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30章

    230

    两方人马是马不停蹄的去报信儿了。(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当然,顾家肯定也是要去说一声的。

    到不如趁着这个一起说开了,也就算是解决完了这件事了。

    省的到时候麻烦。

    齐国公接到信儿的时候,先是不相信,毕竟他是万万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的。

    这才多久没见,结果就接到这样的消息,叶之恒竟然死了,这实在是太扯了。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啊。

    简直让人无法承受。

    “你们都吃错药了吧。”齐国公皱眉问道。

    可是他嘴上虽然这样说,转念一想,他们都是国公府的护卫,如何能敢拿着这样的事情开玩笑啊。

    而且看他们这着急忙慌赶回来,风尘仆仆的样子,这大雪天气,若不是有急事,如何能在这么短的时间赶回来呢。

    “国公爷,属下如何敢开玩笑啊,真的出事了,您赶紧上山去看看吧。”其中一个说道。

    齐国公这才有些承认这个事实,而顿时双腿一软就跌坐在了座位上。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他虽然承认了,可是心底还是想去逃避的,因为他真的无法接受丧子之痛。

    此刻倒也顾不上别的了,先去别院看看再说。

    齐国公是顶着心中巨大的悲痛,坚持着上山去的。

    当然,齐国公也派人去顾家报信儿了,顾宁馨的死,肯定也不能瞒着顾家。

    还有诚亲王。

    不过去的护卫说,诚亲王府也有人回去报信儿了,此刻也不用管了。

    齐国公府上马车的时候,好几次都没上去,还是两个护卫把他拖上去的。

    他整个人腿都软了。

    因为现在真的是没法接受这个事实。

    他心乱如麻,甚至都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叶之恒是他最优秀的日子,也是齐国公府未来的希望,可是现在这一切全都毁了。

    齐国公不敢告诉任何人,生怕会让府里大乱,只能先一步去看看再说吧。

    他此刻的心情当然是无比沉重的。

    而诚亲王府那边也好不到哪里去。

    护卫回来,直接见了向侧妃,把事情的经过言简意赅的说了一遍。

    现在就挑重要的说就是了。

    而在向侧妃眼里,别的事情都不重要,而唯独听到刘颖的死,她根本就接受不了。

    “你再说一遍,谁死了?”

    “小姐过世了,咱们家小姐先是杀了顾家小姐,然后杀了叶世子,见叶世子死后,就跟着一起殉情了。”跟着去的下人哆哆嗦嗦的说道。

    向侧妃只觉得脑子轰的一声,就觉得要炸开了。

    这怎么可能呢?

    这真的是太离谱了。

    这绝不可能。

    颖儿不可能会死的。

    向侧妃一向疼爱这个女儿,把女儿当眼珠子一样的。

    不然也不会任由她胡作非为。

    她连绑架叶之恒这样的事情都能做的出来,还有什么事儿是她不敢做的啊。

    可即便是这样,向侧妃也全都依着刘颖胡来了。

    就是为了能让刘颖过的开心。

    可是现在,却带回来了刘颖的死讯,她如何能接受的了。

    “怎么会这样的,不是说她要带着叶之恒离开吗?你们这些人是做什么的,让你们跟在小姐身边是保护她的,你们怎么能让小姐出事呢。”向侧妃怒吼道。

    “娘娘,奴婢们也没想到啊,原本事情是顺利的,可是大雪天气把咱们困在山上了,没想到叶夫人带着国公府的人到了,她带的人更多,咱们敌不过,小姐大概是知道带不走叶世子了,就狠心杀了叶世子,然后看到叶世子死了,自己也就跟着殉情了,奴婢们真的不知道小姐会这样做啊。”

    “我苦命的女儿,我的颖儿啊!”向侧妃哭的撕心裂肺的。

    这事情闹到了这个地步,肯定也是不可能在瞒着诚亲王了。

    诚亲王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对于诚亲王来说,一直都以为刘颖现在还在王府思过呢。

