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75章 第 75 章

    寂静的木屋内气氛凝重又带着一丝尴尬。(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无崖子的唇动了动, 脸色实在难看,叶卿以为他要骂两句泄愤,却不想他最后只是长长地发出一声叹息。

    “我早该想到的。”

    当初李秋水当着他的面都能找来一群美少年**, 后面更是勾搭上了丁春秋, 怎么可能几十年寂寞地呆在无量山呢?

    因为知道那两人的秉性, 所以虽然恼怒,却也并没有让他失态,无崖子反倒更关心起自己那个只在襁褓里见过女儿来,毕竟那是他五十多岁才有的唯一血脉。

    他叹气道:“我被那逆徒困在此处三十载,外界的消息一概不知。小友,关于我那女儿,你还有更多消息么?”

    叶卿点了下头,原随云觊觎琅嬛福地的秘籍应该也有些时候了,对王夫人的消息查的很仔细, 只是对无崖子来说应该也不是什么好消息。

    在无崖子的追问下,他还是将所知道的情况说了,“李秋水前辈将李小姐带到江南后, 便交给了曼陀山庄王家收养, 自己前往了西夏。李小姐长大后和有妇之夫大理镇南王段正淳相恋, 被抛弃后疑似带着身孕嫁入王家, 现有一女,名王语嫣。”

    叶卿全程语气淡漠,用词毫不委婉, 听得无崖子内力汹涌外放,发须衣袍无风自动, 像是要气炸了。

    因为段正淳这个人, 无崖子听苏星河提过, 并且是被视为他最合适的继承人之一。

    段正淳出身高贵,又风流倜傥,据说见过他的女人都为他神魂颠倒,想来长相十分不俗。

    而且据说棋艺过人,又有家传绝学六脉神剑,苏星河十分看好他,甚至曾几次派弟子前去邀请,却都被其拒绝。

    无崖子当时也觉得段正淳的综合条件不错,十分符合他的选拔要求,谁知这家伙竟然把他的女儿给祸害了……

    想报的仇报不了,想护的人护不住,就连唯一的女儿被人欺负了都只能无能狂怒,对一个曾经不可一世的天才来说,应该是比死还痛苦的事吧?

    叶卿冷漠地看着脸色发青像是在风中凌乱的无崖子,心中毫无波动,认真说起来无崖子自己也是万恶之源,只是命运回报给他的苦果特别苦而已。

    “前辈。”他轻声开口,“我愿意为你清理门户,只是前辈当年搜集的各派武功秘籍都已经被带到了曼陀山庄,王夫人如今与丁春秋情同父女,怎么可能同意让我去借阅那些秘籍呢?”

    无崖子脸色稍霁,“好孩子,那些秘籍虽然精妙,却也只是二三流的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真正上乘的武学如少林的易筋经、段氏的六脉神剑,皆不在其中。”

    说着无崖子闭上眼睛沉吟片刻,然后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心,睁开眼看着叶卿说:“你不愿做我的关门弟子,不愿当逍遥派的掌门,那你当我的记名弟子如何?只要你答应替我处理丁春秋和段正淳,我便传授你逍遥派的上乘武学,还将苦修的内力都传与你。”

    叶卿摇了摇头,“不行。”

    第二次被拒绝,无崖子忍不住问,“你为什么又不肯?你若不学上乘武功,如何应付得了丁春秋和段氏的六脉神剑?”

    叶卿面无表情地扎心,“前辈,王夫人虽然被大理镇南王所弃,却一直对他念念不忘,你若要处理他,非但会让我与王夫人结下死仇,恐怕她还会恨你入骨。”

    “……”无崖子的表情像是吞了一只苍蝇。

    “我也并不需要前辈传功与我。”

    无崖子年近百岁却依然保持着中年人的模样,所修习的功法和一身浑厚的内力都居功至伟。

    以他如今的年纪,骤然失去全部内力,与油尽灯枯无异,恐怕过不了多久就会逝世,这不是叶卿想要看到的。

    内力对他而言来的太容易,嗑药就能得到东西,为什么要弄出人命?

    毕竟无崖子七十年的内力,在他眼里也不过是三颗无极丹而已。

    即使所需要的材料珍贵难得,但寻遍世间总能凑齐,为这点东西背上一条人命,实在是得不偿失。

    无崖子不再提段正淳,“不传功你如何是丁春秋的对手?”

    叶卿淡淡道:“实不相瞒,我体内已有一百六十年的内力,并不需要前辈为此忧心。”

    无崖子吃惊地看着他,“此话当真?”

