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73章

    叶鏊脸色一变:“如果他们的目标真的是那些粮草的话,就糟了”

    “北边军队的粮草是存放在洪州吗”武瑾瑜好奇的问道,这件事武瑾瑜还真的不知道,还以为粮草是直接送到军队里面的。(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是的皇上”叶鏊点头说道:“皇上有所不知,粮草放在北边极易损坏,而且北蛮人如果知道一定会想尽办法摧毁粮草,所以一直以来粮草就存放在洪州,隔一段时间会把粮草送过去”

    武瑾瑜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叶鏊:“可是,如果他们的目标是粮草的话,又何必去西北方向呢,因为粮草根本就不在那里...或许,是他们并不知道粮草的位置,这几天在秘密的搜寻”

    “洪州内出现这么多高手,绝对不是来游玩的,在不知道他们的动向之前,我们还必须要观察”

    “皇上,是否让微臣安排重兵把守粮仓?”

    “不,这样太打草惊蛇了”武瑾瑜立刻摇头,而且对于这些人到底是不是冲着粮草来,现在还没有下定论,如果北蛮真的要这么做的话,根本就不用派这么多人来洪州,只要派一两个高手潜入在洪州就行了,数量这么多,很容易就引起别人的注意。

    “皇上的意思是?”

    “粮草可有人守卫?”

    “回禀皇上,我们也是考虑到粮草会被北蛮的人盯上,所以设置了障眼法,在洪州里有秘密通道,这些运送进来的粮草,会被当成货物送到特定的酒楼、布庄等地,这样的地方都是我们的人,一共有十一处,而这十一处地下都修建了暗道,我们会把这些粮食同意运送到一个极为隐秘的地方,如果要运出粮草,我们也是通过这样的方法,把粮草分批运送到酒楼、布庄等地,然后再运送出来”

    “嗯,做得很好”武瑾瑜十分满意的点头。

    “粮仓十分隐蔽,而且出入口十分狭小,所以微臣特意安排了十几名士兵轮流看守,到现在还没有出现问题”叶鏊说道。

    “既然如此,那就不用再派士兵去看守,会引起别人的注意,这几天就由你多多注意,看看这些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是,微臣明白”

    “你再拿一份洪州地图过来”武瑾瑜看着叶鏊说道。洪州作为一个十分特殊的地方,地图也是十分的重要,武瑾瑜要的自然是军机地图。不仅仅画上洪州的面貌,而且还在上面标出洪州暗藏的兵力,兵力的分布图等等,刚才所谈到的粮仓所在,也都在上面。

    而如此重要的洪州军机图,在叶鏊上任的时候就交给叶鏊亲自保管。

    “这图就在微臣身上”叶鏊立刻说道,随后从怀中拿出一张地图,放在桌子上。

    武瑾瑜走上前去仔细查看这份地图,上面所标的十分详细,武瑾瑜直接看向洪州西北方向。西北方向基本上是百姓所住的地方,不过在这西北方向的尽头,有一间寺庙,这寺庙是洪州内唯一的寺庙,很多百姓都会来这寺庙上香祈福。

    “这寺庙有什么来头”

    “回禀皇上,这寺庙在洪州已经有好几百年的时间,香火鼎盛,洪州不少百姓都会到这寺庙里祈福”叶鏊回答道。

    “好,朕知道了”武瑾瑜说道:“你先回去吧,好好关注这些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微臣遵命”叶鏊内心已经有了主意,在洪州之中除了叶鏊之外,就没有什么像样的高手了,武功最高的也只有二流而已。

    叶鏊打算一个人跟踪这些人,看看这些人到底在找什么,然后再来回禀皇上。

    叶鏊离开之后,武瑾瑜和王若雨两人走出客栈,向西北方向走去。这一次武瑾瑜并没有带上大内高手,而是只带了王若雨一个人而已。

    虽然大内侍卫们极力的反对,但武瑾瑜还是让他们留在客栈,因为这么多人一起走,实在是太显眼了,而且王若雨的武功虽然和他们都是一流高手,但这一年的时间在武瑾瑜的帮助之下,王若雨的武功在一流中也是名列前茅的存在。

