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零一章 遇刺

    在回赞茨城的路上,艾尔文仔细盘算起追随在自己身边的人员,有嫡系如从南方一路跟来的夏烨、浪云、乔芷,有到了赞茨城后收伏的驰鞎、势捌、白康等,还有最新加入的胖乔一伙,包括权巴、雨浩、嘴巴这些。(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真的要说能打的话,还是夏烨、浪云、乔芷这几个一直跟着自己的老兄弟,无论是武技还是魔法,都相当有实力。势捌和白康是雇佣军出身,有一定的身手,但还是需要在战场上多磨砺磨砺。

    至于新来的这几个,胖子乔算是财力支持。可是他带来的这几个,该怎么用,用在什么地方,艾尔文暂时还没拿定注意。

    不过这一路上,在与权巴、雨浩聊天中,艾尔文发现权巴这人非常有意思。聊到奥内茵*爵、老酒桶麦克尼、埃鲁侯爵这些人,权巴居然对这几人底细都知道个七七八八,包括的他们个人喜恶,家庭成员家庭关系。这让艾尔文颇感意外。

    按理说一个吟游诗人知道些大家族的秘闻不奇怪,毕竟他们职业就是和各种人打交道的,上到贵族与富豪,下到平民百姓,都在他们的交友范畴里。可是这个权巴,似乎有拼凑和整理那些道听途说的消息的本事,再根据他个人的判断,整理出一个完整的轮廓出来。

    就比方说对于奥内茵和麦克尼的判断,权巴几乎能做到和艾尔文一样。可艾尔文是和这两位都是打过照面有过交流的。可权巴没有,他对于这两人人性的理解,却能做到和艾尔文差不多,这就不得不让艾尔文刮目相看了。

    这种能力可不是所有的吟游诗人都有的,比如身旁这个雨浩,基本就是些流于表面的理解,人云亦云罢了。当然了,这厮对于麦克尼家某些个女仆的喜好,还是十分了解的。

    所以艾尔文心下对于权巴的去处隐隐有安排了。

    不过说来也怪,雨浩本来是只对奥妮安感兴趣的,自从听了艾尔文那首《独钓山海》之后,完全被艾尔文个人魅力所吸引,一路上都十分热情地寻求着同艾尔文说话的机会,即便他聊的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当然了,他终于也明白了,奥妮安是他不可企及的存在了。

    “也只有艾尔文这样的男子,才能俘获她的芳心吧。”雨浩在心底如此喟叹。

    ---------------------------------------------------------------

    就在艾尔文被雨浩的喋喋不休弄得浑浑噩噩之际,一声娇喝在耳畔传来:“小心!!!”

    艾尔文的作战警觉性确实是比不上奥妮安这些巅峰战力,对于周遭的感知还是差了一些。

    可即便是奥妮安这个级别的大魔导师,也是在那一支松绿色的箭头离艾尔文的胸口只有一丈远的时候才反应过来。

    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射出这一箭的刺客,水平不在奥妮安之下!

    艾尔文被奥妮安这么一喝,当即反应过来,一手御起沉光“月面”挡在那箭的来路上。

    这个时候已经没有时间给他撑起“光盾”了。

    然而看着那诡异的冒着绿芒的箭头,艾尔文汗毛倒竖,冷汗倏下。即便是在生死场里走了这么多遭,他依旧没法淡定地面对这一箭。

    因为它,太快了!

    艾尔文根本想不到它是如何突如其来地飞到自己身前的。

    奥妮安在她那声“小心”之后,连甩出三道瞬发的银白冰枪。

    可那根松绿色的羽箭丝毫不为所动,那箭头甫一遇上那冰枪就将其击成冰晶碎粒。

    奥妮安一时间也乱了方寸,她竟无办法挡住这一箭。

    因为它,太快了!