    可是实际上刘颖人都已经死了。

    这的确是个笑话。

    向侧妃整个人都要疯了,顿时把满腔的额怒火都发泄在了叶夫人身上。

    若不是这该死的叶夫人跑到山上去,颖儿如何会死,都是叶夫人的错。

    诚亲王在书房,听到消息,也唬了一跳。

    心里顿时像是空了一块一样。

    饶是刘颖在不听话也好,怎么胡闹也罢,虽然诚亲王生气,恨不得一棍子敲死刘颖。

    可这也都是气话啊。

    在他心里自然不可能希望自己的女儿去死的。

    这做父母的的这么可能会有这样的想法呢。

    所以当他得知这个下次的时候,真的是哭承受不了。

    他赶紧到向侧妃这里来,却看到向侧妃正要带人出门的样子。

    “爱妃,你没事吧。”诚亲王赶忙走上前去问道。

    这向侧妃不是应该哭的肝肠寸断,伤心欲绝才是吗?怎么完全不是这个样子呢?

    他倒是更觉得害怕了。

    “王爷,颖儿在等着我们呢,我们赶紧去看她吧,她一个人在山上,肯定会害怕的。”向贵妃的眼睛红红的,神色更是伤心悲凉。

    “好,咱们一起上山,去把颖儿接回来。”诚亲王虽然伤心,可到底是男人,并且刘颖是他最小的女儿不假,他也一直都疼爱刘颖也没错,可到底刘颖不是他唯一的女儿。

    他还有其他的儿女,所以也不至于会伤心迷糊了。

    这边,诚亲王带着向侧妃,还有王府不少府兵一同上山了。

    最后得到消息的是顾家。

    顾家这边是两伙人报信儿的。

    第一次来报信儿的人,只是在门房说了句话就走了。

    这下人只当是来骗钱或者是有什么不良企图的,根本就没在意。

    这倒也是,无缘无故的说人家出嫁的姑奶奶死了,这肯定是没人信的。

    可后来是齐国公府安排府上的管事来报信儿的。

    这可就可信多了。

    当时这个管事下聘礼的时候,是陪着一起来的。

    所以顾家的人是认得的,肯定不会怠慢了。

    因为顾鸿没在府上,所有接见的人是如今的当家人二夫人沈氏。

    沈氏一听管事的话,差点惊掉了下巴。

    “这不可能吧,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啊,这怎么可能,二姑奶奶怎么可能好好的人就没了啊。”沈氏完全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当然啊,这顾宁馨才嫁到国公府半年不到啊,这人就没了,这国公府是开玩笑的吧。

    国公府的这个管事姓平,都叫他平管事。

    平管事倒很是沉稳,否则的话,也不会叫他来报信儿了。

    “回夫人的话,此事也是千真万确的,国公府也是刚得到的消息,我们家世子爷也出事了,事情仿佛跟世子爷前夫人有关系,贵府也赶紧派人去看看吧,国公爷已经上山了。”平管事说的很是简短,毕竟有些事情,也不适宜说的太深了,为今之计,顾家肯定也是要去人解决这件事的。

    这可把沈氏给难住了,这顾鸿没在府里。

    这些日子,顾鸿几乎不回侯府了。

    可毕竟顾鸿是大伯哥,她虽然如今是侯夫人,可到底也不好过问大伯哥的事情啊。

    连顾海都不管,也就只能任由顾鸿去了。

    “这馨姐儿的事情,自然是不能瞒着大哥呢,我立马找人去通知大哥,然后就去,平管事就先回去吧。”沈氏忙说道。

    平管事自然就起身告辞了,本来这件事他的职责就是报信儿,信儿既然到了,他肯定是不会多说了。

    沈氏打发走了平管事。

    也顾不得别了,赶紧去见顾海了。

    这件事非同小可,她肯定是要跟顾海商量的。

    顾宁馨死了,这可是件大事啊。

    而且也不是她能解决的事情啊。

    顾海也正在书房。

    沈氏亲自去见顾海了,也没让下人过去请。

    顾海见沈氏来了,禁不住问道:“你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可是有什么事情吗?”