    叶卿点头,然后将无极丹的事说了,当然他并没有说是自己做的丹药,只说是偶然得到。

    无崖子听完忍不住感叹,“好深厚的福缘,或许你来到我面前也是天意如此。”

    然后他微笑着对叶卿说:“乖孩子,你且跪下磕三个头,从此便是我的记名弟子。”

    记名弟子不算是正式弟子,所以只磕三个头便够了。

    叶卿垂眸思索片刻,然后在无崖子期待的视线中撩起衣摆跪了下去。

    他倒不觉得如何折损尊严,无崖子又不是想羞辱他。

    何况他回到叶家后,除了每年的祭祖,叶家二老还要带着所有人求神拜佛,每年总要跪那么几回。

    既然跪冰冷的石像和虚无缥缈的死人都不算什么,拜师之礼又有何妨。

    而且比起神像和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先祖,一个活生生的师父更能给他提供切实的助益。

    至少他有了名正言顺进入曼陀山庄的理由和身份。

    琅嬛福地的秘籍或许真的是鸡肋,奈何原随云要的就是那些鸡肋,所以他还是要去曼陀山庄走一趟。

    行完拜师礼后,无崖子终于从半空中降落下来,然后笑容和蔼地坐在叶卿身旁,开始亲自指点他武功。

    “乖徒儿,我逍遥派的武学虽然高明,但皆需深厚的内力运行,这也是我先前要传功与你的原因之一,若没有深厚的内力支撑,再精妙的招式也发挥不出真正的威力。”

    说到这里他看向叶卿的眼神宛如捡到了一个大宝贝。

    “而你体内已有一百六十年的内力,有这深厚的内力支持,许多武功学起来易如反掌,为师先教你北冥神功,再告诉你如何运行北冥真气。”

    幸好叶卿之前补充过经脉穴道之类的基础知识,否则现在恐怕就听不懂无崖子说的内容了。

    接下来他又在这山上呆了七八天,将无崖子那里的逍遥派武功囫囵吞枣学了个大概,其中学的最好的是天山折梅手,学的最差的反而是不需要内力就能运用的凌波微步。

    凌波微步需要精通周易六十四卦,叶卿对此一窍不通,即便有无崖子给他讲解,也因为太过玄学让他钻了牛角尖,总是忍不住用科学去质疑和解释,以至于越学越一头雾水。

    最后连系统都看不下去了似的,简单粗暴地给他就地画路线图和落脚点,让他对着走,其他什么都别管。

    叶卿照着复杂的路线图走了几十遍,总算掌握了这门神奇的轻功。

    总的来说,无崖子对他的天赋还是很满意的。

    “可惜为师当年在无量山隐居时,一心痴迷杂学,荒废了武功,没有将我那师妹的小无相功学来,否则现在就能一并教给你了。”

    唏嘘完后无崖子又叮嘱叶卿,让他若有机会一定要去灵鹫宫,灵鹫宫里有逍遥派所有武学精要,而且巫行云和李秋水不同,或许会看在他的面子上指点叶卿这个师侄。

    说这话的时候,无崖子的表情有些不自然,要说这世上他最对不起谁,那一定就是这个师姐了。

    甚至若不是叶卿说李秋水已经当了西夏太后,无崖子宁愿让他去求李秋水,也不肯提起巫行云的。

    实在是没脸。

    不然他当初身为逍遥派掌门,也不会放着好好的灵鹫宫不呆,跑去无量山隐居了。

    这短短的几天叶卿自然无法将逍遥派的武学完全掌握,只是原随云已经表示要离开,他也不能再耽搁下去。

    拜别了无崖子和苏星河后,叶卿便和原随云丁枫一起下了山,希望下次再来的时候,他的这位师父不必再困在这山上。

    “恭喜叶兄。”原随云微笑,呆在山上这么多天,他自然对叶卿拜无崖子为师的事情一清二楚。

    “多谢。”叶卿道谢,他有这样的机缘,也是拜原随云所赐。

    “叶兄接下来准备去曼陀山庄吗?”

    既然有无崖子为师,自然是曼陀山庄那边比较容易找到突破口。

    叶卿想了想,沉吟道:“不,先去取怜花宝鉴。”

    还施水阁和琅嬛福地还有一定的关联在里面,只有怜花宝鉴的任务是独立的,而且还与他有一些渊源。

    因为这本书现在极有可能在林诗音手里,而林诗音如今也在江南。

    林诗音是他的第一个任务目标,做完任务后叶卿便将她抛在了脑后,再没有对她有一丝一毫的关注,直到这次任务又将她牵扯了进来。

    仿佛冥冥之中自有始终。

    分给他一匹马后,叶卿和原随云在山西境内分开,原随云回无争山庄,他则日夜兼程返回江南。

    中途如非必要叶卿很少停留,然而因为容貌太盛,等他回到江南时,天下第一美人的名声已经一路传开,即便大多数人连他姓什么都不知道。

    而且是美人,不是美男子。

    叶卿对此还一无所知。

    他此时正在苏州城外,鹤立鸡群般被所有等着进城的人围观,而且现场这么多人,场面却十分安静,所有人都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等到城门打开时,行人也好,马车也罢,竟都自动分开两边,给他让出了一条道。

    叶卿顿了顿,然后牵着马从中间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