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百四十四章 失忆症?

    “我要见我的律师。(看啦又看手机版wap.k6uk.com)”

    “什么?”

    “我说,我要见我的律师。”张珏看着那名审讯员,脸色平静,“虽然我是嫌疑人,但无论哪个国家的法律,我都有权见我的律师,就算没有其他人帮我找律师,应该也有免费的法律援助,在见到他之前,我不会提供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小子,你别耍花招。”审讯员恶狠狠地盯着张珏的眼睛,“拖延时间对你没有任何好处。”

    张珏没有躲闪,而是直视回去:“我没有耍花招,我只是提出一个合理的诉求。”

    那名审讯员沉默下来。

    他盯着张珏看了很久。

    张珏便一直与他对视。

    “哼!”

    他拍了一下桌子,然后离开了审讯室。

    过了一会儿,另外两名工作人员进了门,打开椅子上的,将他带到了一个临时羁押室。

    羁押室里面的陈设很简单,只有一张床和一个马桶。

    不过不要紧,张珏目前只需要一个安静的地方整理自己的思绪。

    就像那个声音所说的一样。

    他现在已经分不清自己到底在哪里。

    是在自己原来的世界,还是异常生物管理局的世界?

    亦或都不是。

    现在身上穿着的是羁押服,无法通过随身携带的物品来判断。

    他尝试着召唤自己的黑色长刀,不出意外,失败了。

    他的能力全部失效,异空间里的东西也拿不出来。

    在这里,他就是个彻彻底底的普通人。

    他不由想起了那名审讯员说过的话。

    难道之前的经历都只是自己想象的故事?

    开什么玩笑。

    哪个作者敢这么写,下半辈子就可以靠卖刀片为生了。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合理的解释吗?

    再次穿越了,而且魂穿到一个和自己长相一模一样的杀人犯身上?

    不是没有这种可能,只是非常小,他还不能确定。

    因为掌握的线索太少,根本无从验证。

    他需要得到更多的信息才行。

    ……

    “绑紧了吗?”

    “紧了紧了。”

    “赶紧给他上药,真是麻烦。”

    “那有什么办法,现在监督得这么严,万一说我们屈打成招,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这小子简直有病,对自己这么狠。”

    迷迷糊糊中,张珏感觉有人在他的耳边说话。

    他睁开双眼,看到的是一盏吊灯。

    眼珠转了转,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发现自己应该是躺在某个医务室。

    腿上传来一阵剧痛。

    他抬头向下望去,只见自己的右侧膝盖青紫一片,两个人正给他上药。

    “他醒了?”

    “不用管,先上药。”

    两人的对话传进张珏的耳朵里,让他皱了皱眉。

    听他们的意思,好像是自己搞的。

    完全没有印象。

    他最后的记忆还停留在那间羁押室里。

    怎么回事,断片了?

    他感觉头有点沉。

    两个工作人员给他上药之后,又将他送回了羁押室。

    那名工作人员临走的时候,还不忘警告他:“小子,你再敢乱搞,我们就只能上报了!”

    张珏看到,羁押室内所有的棱角处已经被包上了泡沫。

    大概是怕他自残。

    这是什么鬼,发生了什么?

    张珏摸了摸自己的膝盖,显然是受到了什么重物的撞击。

    他比划了一下,难道自己用膝盖撞了铁床的棱角?

    他又试了一下高度,疼得龇牙咧嘴。

    然后他感觉到自己的牙缝里好像塞了什么东西。

    用舌头顶出来,放在指尖上看了看,发现那竟然是一片韭菜叶。

    韭菜?

    印象中,他已经很长时间没吃这种东西了。

    被单程票传送到阿拉卡达城之后,他一直都吃方便面。

    这么大一片韭菜叶,不适感非常明显。

    他能肯定,在刚刚接受审讯的时候,也没有。

    那么解释只有一个——不久之前,他在这里吃过饭。

    大概是韭菜炒鸡蛋。

    但是他完全没有印象。

    这是怎么回事?

