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番外之94 ?什么?大金也内卷了?(求订阅,求月票)

    当靖康元年九月十三日的夜色降临时,延津城的外廓终于整个儿落在了攻城的大金兵手中——这距离他们第一次登上延津城头,已经过去整整两天了。(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而在这两天当中,延津城头的厮杀一直在继续!登城的金兵几乎是一寸一寸的将延津城的四堵外墙给啃下来的。

    连着两天两夜的鏖战,虽然损失并不太大,正兵算上阿里喜只阵亡或重伤了二百多人(高衙内手中的精锐已经消耗殆尽,剩下的民壮战斗力不强,杀不了多少披着重甲的金贼),但是上上下下都熬的疲惫不堪——打个卷城实在太累了,上面的各种工事和阴人的零碎太多。工事得一层层的摧毁,都是体力活儿,而且时不时的还会被敌人用长枪戳几下,用箭镞射几下。

    另外,延津的城墙顶上还挖了不少阴人的陷坑。凡是摆了拒马枪和塞门刀的地方,底下都挖了坑。金兵搬开拒马枪和塞门刀后,一踩上去就得中招!走运的就崴个脚,倒霉的连脚面都被扎透,只好爬回去找郎中医治疗......要治得不好,一个破伤风可就要人命了!

    所以大家伙儿打完外廓之后,就再没气力去填里壕攻里城了,而且也没有打下去的yu望了......没打下延津外廓之前,大家伙儿还想着里面有多少财货,打进去后就可以小小的发一票了。

    可是登上延津外廓一看,好嘛,里面一卷又一卷的,还有好几层城廓壕沟要啃呢!

    而且这种“卷城”必然是一层比一层小,一层比一层硬啊!啃到最后就剩下一个“硬核桃”,一城的战士浓缩在最后的堡垒当中,死硬到底,绝对能把大金兵的大牙给崩没了。

    有这劲头一层层啃,还不如换几个小一点的镇子打呢!哪怕油水少一点,但是打起来省事儿,而且损失也小啊。

    大太子粘罕也感觉到底下人有点泄气了,他带兵多年,对于军心士气这种事儿再敏感不过。所以打下延津外廓之后,他也没有再迫使底下人接茬去填里壕去爬里墙,而是让儿子完颜斜保领着部下去替换下累得半死的完颜娄室和粘罕自己的合扎猛安,守住刚刚到手的外廓。

    退下金兵都乏到了极点,不少人入了延津城外草草搭成的大营,就摊手摊脚的躺在地上,直接呼呼大睡起来了。

    完颜娄室不仅累,而且还臭......他在带队登城的时候被淋了“金汁”,就是粪汁,而且还烧开的,又臭又烫!幸好娄室披着两层重甲,头上还顶着面盾牌,这才没被烫坏。

    不过身上这味儿......哪怕换掉了外层的铁甲,还是浓郁得不行啊!再加上他自己的汗臭,哎呦,这“顶风也能臭十里”说的就是他啊!

    不过又臭又累的娄室却没功夫去洗洗睡了,而是卸了“臭甲”,然后直奔粘罕的营帐而去。

    当他进入营帐的时候,里面已经挤满了完颜粘罕一派的人物,有粘罕的副手完颜希尹,有大将银术可,有粘罕的好兄弟完颜阿懒(长得和侄子斜保有点像),还有粘罕的谋主,玉田韩家的家主韩企先。

    大家伙全都捂着鼻子看着完颜娄室,完颜粘罕嗯咳了一声,笑道:“人有三急嘛,战场上也有内急的时候,来不及找地方解手,拉裤裆里面也是正常的!”

    帐篷里面的将领谋臣都连连点头,表示赞同——打仗要紧,没功夫拉屎只好拉在裤裆里也没什么......

    完颜娄室被粘罕怎么一说,脸都涨红了,“大太子,我可没拉裤裆,我是登城的时候被金汁浇着了!”

    粘罕连连点头,很有点尴尬,“哦,哦......娄室,没伤着吧?”

    “我没事儿!”完颜娄室扫了一圈憋着笑意的同僚,沉着脸道,“大太子,延津城太难打了......咱们可不能吊死在一棵树上啊!设也马的仇,以后再找机会报吧!”

    银术可也点头附和道:“是啊,大太子,设也马郎君的仇,将来总有机会可以报的。如果错过了打开封的机会,下面的勇士可就......”

    完颜希尹也道:“大太子,设也马郎君的仇,咱们怎么都不会忘记的,姓高的就算跑到天涯海角,咱们一定把他揪出来杀掉。不过现在......咱们在延津城下的阵亡、重伤都有一千五六百之数了!”

