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五百七十九话:这就是命

    二混子一听,心里却在想,他们是干这抢东抢西的勾当,但可不敢杀人,这妇人这语气,咋觉得好像他们会杀人一样?

    果然是无知的农妇。(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他心里在笑,面上却道:“只要你把银子给我们,我们保准放了你们!”

    钟氏听着,却忍不住疑惑,只是为了银子?要只是为了银子,许三花昨儿大可不给她的。

    她根本不信,坚持道:“先让我儿子他们走,这银子我才给你!”

    二混子怕耽搁久了有人经过,摆手道:“我让他们走!”

    钟氏一听,赶紧喊刘升刘武带着媳妇孩子快走,走得远远的,再也不要回来。

    可刘升刘武哪能同意?根本不愿意走。

    “快走啊!”

    “娘,我们不走!要走一起走!”

    这啰里啰嗦的看得二混子不耐烦得紧,他见钟氏似乎一直护紧了肩上的包袱,便让手下直接去抢过来。

    一通混乱,钟氏肩上的包袱皮在你抢我护中滚落在地,里头的匣子也被磕开了来,倒出四张银票和一堆银锭子。

    先前在十里镇上办路引,用掉了一张银票,这银锭子就是找补回来的。

    二混子一见那匣子里的银锭子,还有银票,登时眼睛就是一亮,他以为顶多能得个百十个钱的够弟兄们吃一顿就行,没曾想这还是条大鱼啊!

    竟然有这么多的银子!

    他激动不已,赶紧一把将银票和银锭子都搂起来,细细一看,竟有四百来两银子!

    一家农户,咋会有这么多钱的?

    二混子狐疑的在几人身上看来看去的,只以为其他人身上说不定也有,赶紧让人去搜。

    刘大江被两个人按在地上,吓得哇哇大叫,“就偷了那些银子,都还给你们了啊!没有了没有了!”

    二混子顾不得去在意那个还字,吆喝着手下将刘家众人都搜了个遍。

    最后搜到刘武和刘升的媳妇身上,其中一个二混子向来是个好色的,见刘武媳妇长的白白净净的,就起了心思,趁着搜身,这手就不规矩了起来。

    刘武媳妇吓得大叫,忍不住一巴掌呼了上去。

    这一下,惹恼了那混子,他本是打算揩揩油就算的,但这下,他怎么着也要把这个小娘子给办咯!

    于是,托着刘武媳妇就要往沟下的地里去。

    刘武媳妇手里抱着孩子,孩子哭,刘武媳妇也哭。

    刘武一见,眼睛都红了,一把退开按住他的二混子,就朝那边冲去。

    又是一场混乱,最后以刘武被打得吐血告终。

    钟氏见这些人这般做派,她这才回过神来,这些人一定不是许三花派来的!

    许三花只想灭她的口,不会对其他人这样的,她这两个儿媳可一点没得罪过她,她不会对付他们的。

    眼见着孩子滚到了地上,刘武媳妇也要被拖下地里去了。

    钟氏见两个儿子都被按住动弹不得,男人缩成一团,显然也是靠不住的,她是个妇人,所以没人按住她,她一咬牙,抓了地上的一块石头,就朝那拖着刘武媳妇的二混子扑了上去。

    此刻两个二混子按着刘武,两个二混子按着刘升,还有一个二混子望着风,混混头子又抱着银子,就剩下一个二混子还腾得出空来。

    但他离得位置远,等反应过来,钟氏已经扑近了背对着她的那个二混子,费了全身的劲将手里的石头狠狠的砸到了那二混子身上。

    这一石头上去,顿时给那人砸了个血窟窿。

    那人应声而倒,以俯面的姿势直接砸进了地里,不带扑腾的,落地就没了动静,不知是死是活。

    那个离得远点的二混子已经冲了上来,一把将钟氏按在了地上,刮刮两个耳光子上去。

    钟氏也是破罐子破摔了,想着她杀了人反正活不成了,但她儿子们得活,于是乎手里还抓着的石头挥起来就要往按着她这人身上砸。

    这人已经晓得她这手了,防着呢,一把就将石头给夺了过来。

    混混头子见一个兄弟不知死活的躺在地里,气的不行,“个老娘们!出手这么狠呢!给老子好好教训她!”

    这混混得令,挥了石头就一石头往钟氏额头上砸去。

    一石头上去,钟氏头上瞬时血呼啦次的糊了满脸。

    刘升刘武两个看着,目眦欲裂,扭头就跟按着的两个混子又扭打在了一起。

    孩子的哭声,女人的叫声,男人的呼痛声。

    场面一度混乱。

    就在这时,几人身轻如燕踏空而来。

    落地间,几个正揍人揍得起劲的混混瞬间就被踢飞的踢飞,用剑柄挑开的挑开。

    混混头子见竟有高手出现,瞳孔一缩,抱紧了银子,赶紧吆喝着兄弟们赶紧走,至于地里那个,只有等会再找机会回来看了。

    但他才刚跑两步,就有一人脚尖一点,跃过了头顶,一把抢走了他手里的包袱,并且一脚踢翻了他。

    混混头子被踢了个仰倒,见银子没了,咬咬牙,考虑到敌我差距,保命重要,是以也顾不得银子了,爬起来就跑。

    几个混混一瞬间就跑了个光。

    刘武兄弟俩鼻青脸肿的,两个媳妇抱着孩子哭的哇哇的,刘大江见二混子被打走了,才赶紧往钟氏身边爬来,问她咋样了。

    但钟氏满脸是血,眼神无光,只盯着这后来的几个人,她认得,这些人是许三花的人。

    云阳蹲下去,伸手探了探钟氏的脉息,而后将手里的包袱丢给了一脸警惕看着他的刘升,“要往哪儿去就快往哪儿去,走了就不要再回来了!”

