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76章 第一百七十六章

    沢田纲吉离开医院这件事情, 其实可以算得上是一时兴起。(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他昨晚一夜没睡,就在窗户前面站了一个晚上,直到天边亮起来蒙蒙的光芒, 才反应过来原来已经天亮了。

    一旦到了白天, 那么那些人就又会到病房来。

    不过,沢田纲吉感觉自己应该没有办法就这样子去面对他们。

    昨天他能够掩饰得很好的去面对那些人, 完全是因为事发突然而不得不这么做。

    现在休息了一天, 而且他还整理了一下那些昨天没有办法整理完毕的庞大的记忆, 知道了很多自己一开始还觉得模糊的东西, 沢田纲吉就觉得自己很难再像昨天那样子好好的和他们说话。

    只要一想到他们, 沢田纲吉就仿佛能够看到他们在自己面前死去的样子, 或者是听到他们死去之后所接到的冰冷的报告。

    就算是他也没有办法很好的控制自己情绪,所以,沢田纲吉选择了逃走。

    这是上辈子在遇到reborn之前他经常做的事情, 然而在遇到了reborn以后, 他就完全没有了逃跑的机会。

    reborn总是会逼迫着自己前进, 所以就算是再困难的事情,沢田纲吉都没有办法像是原来那样子说逃走就逃走。

    他就这么学会了面对, 学会了承担,身边也有了越来越多的同伴,看起来似乎是拥有了一切,直到那天的变故到来。

    沢田纲吉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在握紧的时候, 还会感觉到肩膀上的疼痛,却也给了他一种这是真实而并非梦境的存在感。

    这样子的话, 就逃走吧……

    只要脑袋里面出现了这个念头, 沢田纲吉就完全没有办法将它抹去。

    他想要纵容自己一次, 就算是两辈子之中唯一的一次任性。

    沢田纲吉申请了出院,然后在天彻底亮起来之前离开了这个随时都可能会碰见曾经的同伴们的地方。

    他几乎是没有任何目的的就坐上了车,看着窗外不断倒退的风景失神,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换了好几次的车,站在一条非常熟悉的街道上面。

    ——这里是横滨。

    沢田纲吉看着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群,有一种自己依旧是孤单一人的感觉。

    尽管他们不停的从自己的身边走过,沢田纲吉也完全没有办法感觉到他们的存在,就感觉自己像是一具空壳,又像是幽灵游走在人世间。

    不过,说是幽灵似乎也没有什么问题……

    毕竟他已经死过一次了。

    沢田纲吉向头顶的太阳伸出自己的手,阳光透过指缝撒在了他的脸上,好像很温暖,却又有一种说不出的冰凉。

    他已经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啊……抱歉!”

    行色匆匆的女性没有注意到孤零零站在路边的少年,直接撞到了他的身上:“你没事吧?”

    “没事。”沢田纲吉摇了摇头。

    这段时间的训练让他不至于这么简单就被人撞倒,反而是扶住了那个撞到他的少女:“先生,你还好吗?”

    “……还好。”

    反应过来这一点的少女愣愣地点头,又像是想起了什么,连忙向旁边立着的时钟看了过去:“不好了,时间……”

    她重新向刚才的那个方向看了过去,却发现刚才扶住自己的少年已经不见了。

    本来还在赶时间的少女下意识向左右看了看,才发现对方已经向街道的另一头走远,连忙向那边喊了一句:“那个……谢谢你呀!”

    也不知道他究竟有没有听见。

    她只觉得刚才扶住自己的那个孩子好像不属于这个世界,就像是随时就会离开一样。

    横滨这座城市,对于从小就经常跑到这边来的沢田纲吉来说非常的熟悉,有些地方他甚至闭着眼睛都可以找到正确的路途。

    不过,这一次他却觉得自己完全找不到方向。

    同样的路口走过了好几次,同样的道路也时不时会经过,沢田纲吉在一个地方打转了很久,在总算是在一起爆.炸声里找到了不一样的道路。

    就像是他印象中的那样子,横滨这个城市总是会有各种各样的事件发生,就算是有短时间的太平,也很难维持真正的平静。

    这样子的状况在这两年森鸥外的大力整治下好了很多,不过还是没有办法彻底的避免。

    沢田纲吉向刚才发生爆.炸的那个方向看了过去,看到有军警及时赶到了现场,而且没有后续的爆.炸发生,也才算是稍微放下了心。

    不过他的脚步还是向那边走过过去,听到周围的人说似乎没有人员伤亡,才又继续向前行走,走上了自己刚才没有走过的道路。

    沢田纲吉不知道自己究竟走了多久,只觉得似乎是累了,就顺势走进了旁边的那个公园,坐到了中央的那个喷泉旁边的椅子上。

    这样子的地方总是会有一群鸽子,也不知道是被人饲养的,还是自觉在这里向路人讨食的。

    沢田纲吉看着那些时而时而在地上蹦跶行走的象征着和平白色鸟类,一不小心就看得入了神,可以说是经过了很久,才缓缓地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今天的太阳很好,不过现在他的太阳被挡住了。

    他向站在自己斜后方的那个人看了过去,戴着帽子的眯眯眼青年正站在喷泉池边缘看着这边,似乎是在打量着自己,也就因此挡住了他的阳光。

    “那个……”

    沢田纲吉在思考自己应该要说什么,对方反而率先开口了:“你很有意思。”

    “什么?”