    其实在完颜粘罕渡河之前,就和底下人商量好要打下延津或是阳武(在延津西面)为据点,然后再进取开封府城的。

    但是当时大家商量好的“打延津、打阳武”可不是现在这种打法。

    如果不是完颜粘罕的爱子在延津城外阵亡了,底下的人早就提议撤兵往他处去了。

    完颜粘罕沉着脸,又将目光投向了韩企先。韩企先是天辅六年叛辽投金的,之后就跟着完颜粘罕,替他管理后勤转运的事儿,渐渐的成了心腹。

    这一次南下,粘罕也带着韩企先,不仅让他管理后勤,也让他管理被俘的宋朝军民。

    粘罕的大军虽然受挫延津,但还打下了延津周围的两三个镇子,还抓到了两个不肯死节的镇监,这两人也由韩企先负责拷打盘问。

    “大太子,诸位,”韩企先皱着眉头,“属下盘问了那两个镇监,得知开封府周围的72座县城、镇城虽有设防,但并无重兵进驻。只靠少量禁军加上民壮,凭城死守。真正的大兵,还在开封府啊!

    而且开封府的城防远比延津坚固......一个延津都那么难打,何况重兵布防的开封府?”

    粘罕又将目光转向众人,淡淡地说:“打延津的确是我怒而兴兵,毕竟死的是设也马啊!”

    底下的人也都叹了一声。他们跟着粘罕多年,有些还跟过粘罕的爹,和粘罕的关系当然是铁的,也愿意为设也马报仇。只是......没想到那个小高太尉那么厉害!

    粘罕又道:“不过这一打,也的确打出了宋人的虚实......延津城中虽然有小高太尉主持,还修了几个月的城防,但并没有大军驻扎。

    可即便如此,咱们还是吃了大亏,打了那么多天,一无所获!”

    粘罕顿了顿,又道:“可是你们想过没有,这个延津小县都那么难打,那个汇集了宋国精锐的开封府城,还能好打吗?我们几万人打不下延津还能将之围困,还能抽出余力去打延津周围的小城。皇帝的二十三四万人如果打不下开封府,有办法围城吗?还有余力在开封府城周边掳掠吗?

    还那个赵不破领着十几万大军屯驻在开德府境内,时时刻刻威胁着皇帝的后路......到时候攻打开封府的二十三四万人往哪儿退?只能走延津北渡黄河啊!”

    这话什么意思?

    大帐里面粘罕一派的武将谋臣都愣住了。

    粘罕的意思难道是皇帝吴乞买很有可能在开封府城下吃瘪?

    不,吃瘪的不仅是皇帝,还有吴乞买的长子蒲鲁虎,还有阿骨打一系的二太子斡离不、四太子兀术。

    也就是说,吴乞买和阿骨打两系的人马,都会背上兵败开封府的过错,说不定还会损失惨重!

    而粘罕虽然在延津吃了亏,但亏得不多,而且还打下两三个小镇,捞到了不少......在黄河北岸,他还打下了不少城池,还掘了黄河大坝。怎么都算有功吧?

    如果最后吴乞买的军队还要靠粘罕的接应才能北退,那么下一任的谙班勃极烈必然是粘罕——现在的女真人还没有失去深山老林里带出来的淳朴,如果他们都得了粘罕的恩惠,将来再开勃极烈会议选谙班勃极烈的时候,大家一定会支持粘罕。

    这大概就是大金版的内卷吧?

    “大太子,”完颜娄室皱着眉头,“如果咱们和皇帝合兵一处,也许能打下开封府......”

    完颜粘罕摇摇头,“娄室,咱们大金*军兴以来,什么时候硬打下过比延津更坚固的城堡?上回在河东,不也没打下太原?这次打开封府,关键其实不是硬打,而是围困。如果皇帝能破了宋人的水军,切断那几条进出开封府的运河,断了开封府城内几十万张嘴的口粮,那也许还能破城。

    否则的话,开封府多半也是一层又一层的城防,而且守军又多又精锐,还能源源不断得到增援,多咱们几万人皇帝就能打进去?我看是不行的......”

    完颜粘罕的分析的确没错!

    开封府根本不是强攻能破的,要打下来只能靠围困。而要围困开封府,那就得断运河......所以开封府之战的得失,还在沿河水陆决战。

    如果吴乞买打不下来,而选择强攻开封府,那最后的结果必然是惨败,到时候赵不破再出兵抄吴乞买的后路,那吴乞买的大军就得落荒而逃。

    完颜娄室点点头,“大太子,您的意思我明白了......咱们得替大军守着退路!”

    完颜银术可也道:“还得替大军打草谷筹集军资!”

    完颜希尹也跟着表了态,“反正现在皇帝也没叫咱们过去,咱们何必自找没趣,不如移兵攻打更靠近黄河的大镇酸枣,看看能不能多捞个三瓜俩枣的。”

    看到底下的心腹还都支持自己,完颜粘罕总算松了口气儿......他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对得起天地良心了,接下去就是天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