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31章 游走司司长

    吃人兽怪必定杀!

    这是贺启阳的想法。(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当然, 如果那些人之前对于兽怪的种族做出一些不可挽回的事情,他则会遵从自己内心的选择,选择来站兽怪还是人类。

    所谓公正是是相对公正。

    “善者生, 恶者死。”

    贺启阳说完后, 不再说话了。

    之前,在他说完杀字的时候, 整个空间杀气十足, 在他说完, 还有些许杀气残留, 一直过了好久, 杀气这才慢慢消散。

    洛老感受到杀气, 不但没有生气反而露出笑容,有些惊喜的看着面无表情的贺启阳,在感受片刻他的杀气确认这句话是他真心诚意说的。

    他摇摇头, 无奈的道:“何为善者?何为恶者?”实话实说, 这位神话种觉醒者给他的惊喜很多, 比他想象的要多得多,举得例子是兽怪和人类。

    再说保护人类的前提是人类没有对兽怪做出恶事, 而兽怪做出伤害人类的事情,他也会杀了它。

    然而,这位觉醒者自己都不清楚,在他用所谓公正来对待人类和兽怪的时候,他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将兽怪和人类放在同一个水平上。

    这就是为什么洛老说贺启阳给他的惊喜了, 这位神话种觉醒者是第一个有这么大格局的人,唯一可惜的是这位的路走偏了。

    谁来分辨恶者?谁来分辨善者?

    洛老抬起眸, 看向贺启阳询问道:“每个种族的习惯都不一样, 兽怪的生存环境也不一样, 兽怪的善在人类看来可能是恶,人类的善在兽怪可能是恶,这个时候,你该如何自处?”

    这不是洛老刻意刁难他,任谁或者换作是别的圣老呆在这个位置,听见贺启阳刚刚的话都会问出同一个问题。

    你如何处理这些事情?

    贺启阳眼眨都不眨,开口道:“那就订立统一的标准。”

    “人类愿意容纳任何智慧种族的加入,只要遵守我们的法律。”

    “统一法律同一环境,人类城池内的必须遵守人类规则,违令者杀!当他们知道自己所处环境的法律,知法犯法者根据法律处理,违法者为恶,遵法者为善!”

    洛老手中动作一顿,惊讶的看着贺启阳。

    “没有什么绝对的公正,那么就必须要依靠法律,法律比人心更加坚固!”贺启阳毫不犹豫的开口道。

    这个答案……出乎所有人预料,包括一直隐藏着的诸位圣老,他们相互对视一眼,想起他们不久前才商议过的一个想法,那个想法与面前这个神话级觉醒者刚刚说的异曲同工之妙,他们曾经想过要施展,也的确这样做了。

    那么问题来了,这位神话级觉醒者是感觉到这些事情的前奏有意这么说的?还是误打误撞真的瞎猫碰上死耗子了呢?

    如果是前者这位真的可以说得上聪明人了。

    关键对方姓贺,这就让所有人都不相信他是误打误撞碰上这个话题,他们更相信前者,不少圣老眼底都闪过思索神色,不少人更是直接看向白老的方向,刚抬起头就看见嘴角勾笑得白老笑眯眯的。

    熟悉白老性格的就知道,这位神话种觉醒者所求之事十有**稳了。

    对方答出完美的答卷。

    房间中的洛老先是惊叹于贺启阳的敏锐,他刚刚透露出一点点的意思,对方立刻就察觉到点随后立刻开始回答,关键回答的还很好,如果不是他一个人决定不了,他早就点头了,只可惜身后还有其他人,他只能笑眯眯的拖延片刻时候。

    又过了一会儿,洛老耳朵轻轻动了动,随后,笑眯眯的眼睛睁开,慈祥的看着对面的黑发青年,眼底露出一丝了然,他伸手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个白玉令牌。

    这只白玉令牌与贺启阳之前得到的那只白玉令牌形状相似,质地相似,都是那样油润光滑的白玉,花纹都很像,唯一不同的就是大小了。

    贺启阳那个白玉令牌只有巴掌大小,洛老递过来的白玉令牌则有它的两倍大。

    吸引贺启阳注意力的当然不止是这些,贺启阳感受到一股气息眉毛挑了挑,看向散发气息的白玉令牌,这股气息让他很舒服,看到的第一眼就想抢过来。

    好想要!

    这就是贺月之前说的宝物吗?

    贺启阳下意识在心中默默嘀咕一句,这个感受可比他当初在地下空间感受深多了,同时他也开始想假如他刚刚的回答不会让洛老面前,他该用什么手段抢走面前的白玉令牌,偷走也行,他真的挺想要的。

    直觉告诉他这是个好东西。

    洛老满意的看着黑发青年自白玉令牌出现后便眼睛一眨都不眨看着令牌的贺启阳,丝毫不知道对方看似平静的外表下隐藏着多么罪恶的想法。

    如果知道面前小混蛋心目中打的坏主意,恐怕早就上手揍人了。

    只可惜他不知道。

    所以在他眼中面前这位黑发青年还是那个家世清白,天赋强劲,实力不错,对于人类现在局面拥有自己独特想法的有为青年,这样的青年因为身体原因导致会紧紧看向白玉令牌,这个奇怪吗?