    “顾宁馨死了。”沈氏一脸凝重的说道。

    顾海也是不大敢相信,禁不住说道:“你这胡说八道什么呢?”

    沈氏赶忙说道:“这种事儿,我如何敢胡说八道啊,是国公府的管事亲自来报信儿的,说是刘颖杀了顾宁馨,杀了叶之恒,然后自杀了。”沈氏说着,还一脸的心有余悸。

    这的确是太吓人了。

    这刘颖真是个疯子,真是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

    “你可不敢胡说啊,这样的事情。”顾海还是有些不大敢相信,毕竟除了这样的事情,真的是有些骇人听闻的。

    “我怎么可能胡说呢,你说这件事可怎么好啊,大哥也不在府里,这样的事情,我们怎么好做主呢?要不要先跟叶哥儿说一声?”沈氏也是没了主意了。

    主要是这件事,真的是······

    “也好,来人,去请二公子过来。”顾海直接吩咐道。

    毕竟顾寒叶是顾宁馨的亲哥哥。

    如今顾家大房能当家做主的人几乎没有了。

    也唯有顾寒叶还能算个主事儿的。

    这顾鸿,几乎一天到晚不见人影,也是没谁了。

    有些话,他也是没法明说,本来这爵位对于他来说,就好像是天上掉下来的一样。

    如今这父亲母亲都不在了,顾鸿又是大哥,他承袭了爵位,很多事情,能忍则忍吧。

    他也不想去计较太多了。

    所以哪怕是顾鸿在外头花天酒地,能忍的他都忍了。

    可现在这事儿,他真的是没法做主。

    若是顾宁馨没有父兄,他这做二叔的肯定是要拿主意的。

    可人家父兄都在呢,他这个二叔还是往后站吧。

    顾寒叶在府里,顾寒叶这些日子倒是废寝忘食的刻苦学习。

    因为没有任何靠山了,他如今只能靠自己了。

    如今是什么人都指望不上了,他还能如何呢?

    他唯一的指望就是科举了,所以他才会拼命的努力。

    而此刻顾海叫他过去,他不太在意。

    如今二房得道升天了,大房却是冷清的很。

    可是他还是很快去了。

    一般来说,顾海和他平日里往来也不多。

    他现在在侯府几乎是透明人,如今顾海找他,肯定也是有事儿了。

    “二叔父,二婶娘。”顾寒叶上前行礼。

    “叶哥儿,此番找你过来,是出事儿了。”顾海开门见山的说道。

    顾寒叶最开始的时候,以为是顾鸿出了事情,现在顾鸿几乎天天在外头花天酒地的。

    连侯府也不回了,这出事也是迟早的事情,不过顾寒叶也不想去管了。

    如今他连自己都管不好了,哪里还能去管别人呢。

    “是父亲出什么事儿了吗?”顾寒叶问道。

    “没有,你父亲没事,是馨姐儿出事了,馨姐儿没了。”顾海把事情的经过全都对顾寒叶说了一遍。

    顾寒叶也是吃惊不已啊。

    “这不可能,这太离谱了,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么,馨儿死了?”顾寒叶很惊讶。

    虽然顾寒叶当初和顾寒凝一起算计顾宁馨。

    可顾寒凝现在也不在了,他和顾宁馨虽然也是各自不理睬对方,但是他们心里都清楚,彼此都是对方最亲近的人了。

    顾宁馨的死,也真的让顾寒叶很是难受的。

    “叶哥儿,如今你父亲不在府里,我派人去寻找了,可是现在也没找到他去哪里了,不如你跟我去看看吧,毕竟馨儿是你亲妹妹,你觉得呢?”顾海问道。

    顾寒叶重重的点头:“是,我随二叔父一道去。”

