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15章 不养了

    上群这块属于并州, 关羽的老家,民风彪悍,上个搅弄天下, 从并州出来的董卓, 可见并州的确人才济济,战斗力爆表。(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但不代表并州是块好地方, 很大程度上, 并州彪悍的民风来源多年的战役。

    此地胡汉混居, 有妇女儿童皆可上马拉弓的说法。天下大乱后, 并州这块再也管不住了。

    上郡也是如此, 被南匈奴占据后, 一直没有归还。

    南匈奴说的比较远,匈奴内乱分裂,成南北两个匈奴, 其中南匈奴投靠汉朝, 当时是武帝执政, 派人安置在河套地区。

    再往后天下大乱,汉朝无力管辖, 自顾不暇,南匈奴趁机反叛,一直乱到了黄河流域。

    之所以没递到刘意桌前,因为这会大家的想法基本都是攘外必先安内。没办法,家都看不住了, 边疆丢了就丢了吧。

    刘意拿到这手资料后,倒也没说什么。因为荀彧他们的想法没错, 要是她自己, 八成也是这种措施。

    “今并州乃是张杨在管。”

    荀彧行礼, 脸庞被灯火照明,微黄的灯火,更是君子如玉之感,他与一旁的麹义并坐,一一回复,“只是河内一部分。”

    再北上,匈奴盘踞,不易收复。

    刘意沉吟片刻,不再商讨并州的军政,她向右座的胡昭点头,后道,“先生今日与我讲述并州之事,其中道上郡有脂水,此物遇火而燃,今我等谋冀州,取此物或许有出奇制胜之效。”

    麹义和荀彧对视一眼,麹义先道,“若是火攻,可有麻油等物。”

    就近取材就可以了,非跑到并州那块破地方干嘛,危险不说,带回来能不能用还是个问题。

    刘意没法和麹义解释,说我知道这东西非常好用,海那边的希腊拿它整了好多神奇宝贝。但再来一次无理取闹,刘意觉得不大合理。

    养鸡养鸭就算了,毕竟自家地盘,折腾花不了几个钱,但派人远行到并州,深入匈奴地盘,其间还有性命之忧,只是验证刘意一个说法,不是说不好,只是不太像一个合格的上位者。

    “能否,试试?”

    刘意不是在向麹义要求什么,她以上位者的身份和下属商议。“麻油虽好,可毕竟远行幽州,粮草物资均不能及时,若不能一招制敌,今后数年皆需安定后方。”

    她不想和公孙瓒打拉锯战,前头还有个袁术等着她去收拾,要是被公孙瓒拉住后腿。时间一久,容易生变。

    谁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

    “将军精通军事,依将军之见,可有奇法迅速制敌?”

    麹义听明白了刘意的意思,他回道,“军中车马,皆是重物,为攻城掠地之用,不便轻骑出行,麻油虽有火攻之用,也需量大。”

    这年头大家打仗都很老实,靠人力,马匹,整支军队出行,有时要用上举国之力,刘意这种分出小部队,专门应对某种战事,有些少见。

    但麹义有些心动。

    攻打幽州一事是要赔上整个冀州,而他是主帅,一旦战事失利。即便刘意不说,麹义也难辞其咎。既然如此,何不先派一支军队试探,若是赢了,锦上添花,输了,也不会拉着整个冀州倒霉。

    再想刘意邀请张燕一事,与今日种种,麹义心中已有打算,“环首刀一事,已有工匠试炼,长公主何不再下令,正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到时自然有商队愿往。”

    这话只是敷衍刘意,没人会把一件大事放在虚无缥缈的脂水上。麹义的话只是添头,他主要精力还是放在了训练士兵上。“若能像长公主那般,再得马镫一物,自是能事半功倍。”

    “商队?”

    “幽州胡汉杂居,两方虽有战役,但也有交易。”荀彧给刘意解释,“先刘虞时,多用此举。”

    不打仗大家都开心,只不过公孙瓒实在不是个东西。刘意皱眉,最后道,“就依将军所言。”

    送走人后,胡昭见刘意拿着书册不放,问道,“长公主想寻第二处脂水?”

    刘意不好意思放下书册,“被先生看破了。”

    一桶石油是远远不够的,最好能拿下一个出产地,供应后续军事使用。不然就是简单的想法,没法正式投入使用。

    胡昭主动和刘意聊了两句,“长公主翻书难寻,不如由老夫代劳。”

    难得见胡昭接活,刘意有种意外之喜,“非是意失礼,只是先生清高,不敢扰先生雅兴。”

    胡昭摆手,“看几本古籍算不得什么。”

    他话点到此处为止,也向刘意告辞。待胡昭走后,侍女和刘意说,“听闻孔明先生高洁,有官员向他请教,一概不理。现在主动为长公主办事,叫我等惊讶。”

    刘意倒不是很惊奇,“孔明先生喜书,帮我翻阅古籍怕不是正中他下怀。”

    至于为什么这么主动,刘意抱着怀里的书册,有些小得意。

    不过转而想到上郡看不见又摸不着,刘意又不高兴了。

    真是,白高兴一场。

    次日荀彧就照刘意的吩咐,让消息流出去,没说刘意是为了军事。而是拿了前几日养鸡鸭的是,说是缺点脂水,如果有人献上,那就是大大的有奖。

    被麹义和荀彧联手说了一通,刘意只得暂时按下这个念头,把心思放在鸡鸭上,那位掌畜令隔三差五被刘意叫过来,连带着一群儒士站在养鸡场里,头顶鸡毛听刘意如何检查鸡蛋是否受精的操作。

    荀彧偶尔来过几次,其间伴着几位同僚求救的眼神,碍于刘意在场,没敢帮他们脱离苦海。

    忙了一日归来,侍女倒是给刘意送了个消息,说是刘备有书信寄回。刘意拆开看了,里头是刘备的所见所闻,大多是讲述百姓生活。刘意靠在凭几上看了会,问起侍女,“道路难行是常有的事?”

    她待在邺城,出行就是庄康大道,路非常平坦,即便如此,刘意也看不上眼,毕竟见过水泥路后,谁还会夸泥路。

    不过类似水泥路的好路也是有的,就是三合土。要想富,先修路。同时高效的运输也是打胜仗的必要条件。

    所以,她还有多少余钱可以修路?

    刘意翻出簿曹从事史递上的奏议,上头的数字让刘意沉默,她隐约记起这位簿曹从事史,好像一直有事找她。

    算了算了,下次见到接着说忙吧。

    刘意捏着奏议想了半天,终于来了个主意,让那些士族掏钱修路,事成后立碑留名。

    这法子现代吃得开,不知道这会行不行。

    刘意怀着心思沉沉睡去,而另一头,远在青州的郭嘉正与臧洪笑谈。

    郭嘉笑道,“公知我是劝说而来,嘉倒想知晓,在这群雄之中,是否唯嘉一人两手空空,穷酸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