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055章 铜钱之弊(中)

    看出众下属还是一副茫然的样子,李凌心中叹了口气。(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这就是平日经验上的问题了,毕竟现在的官员因为身份和收入的关系,其实已经很少再用到民间百姓普遍而用的铜钱了,自然对此的敏锐性要少上许多。

    其实照道理来说,李凌也应该和他们一样,甚至问题更大,因为他的身份,还有身家都要远强过下属同僚。

    但偏偏,昨夜万浪的求助,让李凌心里多了个想法,导致此时的他对铜这一概念多了别人所没有的敏感性,而此时再去有的放矢地找,自然一下就找出了其中的问题。

    手里提着两贯铜钱的李凌用目光先在蜀中那串铜钱上一扫,示意大家关注,说道:“你们看这串铜钱上点缀的金色,可觉着合理吗?”

    “合理……”有人在沉吟后,突然反应了过来,“对了,今年才铸造发行天下的天佑通宝正新着呢,其成色自然是金黄的……”

    其他人这才纷纷反应过来,点头道:“不错,天佑通宝该比以往的铜钱都要新且色泽金黄,放在一起,自然格外醒目。”

    李凌点点头,还有一点他此时没有作解释,但心中的担忧已经是表露无疑了。因为另一边拿着的江南的铜钱里,却是一点金色都没有。不光是他手上拿的这一贯铜钱里没有,那一个个放着江南税钱的箱子里,也都看不出有醒目的金色,就跟刚才那官员说的一样,都是黑乎乎的。

    “这怎么可能?就算天佑通宝是新钱,百姓们也没必要将之收藏起来啊,又怎可能连一枚都没有交上朝廷呢?”有人忍不住问出了心中疑惑,也就点出了此事的关键。

    李凌哼了一声:“那就查一查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这怎么查?难道去问那些送钱粮过来的江南官员吗?”众人又是一阵为难,就算这是真有其事,也不算什么过错吧,更不是三司衙门能过问的。

    但李凌却不这么看,心中转着念头突然道:“你们看看江南的这些铜钱里,可有天佑通宝!”

    这怎么可能?所有人心中都立刻做了否定,毕竟大家都知道了新钱的特点,那都是金灿灿的,现在看江南交上来的铜钱,可都是黑乎乎的一团啊。

    但随即见李大人一脸郑重,他们也不敢再拖延了,纷纷答应上前,各自抓了一贯铜钱,仔细地看了起来。李凌也没有只让下属做事,他自己也在放下蜀中那串铜钱后,仔细查看起手上这串来。

    这么一串黑乎乎的,多半连上头的刻字什么的都有磨损的铜钱想要看清楚上头的字体,可真有些费眼神了。但李凌还是静下心来,一枚枚铜钱地看过去。而这一看之下,他的脸色更是几次变化,因为不一会儿工夫,就被他看到了好几枚刻着“天佑通宝”字样,却也是黑乎乎样式的铜钱来。

    同时,周围那些下属也是连续发出疑惑的声音:“这儿有好几枚黑色的天佑通宝……”

    “我这儿也有……”

    “我这儿也是……”

    随着他们的话,李凌的眉头锁得更紧,当下便让人取来剪刀,将细绳剪开,再把那些个“天佑通宝”从那一贯钱处拿下来。不一会儿,便聚了有好几十枚,看着样式什么的都差不多。

    “大人,这到底是……”项大幸也是一脸不安与疑惑,忍不住又问了一句。李凌却没有作答,只道:“你们这就把这边的库房给我看死了,不得让任何人靠近。还有,这就给三司衙门下令,让他们派人去把江南运钱粮来的官吏人等都看起来,不得放走一个!”

    “啊……”众人更感惊诧,这就要拿人吗,是不是太小题大做了?

    “照做,事关重大,不得有半点怠慢!我这就去见陛下!”李凌丢下这么句更让人感到惊讶的话后,便已匆匆朝外而去。

    只是到了第一道门前,又被守卫给拦下了。照道理,进出库房都要搜身,他这个三司使也不能例外,但这回李凌却没心思再有耽搁了,当下就把那几十枚铜钱一亮,说道:“本官查到有问题,这些都是证据,我要进宫去,其他一切,等我回来再说。”说着,又把自己三司使的腰牌拍在人家手里,“这个先押着,等我回来再取。”