    顾寒叶是怎么也没想到顾宁馨竟然落得这么一个下场。

    顾海也是没法子,这顾鸿下落不明,他只能拉着顾寒叶一道去,毕竟顾寒叶是顾宁馨的亲兄长,照理说,这应该是父兄出头的,如今,他也只能是硬着头皮去了。

    这三家人都是马不停蹄的上山了。

    齐国公府和诚亲王府的人先到一步。

    毕竟这两家差不多同时得到消息,而且也是马不停蹄的就赶过去了。

    雪依旧没停下,可即便是这样,冒着大雪,也依旧上山了。

    两家人在别院门口相遇了。

    诚亲王和向侧妃一同下马车,而齐国公也是刚刚下了马车。

    向侧妃见到国公府的人,立即就发疯了。

    恨不得就要扑过来杀了齐国公的样子。

    如此到了这个地步,真是两家人见面,犹如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啊。

    其实这也不能怪旁人,要怪就只能怪造化弄人吧。

    毕竟两家都死了人了。

    诚亲王好歹还是有些理智的,拉住了向侧妃。

    如今两家人都死人了,谁也别说谁是害人者,谁是受害者了。

    这心里都不好受。

    齐国公府没搭理向侧妃,匆匆进了别院。

    毕竟是国公府的别院,齐国公肯定是轻车熟路,直奔正房去了。

    而正房里,此刻叶夫人还是保住叶之恒的尸首不肯松开。

    她目光呆滞,此刻哭也哭不出来了。

    只是呆坐着罢了。

    作为一个母亲,看着自己的亲生儿子死在自己面前。

    她的眼泪也真的已经流干了。

    她此刻就是很是后悔,为什么当初没有早早的先杀了刘颖这个祸害。

    早该杀了刘颖,就灭有今天这些悲剧了。

    这一期全都是刘颖造成的。

    齐国公看着这一幕,眼眶立刻就湿润了。

    叶之恒身上的血几乎染透了叶夫人身上的衣服。

    这一幕,看着格外的惨烈。

    “夫人。”齐国公上前唤道。

    可是叶夫人就好像是没听到一样。

    齐国公扫了一眼,旁边不远处就是刘颖的尸体。

    刘颖的身下也被血染红了一片。

    看着真是悲惨不已的。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

    倒是没见到顾宁馨的尸体在哪里?

    向侧妃和诚亲王也紧随其后进来了。

    这向侧妃一眼就看到刘颖的尸体了。

    几乎是大叫着冲了过去,一把就抱住了刘颖,嚎啕大哭起来:“颖儿,我苦命的女儿啊,我的女儿啊,你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啊,你这一去,可让母妃怎么活啊?母妃到不如跟着你一起去了。”向侧妃哭的肝肠寸断的。

    诚亲王也是老泪纵横,虽然有心里准备了,可是看着自己花样年华的女儿,竟然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他心里也是无法接受的。

    这可是从小他疼到大的女儿,竟然白发人送黑发人,这才是最悲哀的。

    这哭声此起彼伏,一开始叶夫人好像还没什么反应,她好像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了,就是抱着叶之恒不肯放开。