    “哦~”走在大街上,王若雨的眼神十分新奇的看着周围。周围的小摊贩在叫喊着手里的东西。

    扇子、雨伞、胭脂水粉等,这些东西深深吸引了王若雨。要是换做是以前,王若雨肯定不会如此,但没有办法,王若雨在武意山庄待了一年多的时间,然后又回到皇宫中待了一年的时间,对于外面的世界早就已经十分陌生了,这一点武瑾瑜也是如此。

    就因为两人的样子,在周围人看来,武瑾瑜和王若雨两人不过外出游玩的一对男女而已。不过因为武瑾瑜和王若雨出色的外貌,还是让不少人停下来多看几眼。

    “胭脂水粉?”王若雨一下子就停下来步伐。

    “哎呀,这位小姐,您看看胭脂水粉把,这是我们洪州特产的胭脂水粉”摊主连忙喊道。

    “宫中胭脂水粉很多”武瑾瑜在一边小声说道。

    “这不一样嘛”王若雨有些郁闷的皱眉。

    “行吧”武瑾瑜笑着点头。

    好一会儿的时间,王若雨才选到了自己满意的水粉,两人继续往西北边走去。

    这一次出来,是为了找一些线索,不过这些线索也不一定能够找到,所以武瑾瑜也不着急,和王若雨一边逛,一边走。

    不过越往西北方向走,武瑾瑜就越觉得不对。周围来来往往的百姓,似乎变得有些不一样。

    “看看扇子”武瑾瑜抓着王若雨的手,转到旁边卖身子的小摊上。

    王若雨:“唔...”王若雨小脸一红。卖身子的摊主也开始招呼起来。

    “这位公子,看您器宇轩昂,一看您就是一位读书人,您看看小的的扇子,那可是制作精良,上面更是有我们洪州才子亲笔所写的字”

    “嗯”武瑾瑜笑着点头

    叶鏊脸色一变:“如果他们的目标真的是那些粮草的话,就糟了”

    “北边军队的粮草是存放在洪州吗”武瑾瑜好奇的问道,这件事武瑾瑜还真的不知道,还以为粮草是直接送到军队里面的。

    “是的皇上”叶鏊点头说道:“皇上有所不知,粮草放在北边极易损坏,而且北蛮人如果知道一定会想尽办法摧毁粮草,所以一直以来粮草就存放在洪州,隔一段时间会把粮草送过去”

    武瑾瑜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叶鏊:“可是,如果他们的目标是粮草的话,又何必去西北方向呢,因为粮草根本就不在那里...或许,是他们并不知道粮草的位置,这几天在秘密的搜寻”

    “洪州内出现这么多高手,绝对不是来游玩的,在不知道他们的动向之前,我们还必须要观察”

    “皇上,是否让微臣安排重兵把守粮仓?”

    “不,这样太打草惊蛇了”武瑾瑜立刻摇头,而且对于这些人到底是不是冲着粮草来,现在还没有下定论,如果北蛮真的要这么做的话,根本就不用派这么多人来洪州,只要派一两个高手潜入在洪州就行了,数量这么多,很容易就引起别人的注意。

    “皇上的意思是?”

    “粮草可有人守卫?”

    “回禀皇上,我们也是考虑到粮草会被北蛮的人盯上,所以设置了障眼法,在洪州里有秘密通道,这些运送进来的粮草,会被当成货物送到特定的酒楼、布庄等地,这样的地方都是我们的人,一共有十一处,而这十一处地下都修建了暗道,我们会把这些粮食同意运送到一个极为隐秘的地方,如果要运出粮草,我们也是通过这样的方法,把粮草分批运送到酒楼、布庄等地,然后再运送出来”

    “嗯,做得很好”武瑾瑜十分满意的点头。

    “粮仓十分隐蔽,而且出入口十分狭小,所以微臣特意安排了十几名士兵轮流看守,到现在还没有出现问题”叶鏊说道。

    “既然如此,那就不用再派士兵去看守,会引起别人的注意,这几天就由你多多注意,看看这些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是,微臣明白”