    ……

    “你在听我说话吗?”稍显不耐烦的声音传来。

    张珏摇了摇自己混沌的脑袋,发现面前坐着一个身穿西装的男人。

    带着无框眼镜,文质彬彬。

    他一边从自己的手提箱中取出文件袋,一边问道:“听说你要见我,是想起什么新的线索了吗?”

    两秒钟之后,张珏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自己又断片了,完全不记得这段时间发生过什么。

    听对方的口气,似乎是他的dai理律师,看模样,应该只有三十多岁,很年轻。

    断片的事以后再说,张珏呼了口气,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问道:“律师大人,您贵姓?”

    对方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张珏:“我记得我和你做过自我介绍,免贵姓刘,刘哲。”

    “刘律师。”张珏上上下下打量了对方一番,觉得似乎是一个可以交流的对象,说道:“不好意思,今天我找你来,不是要向你提供线索,相反,我可能要问你一些问题。”

    “哦?”刘律师用食指提了提自己的眼镜,望向张珏,脸上有些疑惑。

    “他们说我杀了人,但我完全没有印象,所以我要见你,是想了解一下整个事情的始末。”

    听张珏说完,刘律师先是皱眉,然后脸上露出无奈和烦躁的神色。

    “张先生,我要提醒你,就目前调查局掌握的线索,情况对你非常不力,就算你假装失忆,没有口供,也有可能将你直接定罪,与其想这些歪门邪道,你不如配合好好我,或许还有减刑的希望。”

    年轻的dai理律师看着张珏,大概是认为他想学那些电影里的桥段。

    不过张珏却对他的反应早有预料。

    “刘律师,首先,我没有假装失忆,如果有可能的话,我更想知道在我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今天找你来,也不是想用我的失忆做什么文章,我只是想像你了解一些非常平常的事情,你能理解吗?比如,今天的日期?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张珏说话调理清晰,态度诚恳,刘哲看着他,审视了很久。

    一段长时间的沉默过后,刘哲开口:“今天是2221年2月11日,你现在所在的地方是江海市喧哗区调查局。”

    江海市喧哗区。

    正是张珏在接受管理局审问的时候,随口杜撰的那个地方。

    张珏眯起眼睛。

    “那‘我’是谁?犯了什么罪?”

    刘哲盯着张珏的眼睛,似乎是在判断他有没有撒谎。

    过了片刻,他摇摇头,将手里的文件袋递给张珏。

    “这是我所掌握的有关案件的资料,包括一些调查局未披露的东西,如果你真的失忆了,可能会对你有所帮助。”

    张珏没有客气,立刻将文件袋拆开,拿出了里面的文件。

    第一张纸就是他的个人资料。

    张珏,26岁,家住喧哗街二十八号,父母双亡。

    和他当初胡诌的一模一样。

    早知道当初说自己是亿万富翁就好了,他无聊地想着。

    接下来是案情相关。

    一些是剪报,一些则是刘哲不知从哪里得到的档案。

    张珏收起玩笑的神色,越往下看,他的表情就越严肃。

    2221年2月1日,江海市喧哗街二十八号发生了一起凶杀案。

    被害者有两人,皆是男子。

    一位是江海市人民医院主任医师,李某。

    一位是京州市华融药业制药部副主任,于某。

    第一目击者是小区物业的保洁人员。

    他打扫公共区域卫生的时候,发现案发现场的门是开着的,里面躺着两个人。

    察觉情况不对,他立刻报了案。

    调查局第一时间派人封锁了现场。

    李某和于某的死因不明,他们的身上没有伤口,也没有任何中毒的迹象。

    法医解剖了他们两人的尸体,也没有找到真正的死因。

    调查局理所当然地将原来居住于此的张某列为了第一嫌疑人。

    根据调查,张某是一个**小说作者,目前在网站上连载一本志怪小说。

    里面记载着一些非常可怕的怪物,可以杀人于无形,甚至是毁灭世界。

    根据邻居们提供的线索,他经常以异常生物管理员自居,自称张顾问。

    调查局在2221年2月3日,也就是案发两日后,在一个网吧里将其抓获。

    被捕时,张某正在上传小说的最新章节。

    被捕之后,张某没有配合调查,而是对所有人大肆宣传他的小说。

    这一周,调查局对他传唤了多次,但始终没能有所突破。

    张珏一页一页地看着手上的资料,非常认真。

    约莫半个小时之后,他将那一摞厚厚的文件放下,长舒了一口气。

    “看完了?”刘哲看着他。

    张珏点点头。

    “那你就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比如案发当天你在哪里?”

