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75章 海盐荔枝气泡水

    荔枝从上市到下市, 大概只有短短的两个月时间。(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过了七月中旬,几乎见不到它们可爱的身影了。

    每思及此,叶夭都感到无限的忧伤。

    为了延长它们存在的时间, 她想尽了办法。

    第一时间肯定是先去粤省买了好多荔枝存放在自己的储物镯里。可惜她的储物镯等级不高, 最多也就是保鲜一星期。这让叶夭暗自发誓, 下次去天上湖,即使价格在让人吐血,也一定要买个等级更高的储物法器。

    另外,荔枝干和荔枝酒必须安排上。荔枝酒和之前的杨梅酒一样,简单易得,但口味不错;荔枝干晒好后不仅易于储存,后续还可以用来煲汤,果肉里的水分被蒸发,糖分一浓缩, 超级的甜。

    再有就是,作为超级荔枝控,她决定和大家分享自己的心爱之物, 就像是粉丝向路人安利爱豆一样。

    叶夭提前从上订了一批造型别致的玻璃小瓶子, 决定继续上一波夏日限定新品。

    现在夜宵摊的绝对主力是小龙虾, 炒粉和拌面则作为平民食品一直长盛不衰。香辣卤毛豆只是小吃, 不能作为主食。而之前梅雨季的三虾面,做起来太费工夫,叶夭在卖完三天后就一刻不停的把它给果断的下架了, 没有半分留恋。冷锅串串虽然受欢迎,但每日一锅, 抢到纯拼运气。虽然有食客一直要求要多卖一点, 但叶夭无情的表示多卖一锅都算她输。

    这样算下来, 整个七月并没有常驻的新品——粉丝虽多,但大家的热情还是要依靠不断的新品来维持的。叶夭经营了这么多年的餐厅,深谙从食客们的钱包里掏钱之道。

    于是,在流火的七月还有一个多礼拜就要过去的时候,关注夜宵摊的粉丝们发现小程序“珍玉楼”上又上架了一款新品。

    它有着漂亮的玻璃瓶子,上面用软木塞封口,瓶身上贴着漂亮的logo纸,上面写着“珍玉楼”三个字,简单但看上去还挺精致。

    标题写着“海盐荔枝气泡水”。

    大颗大颗圆润如白玉一般的荔枝肉,冒着小气泡的液体,看着就很好喝。

    是的,叶夭这次决定上一点饮品。大夏天的,有什么能比喝到一瓶清凉冰爽的荔枝气泡水更爽呢?

    想也不想的,大家几乎是凭靠着本能下单。四十八一瓶,运费三十。不到两分钟,一百瓶海盐荔枝气泡水就售罄了。没有抢到的则在微博评论区哀嚎。

    夜宵摊的粉丝们已经成功的为它开通了超话,话题就叫“神仙夜宵摊”。在有着众多明星流量的超话里,这个超话虽然靠着杜望和小幽的颜值以及辛夷的关系上过几次热搜,但热度一过后,平时可以说是不温不火。只是,每次在夜宵摊上新品的时候,都会出现流量高涨。比如现在——

    “我擦,你们都是什么手速?我只一刷新页面,就告诉我已经售罄了连根毛都没给我留下!”

    “惨无人道,简直如同蝗虫过境!所到之处,寸草不生!”

    “各位,一瓶海盐荔枝气泡水,售价78!这你们也能下得去手?我知道肯定是有人没看价格就下单了,没关系,后悔了随时来找我。”

    “不用找他,我加十块收购!”

    “我加二十。”

    “我出,有意者私聊。 ”

    之前的小程序,叶夭采用了大家的建议,引进了会员系统。根据注册会员在夜宵摊和小程序上的消费,进行等级划分。高等级的在一些限定抢购上具有更高的权重。这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黄牛利用大量新号来抢拍的可能,但也并不杜绝会员之间的私下联系转卖。况且,也没必要杜绝。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在二级市场上被炒得越贵的东西,价值越高。

    抢到了的粉丝们则洋洋得意:

    “暴风哭泣!没想到我还有抢到新品的一天。运气爸爸终于又爱了我一次。”

    “哈哈哈哈,楼上,运气爸爸可能只是短暂的爱了你一下。”

    “哈哈哈哈,你有毒吗?滚!”