    快到根本不给她任何使用高阶魔法的机会。即便奥妮安做出了第一时间最好的选择——瞬发魔法,可奈何那箭势太过凌厉,不是区区几道瞬发魔法能挡得住的。

    艾尔文撑起双掌在身前,希望那破开时空的“月面”能缓解下箭势,那种心提到嗓子眼的感觉,是源自于恐惧,那种对于生命之不确定性瞬间侵袭着他的身心,“原来自己也会死的,即便是在那人生最志得意满的时候。”

    就在那箭头破开艾尔文两尺外空气的时候,一个身影挡在了艾尔文身前。

    竟然是让艾尔文头脑昏沉的罪魁祸首——雨浩!

    雨浩不可能有比奥妮安更好的身手,他只是单纯离得更近罢了。

    雨浩不可能有比那绿芒之箭更快的速度,他只是下意识的反应罢了。

    没有任何一丝的迟疑,就是这般决绝,在奥妮安喊完小心的那一刹那,雨浩已经从马上拧身而起,飞身挡在艾尔文身前。

    艾尔文看着那逆光下雨浩的脸庞,心中油然升起一股荒诞之感。

    “明明自己还那么看不上他,明明才认识了几天,为何要为了我。。。”

    艾尔文有些无法理解雨浩那咧着的嘴角,蹙着眉纳闷:“他难道不知道这会死人的吗?”

    “呲!”的一声,绿芒之箭头直接穿透了雨浩的腰部,那带着笑的脸庞瞬间扭曲,两颗眼珠似乎

    (本章未完,请翻页)

    要从瞳孔里凸炸出来。

    那箭势竟大到出奇,穿透过雨浩的身体后,竟然把他的身体连带着砸向了艾尔文。

    即便看着雨浩像是做了无用功,可是就是那阻住箭头的短短一瞬,让艾尔文聚集起全身之魔力,那月面破开的时空裂隙涨到了一面护手盾的大小。

    而伴随着雨浩身体里飞出的血沫与肉块,那箭头终于迎上了月面外的时空裂隙。

    艾尔文的坐骑一声仰天长嘶,那支鬼魅般的绿芒之箭竟生生把雨浩和马上的艾尔文一同钉到了地上。

    万幸的是时空裂隙最终还是化解那滔天的箭势,那绿芒之箭湮没在了紊乱的时间与空间之中。艾尔文也当即收住魔力,避免雨浩的身体也被吸进那时空裂隙里。

    奥妮安与权巴立时地翻身下马,过来查看两人伤势。

    艾尔文一脸的错愕,脸上血色全无。而雨浩则是趴在他的身上,腰间的伤口还在滋着血,人肯定是不省人事了。

    奥妮安赶紧御起手掌,给雨浩的身体加了个浮空术,将其挪开。

    而后她对着躺在地上犹如活死人的艾尔文上上下下,前前后后翻看了几遍,发现这厮并未受伤,身上的血皆是雨浩的,于是松了一大口气。

    躺在地上的艾尔文,惊魂未定,满脑子都是雨浩那真挚的笑容。

    他不懂那个时候有什么好笑的。

    “别在那躺着了!”还在警戒着四周的奥妮安背对着艾尔文,骂了这么一句,“去看看他死了没有。”

    艾尔文被她这么一骂,这才反应过来,拍地而起。

    “怎么办?艾尔文先生,这可怎么办?”权巴看着雨浩那碗口大的伤口,上下嘴皮都在发颤。

    艾尔文仔细端详起那恐怖的伤口,心下暗道:“若只是创伤,药石可医,可那松绿色的箭头上,显然是抹了某种毒药,这毒药要是顺着血液进入五脏六腑,那便神仙难救了。”

    果然不出艾尔文所料,那发黑的伤口上散发出一股刺鼻的味道,看来这不是一般的毒药,是魔药。那会在奥妮安那马车里待久了,他已经能很快地分辨出魔药的味道了。

    “他怎么样?”奥妮安手里握着那根长留楝木杖,依旧没有回过头来,警惕地望着方才那支箭射来的方向,那是半里外的高/岗上。

    “不太乐观,箭头上涂了魔药。”艾尔文沉着脸说道。

    “谁这么想你死啊?”奥妮安蹙着眉问道。

    “不知道。”艾尔文目色复杂地望着雨浩的伤口说道。

    “艾尔文先生,我们该怎么办?”这是权巴第一次面对这种情况,不禁有些迷茫。

    而艾尔文此时有太多事需要去想明白,思绪有些乱,一时没听见权巴在问什么,“什么?你说什么?”

