不说,果断催马上前,三两下便避开左右接连靠近想要阻拦的对手,利落地举杖抽击。

    球精准入门,顿时引起一阵惊叹的呼声。

    丽质也忍不住满心赞叹地跟着微笑鼓掌,如此毫不怯懦,巾帼不让须眉的气势,实在令人佩服。

    然而一转头,却不经意对上裴济那道熟悉的深沉视线。

    二人的对视不过一瞬便错开,丝毫未有多余的停留,丽质却清楚地捕捉到他眼神中的冷意。

    她顿了顿,重新将视线转回场上,掩在袖中的手却慢慢收紧。

    不一会儿,鞠赛结束,果然是李十七娘那一队胜了,进球最多的自然也是她。

    太后总算恢复兴致,招手让十七娘到近前,亲自将方才的那盘荔枝分了一半予她。大长公主更是欣喜不已,拉着十七娘的手夸赞一番,亲自将那对玉佩中的一枚系在她腰间,仔细看了看,道:“好孩子,姑母从前便觉你这孩子出挑,如今大了,生得越发标致,就连马球也打得这样好!”

    “殿下谬赞,殿下才是真正的女中英豪,听闻当年就连同郎君们打球时,也不遑多让。十七娘不敢在殿下面前班门弄斧。”她的话里虽有恭维之意,语调却不卑不亢,落落大方,的确是个令人心生喜爱的小丫头。

    丽质在旁笑盈盈地看着,目光转向大长公主身边。

    裴济的座上已不见了人影——大约已去迁马更衣了。

    她收回视线,饮一口杯中苦涩的茶汤,又剥了桌案上仅剩的一颗荔枝送入口中。

    的确沁甜多汁,只是熟得过了,甜津津的滋味里还夹杂着几分异样的感觉。

    她以袖掩口,将核吐出,重新饮茶,令苦味充斥口腔,驱走那几分异样。

    场中,裴济骑着马握着杖,面无表情地引身后一队人奔出,绕四周跑了一圈,冲众人致意,随即便在卫士的一声令下中,率先向球飞驰而去。

    他想赢。

    尽管这样的场合里,他一点期待与欣喜也没有,可有她在,只要一想到她在场外看着,他便一点也不想输。

    另一队的几人显然早已商定战术,一见他动,便立刻从左右冲上前来夹击阻截。

    他毫不畏惧,将缰绳稍放松些,俯低身贴近马背,一伸手格挡开左侧靠近的对手,挥起球杖猛力一抽,将球送至队友马下,又于两侧对手愣神之际,稍一转马头,便逼得对方的马儿停下,趁势脱离包围。

    这时,队友也恰将球重新向他打来。

    他挥杖精准接住,使一巧劲,一下便令球入了门中。

    四下一片欢呼,卫士唱着筹插入一面小红旗,有胆大的小娘子更将早早准备在手中的鲜花向场中投来。

    裴济深吸一口气,目光不经意略过丽质带笑的面容,只觉胸口涌动起一阵热血。

    阵阵鼓点声中,鞠赛继续。

    今日陛下没有下场,裴济半点顾虑也没有,放开手脚博弈,几乎轻而易举便连进数球,令对方束手无策。

    眼看还有一球,比赛便要结束,对方几人已全没了气势,只等着最后一击。

    裴济正驾马往场中的点位处去,转头瞥过场外席位时,却见方才令他满是斗志的身影不知何时已消失无踪。

    拉着缰绳的手一紧,方才沸腾的热血似乎一下凉透,短短一瞬便觉意兴阑珊。

    他停下马,望一眼两丈外正怅然若失地望着李十七娘的队友杨八郎,轻声道:“想不想要那玉佩?”

    杨八郎一愣,惊讶地眼里慢慢涌起期待。

    裴济抿唇,面无表情道:“这一球你来。”

    卫士们已退出场外,他一个利落抽打便将球打向杨八郎处。

    杨八郎仍震惊不已,见球过来,忙回神来接,稳了一下才往球门处去。好在对方已几乎没了气势,阻拦起来也并不卖力,他只稍费周折,便顺利打进门中。

    最后一面小红旗插入,卫士一声高呼,四下登时一片欣喜欢笑。

    大长公主笑得合不拢嘴,拉着身边的十七娘一起起身,冲裴济等人招手,道:“快来快来,将这彩头挂上。”

    李十七娘望着大长公主手中的玉佩,又低头瞥一眼自己腰上与之配成一对的玉佩,方才还从容大方的面颊上也不免多了一丝红晕。

    谁知裴济却没接受。

    他面容肃穆,毫无喜色,拱手道:“母亲出的彩头由儿子来拿,听来似乎不大公平。况且,方才最后定局一球是杨八郎打中的,儿子以为,这玉佩,还是留给八郎好。”

    说着,他双手接过母亲手里的玉佩,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中,转手交给杨八郎。

    杨八郎仍在震惊之中,见玉佩真到了自己手中,忙冲裴济道谢,随即下意识望向李十七娘,年轻朝气的面上满是羞赧笑意。

    李十七娘原本僵硬的神色在他的目光下再度泛红。

    “三郎——你呀!”大长公主恨铁不成钢地望着儿子,碍于周遭人多,不好直接责备,只能悻悻然坐下。

    太后也不赞同地直摇头,将剩下那半盘荔枝给了裴济:“你这孩子,枉费你母亲一片心意……罢了,总要合你的心意才好。这荔枝,总是该给你的吧?”

    “多谢太后殿下。”他不再推辞,接过荔枝道谢后,转身跪到榻上,净手后将盘中荔枝一颗颗剥开,又分别亲手奉到太后与大长公主的案上,这才令二人稍稍消气。

    因是端午日,三场鞠赛后,还有不少别的玩乐。

    六局早备好了上百个粉团粽子,只等着送上来,由众人拿小弓箭射下来吃;太液池中亦有龙舟竞渡,清思殿恰在龙首山高处,可俯瞰见太液池,不必去别处。

    众人吃酒饮食,正要玩闹一番,裴济慢慢起身,冲李景烨道:“陛下,今日臣该在宫中值守,不便再留清思殿中,请陛下恕罪。”

    李景烨道:“今日朝廷休沐,你先前忙了不少时日,朕准你今日不必值守,好好玩乐。”

    裴济却坚定道:“陛下,先前臣轮值之日已告假了一回,后与同僚商议,这才调至今日,实不敢再耽误。”

    李景烨挑眉,只当他被长辈们逼急了,想寻个由头离开,也不再多留,含笑道:“如此,你去吧,只别太辛劳就好。”

    裴济闻言,立刻拱手行礼,转身离去。

    宫人们已捧着粉团粽子过来了,殿中一片欢腾热闹的气象。

    李景烨垂眸看一眼面前几乎未动的新鲜荔枝,又瞥一眼一旁已空了许久的座,将何元士召来,淡淡吩咐:“这荔枝,朕不吃了,元士,你拿去吧。”

    何元士一愣,目光略过他视线的方向,这才明白过来,忙伸手接过,从北面的小道绕出殿去。

    陛下哪里是要将这金贵的荔枝赏给他?分明是还惦记着留给贵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