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y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二百五十九章,偶遇

    “比起来的时候可是舒服多了。(M.K6y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宽阔的甲板上温蕾萨正和艾文坐在那里,小桌上放着两杯冰镇过的朗姆酒,微风下风行者的雪色长发正迎风飘荡着。

    “对于我来说,还是坚实的大地更加适合。”艾文指着船底下湛蓝色的海水:“漂浮在水面上总是让人有一种空落落的感觉。”

    “等抵达暴风城,到时候……我就会回到奎尔萨拉斯。”温蕾萨捏着酒杯喝了一口后轻声说道:“马库斯,你又有什么打算呢?”

    “我嘛?”艾文微笑着说道:“很久很久以前,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找到一个安静的地方生活。”

    “但是现在整个艾泽拉斯哪儿哪儿都不安稳——所以说只能得过且过罢了。”

    “总得有个目标才行。”温蕾萨皱着眉头说道:“看你的样子也已经快有三十岁了,难道说就这么放纵自己?”

    “放纵自己也是一种生活方式。”艾文轻声说道:“另外,你为什么那么笃定我只有三十岁?”

    “人类的寿命难道很长么?”温蕾萨的情绪有一些低迷:“一百年之后我还是现在的样子,而你可能已经躺在坟墓里。”

    “我可是已经活了几万年的老怪物了!!”艾文瞪着双眼说道:“可不能小看我。”

    “几万年?”温蕾萨白了艾文一眼:“你是我所见过最能吹牛的人类了!”

    “大错特错,实际上我是非常诚信的一个人。”艾文一本正经的看着温蕾萨:“我曾见过你的大姐奥蕾莉亚,也曾和凯尔萨斯王子有过见面——我,就是将基尔加丹送入扭曲虚空的那个人。”

    “越来越离谱了。”温蕾萨凑到艾文的面前轻轻摸了一下他的脸:“看起来你已经喝醉了,不如去船舱里休息一会儿?”

    “我可没有喝醉。”艾文耸了耸肩说道:“爱信不信。”

    “事实上,虽然成为一名大人物的确令人向往,可是平凡的生活同样也很不错。”温蕾萨轻声说道:“从奎尔萨拉斯走到今天,我认为在灰谷遇到你是最有价值的一件事了。”

    “我也这么认为。”艾文下意识的将视角转到一旁的大海上,却发现远处出现了一支灰绿色涂装的船队。

    “是库尔提拉斯的海上舰队!”站在最顶端的瞭望水手第一时间通知了穿上的所有人。

    “立即规避!”地精船长立马快速跑到控制室那里,指挥着舵手偏转船只航行的方向。

    “两位大人,恐怕你们得先回到船舱里休息一下了!”水手快步走到艾文和温蕾萨的面前焦急的说道:“库尔提拉斯海军一直都不愿意承认棘齿城的合法贸易,因此只要被他们的船只追上,那么我们所有人都得喂鲨鱼!”

    “难道我们就没有任何反击手段么?”温蕾萨皱着眉头说道。

    “我们的船上的确有几门火炮。”水手苦着脸说道:“但是只能对付一些海盗罢了,遇上库尔提拉斯的正规海军根本没有胜算。”

    “他们的船上有几十门火炮,并且还有能够掌控风浪的施法者,除了逃跑没有任何胜算。”

    轰!!!

    正当水手准备再一次劝说的时候,商船的一侧突然发生剧烈的爆炸声,而远处库尔提拉斯军舰的腹部正吐出浓浓的白烟。

    “左满舵!!!”船长扯着嗓子大声吼道:“桨手再使把劲!要是不想被抓到喂鲨鱼那就快点!!”

    轰轰轰轰!!!!

    正当水手们奋力操纵船只时,远方的库尔提拉斯舰载火炮又一次的发射,经过之前一次试射的校准,这一回的齐射弹着点距离地精的商船距离更加接近!

    “金币在上,难道我今天真的要葬身海底么?!”水手们已经在为自己的性命而祈祷了。

    “艾文,待会儿如果船真的沉了,那么你要抓紧我。”温蕾萨看着剧烈摇晃的船只低声说道:“我的水性不是很好,因此一旦分开了那么就很难再抓住你。”

    “还没到那样的时候呢。”艾文摇了摇头说道:“那些地精不会真的任由自己的船只被击沉——那可是一笔数值巨大的金币。”

    正如艾文所预料的那样,当库尔提拉斯的军舰将商船包围的时候,船长便慌慌张张的将白旗升到顶上。

    商船彻底停在了海面上,而远处的军舰则缓缓靠了过来,一位身穿海军制服的男子在水兵们的保护下来到了商船上。

    “根据库尔提拉斯海洋法,你们的船违反了海军上将戴林所制定的卡利姆多戒严条例,需要承担惩罚。”领头的库尔提拉斯人大声说道:“要么交出所有运输的乘客和货物,要么整艘船被扣押到我们的港口。”

    “大人!!我们并不是从卡利姆多过来,仅仅是因为风暴而误入这片海域!”地精船长十分委屈的说道:“我保证这是一次误会。”

    “诺曼舰长,我们在船舱内发现了大量来自卡利姆多的矿石和草药。”一名水兵从船底钻出来后报告道:“除此之外,在客舱内还发现了一名奎尔萨拉斯女精灵以及一名人类男子。”

    “精灵?把她叫过来见我。”诺曼舰长摸着下巴笑道:“那么请你解释一下船底的东西如何?”

    地精船长绿色的大脸布满了汗珠,他一言不发站在那里,很快,温蕾萨在水兵的带领下重新回到了甲板上。

    “女士,请告诉我你和你的同伴从何处而来。”诺曼船长第一时间问道。

    “我们要从卡利姆多回到东部大陆。”风行者言简意赅的回答。

    “哦……这下彻底完蛋了。”地精船长拍着脑袋哀嚎道。

    “很好,那么我得提前告诉你一声,由于你们未经允许擅自来到卡利姆多,因此需要在托尔达戈待上一段时间。”

    “士兵们,扣押这艘船,带回港口处。”诺曼回头大声命令道。

    “请稍等一下!”本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想法,温蕾萨将手中的东西拿了出来放在诺曼舰长的眼前:“在执行命令之前,我的朋友希望你能够看看这个。”

    阳光照耀之下,风行者手中那枚船锚形状的徽记正散发出暗淡的幽光。

    “上将的私人物品?!”诺曼舰长瞪着眼睛说道:“你们从哪儿弄来的?!”

    “我的朋友告诉我,这是某人送给他的礼物。”温蕾萨下意识的回答道。

    “那么……我认为……这是一场小小的误会!”一改之前傲慢的样子,诺曼舰长突然变得非常和蔼可亲:“非常抱歉打扰到两位的路程,您应该明白如今大海上太多喜欢浑水摸鱼的家伙了。”

    “现在,我只想快点回到东部大陆。”温蕾萨平静的说道。

    “我们这就离开!”诺曼随即招呼着水兵退出商船,自己则在一边陪笑:“我的军舰上有几位海潮贤者,他们或许能让您的船跑的更快一些。”

    “很抱歉,我并不需要。”风行者摇头说道。

    “那么我们就不打扰您了!”诺曼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随后跳回自己的军舰上,四周围起来的库尔提拉斯舰队缓缓离开商船。

    “上将……戴林?”温蕾萨轻声说道:“看起来可真够有意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