    “你再拿一份洪州地图过来”武瑾瑜看着叶鏊说道。洪州作为一个十分特殊的地方,地图也是十分的重要,武瑾瑜要的自然是军机地图。不仅仅画上洪州的面貌,而且还在上面标出洪州暗藏的兵力,兵力的分布图等等,刚才所谈到的粮仓所在,也都在上面。

    而如此重要的洪州军机图,在叶鏊上任的时候就交给叶鏊亲自保管。

    “这图就在微臣身上”叶鏊立刻说道,随后从怀中拿出一张地图,放在桌子上。

    武瑾瑜走上前去仔细查看这份地图,上面所标的十分详细,武瑾瑜直接看向洪州西北方向。西北方向基本上是百姓所住的地方,不过在这西北方向的尽头,有一间寺庙,这寺庙是洪州内唯一的寺庙,很多百姓都会来这寺庙上香祈福。

    “这寺庙有什么来头”

    “回禀皇上,这寺庙在洪州已经有好几百年的时间,香火鼎盛,洪州不少百姓都会到这寺庙里祈福”叶鏊回答道。

    “好,朕知道了”武瑾瑜说道:“你先回去吧,好好关注这些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微臣遵命”叶鏊内心已经有了主意,在洪州之中除了叶鏊之外,就没有什么像样的高手了,武功最高的也只有二流而已。

    叶鏊打算一个人跟踪这些人,看看这些人到底在找什么,然后再来回禀皇上。

    叶鏊离开之后,武瑾瑜和王若雨两人走出客栈,向西北方向走去。这一次武瑾瑜并没有带上大内高手,而是只带了王若雨一个人而已。

    虽然大内侍卫们极力的反对,但武瑾瑜还是让他们留在客栈,因为这么多人一起走,实在是太显眼了,而且王若雨的武功虽然和他们都是一流高手,但这一年的时间在武瑾瑜的帮助之下,王若雨的武功在一流中也是名列前茅的存在。

    “哦~”走在大街上,王若雨的眼神十分新奇的看着周围。周围的小摊贩在叫喊着手里的东西。

    扇子、雨伞、胭脂水粉等,这些东西深深吸引了王若雨。要是换做是以前,王若雨肯定不会如此,但没有办法,王若雨在武意山庄待了一年多的时间,然后又回到皇宫中待了一年的时间,对于外面的世界早就已经十分陌生了,这一点武瑾瑜也是如此。

    就因为两人的样子,在周围人看来,武瑾瑜和王若雨两人不过外出游玩的一对男女而已。不过因为武瑾瑜和王若雨出色的外貌,还是让不少人停下来多看几眼。

    “胭脂水粉?”王若雨一下子就停下来步伐。

    “哎呀,这位小姐,您看看胭脂水粉把,这是我们洪州特产的胭脂水粉”摊主连忙喊道。

    “宫中胭脂水粉很多”武瑾瑜在一边小声说道。

    “这不一样嘛”王若雨有些郁闷的皱眉。

    “行吧”武瑾瑜笑着点头。

    好一会儿的时间,王若雨才选到了自己满意的水粉,两人继续往西北边走去。

    这一次出来,是为了找一些线索,不过这些线索也不一定能够找到,所以武瑾瑜也不着急,和王若雨一边逛,一边走。

    不过越往西北方向走,武瑾瑜就越觉得不对。周围来来往往的百姓,似乎变得有些不一样。

    “看看扇子”武瑾瑜抓着王若雨的手,转到旁边卖身子的小摊上。

    王若雨:“唔...”王若雨小脸一红。卖身子的摊主也开始招呼起来。

    “这位公子,看您器宇轩昂,一看您就是一位读书人,您看看小的的扇子,那可是制作精良,上面更是有我们洪州才子亲笔所写的字”

    “嗯”武瑾瑜笑着点头“这位公子,看您器宇轩昂,一看您就是一位读书人,您看看小的的扇子,那可是制作精良,上面更是有我们洪州才子亲笔所写的字”

    “嗯”武瑾瑜笑着点头“嗯”武瑾瑜笑着点头“嗯”武瑾瑜笑着点头“嗯”武瑾瑜笑着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