    张珏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反问道:“刘律师,你不觉得这个案子有很多疑点吗?”

    “说说看。”

    “第一,如果你给我的这份资料是真的,我无父无母无亲无友,那么他们两个和我是什么关系?为什么来到我的房子里?”

    “第二,这两位仁兄一看就是高精尖的人才,我一个网文作者,和他们又不是同行,我的杀人动机是什么?”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虽然我是写志怪小说的,里面的主角有很多超能力,可我就是个普通人,这两个人死得蹊跷,如果连死因都不知道,凭什么说,是我杀的人?”

    张珏条理清晰,口齿伶俐,一条一条将自己心中的疑问说出来,等待着刘哲的解答。

    然而刘哲却干脆地摇摇头。

    “我只是你的dai理律师,并不是这起案件的调查员,对于细节我也不是太清楚,但我可以告诉你一些我知道的事。”

    “首先,你和这两位死者并非全无交集,据我所知,你们是同一个国外论坛里的常客,而你所写的志怪小说的灵感,也同样来自于那个论坛,调查局在论坛上发现了你们对喷的记录。除此之外,对你最不利的一项,是来自你邻居们的口供,根据他们的说法,你——或者说失忆前的你,似乎有着非常严重的被迫害妄想症,你总觉得别人想伤害你,所以才躲在家里写小说。”

    “原来如此。”

    听完他的话,张珏呵了一声,茅塞顿开。

    刘哲补充了两条非常重要的线索,就像一条线,将整个事件全部串联了起来。

    怪不得调查局笃定就是他杀了人,原来问题出在这里。

    **喷子,线下硬刚,而他作为一个优点神经质的人,做出点什么出格的事情,似乎也不是难以想象的事。

    张珏想了想,问道:“那你们有对‘我’,我是说之前的我,做过心理状态评估吗?”

    “本来是打算明天做的。”刘哲看着他,“不过现在好像没有必要了——哦,也不是没必要,我觉得他们需要换一个方向。”

    张珏挑眉:“怎么,你觉得我是装的?”

    “不,正相反,我完全相信你所说的话。”刘哲将双手手肘放在桌子上,手指交叉,目光灼灼地看着张珏。

    “从你说你失忆开始,我就一直在观察你。在此之前,我们曾见过两次,然而这一次,虽然你的样子没变,但你的思维方式、语言习惯、微表情和小动作,无一不在告诉我,你和我之前见到的网文作者张珏,完全是两个人。除非你是世界上最高超的表演大师,可以在无意识地情况下,完美地分饰两角,但我不认为有那样的人存在。”

    张珏看着眼前的这位dai理律师,发现自己好像小看了对方。

    很显然,这个刘哲也是个非常精明厉害的人,他说自己失忆,对方便将计就计。

    解答他疑问的同时,也在暗中观察。

    直到最终确认,才将结果告诉他。

    张珏呵了一声,问道:“所以,刘律师,你觉得那些做心理评估的人,需要换成哪一个方向?”

    刘哲一边将桌面上的资料装回自己的手提箱,一边说道:“张先生,现在的你,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我相信在我还没发现之前,你的心里早就有了一个答案,何必多此一问呢。”

    “是啊,你说的没错,根据现在的情况判断,我根本不是个失忆症患者。”

    张珏靠在椅背上,笑了起来,不过他的笑容却显得有些苦涩。

    “我得的,应该是精神分裂症才对。”

    ……

    感谢秦直道儿大佬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