    说罢,他打了个手势,几人踏空而起,几个纵跃就消失在了这里。

    刘升抱着银子,不知这些人是啥人,但见二混子被打跑了,可地里还躺着一个,也是不敢多留,赶紧让刘大江背起钟氏,一家人飞快继续往前头去。

    一路心惊胆战的,直到进了松江镇,不见后头有人追来,这才放下了心,将钟氏送到医馆里去。

    老大夫一见来了个满脸血的病人,也是吓了一跳,赶紧给人诊治,这一看伤势,就连连摇头,“这被砸到了要害之处,要是再早送来半个时辰,兴许还能治一治,眼下却是没用了,你们还是给人准备后事吧!”

    他们一路赶过来就用了一个时辰,刘升兄弟两个都不由得哭了起来,都是他们没用!

    早晓得刚才就应该往回走,回梅家镇去,说不得还能有救?

    这都是命啊。

    钟氏迷迷糊糊的想着,这就是她的命啊,没曾想最后要她命的不是许三花,倒是些见钱眼开的二混混。

    可见这就是她的命,做了恶事的人总会有报应的。

    她当年诱使挑唆着小姑子一包耗子药毒死了磋磨她二十年的婆婆娘和从来不护着他们这一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和稀泥的婆婆公。

    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吃下有毒的肉却不提醒,巴不得她们死了,再见到公婆口吐白沫的躺在地上,她当时心里别提多痛快。

    做了这坏事在公堂上却撒谎说自己不知情,看着小姑子被砍头。

    又想钱想疯了,上门去威胁许三花。

    这些,都是她的报应啊。

    要是她不去贺家,或许她就不会现在就死了。

    可家里日子太难过了呀。

    钟氏迷迷瞪瞪的转着眼珠子,看到了大儿子怀里的包袱,扯了扯嘴角。

    许三花应该是派人来灭她的口的,可却把银子留给了他的儿子。

    这些银子,他们可以安心的花了,这就够了,她也能瞑目了。

    她招手让大儿子附耳过来,费力道:“把银子看好咯,好好护着你弟弟,跟你们媳妇拉扯孩子,好好过日子,记得别回十里镇……”

    刘升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连连应着,“娘,儿子晓得了,儿子都听你的。”

    钟氏抓着刘升的手就松了些,她没力了,感觉到生命在流逝,最后道:“给娘一卷席子就是,别花多的空钱,银子留着,你们好好过日子,财不露白,记住这个教训,找个地方好好安家,多买些田地,要踏实,可千万别走歪道……”

    钟氏去了,临死之前在想,若人能从头来啊,她再也不要嫁进刘家了。

    ……

    云阳赶回来复命,许三花听说还不用云阳他们动手,钟氏就活不长了,也是不由得叹了一叹。

    她给云阳下的命令就是灭钟氏口的,其他人不知情,可以放,而银子,就当是钟氏的卖命钱了。

    却没想到,钟氏他们会遇上一群二混子。

    这世上,能保守秘密的只有死人。

    且钟氏敢找上门来威胁她,难保这五百两银子用完了不会再来一次。

    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谁说得清楚将来?

    她当然要防患于未然。

    说她狠也好,说她歹毒也罢,她上辈子十三岁开始就在死人堆里摸爬滚打,满手鲜血,一直到死在一群恶匪手中,那六七年的岁月就决定了她当不了一个至善的好人。

    但她自问这一辈子一路过来,她的手沾的血都是该沾的。

    她若不杀熊武,熊武会放过她?且本来就是他先找上门来要杀她的,她也只是还击罢了。

    她若不杀郑小燕,那跟鼻涕虫一样恶心的东西黏上了就一出又一出的,她可受不了,要是不解决了,焉晓得后头还会有啥麻烦。

    至于白氏,上辈子的旧仇这辈子还敢这么蹦跶,她能饶得了她?

    剩下的人啊,她都给过他们机会了,可谁叫他们不要呢。

    换做往常,许三花可不会感叹这么多,所以,她觉得她最近越来越有些悲春秋了。

    可能就是因为当娘的人心就容易软?

    但许三花垂眼看了看豁着两颗小乳牙抱着一颗桃子磨蹭的可可爱爱的小团子,忍不住笑了笑。

    人善被人欺,她才不会教她的孩子一味的善良。

    且若有人欺到了她护着的家人,她的手,依旧会毫不犹豫的沾住那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