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522章

    得到了李镜的保证之后,杜婵娟总算在房间拿了纸笔,将永乐歌舞坊当日没有参与《飞天》这场表演的名单写了下来。(Www.K6uk.Com)

    李镜看了名单几眼,果然在上面看见了莘冬灵的名字,为了放松杜婵娟的警惕,他先指着其他的人名字询问了他们没有前往现场的原因,接着才指向莘冬灵这个名字,向杜婵娟问道:“这位姑娘当日为何没去?”

    由于之前已经回答了几个,所以面对这一个,杜婵娟也毫不犹豫地回答道:“那天冬灵身体不适,所以没去。”

    李镜继续问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那日在丰家,也是她第一个接触到吕老板的尸体的?”

    他一边说一边打量着杜婵娟的神情,对方果然很快就反应过来,迅速开口道:“李大人在怀疑冬灵?不,这不可能!”

    看见她瞬间慌乱的模样,李镜笑了起来,直言道:“杜老板不必紧张,本官也只是循例问问,想查清楚事情的真相,并没有要针对任何人的意思。更何况,凶手已经连续杀害了两个人,不排除他还会有再次下手的可能,早日查出真相,对衙门、对你们歌舞坊而言,都是一件好事。”

    听见李镜这么说,杜婵娟的情绪才渐渐平复下来。

    是啊,她可以维护自己歌舞坊的成员,但倘若事情真的是她们做的,难道她就任由她们一次又一次地将歌舞坊牵扯进去吗?

    这是杀人,不是小偷小摸,这么大的事情,又岂是她能肆意偏袒的?

    这样想着,杜婵娟叹了口气,认命地开口,“没错,那日在丰家第一个发现吕老板尸首的人,的确是冬灵。”

    “她平时是个怎样的人?”

    听到这个问题,杜婵娟想了想,无比认真地答道:“她是个很乖的姑娘,同时也很害羞,平时一直都躲在歌舞坊内排练,很少出去惹是生非。另外,她的胆子很小,有一次我们歌舞坊买了几只鸡来炖汤,她连杀鸡都不忍心在一旁观看,又怎么会是一个敢杀人的人呢?”

    听见她这么说,李镜点了点头,心中的怀疑却更深了。

    害羞+胆小,说明此人性格内向,一般会将事情藏在心里。

    根据他所见过的案例,很多杀人犯的共同点都是内向、胆小,不善言辞,平时表现得唯唯诺诺,可实际上都将仇恨记在心里,这种人往往很容易因为一念之差而犯罪。

    杜婵娟并不知道李镜心中的想法,她还在自顾自地说着莘冬灵的优点,“她平时排练起来十分刻骨,也因为如此搞得自己身子骨差了许多,常常会生病,要经常服药才能确保自己身体康健。这么柔弱的姑娘,哪有力气杀人呢?”

    “经常服药?”

    李镜眯起了双眼,正所谓久病成医,倘若莘冬灵真的像杜婵娟所说的这样,那她就更可疑了。

    同时,杜婵娟的行为也让李镜的心里打了个问号,她到底是真心想为莘冬灵说话,还是故意泄露这些信息给自己的呢?

    一个女人能撑起整个歌舞坊,李镜有理由相信,杜婵娟此人并不简单。

    她说的话,真的没有一点引导的成分吗?

    就在李镜的心里胡乱揣测的同时,杜婵娟迅速开口,“是啊,冬灵因为太刻苦了,所以反而落下了病根,常常需要服用药物来维持自己的健康。”

    “你可知道她吃得都是些什么药?”

    杜婵娟继续答道:“应该是固本培元、行气活血之类的药物,但具体是什么药,恐怕李大人还得亲自问她才知道。”

    听到这个,李镜点了点头,他想了想,又继续向对方问道:“你可知道,她平时可曾与人结怨?”

    这个问题出来,杜婵娟迅速摆了摆手,“当然没有,我不是说了,冬灵一向害羞、胆小,很少单独离开歌舞坊的。她每次出去,身边必定有人陪伴,倘若曾经与人争执,歌舞坊里一定会传开来的。”

    李镜再次点头,追问道:“那你可知道,她平时与哪些姑娘玩得好?而那些姑娘,最近又是否与人结怨?”

    听到这个,杜婵娟思索了一会儿,坦诚道:“冬灵平时跟夏月玩得很好,至于夏月有没有与人结怨,我也不曾听说,想来应该是没有的。”

    这个叫“夏月”的女子,便是李镜之前夜探歌舞坊时见过的女子,当时她正在跟莘冬灵说悄悄话,足以见得她们二人的感情很好。

    这么看来,杜婵娟倒是没有撒谎。

    这样想着,李镜轻咳一声,开口道:“既然如此,那我可否单独与莘姑娘聊聊?”

    “当然可以。”

    杜婵娟松了口气,难得李镜不再问她,其实她的心里轻松了许多。

    虽然她很想维护莘冬灵,可面对着堂堂县官,她的心里也难免会有所畏惧,害怕自己说错了话,反而会害了人家。

    如今,让他们两个自己去谈就最好了,有什么能解释的,姑娘们自己解释清楚,不必叫她一人负责。

    在杜婵娟的安排下,李镜很快见到了莘冬灵,对方果然看起来病恹恹的,脸色还有些苍白。

    见此状况,李镜不由眯起了双眼,“几日未见,莘姑娘的身体似乎差了许多?”

    莘冬灵向他行了一礼,苦笑道:“民女一直都体弱多病,但凡受凉、受惊就容易发病,还请李大人见谅。”

    听到这个,李镜微微点头,示意对方坐下,然后抬手给她倒了杯热茶,“莘姑娘的身体这么弱,还要时不时地出去表演,心里会有压力吗?”

    莘冬灵原本都已经做好准备,李镜要问她两起案子的事情,想不到他一开口就是关心她的身体,这让她的表情多多少少都有些意外。

    李镜注视着莘冬灵的脸庞,见她突然一脸诧异,不由微微挑眉,追问道:“怎么了?是不是我的问题太唐突,吓着你了?”

    “哦,不是。”

    莘冬灵迅速回过神来,向李镜摆了摆手,“我原本以为,李大人是要问我案子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