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06章 过去与未来

    日出日落,春去秋来,在这个城市里,唐一州已经度过一年光景,他也更换了十五个工作,详细记录了五十八万九千四百七十三人的资料。(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然后,剧情开启了,犹如一个轮回,机械病毒污染了这个星球,它将大多数飞禽走兽,钢铁机械变成了机械怪物,人类在其中苦苦挣扎。

    但唐一州没有参与,他仍然忠实着记录着一切,而他记录下来的资料,会被他用十八级的演算给压缩提炼成更简洁,更具有代表意义的数据,也可以叫做行为模式代码。

    就这样,过去一个月又一个月,一年又一年,直到最后一个人类死绝,他也没看到任何与自己有关的剧情,倒是张欣,赵三行,赵五德,雷安娜,罗兰等一群从时间长河渗透而来的古神间谍的剧情丰富多彩,一个个堪比世界之子,各种演绎,把他们的经历随便拎出来一段,都是非常经典的龙傲天小说。

    太强了。

    这与唐一州曾经经历过的剧情完全不一样,就好像在十八层数据地狱里,他们都摇身一变,成为了开挂的猪脚。

    但显然不是。

    这段剧情在进行到了第五年的时候,一切戛然而止,太突然了,留下的不是悬念,而是太监一样,就那么突兀的终结了。

    混沌的数据流横扫一切,唐一州和无面都是靠着融合的机械粒子才度过这一劫,但也各自消耗了五颗机械粒子。

    然后数据风暴终结,世界开始重新演化,宇宙,星空,蓝星,熟悉的剧情,熟悉的人,唯一不同的是,这一次的剧情往前又推了十年,张欣不再是文员,而只是一个高中生。

    “瞧,这就是时间的尾巴,我给抓到了。”

    唐一州仍旧忠实的记录着,并拒绝了无面要求的去提取机械粒子以保命的建议。

    这是第十八层数据地狱,在这里提取不出机械粒子,之前数据风暴爆发的时候,他就看出来了,里面全都是机械粒子,机械之主的触角无处不在,他们只能暂时隐匿。

    所以这是一场必输的战争,他会输,也会死,但他的确完成了他间谍的使命。

    又是十年过去,唐一州完成了对五百九十二万人的记录,同时还顺便完成了对一千二百种生物的记录。

    然后,机械病毒又来了,剧情好像又开始了新的轮回,但唐一州已然知道,剧情的轮回不过是幌子,这其实是一个数据破壁机。

    通过一次次的剧情轮回,把张欣等人的真灵打破,磨碎,搅拌成尘埃,他和无面虽然有时间之痕守护,但每一次剧情轮回,也都要受到一些波及,等到他们融合的机械粒子都被磨损消耗,他们就再也不能这般超然物外的当个看客了,他们也会被卷入剧情轮回里,直到真灵化为尘埃为止。

    但唐一州很坦然,他承认他已经绝无挣脱的希望,可他却也把希望留了下来。

    第一次剧情轮回,时间回溯只一年,第二次剧情轮回,时间回溯了十年,第三次剧情轮回,时间回溯了百年,第四次,时间回溯了千年,也是在这一次,无面已经支撑不住,被卷入轮回里,而下一次,唐一州必无幸免。

    于是,他终于激活了最后那道时间之痕,时间长河的力量强横介入,在将他送到一个未知时段后,便彻底消失。

    时间之痕上记录的一切也被传递出去,剩下的事情,就与他无关了。

    ——

    正是仲夏时节,天上的太阳就像一个大火炉,炙烤得人恍如灵魂出窍,只差变成行走的水煎包。

    唐一州从昏昏沉沉的状态里逐渐清醒过来,首先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成群的苍蝇如轰炸机一样盘旋又落下,落下又盘旋,周而复始,比蜜蜂还忙碌。

    一股子血腥的气味弥漫在四周,满地的血,几十具惨烈的尸体,像是在逃亡的路上被屠杀殆尽,这画面有点熟悉,但又有些不对劲。

    等等……

    “玛德!又回来了。”

    脑海里的记忆迅速复苏,唐一州记起来了,是他激活了最后一道时间之痕,第十八层数据地狱的秘密应该已经传递出去了吧?

