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89章 第89章

    人来了肯定要安排住处。(m.k6uk.com手机阅读)

    家里还有东耳房没住人, 里面放了两条置物架,架子上放满了早前从家属院拉回来的东西,还有赵恪父母哥嫂战友寄来的吃食, 以及这次婚礼收到的礼品。

    早几天就该腾出来布置了。

    只是苏梅生了抵触心理, 便以忙为借口, 拖着没去动它。

    今儿也是,她大腿内侧磨得生疼,也不用异能治愈,以近乎逃避的态度,将收拾屋子的事交给了赵恪。

    赵恪唤了王营长过来,把两个装了毛毯、被面的红木箱搬到苏梅房里撂起来当妆台,置物架挪到杂物房,吃食重新摆上。

    苏梅呆坐在堂屋的椅子上,看着几个孩子在院子里玩闹, 赵恪进进出出地忙活,有一种隔离于尘世之外的寂寥感。

    与之同时,火车上的苏老爹、苏老娘亦是辗转难眠, 忐忑不安。

    他们既怕梦是真的, 又怕梦不是真的。

    梦是真的, 那就说明小梅已经随建业去了。

    他们在失去了建业的同时, 也失去了闺女。

    可要梦不是真,失了建业的小梅又如何渡过余生?

    还有、还有他们的小女儿,是不是就再也见不到了?

    往日不提, 小女儿对他们来说就是深埋在记忆里的一抹遗憾,可一旦给了他们希望, 再让他们失去, 又何尝不是另一种痛。

    “老头子, 小丫、小丫会不会不认我?”当年要不是她太过自负,又怎么会让她没了出生的机会。

    苏老爹握住老伴的手紧了紧:“见了人再说,现在想得怪多也没用。”

    ……

    “在想什么?”赵恪端了盆温水过来。

    苏梅摇了摇头:“布置好了吗?”

    “太晚了,床和桌椅明天再去后勤拉。我跟王大娘要了把金银花熬水,”赵恪道,“我扶你进屋,你洗洗腿上的伤早点睡。”

    “赵恪,”苏梅仰着小脸迷茫道,“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赵恪一愣,垂眸看她,看到了她隐藏在眼睛深处的脆弱。

    “小梅,”赵恪喉咙滚动了一下,声音暗哑道,“我有没有说,我想陪你相伴到老,携手余生。”

    “医院里,你好像说过一次。”

    “这就是你要的原因。”

    “赵恪,”苏梅双眸在灯光下闪了闪,“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不是……”

    我不是苏梅,你还会对我好吗?

    话到嘴边,苏梅还是胆怯了,她颓然道:“我要是不如你想象的那么完美,你会不会好失望。”

    “就像你前妻……”

    “胡说什么!”赵恪一指头敲在她头上,斥道,“别胡思乱想,赶紧洗洗睡吧。”

    “你跟她结婚,难道不是抱了相守一生的念头吗?”

    赵恪心念一动,笑道:“想知道?”

    苏梅迟疑了下,点点头。

    赵恪放下盆,拉了把椅子在她对面坐下:“娶她时,我还真想到了白头偕老。只是婚姻维系不是光想想就成的,她要的陪伴,是十年婚姻里我最给不起的。”

    “较真来讲,我们认识的起点就错了,”提起暖瓶,给苏梅倒了杯茶,赵恪继续又道,“那年我以优异成绩获得了学校的留学名额,走前,相熟的一帮同学在饭店给我办了个欢送会,张馨云是店里的钢琴师。”

    “当晚大家喝得都有点高,具体也记不清了,醒来,我跟她就在一张床上。我要上的是陆军学院,名声上不能有污点,遂我们家登门提了亲。”

    “结婚之初我有想过好好经营自己的婚姻,只可惜,那时终是太年轻,理想家国才是首位。结婚第二天,我就怀着一腔热血登上了前往苏国的飞机。留学归来,我家都没回,就拿着导师的信去了西南。所以,不管开局如何,在我和张馨云的婚姻里,我都是亏欠的那方。”

    “好了,故事讲完了。”赵恪俯身摸了摸盆里的水,递给苏梅道,“不烫了,这会儿洗正好,去吧,洗洗早点睡。”

    苏梅端着盆进屋,转身关门的那刻目光扫过赵恪,他拿了根烟正在点燃。

    ……

    翌日,赵恪早早起来,拨开炉子熬上粥,匆匆去后勤拉了床和桌椅回来,搬进东耳房。

    苏梅依着门框看着他忙碌的身影,抿了抿唇,回屋拿了结婚时做好的窗帘递给他,转身去杂物房,翻出竹筐里的茶具、暖瓶用开水烫后端了过来。

    “你腿疼,就好好地坐那歇着,”赵恪挂好窗帘,跳下椅子道,“要怎么布置跟我说,别跑来跑去的。”

    苏梅把东西放在桌上摆好,转头看了看,屋子很大,一床一桌两椅,只占了小小的两片空间:“你怎么只搬了一张床,还有三哥呢?”