    本衙主官都做到这一步了,这些守卫自然不会不识相地再作阻挠,只能退开放行。

    只是当李凌匆匆赶回衙门,想要换身衣裳就去宫里见皇帝时,万浪又正好赶到了。他的事情昨日才刚得李凌允准,自然不敢太过拖延了。可在见到李凌,还没等他开口呢,倒是对方先说话了:“你来得正好,这就跟我一起去皇宫见陛下。”

    “啊……”万浪一愣,完全跟不上李凌的节奏了。

    “其他的事情路上再说,事关重大,还和你也有些关联。”李凌凝重的神色让万浪不敢再有推脱,答应一声,便随其身后匆匆出了衙门,然后步行直奔不远处的皇宫。三司衙门和六部等要紧衙门紧挨着,也在皇城里,到皇宫自然也是极近,都不用骑马坐车,盏茶工夫,便可抵达。

    此时已临近中午,孙璧处理完了手头政务后,正打算歇息一下呢,就有人前来禀报,说是李凌在宫外求见。

    对此,孙璧也没多想,立刻点头:“宣他进来。”李凌和他这个皇帝关系极近,再加上职权极重,平日里总会主动或被动入宫商议朝政事务,他早就习惯了。虽然现在这时间点有些奇怪,但也没作细想,反正待会一问就知道了。

    不一会儿,李凌便来到面前,依旧是行礼参见,孙璧则是很随意地摆手让他平身,然后好奇问道:“温衷,你今日来见朕可是有什么要事吗?”

    “陛下,臣确是有一件要紧事禀奏。”李凌面色凝重,倒让孙璧的神色也为之一肃:“却是何事?”

    李凌当下就把随身的那几十枚“天佑通宝”给拿了出来:“陛下请看。”自有一旁的太监上前把东西接过,又捧到了孙璧跟前。他拿过这些铜钱随意打量了一下,神色间却是多有疑惑:“这些铜钱有什么不妥吗?”

    “陛下,这是臣找来的其他一些天佑通宝,您再仔细看看。”李凌又把另一些来时问万浪要的几枚铜钱也交了上去。

    这一下,两相对比,孙璧终于是瞧出些不同来了:“都是朝廷新发的天佑通宝,怎么就看着差别如此之大?”

    “是啊,臣也大感奇怪,而且这些看着最是陈旧的铜钱还全是从江南收税所得。也就是说,它们皆都来自江南。”

    孙璧点头,等他继续往下说。而李凌也没有让他等候,又道:“这两种铜钱虽然做工看上去很像,但其实却是完全不同的,至少从材质上来说,却是天差地别。可这就大有问题了,江南的铜钱怎么就会与别处铜钱不一样呢,臣还记得,今年初时这批铜钱,都是由户部督造,然后再由转运司衙门分送天下各地的,应该不会有任何差别才对啊。”

    孙璧显然也想到了什么,脸色愈发凝重起来:“你是说,有人在私造钱币?”

    要是放在后世,伪造钱币还真是一门挺多人干的违法勾当(数字货币流行之前……),可放在此时,还真没多少人会花心思,冒着被官府捉拿定罪的风险去干这事。因为说到底,两者的成本是完全不一样的,利润也自不同。

    后世那些纸钞,只要研发出底版,有了相应的油墨纸张后,便可大批量制造,而成本则是相当低廉的。可如今的铜钱却不一样,那货币自身的铜本身就有其价值,如此某人真就私造,所能得到的利润也是微乎其微。

    所以就是孙璧在想到这一层后,也觉着大为不解,真有这样蠢笨地想凭私造铜钱来获利的人吗?

    但李凌显然已经有了自己的看法,这时又道:“陛下,您还记得当时定下天佑通宝范式时的材料比例吗?”

    孙璧皱眉想了下,还是摇头。他日理万机,对此事又没有太放心上,时间一久,自然早记不得了。

    但李凌这时却能将当初之事复述出来:“是铜七铅三而合成的原料,如此样式的天佑通宝,要比以往的铜钱都要好看,更金更亮!”

    “对,朕也记起来了。当时定下此比例时,正是由敬王帮着做出的决定,他也跟朕做过几枚铜钱间的对比。还说这叫新朝新气象,朕也就准奏了。”孙璧经提醒后,也想起了当时的一些细节。

    李凌点头:“陛下英明,当时正是如此。那时臣就觉着好像哪里有着不对,只是没作深思,直到此时出了事,才真正明白过来,关键就在这铜钱的用料上!”

    顿一下后,他看着皇帝道:“陛下,要是臣所料不差,这等比例的铜钱其本身价值早已经超过了寻常的一文钱,而这,就被某些贪婪之人给钻到了空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