    可是仿佛向侧妃的哭声惊扰到了叶夫人。

    她的眼神慢慢的凝聚起来了。

    她看着向侧妃,仿佛一下子醒过来了。

    “刘颖!”叶夫人咬牙启齿道。

    她突然放开叶之恒,站起来,真奔着正在哭的撕心裂肺,伤心不已的向侧妃去了。

    “刘颖,你这个贱人,我要杀了你,你会害死恒哥儿,我现在就先杀了你。”叶夫人说着就要去掐向侧妃的脖子。

    向侧妃当然不会坐以待毙的。

    她的丧女之痛,自然也加注在别人身上了。

    “你们国公府害死我女儿的,我跟你拼了!”向侧妃说着也对着叶夫人开战了。

    然后两个人女人就厮打在了一起。

    场面极其的凶残,这两个人女人虽然都是豪门贵妇,可是现在却是都把对方恨得牙痒痒,恨不得把对方给弄死。

    打起架来,可是丝毫也没有留余地的。

    这一幕也是惊住了齐国公和诚亲王了。

    二人大概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场景发生吧。

    所以最开始的时候,只是在看,后来二人对望了一眼,赶忙上去要把二人给拉开啊。

    因为现在两个的状态,恨不得一口就把对方给咬死的样子啊。

    太吓人了。

    饶是齐国公和诚亲王是两个大男人,也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二人给拉开的。

    叶夫人和向侧妃均受伤不轻。

    头发乱了,衣服扯破了,而且脸上手上,脖子上,到处都是伤痕。

    足以证明这战况的激烈程度。

    看来这二人是把自己失去孩子的痛苦和愤怒,都报复在对方身上了。

    “你放开我,要杀了这个贱人,我要杀了她,她会害死我们恒哥儿,我先杀了她,她就不能来祸害恒哥儿了。”叶夫人大声吼道。

    而向侧妃也是拼命的挣脱开诚亲王的束缚:“你放开我,放开我,我要杀了这个老贱人,是齐国公府的人害死颖儿,别以为死了一个叶之恒就能抵消,我一定杀光齐国公府所有的人给颖儿陪葬!”向侧妃嘶吼着说道,此刻也是丧心病狂到了极点。

    刘颖死了,就等于断了向侧妃所有的念想。

    让她失去了唯一的指望。

    她如何能不疯狂呢。

    而叶夫人虽然还有女儿,可儿子才是她唯一的希望啊。

    叶之恒没了,她也等于没了半条命。

    而此刻看叶夫人的样子,已经是有些疯魔了。

    因为她无法接受叶之恒的死。

    叶之恒死了,她也等于失去了所有。

    “夫人,你没事吧,夫人。”齐国公此刻看着着了魔一样的叶夫人,也是心急如焚。

    这长子没了,夫人变成这样子,这真是没法说。

    “你放开我,让我去杀了她,我要杀了她,杀了她,只要杀了刘颖,恒哥儿就没事了,就没事了。”叶夫人喊道。

    “夫人,恒哥儿已经没了,他已经不在了。”齐国公老泪纵横,这白发人送黑发的苦楚,也唯有当事人才知道吧。

    其实此刻齐国公对诚亲王都不是那么恨了。

    他也知道,齐国公这心里应当是和他一样痛的吧。

    毕竟都是白发人送黑发人的。

    这样的感觉真是太难受了。

    “胡说,恒哥儿不是好好的吗?”叶夫人笑嘻嘻的看着叶之恒尸体所在的方向。

    叶之恒早就没了气息,如今身子都僵硬了。

    可叶夫人却还执拗的认为叶之恒没死。

    齐国公心酸不已,他知道,叶夫人是无法接受叶之恒之死吧。

    “是,恒哥儿还好好的,咱们带恒哥儿回家,好不好?”齐国公轻声问道。

    “不,我要杀了刘颖,只要杀了她,恒哥儿就不会有任何的危险了,我一定要杀了她。”叶夫人提到刘颖,整个人就陷入了癫狂。

    很明显,杀了刘颖已经成为了叶夫人心里的执念了。

    因为她的思路已经不清晰了,偏执的认为只要杀了刘颖,一切就会好起来了。

    其实叶夫人是因为懊悔的很。

    得知今天的结果,才后悔当初为何没早点杀了刘颖,如果早点杀了刘颖的话,就不会有今天的祸事了。

    “刘颖已经死了,她死了,你看她就在那里。”齐国公指着刘颖的尸体受到。

    叶夫人顺着手势望过去,果然看到了刘颖的尸体。

    “她真的死了?”叶夫人认真的看着齐国公,问道。

    “是的,你不是看到她的尸体了吗?她已经死了,我们带着恒哥儿回家吧。”齐国公安慰着说道。

    叶夫人似乎情绪安静了下来,没有刚才那么激动了。

    齐国公趁机想要把叶夫人给带走。

    但是向侧妃却狠狠的吼道:“你们站住,事情还没了解,你们就想走,没这么容易。”向侧妃一脸恶狠狠的神情。

    叶夫人好像受了惊吓一样,躲在齐国公身后。

    齐国公转身,连一个正眼都没给向侧妃,反倒是看着诚亲王问道:“诚亲王,我只想问你,这件事,你打算如何了结?”

