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651) 放松心情

    半个噩梦,半个美梦,

    一缕温暖的阳光溜进窗子,晒着苍白的肌肤,

    艾德嘉·米德奈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病床上,医生护士们忙碌地走来走去。(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com)

    这里不是帐篷,而是某座砖石结构的坚固建筑物,这座野战医院坐落在被收复的索兰城市内。

    威廉·艾因富特披着军大衣趴在床边睡觉,鼻息吹着胡子,发出呼呼的鼾声,嘴角流下的口水浸湿了一小片床单。

    “喂!大懒猪将军!快醒醒!太阳晒屁股啦!”

    艾德嘉轻轻拍打丈夫的后背,威廉嘴里嘟囔一句:

    “别吵……我梦到了大海……椰子树……草裙舞女郎……”

    说罢,他换了个姿势再次睡去,发出熟悉的磨牙声响,显是疲惫至极。

    “好啊,做梦都想着偷腥,等醒了就给你来个大嘴巴子!”

    掀开被子,发现身上缠满了绷带,散发着一股难闻的医用碘酒味道。

    伤口已经愈合大半,恢复体力仍需时间,若是平常人受此重伤早就死了,可戎装公主并非凡人,相比以往,这次只算是受了点儿小伤。

    威廉醒来后吻了她的额头:“听到消息以后,我担心坏了,把部队交给副官,连夜骑马赶过来,后半夜终于熬不住睡着了,还好啊……你醒来了。”

    “哼,要是真的醒不来死了,我看你小子准得乐得蹦起来,刚才梦到热带草裙舞女郎了,对吧?”

    威廉傻笑着抓着自己的头发;“嘿嘿,说梦话的毛病是得治治。”

    “怎样,热带美女好看吗?”

    “必须好看啊,黑头发,褐色眼睛,小麦色的皮肤,别有一番风味。”

    “啪!”地一声,威廉·艾因富特的脸颊上出现了红扑扑的手指印。

    玩笑之后,两人开始谈正事,威廉的语气中稍有责怪之意:

    “小艾,你总做出些冒险的举动,不把自己的生命当回事,如果真的出现意外,你让我怎么活下去。”

    望着夫君关切的眼神,艾德嘉不知该说些什么,过了几秒才挤出一句话来;

    “这次是冒进了,应该等援军来了再救人,不过我不后悔。”

    她是帝皇之女,蓝血贵族,屠龙勇士,美丽勇敢的戎装公主。

    不像大多数国家被宠坏的王族子嗣,艾德嘉知晓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的道理,颇具复古侠义骑士之风,甘愿背负世间的一切苦痛职责。

    为了拯救某个素昧平生的穷孩子,她甘愿牺牲自己,无怨无悔。

    “算了,不谈这些了,”威廉拿出一柄小刀开始削苹果皮:“我最近在研究营养学,专家认为各种营养要均衡才能保持身体健康。

    蔬菜、肉食、蛋奶、谷物、水果掺杂着一起吃,而且烹饪手段越简单越好,最好不放油脂,少放盐。”

    艾德嘉“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说话的样子像个乡村大婶!听来像是一锅凉拌大杂烩,肯定特别难吃。”

    “别闹,我认真的,小艾,告诉你个好消息,我打算戒烟了,酒也要少喝,不知为什么,我变得特别怕死。”

    “我也一样……”艾德嘉幽幽叹了口气;“这几年一直在各个战场奔波劳碌,我想……我是累了。”

    “人们总不能一直互相残杀下去,大多数时间总该是和平而又轻松惬意的,不该为下一秒飞来的枪子儿而担心,

    人们应该放下刀枪,过几天舒坦日子,做做喜欢的事。”

    听到这,艾德嘉兴奋起来:“喜欢的事,比如说马球和拳击?或者柔道?”

    “喂,小艾,就不能玩儿些其他贵妇人喜欢的,正常点儿东西么?”

    “比如呢?”