    “你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家伙。”

    他一边说着,一边跳了下来,走到沢田纲吉的旁边坐下来,同时从手里的那个零食盒子里面抽出了一根裹着巧克力的拇指饼干,叼在嘴里“咔嚓咔嚓”地吃了起来:“你介意我坐在这里吗?”

    “……我如果说介意的话,你会起来吗?”

    “当然不会!”

    他将戴着的眼镜摘下来放进怀里,因为嘴巴里面还吃着东西,所以说话显得有些口齿不清:“乱步大人走累了,所以需要休息和零食补充体力。”

    “乱步?”

    沢田纲吉觉得这个名字非常的耳熟,很快就想起了那个芥川龙之介曾经和他说过的,只要一眼就可以看出一切真相的侦探,开始侧目打量起了他:“不好意思,请问你就是江户川乱步吗?”

    “你听说过我。”

    “嗯,听说你是很厉害的侦探。”

    江户川乱步身体向前倾了一些,脸上带上了一些得意的笑:“我可是迟早会变成全日本,不对,应该说是全世界都闻名的侦探的!”

    “嗯,我相信你。”沢田纲吉并不认为芥川龙之介会说谎。

    他这样子坦然的态度获得了江户川乱步的好感,侧过了一点身体,将手中的饼干递过去:“你要吃吗?”

    “没有吃早餐就从医院里面跑出来,应该很饿的吧?”

    本来沢田纲吉都不觉得,现在听他这么说了,倒是真的觉得饿了,也就不和对方客气,从里面拿了一根巧克力饼干放到嘴里:“谢谢你。”

    “不客气。”

    “不过,乱步先生为什么会知道我刚刚从医院里跑出来的?”

    江户川乱步托起了脸:“这个问题,当然是看了就知道了!”

    沢田纲吉沉默了一下,又道:“你真的和传闻中的一样,是一个厉害的侦探呢!”

    “那是当然的!乱步大人可是世界第一的名侦探!”

    这样子的夸奖对他来说相当的受用,再加上他本来就对沢田纲吉有所好感——不然也不会分自己的零食给对方——江户川乱步继续开口:“不过,你最好还是不要这么做比较好哦?”

    “你说什么?”

    “我是说,你现在想的事情。”

    江户川乱步看着沢田纲吉,睁开的眼睛里多出了几分严肃:“这样子做真的好吗?”

    “……我也不知道。”沢田纲吉在沉默过后,轻轻地摇了摇头:“我现在心里很乱,所以只想要逃走。”

    “逃走未尝不是一个好办法。”

    他先是给予了肯定,又继续道:“不过,没有人是可以逃一辈子的。社长曾经和我说过,有些事情就算是不想要面对,也一定要面对。”

    “虽然乱步大人并不认为回避有错,但是显然你现在的情况是社长说的那种情况。”

    “话是这么说……”

    沢田纲吉苦笑了一下:“至少现在让我逃避一下吧。”

    “那你要和我回去吗?”江户川乱步偏了偏脑袋:“反正现在你也没有住的地方,如果你好好的恳求的话,我是会收留你的哦?”

    他仔细地想了想,还是摇头:“暂时还是不用了。”

    “既然如此,那么作为咨询费,你就把我送回侦探社吧!”

    这话一出,让沢田纲吉一愣,想了想才问:“乱步先生,你该不会是迷路了吧?”

    “就算是名侦探也有不擅长的事情啊!”

    看着对方理直气壮的样子,今天一天都没有真正的笑意的沢田纲吉忍不住笑了出来,从长椅上站起来,向对方伸出自己的手:“走吧,我送你回侦探社。”

    武装侦探社这个名头,沢田纲吉还是听说过的,这也多亏了他经常到港黑大厦去,所以森鸥外听说了不少有关他们的对手的事情。

    所谓的三刻构想之中,代表着黄昏游走在白天与黑夜之间的武装侦探社,沢田纲吉之前就一直很有兴趣,不过像是现在这样子过来,倒也是第一次。

    不过,这似乎还是挺有意思的。

    看着和江户川乱步站在一起的那个男人,他这么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