    一点都不奇怪。

    相反,要是不看才会让洛老觉得奇怪同时觉得这个人心计过于深沉,都已经快死了,还能控制自己的真实反应,怎么不令人心生警惕。

    “拿着。”伸手轻轻推了把白玉令牌,白玉令牌轻轻松松就到达贺启阳面前。整个过程都看上去十分顺滑贺启阳手一探,在白玉令牌快要落到地上的时候,手一伸一缩,白玉令牌已经到他手中。

    感受令牌中传出来让人舒服的气息。

    贺启阳眯了下眼睛,有点舒服哈。

    “这是……贺月说的宝贝?”

    洛老看白玉令牌已经被贺启阳接到手中,重新不紧不慢的拿起茶杯,慢悠悠的喝了口茶,随后才看向贺启阳,道:“没错,这就是贺月一直想要的东西。”

    “这块白玉令牌即是宝贝也是一件信物。”

    贺启阳若有所思,似乎想到什么。

    洛老似乎没有察觉到一般,继续就开口道:“这是游走司司长的象征,接过这块令牌就

    代表你成为游走司的司长,之后关于游走司的一切都会是你的责任。”

    为了防止贺启阳听不懂,洛老还在最后解释了一下。

    “之前问你的那些问题都是有关于司长的考验,毕竟作为保护人类城池的武力部门首领,需要的是一定得责任心和大局观,很幸运是你的回答虽然不是最完美的,却是最出乎人预料的,最后我决定这块令牌给你。”

    “游走司司长的位置也给你,至于白玉令牌你想怎么处理那就怎么处理,你就算吃掉只要不在我面前就行。”洛老到最后也光棍的很,他知道贺启阳要这块白玉令牌是贺月的主意,贺月是谁啊?

    天生的研究苗子,什么都想要拆开看看,看看源头看看结构,第一次看见这块白玉令牌就察觉到令牌的不同,一天到晚就想着入药,现在落在贺家人手中,这块令牌还能流传下去?

    洛老干脆假装没看见。

    “……”拿着白玉令牌的手微微一顿,贺启阳低下头看着白玉令牌,心里突然有了不想要的冲动

    ,这东西这么麻烦,要了干嘛。

    “东西给你,你就拿着吧。”洛老无视贺启阳的犹豫,笑意潺潺的开口道:“之后游走司的一切都拜托你了,希望你能做到刚刚说的那样。”

    大夏朝众议会的确有考虑到智慧型兽怪加入人类的可能性。

    现在贺启阳过来正好就是肉包子打狗,还能让他跑了不成,洛老也有点不好意思,知道自己刚刚的话有强买强卖,嗯,能够成为圣老的大多脸皮都挺厚,很快就调整好情绪,开口催促道:“东西拿好,你可以去找贺月那小子了。”

    “他现在应该在等你。”

    一副打发忍赶紧走的姿态。

    贺启阳被一系列的新职位砸的有点头晕,不知道这算是馅饼呢还是算作石头,整个脑子都有些晕头转向的,还没反应过来洛老就开口说了这么多话,稀里糊涂的就被那些白玉令牌催促的踏出房间门。

    刚踏出房间门,整个人才清醒过来,回过头看了眼只剩下洛老的房间,目光瞥了眼房间中看似毫不起眼的角落,随后收回目光,转过头离开。

    门重新关起来。

    房间变得安静下来,一直隐藏在旁边的诸位圣老现出身形,房间中的茶桌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正中央的长桌,长桌两旁坐着诸位圣老们,有些圣老刚刚坐下,想起刚刚贺启阳临走时候的眼神,疑惑的开口道:“刚刚那位神话级觉醒者是看穿我们的隐藏了吗?”

    “怎么感觉眼神总往我们这边看?”

    “你也觉得是吗?”

    “不应该啊,这可是深海的鲛人粉,专门可以隐藏气息的,况且这贺家小子实力在传说级不上不下的,按道理讲不应该发现啊。”也有圣老提出反对意见。

    一群众议会大佬再一次在长桌上面重逢,说的不是国家大事而是这种看没看穿自己恶作剧的小事。

    即使是洛老都忍不住嫌弃的抽了抽嘴角。

    白老表情不改,依旧笑眯眯的,不过洛老还是从他嘴角的笑容中看出一丝无奈,又过了不知道多久,长桌上面的议论还在继续,洛老咳嗽了几声,低声说道:“别吵了,人家早就看穿你们的伪装了。”

    “只不过碍于你们的身份没拆穿罢了!”洛老茶杯放在长桌上,手指轻敲桌面,语气嘲笑道:“一群老不死的还在这嘴犟呢。”

    “你们以为自己的血脉比神话级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