    无所谓了,他连最后一个底牌都用掉了,接下来必然就会在这样熟悉又陌生的剧情里不断死亡,沉沦,直到真灵被磨灭,搅碎。

    一时间,他连斗志都没有了,就静静的躺在那里,回忆着自己的这一生,曾经的一切都变得那么陌生且遥远。

    真的无所谓了。

    但仅仅是几秒后,唐一州一个骨碌跳起来,莫名惊悚,这不对。

    他的右眼忽然开始变幻,顷刻间就化作一个由无数晶体组成的机械眼,漂浮于头顶之上,这是他在第十七层数据地狱里从机械军团里复制过来的技术,再由他和无面对其改进增强。

    这种机械眼不但可以一瞬间看出百万公里,还能迅速分析物质的构成,最小能一眼看穿物质的原子结构。

    同时,还能识破大部分量子力场,也即能活见鬼,可以直接看到普通人的思维,看到无形的数据**,理论上只要不是经过十八级演算守护的数据**,他一眼过去就能破解。

    他在第十八层数据地狱里最常用的就是这玩意。

    而如今,他虽然无法看破这个世界究竟是真实的还是数据模拟的轮回,但通过机械眼他却看到了这个世界的大致情况。

    几十万公里之外,庞大的机械舰队如下饺子一样从天上的黑洞中降临,遮天蔽日的机械战机如蝗虫般侵蚀一切,地面上,高空中,黑色的风如粘稠的血液,在疯狂的渗透,浸染。

    阻挡它们的,是一层如烈日般的剑气,它非常可怕,每分每秒都能绞杀无数机械战机,大量的机械战舰,但仍旧被一点点的蚕食,摧毁。

    数百万有着神通的人类在这个阵线上疯狂的阻挡着,战斗着,且还有更多的人类从后方前去支援。

    但是,这不对劲。

    这不是一颗星球,而是一处非常庞大的大陆,以他的机械眼所看到的尽头就不止一百万公里了,另外,他也没有看到熟悉的宇宙星空结构,连头顶上灼热的太阳,其内在结构都变成了机械眼无法理解的状态。

    所以他不能确定此地是否还是数据地狱?

    天空中数道流光闪过,几秒后就悬停在唐一州面前,他愕然发现,那是三男一女,穿的是很古风的盔甲,脚下踩踏的,那种不断吞吐未知力量波动的,应该叫飞剑。

    这四人并未理会还活着的唐一州,只是迅速察看了一下战场。

    “应该是影子机甲兽,可恶!通知这个区域的镇守使吧,我们追踪不到这玩意的。”

    “这个凡人还活着。”

    “算他运气好,幽影机甲兽只摧毁了他们的飞舟。”

    那四个人来得快,去的也快,甚至都没有怀疑唐一州为什么还活着。

    唐一州满身是血的站在原地,良久,他的十八级演算给出一个让他意想不到的答案。

    那就是,时间之痕没能送他回溯时空,回到过去,但却借着第十八层数据地狱里的时间规则,将他送到了未来。

    这块大陆,还有这大陆上的反抗力量,应该隶属于时间长河,而机械军团,则是入侵者。

    那么现在就只剩下一个问题了,究竟这是现实,还是仍旧在数据地狱之中?

    如果这是现实,则说明机械之主已经成功升级为数据之主,此刻正在集结数据地狱的大军对时间长河展开全面入侵。

    如果这仍旧是在数据地狱,则说明时间长河已经输了,它成了数据地狱的养料。

    而要想判断这两点,理论上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尝试着,看看能不能提取出机械粒子。

    机械粒子是构成数据地狱最重要的组成基础,不管是在第一层数据地狱,还是在第十七层数据地狱,都可以提取出来,只是难易有别。

    当然,这些对唐一州已经不重要了,经历了第十八层数据地狱的绝望,他对眼下这个情形已经充满了希望,至少,还可以反抗。

    接下来,他先是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不出所料,这是一个鸠占鹊巢的躯壳,他在当初进入第十八层数据地狱时就已经舍弃了自己的身体。