    “比如练习绣花,跳芭蕾舞,或者丝线穿珠子做项链。”

    艾德嘉使劲儿摇着头;“听起来无聊死了!如果正常生活就这样的话……还是打仗好些!”

    外面一阵嘈杂,医生护士们抬着个受伤的骑兵下士进了房间,把他安放在艾德嘉旁边的病床上。

    骑兵认出了亲王与公主,他平常能看到最大的官也就是上尉连长,此刻见到了大人物,也不顾腿上的刀伤,激动地坐起身来;

    “哎呦,好家伙!瞧瞧这是谁啊!这一刀可真是没白挨!”

    “哥们儿,你可真逗。”威廉切下一块苹果,像喂小兔子似的塞进了艾德嘉的嘴里;

    “想见到我们随时都可以来看,不用非得挨一刀才行。”

    “您二位自打登陆以后就没怎么歇过,怎么,是要准备回国休假了么?”

    “邪教头子还活着呢,任务尚未完成,我们还得留下来接着打仗。”

    “真是令人钦佩,大家伙儿对于您二位的为人都很钦佩。”

    “谢谢,下士,你的口音很有趣,是巴纳特省人?”艾德嘉问道。

    “厉害了,几句话就能听出我是哪里人,不愧是帝都的高材生!”

    威廉吐了吐舌头:“就她……还高材生,科目有一半不及格,数学才20分,若不是本少爷在最后一学期彻夜辅导,这傻姑娘连毕业证都拿不到。”

    艾德嘉猛地拧了下丈夫胳膊上的肉。

    “哎呦!疼!疼!我错了!”威廉揉着胳膊问道;“下士,你伤愈之后准备归队还是休假呢?”

    “当然是回家歇着啦!我是个俗人,可没您二位这么高尚的情操。”

    “得了吧,什么情操不情操的,大家都是人,会疲劳,会烦躁,等打完仗,我俩也想回家好好歇歇。”

    “您可别见怪,亲王阁下,我这人没读过什么书,是个大老粗,说话就特别直接。

    说真的,我要是能讨到公主殿下这种仙女似的婆娘,还他妈的打个屁仗啊,如果死了可就便宜了别人。”

    “有意思,不去当兵,那你待在家干什么呢?”

    “干什么?当然是办正事儿啦!卧室门一关,可劲儿生孩子,像母猪下崽似的生!”

    说完这句话,下士觉得有些不对,于是补充了一句:

    “额,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这么说的,殿下,

    我的意思是,男人该像养猪一样疼爱老婆,哎……也不对,

    应该是让婆娘学习母猪的产量,长两排nai子!一窝下二十个!

    额……抱歉,殿下,怎么说呢……我家里是养猪的,说话不知不觉就这样了。”

    艾德嘉红着脸,捂着耳朵大叫:“行啦,别说啦!你这巴纳特省的乡巴佬儿!我看你除了养猪下崽儿以外什么也不懂!”

    威廉笑得都快背过气去了;“老兄,你待在骑兵连队当下士真是屈才了,应该去索兰王国宫廷应聘,给英格拉姆国王当弄臣,挣的钱够你开一百座养猪场啦!”

    “哎,您二位见笑了,

    您别看我这样,说话不着调,咱上了战场就是条好汉子,巴纳特省的男人都是好骑手,比起草原人也不逊色,我和我的同乡都是连里最好的骠骑兵!

    这可是最勇敢的兵种,我们村里的退伍老兵流行一句话,能活过30岁的骠骑兵就他妈的是个懦夫!”

    艾德嘉笑着问道;“那你今年多大了,下士?”

    “嘿嘿,我前些天刚过完生日,已经29岁喽。”

    “那你得加油了哦,下士,距离成为懦夫还剩一年时间。”

    “所以说嘛,这次伤愈之后就得赶紧他妈的退伍返乡,29岁,戴着勋章和一袋子复原军人津贴,哒哒哒!完美谢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