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646章 宝贝

    第646章宝贝

    十日后,花漫漫终于看到了天京城的城门。(wap.k6uk.com手机阅读)

    进城的时候,花漫漫抱着猫走下马车,大大方方地接受盘查。

    确定他们这对人马没什么不对劲后,守城士兵摆摆手,示意他们可以进城了。

    花漫漫坐回马车里。

    月娘小声问道:“国公爷不是让咱们在城外接人吗?你为何要进城啊?”

    花漫漫挠了挠小花猫的下巴,嘴里应道。

    “我要进城拿些东西。”

    月娘:“你可以让别人帮忙拿,没必要亲自进城的,这样太冒险了。”

    花漫漫:“别人拿不到那些东西,只能我亲自去。“

    月娘心里很好奇,到底是什么宝贝是只有漫漫能拿得到的?

    但她看得出漫漫不想将此事说得太细,便识趣地没有继续追问。

    月娘推开窗户去看外面。

    这还是她第一次来天京,原本她以为这里应该是个非常繁华的地方,可放眼望去,街道两旁都是高墙大院,看着很是气派,却没什么人气,瞧着竟有几分冷清。

    这跟月娘预想中的天京很不一样。

    她忍不住问道:“这街上怎么都没人?”

    花漫漫:“这里是纵安坊,这儿住着的大多是有钱富户,你若想要热闹,得去定康坊和钟鸣坊,那两片地方是天京成里最繁华热闹的地儿,有很多还吃的好玩的。”

    月娘听得有几分神往。

    花漫漫:“回头我让人在定康坊给你盘个铺子,让你开绣庄,如此你便能在天京成里安定下来了。”

    月娘立刻回头,迅速摇头。

    “不用不用,现在说这些还太早了,咱们还是先把你的事情办好吧。”

    她随后又问到:“我们现在去哪儿?”

    花漫漫:“摄政王府。”

    ……

    摄政王府大门紧闭,外面还有御林军把守。

    花漫漫坐在马车里,远远地看到这一幕,知道想从正门进去几乎是不可能的。

    她对月娘说道:“你们留在这里,我去王府里看看。”

    月娘很担心她的安危。

    “你一个人能行吗?要不要带几个人去帮忙?”

    “我得悄悄地进去,人越多越容易被发现。”

    说完,花漫漫便跳下马车,小花猫紧随其后。

    花漫漫回头看了它一眼。

    小花猫立刻抓住她的裙摆,飞快地往上爬,很快就爬到了她的肩膀上。

    喵呜!

    我要跟你一起去!

    花漫漫点了点它的鼻子:“等下不准乱跑。”

    小花猫又叫了声,表示没问题。

    一人一猫顺利避开玉麟军的守卫,悄悄靠近王府围墙。

    花漫漫估算好高度,纵身一跳,运用轻功飞上墙头。

    由于摄政王被定罪,整个摄政王府里的人全都被带走了,府中的每个角落都被仔仔细细搜查过,甚至就连院子里的花草都被挖开了,当真是掘地三尺。

    曾经的摄政王府有多么辉煌,如今就有多么狼狈。

    看着眼前的情景,花漫漫心里很不好受。

    她强迫自己不去多想,飞快地朝着卧房走去。

    李寂说地下密室就藏在卧房的衣柜后面。

    推开房门,花漫漫大步走进去。

    卧房也被搜查过,衣服丢得满地都是,被褥被扯到了地上,所有的柜子抽屉全被打开了,金银珠宝早已经没了,被留下的,全都是些不怎么值钱的东西。

    花漫漫走到衣柜面前,伸手在衣柜内侧摩挲。

    很快她就摸到了一片雕花。

    在那片雕花中,有个凹下去的小孔。

    手指穴入空洞里面,旁边弹出个机关。

    花漫漫转动机关,衣柜下面的底板随之打开,露出个黑漆漆的地洞入口。

    她找到个灯笼,点燃后,小心翼翼地钻进了地洞。

    借着昏黄的光芒,她看清楚前面有三条分叉路。

    小花猫叫了声。

    喵呜。

    我们走哪条路?

    花漫漫毫不犹豫地道,

    “走最中间那条路。”

    这是李寂告诉她的。

    除了中间那条路,另外两条都是死路,且过程中还遇到很多危险机关。

    一人一猫沿着中间那条路又走了一段距离,看到个密室。

    密室里面摆着好几口大箱子。

    花漫漫打开箱子看了下,巷子里面装的并非什么稀世珍宝,而是花漫漫曾经用过的东西。

    它们被完好无损地保存下来,封存于此。

    其中就包括那枚玄甲令。

    小花猫好奇地看着玄甲令。

    喵喵喵。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可以号令玄甲军的令牌啊。

    花漫漫:“不知道上哪儿才能找到玄甲军?”

    系统嘀嘀咕咕:“玄甲军是前太子李曙留下来的,他都死了那么久,说不定玄甲军早就解散了。”

    花漫漫握紧玄甲令:“应该不会,在原文里面,后期摄政王麾下就有一支玄甲军。

    也许玄甲军只是暂时隐藏起来了。

    有了这个令牌,他们就会再度出现,听凭阿寂调遣。”

    系统:“但愿如此吧。”

    花漫漫将玄甲令收好,余光瞥见旁边有一扇金属门。

    小花猫也注意到那扇门了,忍不住喵喵叫。

    门后还藏了什么宝贝?

    花漫漫心里隐约有个猜想。

    她走过去,转动机关,金属门缓缓打开。

    一股冰冷的白色雾气溢散出来。

    花漫漫感到刺骨的寒意。

    她走进去,发现门后竟然是个冰窖。

    在冰窖的中心处,静静地摆着一口琉璃棺椁。

    花漫漫缓步朝着棺椁走过去。

    小花猫紧随其后。

    它被冻得四只爪子都有些发麻,每一步都走得格外艰难。

    琉璃棺椁已经外面结了厚厚的冰霜,但还是可以看到棺椁里面躺着的人。

    正是曾经的“花漫漫”。

    她虽然已经死去多年,但皮肤依旧白嫩,头发乌黑,十指纤纤,睫毛浓密。

    乍一看去不像是死了,更像是在午睡。

    花漫漫看着棺椁里的自己,轻轻出一口白色雾气。

    “找到了。”

    小花猫再次爬到花漫漫的肩膀上。

    它居高临下地看着棺椁,心情还挺复杂的。

    这好歹也是它辛辛苦苦练出来的小号,没想到竟落得个这样的下场。

    系统:“你想把她弄出来吗?这冰层看起来挺厚的,光靠咱们两个打不开,你得去外面找点工具才行。”

    花漫漫却道:“不必了,这地方挺好的,就让她继续待在这儿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