    权巴小意地望了艾尔文一眼,“我说,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

    “怎么办?”艾尔文蹙起眉来望着权巴,像是看着一个白痴,“你说怎么办?那肯定是想办法医好他啊。”

    权巴诺诺点头。

    “你要记住,跟着我,这种事时常会发生。所以你们所谓的成就一番大事,不是想得那么简单的,很多时候都是拿人命堆出来的。”艾尔文望着权巴正色道,“我不会要求你们都如雨浩这般,但是个人生死这一块,该有的觉悟还是要有。”

    “虽然我也会怕。”艾尔文说着自嘲般地抽了抽嘴角,“你以为刚刚那支箭射过来的时候,我就不怕了吗?你看看我的手,现在都还在抖呢。”

    权巴望着艾尔文微颤的手,默然不语。

    他这才明白,要追随眼前这个男人,可真不是靠嘴上说说的。没点真本事,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随身带魔药了吗?”艾尔文走到奥妮安的身旁,拍了拍她的手臂,示意她可以把法杖放下来了,“刺客一击不成,知道我们有防备,肯定不会再贸然动手了。依我看的话,此刻应该已经遁走了。”

    此刻艾尔文终于恢复了冷静。

    奥妮安仔细一想艾尔文的话,确实有道理,紧绷的神经缓和了不少。她走到雨浩的身侧,几番查验之后,蹙起眉,不发一语。

    而后见她从腰间的冰蚕丝袋里拿出一小瓶魔药来,“这药只能暂时止住伤口的恶化,至于那些流入体内的毒素,得等我回到赞茨城慢慢处理了,如果他能挺到那个时候的话。”

    艾尔文此时心里也是感叹,饶是这雨浩运气还算不错,要不是葵倾及时地从那沙漠里出来遇到自己,奥妮安也拿不到那些存在空艇里的魔药,方才那一小瓶,就是其中之一,这可真是救命玩意。尤其是那批魔药用的是大山脉里的魔物炼制的,效果应该相当不错。

    而后艾尔文前后张望了一下,对着权巴吩咐道:“此处离赞茨约还有一百里左右,你骑上我的坐骑,去赞茨城的新军大营里找一个叫夏烨的将军,就说我被伏击了,让他速来接应我。他识得我这坐骑,快去吧。”

    权巴应声点头,丝毫不敢拖沓,当即翻身上马,往赞茨的方向策马而去。

    “那人在什么地方放的冷箭?”艾尔文看

    (本章未完,请翻页)

    了一眼奥妮安问道。

    “半里外的那处高/岗,从这望过去,至少半里开外。”奥妮安指了指正北方向的一处山岗。

    “光天化日之下,这么远的距离,怎么可能一点动静都没有?”艾尔文颇为后怕地说道,“要不是你喊了那一声,我一点都没察觉到。”

    “你不是一直觉得北方没有高手嘛,这不,差点着了道?”奥妮安神色淡淡地说道。

    “这是什么级别的武道啊。。。”艾尔文磨着牙小声嘀咕道,“那一箭是怎么射过来的呢。。。”

    “具体是什么水准要交过手才知道,不过,”奥妮安说着望了艾尔文一眼,“这人的箭术造诣,肯定不一般。”

    “应该和他的武技有关。”艾尔文略一沉吟后眯起眼说道。他想到了被费提墨训斥的那晚,“老师是怎么说来着的。。。”

    奥妮安点了点头,她也觉得这刺客有着与众不同的武技。

    “你觉得,这次的事,会是谁做的?”奥妮安望着艾尔文问道。

    “我刚刚都盘算了一遍了,实在是没有好的人选。”艾尔文摇了摇头道,“老酒桶麦克尼要是想杀我,也不会在这个时节,毕竟我和他的合作才刚刚开始,要动手也是将来的事情。埃鲁侯爵或者特蕾西亚的话,也说不通,有这么厉害的武道,战场上不用,就为了暗杀我一下?”

