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y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403章 殷五爷,可以结账了吗?(三更)

    第403章殷五爷,可以结账了吗?(三更)

    殷深根本没注意他,这会儿已经从中东那片的风景胜地聊到石油进出口了,顺便打探她跟殷泽是怎么认识的,关系好到了那个地步。(M.K6y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姜筱虞相当配合,是真的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秦笙暂时被忽略了,不过正好乐得轻松。

    她随手端起茶杯喝了口,一放下就对上了洛伦望着她的含笑的眸子。

    神色瞬间一凝:“眼睛不想要了?”

    洛伦:“……”

    明明一瘦瘦小小的姑娘,看着又好看又无害的,怎么行事就这么凶残呢?

    动辄就是断腿断手挖眼睛。

    洛伦哑然失笑,摇了摇头,道:“要的。”

    话落就收回了目光。

    看着挺乖巧听话的,但秦笙的眉心拧的更紧了,心头涌上了些躁意。

    手有点痒。

    她闭了闭眼睛,又灌了两口茶才压下了想把人打残的冲动。

    正好这会儿殷深和姜筱虞聊的差不多了,殷深把注意力放到了秦笙身上,上下打量了一下后道:“那不知这位秦小姐……”

    秦笙直接打断了他:“我没背景,不用管我。”

    殷深:“……”

    现在内地的女孩说话都已经这么直接了吗?

    就不能稍微婉转点,多少给他留点面子不是?

    不过要说没背景,殷深呵呵,他是傻了才会信!

    不说别的,就说秦笙这一身的穿着打扮。

    看似简简单单普普通通,但殷深是什么人,会看不出来她大到衣服裤子,小到一个发卡耳钉,全都是全球限量,价值数百上千万的东西?

    尤其是她脖子上挂的那枚金色珠子和右手小拇指上带着的黑色指环。

    殷深看不出这两样东西的材质,但凭他阅宝无数的眼光来看,这两样东西绝对是她身上最贵重的两样!

    殷深若有所思间,秦笙已经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14:08。

    不多不少,正好半小时。

    姜筱虞以一己之力帮她挣了至少三千万的钱。

    给她点赞。

    秦笙食指扣了扣桌面,从座位上站起了身来,道:“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该走了。”

    她看向殷深,轻笑:“殷五爷,可以结账了吗?”

    “结……结账?”殷深懵逼脸。

    结什么账?他跟她有什么账好结的?

    陈哥在当了半个小时的木桩子之后终于找到了说话的机会,上前一步就面无表情的把秦笙姜筱虞上楼前的要求说了一遍。

    最后看了眼时间,总结道:“从秦小姐姜小姐答应上楼到这会儿刚好三十分钟,按照她们九分钟赢了九百三十七万的比例来算,五爷您这边至少需要赔偿三千一百二十四万。”

    姜筱虞笑眯眯的:“我这边建议殷五爷凑个整,就三千两百万吧。”

    好家伙,一句话直接就提了七十六万。

    虽然殷家有钱,但殷深还是气得差点吐出一口血来。

    不是……他什么时候答应要赔她们这么多钱了?!

    也不对,他好像真答应了……

    可特娘的,他哪里知道随便赔个礼道个歉就要三千多万了!

    她们也真敢说!

    到了这会儿殷深总算是知道先前心中那个怪异感从何而来了!

    再回想了下这半个小时内跟姜筱虞的对话,猛然回过神来,除了了解了一堆完全没用的中东和*国内地的文化差异,习惯差异,特么的连一个有用的消息都没有!

    连最重要的姜筱虞跟殷泽是怎么认识的都还没搞清楚!

    殷深气得又想吐血了。

    最气人的是,殷泽开口了。

    还是他一贯的温和孱弱的声音,带着笑,道:“三千多万而已,不说本就是五哥手下的人做错事在先,本就该五哥赔这礼。”

    “就冲小虞儿陪你聊了这么会儿的天,也值这价钱了吧?”

    “再不济,五哥就当哄小姑娘开心吧。”

    殷深就呵呵呵了。

    合着聊个天就要三千多万?

    还哄小姑娘开心?

    他娘的你怎么不哄?!

    殷深想着就脱口而出了,冷笑道:“那六弟倒是先哄一个给五哥看看!”

    殷泽微微一笑。

    掏出手机就给两人一人转了三千万,完了还把转账记录给殷深看了眼。

    殷深:“!!!”

    更骑虎难下了!

    而且被殷泽这么一搞,本来的三千两百万都有点拿不出手了!

    殷深那叫一个悔啊!

    叫他嘴快!

    在脸面和金钱之间,殷深纠结了半天,最后决定折个中,凑了个正给了四千万赔礼钱,加上打牌赢得九百三十七万,将近五千万的收入。

    嗯,这趟香山城就不算白来了。

    秦笙三人拿到了钱,态度就冷淡下来了,随意的打了个招呼就跟着殷泽离开了。

    殷深:“……感觉我这四千万打水漂了是怎么回事?”

    还是连一点声响都没有的水漂。

    洛伦:“不用感觉。”

    是绝对的。

    殷深总算明白了洛伦一开始劝他时说的那话是什么,悔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要他没事招惹这些内地女孩,纯粹是闲的蛋疼!

    正悔恨交加着,殷深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狠狠的按下接听键就想骂人。

    谁知对方比他还先开口!

    “殷深你是不是有毛病啊,都什么时候了还在外面鬼混,电话电话打不通,人人找不到,我要你有什么用?!”

    “废物!!”

    对面的女声又尖锐又愤怒,差点把殷深骂懵了,却又在下一刻清醒过来,猛地想到了被搅得都快忽略了的事。

    也顾不上生气回骂了,连忙道:“家里出什么事了,殷泽怎么突然逃出来了?”

    对面一静,随即一道冷沉的男声取代尖锐女声响起,殷淮沉声道:“你见到殷泽了,他在哪?”

    说话的变成了自家三哥,殷深就更不敢发表想法了,连忙回答道:“就在香山赌场这边,三分钟前刚走的,这会儿估计人都还没走出赌场呢。”

    殷淮猛地握住手机。

    视线在一片狼藉的宅子里扫过,殷淮心中飞快的计较了一番,最后猛地一咬牙:“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把人拦住,我和你二姐立刻赶过来!”

    殷深吓了一跳,还想追问两句,但手机屏幕已经漆黑一片了。

    对方已经挂断了电话。

    殷深盯着漆黑的手机屏幕,神色迅速的变幻起来。

    ??晚安,明天见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