    不过这具身体有点强,他刚才全速运转十八级演算,这么大的消耗,这具身体居然还能撑得住,只不过是让寿元折损了二十年,身体受到重伤而已。

    这还只是凡人之躯。

    “不过这个凡人身体只能再活二十年了。”

    唐一州再看了眼自己遍布全身的裂痕伤口,果断让思维运转模式降低到待机,不能再折腾了。

    当务之急——当然是搜刮了。

    周围这些尸体都是逃难的凡人,尽管都很穷,但还是让他搜刮出很多资源,尤其是那具被摧毁的飞舟,哪怕这玩意都变成了几千个碎片,也不妨碍他搜刮出很多好东西。

    这些搜刮出来的物资最让他高兴的是,一种彩色的结晶体,通过机械眼的分析,应该是某种非常纯粹的能量源,比他曾经用来做能源的电量还要高级至少十倍。

    “从这一个细节来说,此地不是数据地狱的可能性增加了至少百分之一,那个数据之主怎么舍得拿这种高级货来轮回剧情?”

    唐一州暗想着,之前在第十八层数据地狱里,他还期望复制一些不了解的机械科技,结果鸟毛都无,那数据之主吝啬的要死,抠门得要命,不是他在第十七层数据地狱里积攒了不少身家,他还真会怀疑人生的。

    他搜刮出来的能量结晶并不多,只有不到两百块,而且体积都很小,如果用来兑换电量的话,大约是两亿格的电量。

    倒是在那艘破损飞舟的碎片上,他给发现了另外一种能量结晶,尽管只有拳头那么大,但内部蕴含的能量却相当于一百亿格。

    太完美了。

    可这样的好东西,刚才那四个人居然不屑一顾。

    不懂得捡垃圾的笨蛋呐。

    唐一州很快就解决了这种纯粹能量晶体的输出方式,他甚至都可以立刻打造一台神匠A-3型工兵了。

    不过他谨慎的选择了离开,只带走了那艘飞舟的十四块核心碎片。

    一个小时后,唐一州在一处风景极好,近乎原生态的森林里停了下来,因为他这具鸠占鹊巢的尸体有些撑不住了。

    他必须休息,疗伤。

    至于具体的疗伤方式,可以使用那种能量结晶,这是他之前就发现的,很神奇,就像是电量可以为机械生命体疗伤一样。

    这种能量结晶内部的能量可以注入身体之中,暖洋洋的,不过,也有弊端,那就是这种能量虽然可以修复身体,但却也容易破坏身体的经脉。

    用机械生命的逻辑来说,就是缺少一个合适的并联电路。

    但这并难不倒唐一州,哪怕他已经遗忘了曾经身为古神的核心记忆。

    直接激活机械眼,悬于头顶,对这具身体进行全面扫描,内中结构一一洞察秋毫。

    然后他再模仿操控电量的方法操控那种纯粹能量,不需要了解什么含义,只需要知道这种能量该怎么运行最符合身体的运转模式即可。

    短短时间,唐一州消耗了五十块这种小型能量结晶,结果不但这具身体的所有创伤都被愈合,似乎还因此完成了一次生命跃迁。

    没错,就是生命跃迁,在唐一州的计算里,原本这个只有三十二岁的中年男子只能再活40年,结果他演算一次就耗去了20年寿元。

    此时在完成了一次生命跃迁后,这具身体的寿元居然突破了150年。

    能说什么呢,唐一州都感慨,时间长河里的生命其实真的优秀啊。

    甚至他都计算出来,只要他再消耗300块这样的小型能量结晶,就可以再来一次生命跃迁。

    有鉴于此,唐一州决定改变计划,他需要把那艘飞舟给修复,然后,搞点武器出来,如今数据之主的军团虽然被抵挡在几十万公里之外,但谁能知道这些人类能抵抗多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