    “至于里亚的话,我也想不出他现在有什么理由要杀我。奥内茵?可是这家伙真有这么厉害的帮手,康斯顿平原那一战,他早就用了,何必等到现在?”

    艾尔文把能想到的人都想了一遍,实在想不通是谁会在这个时候派人来杀自己。

    “你已经在想,里亚会对你动手了?”奥妮安略带揶揄地说道。

    “至少这几年应该不会吧。”艾尔文揉了揉两边眉梢说道,“还没到那个时候呢。”

    “也只能暂时认为是纽凡多那边派的人吧。”艾尔文叹了口气说道。

    “你和麦克尼合作的消息,只怕这会才传到纽凡多,怎么可能会是那边派的人呢?”奥妮安嗤笑道。

    “那会不会是康斯顿之战后,他们就想派人杀我呢?只是在赞茨和提利尔,那个刺客没找到机会。”艾尔文说完自己都觉得牵强。

    “埃鲁侯爵是个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吗?他真要有痛下杀手的胆识,只怕那奥内茵和麦克尼早死了一万次了,这伯尔公国哪里轮得到你来翻江倒海?”

    “至于那个特蕾西亚嘛,也不可能。”奥妮安接着说道。

    “为何?”艾尔文不解道。

    “你不会以为我想说她相中了你,所以下不去手吧?”奥妮安促狭地看着艾尔文,用手捏了捏他的脸蛋笑说道,“那你可真是把自己这张脸太当回事了噢。”

    艾尔文恨恨地一把拨开这恼人的柔荑。

    “原因很简单,这个刺客比特蕾西亚厉害多了,以她的能力,估计使唤不动这样的角色。”奥妮安颇为笃定地说道。

    “那我是真不知道谁要杀我了。”艾尔文一脸心累地说道。

    “总会水落石出的。”奥妮安淡淡说道,“而且我相信,这个刺客应该不会只行动这么一次才对。”

    “那看来此地不宜久留,我们也往赞茨城赶吧。”

    “你是想把那家伙颠死吗?”奥妮安说着瞟了一眼晕厥过去的雨浩。

    “把他绑我背上,让马跑慢点呗,还能怎么办。”

    “绑你背上,多帮你挡两箭,是吧?”

    “哎,我哪里得罪你了,没事就损我两句?我最近可没和哪个姑娘眉来眼去噢。”

    “要是生你拈花惹草的气,只怕早被你气死了。”奥妮安没好气道,而后话锋一转,“不过,你是不是以为我真的不知道你和你那葵倾小妹妹在查什么?”

    艾尔文心虚,不敢迎上奥妮安的视线,抽了抽嘴角,苦笑了下。

    以奥妮安的聪慧,一猜就能猜出来,要避着她去查的事,自然只能和那赤发小情人有关。只是她不想点穿罢了。

    不过这次艾尔文倒是会错奥妮安的意了,她真不是在拈酸吃醋。

    奥妮安的不快,在于发生在艾尔文身上那潜移默化却又突如其来的变化,尤其是此趟提利尔之行,让她的这种感觉尤为强烈。她甚至有种错觉,仿佛在一夜之间,那个懵懂的少年,一下子成长为一个她无法理解或者说无法企及的权谋家。即便曾经艾尔文每每遇事,都会把大部分的想法说与她听,可是她依旧忍不住要喟叹,喟叹其成长。

    这种成长是冷漠的,难以回溯的,这也许就是奥妮安不快的地方吧。

    这也让奥妮安越发觉得艾尔文陌生,他每往前踏出一步,她就会觉得陌生一分。可是她心里也十分清楚,艾尔**什么都无可厚非,毕竟这个男人与自己一样,都背负着血海深仇。

    将来的某日,艾尔文也会后悔,后悔自己为何从未去深究过奥妮安的内心,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在回赞茨的途中,这二人没再遇到刺杀,那昏死过去的雨浩自然也就不用担心再为艾尔文挡箭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