    “感谢佛祖感谢上帝感谢真主,我就知道我的祈祷是有用的。信女一定会遵守承诺,我的十五斤肥肉,你们要拿就赶紧拿走吧。”

    “港真,78块一瓶荔枝气泡水好像真的是有点贵。我买的时候完全没看价格。”

    “也还好吧,78是包括运费的。也就两杯奶茶的钱,你要相信老板,她什么时候出过不好吃的东西?再说了,你要是嫌贵,那就加价再出掉嘛。”

    所以,不管怎样都不亏。等下次上了新品的时候,继续闭着眼睛抢就好了。

    “呜呜呜,出掉我又舍不得。算了,我还是留着吧。希望老板打我脸,到时候我再来反馈。”这位id叫做“小甜栗子”的友回道。

    而另一位id叫“飞白”的友,十分不屑的道:“78块钱一瓶的荔枝气泡水还不贵?你们简直就是脑残粉,完全只知道跟风,无脑吹。一家夜宵摊而已,天天吹得和天上有地上无似的,还真当这是神仙开的啊?韭菜说的就是你们这种人!”

    立刻有粉丝嘲讽回去:“哎呦,这不是我们夜宵摊著名黑粉飞白童鞋吗?你说你一根本就没吃过的,天天在这儿一副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样子搞不搞笑啊?还有,我们这本来就是粉丝超话,麻烦你搞清楚状况好吗!眼睛是拿来看东西的,不是拿来当装饰的。”

    “擦,我们好好的吃个东西发个微博,招谁惹谁了,还要被人给冷嘲热讽的给扣个粉圈的帽子。@飞白,你非要指点江山的话,有本事就去随城吃一趟,要是吃完还觉得各种不值,那我好歹也承认你有点评的资格。你现在这样算什么东西!”

    飞白顿时引来了一群人的围攻。看来是早就惹了众怒了。

    过了五分钟,飞白在自己的微博上传上一张打了码的高铁票:

    “说得好像谁不敢似的。去就去!君子敢作敢当,要是最后我觉得它值得你们这种无脑吹,那我微博道歉置顶一个礼拜,要是我觉得还是不值,那我依然会坚持对你们的看法。”

    飞白,本名翟飞白。也算是事业小有成就的成功人士。玩微博是他的副业,非常热衷的那种。尤其喜欢在微博上和人吵架。不过他倒不是那种污言秽语的猥琐男,只是有点过于自大,并且固执。坚信自己的观点才是正确的,在没有决定性证据的时候轻易不会被人说服。

    但他有个优点,就是如果真的是自己错了,绝对不会藏着掩着当事情没有发生,反倒会大大方方的道歉。之前有几次反转事件,一开始下场站错队,给真正的受害者带来了不小伤害,别的大v最后都只是默默的删微博了事,只有他很诚恳的置顶道歉了,因此也吸了一波粉。

    翟飞白还是个美食爱好者,微博内容有不小的一部分都是关于各种餐厅的点评。若非如此,他也不会点进#神仙夜宵摊#这个超话。

    进去这个超话时,他一开始是好奇加上部分的好感,但看着看着就觉得不对劲了。这世上哪有一家店能够让粉丝们如此高度一致的赞美?而且一个夜宵摊,不仅价格定得高,还时不时的搞一搞饥饿营销,粉丝们还无比的买账。

    简直就像是流量粉丝们对爱豆无理由无条件的盲目崇拜!

    后来随着夜宵摊又上了几次热搜,翟飞白心中的不喜简直就变成了鄙视。他认定这家夜宵摊精于营销之道。营销本不是坏事,但过度就不免让人反感,给人本末倒置的印象,甚至让人怀疑起摊主的厨艺。

    翟飞白被粉丝们这么一骂,倔劲儿上来了。立刻下单买了一张去随城的高铁票。他决定要亲自前往,戳穿这个被包装过度的红摊子!

    他在上晒出车票的行为在粉丝中引起了热议。

    “切,五天后啊,还有好久要等。”

    “开直播,开直播,不然谁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去了?你到时候把票一退,回头和我们说去了,我们也不知道呀。”

    这条得到了大家的广泛赞同。

    翟飞白想了想,在下面回了一句:“可以。直播我会预告。”

    粉丝们更雀跃了,鼓噪起来。有部分是真心实意的想看翟飞白道歉,有部分则是纯粹的想看一场热闹。

    还有小机灵鬼注册了一个新微博,微博名就叫“飞白今天去吃夜宵摊了吗?”

    第一条就是:“没有。”

    哈哈哈哈党们迅速的在这条微博下聚集列队。

    翟飞白不再和他们理论,只等五天后去随城一探究竟。

    这件事情被小幽当成笑话一样告诉了叶夭。自从他来之后,看微博、回评这样的事情也交给他了。他乐得接手这部分工作。

    “还挺有趣。”叶夭来了兴致。

    “输了咋办?”小幽担心的问。

    “怎么可能会输?”叶夭奇怪的看他一眼,一副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的表情。

    小幽想了想:“也是。但如果他是个无赖怎么办?”

    “那我就让他知道,耍无赖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叶夭面无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