    大约二人都是男人吧,其实心思差不多,真的不想在追究下去了。

    这严格说起来,两家人都是受害者,都是一样的。

    哪一家不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呢。

    若是真的追究起来,这动手杀人的也是刘颖,到底是她导致了这场悲剧啊。

    既然两个人都不在了,那又何苦非得追究下去呢?

    “到此为止吧。”诚亲王叹了口气,说道。

    其实在追究下去也当真没什么意义了。

    因为人的都不在了,谁也不可能活过来的。

    “王爷,你疯了吗?怎么可能就这么算了,颖儿没了,她没了,你竟然叫我这样算了。”向侧妃急切的说道。

    “够了,别闹了。”诚亲王冷声说道。

    诚亲王其实真的很累,身心俱疲。

    “齐国公,你带着夫人和叶世子走吧,稍后我也会离开的,今日的事情,咱们两家恩怨一笔勾销,从此以后再无半分的瓜葛了。”诚亲王直接说道。

    齐国公见状,也没在多说一个字,是让人带着叶之恒的尸体,而他却扶着叶夫人,一行人就离开了。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他真的也不想追究了,而且能怎么追究呢?

    罪魁祸首刘颖已经死了。

    他还能把诚亲王府灭了不成?

    向侧妃还想再说话,却被诚亲王制止了。

    “你够了,别再闹了,你还想如何?是,没错,你的女儿死了,可是人家儿子也死了,并且杀人者就是你的女儿,你还想怎么样?你还要去杀了人家全家,是你的女儿自己想死,还拉着人家儿子一起,人家没叫咱们交代就不错了,你就别在得寸进尺了。”诚亲王压低声音嘶吼着说道。

    他已经很控制自己的脾气了,其实诚亲王也处在随时爆发的边缘了。

    “你竟然说这样的话,女儿死了,你竟然说这样的话,如果不是国公府逼迫至此,颖儿会走了绝路吗?你作为父亲,不替女儿报仇,反倒是指责自己已经过世的亲生女儿,你还有良心吗?”向侧妃指责道。

    诚亲王气的反手抽了向侧妃一巴掌:“颖儿落到今日这个下场全都是你这个做母妃的害的,如果你没这么处处娇惯她,事事都依从她,她也不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诚亲王此刻气的心脏疼。

    向侧妃被打懵了,有些回不过劲儿来。

    她也被诚亲王的话给惊着了。

    难道刘颖的死,真的是她要负责吗?

    “你别在恼了,这件事,本王已经发话了,到此为止,现在带着颖儿回去吧。”诚亲王指着向侧妃说道,语气万分的不容置疑。

    “王爷,难道颖儿就这样白白死了吗?她可是咱们的女儿啊,颖儿从小最喜欢粘着王爷了,难道王爷都忘记了吗?”向侧妃不死心的哭求着问道。

    这会想到刘颖年幼的时候,诚亲王的心,也是一阵阵的抽痛着。

    他如何能不心疼呢,这可是他最小的女儿。

    他从小疼到大的女儿。

    可是她自己走了这条死路,又能怪得了谁呢?

    他这个做父王的也无能为力。

    “这条死路,是她自己选择的,没有认逼她,而且你难道不该负责任吗?我让她好好的在府里思过,你却给了她人脉,把她给放出去胡作非为,现在落到这个地步,你怪得了谁,你认命吧。”诚亲王冷冷的说道。

    向侧妃听了这话,脸色大变,整个人似乎失去了力量,一下子跌坐在地上了。

    难道真的是她害死了自己的女儿吗?

    不不不,这不可能,向侧妃无法承受这个事实。

    一定不是,肯定不是她,她也不会承认这个事实的。

    而就在两个人争执的时候,武宁侯府的人也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