    “小梅,”赵恪擦了擦椅子扶着她坐下道,“我们谈谈。”

    他这模样挺严肃的,苏梅陡然紧张了起来:“谈、谈什么?”

    “爹娘和三哥来了,看我们分开住,”赵恪在她对面的椅子上坐下,问道,“会不会不好?”

    “啊!”苏梅没想到他要谈的是这个,“会吗?”

    “你觉得呢?”

    苏梅茫然地眨了眨眼,她又没跟苏家两老相处过,怎么知道他们会怎么想?

    记忆里他们对林建业倒是比亲生儿子还要好,对原主亦是疼宠有佳,百依百顺。

    赵恪抚了抚额,直接道:“等会儿我把东西搬你屋里,腾出那屋给三哥住。”

    苏梅霍然一惊,脱口道:“不行!”

    赵恪纵然有心里准备,还是被她这毫不犹豫的态度刺了一下:“有小瑜儿、小黑蛋呢,你怕什么?”

    对上赵恪深邃的眸子,苏梅下意识地躲闪了下,胡乱地找着借口道:“床、床那么小,一下子睡四个人多挤啊,而且、而且小黑蛋还喜欢尿床,你不嫌我们的被子有味啊?”

    “床小咱就加宽,被子有味就换,”赵恪胳膊搭在桌面上,手指轻轻点了点,瞅着苏梅纠结的小脸笑道,“还有什么理由吗?”

    苏梅看着他脸上笑,有一种被看透的感觉,遂不加思索地反击道:“他们那么喜欢林建业,看到你跟我住在一起,说不定会觉得你抢了他的位置。”

    赵恪瞬间黑了脸:“他们是你爹娘,还是林建业爹娘?你见哪家失了女婿,要闺女守寡的?”

    “他们可是把建业哥当儿子养的,那感情能跟人家的普通女婿一样吗?”

    赵恪噎了噎。

    苏梅紧绷的情绪陡然一松,顿时心高气爽道:“趁着这会儿时间还早,赵团长,赶紧再去搬张床吧。”

    赵恪往椅背上一靠,双手环胸,不开心道:“不想搬。”

    苏梅刚要说什么,就听“噗”的一声,好像厨房的汤水溢了出来。

    苏梅忙起身去厨房,掀开顶得“噗噗”叫的锅盖,拿勺子搅了搅米粥,转身活。

    吃过饭,赵恪去军部,三个大的去隔壁上课,苏梅带着小瑜儿到农垦食堂上工。

    火炕烧起,昨天的种蛋一个个地摆上去。

    忙忙碌碌一上午,中午用过饭,赵恪借了辆八人座的吉普,载着苏梅和几个孩子就出发了。

    几乎一眼,苏老爹、苏老娘就凭着苏梅望来的陌生目光,认出了她。

    苏老娘扣着苏老爹的手腕,抖着唇激动道:“是小丫、是小丫……”

    苏老爹抹了把脸,这一刻竟不知该高兴还是伤心,只同手同脚地向前走道:“别激动,她就是回来也不认识我们,你别吓着她了。”

    “好好,我不激动、我不激动。”苏老娘扯着衣袖胡乱地擦了擦眼,招手叫道,“小黑蛋,小袂——”

    袂是第四声,苏梅以为自己听错了,诧异地揉了揉耳朵。

    苏老爹一惊,忙扯了把老伴的胳膊:“是梅,第二声,你别叫错了。”

    “不能认吗?”

    “熟悉了再说,你这会儿一上来就叫破她的身份,她知道你是好是歹。”

    “我是她娘。”

    苏老爹还是那句话:“她不认识你!”

    “娘、娘,”小黑蛋扯着苏梅的裤腿叫道,“是姥姥、姥爷,还有你看后面那个扛着大包的,是三舅。”

    “哇哈哈,”小黑蛋乐道,“大家都来了。”

    说罢,松开苏梅的裤子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