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五十二章 半天云之泪

    贺鲁说是冲过去,却并不鲁莽。(wap.k6uk.com手机阅读)

    他见前方挡路的联军人数比自己少,真珠王子列阵于南面,粟特人列阵在北面。

    粟特人手里有新式武器,肯定是难啃,没准儿还啃不动,不过真珠王子是手下败将,自信绝对打得过。

    当下命一万五千主力集中力量冲击左侧,这些天拼凑出来的二百重骑也隐藏在阵中。右侧派了五千轻骑压上,打不打得过不要紧,争取牵制住粟特人。

    贺鲁的残兵基本都是轻骑,本来骚扰和奔射是拿手的玩意。不过此时目标是突破敌阵逃跑,那就得拼命了,左右两路人马手持弯刀,冲了上去。

    贺鲁的计较是,即使冲不动粟特人的阵型,真珠王子这边也是轻骑为主,自己的轻骑比西突厥人的轻骑训练有素,击穿一个突破口逃出去,或者办得到。

    北路贺鲁军冲了一段,快到粟特人的阵前的时候,粟特人的阵中有弓箭雨射出,这个他们是不怕的,虽然被射倒了几百,这是常规损失。

    随即看到粟特人的长枪兵列阵,立刻就头疼了。贺鲁老大,我们是轻骑兵啊,不能自己往枪尖儿上撞自己找死啊。

    好在贺鲁给他们的任务是牵制敌军,当下停下马,和敌人对射起来。

    骑射对步射吃亏,总还可以打,损失还可以接受。南面的贺鲁部队就是真打了。轻骑兵们手持弯刀,列阵而来,把自己当成重骑兵了。

    真珠王子的部队一阵骚动,不敢和贺鲁对冲,反而隐隐有崩溃的架势,这是以前被打怕了。真珠王子大声给部下打气,“大家不要慌,说好了大月氏盟军会支援我们的!”

    眼见着贺鲁的轻骑还有六十步,轻骑往两边分散,露出了隐藏在中间的二百重骑,手持狼牙棒,凶神恶煞地开始冲锋,轻骑簇拥在重骑周围,一起怪叫着杀了过来。

    西突厥人在马上都有点儿坐不稳,正要转身逃跑,大月氏军阵里突然冒出一排浓烟,八十枚康格里夫火箭落在了冲锋的贺鲁军中。

    爆炸的火光震耳欲聋,真正炸死的贺鲁军不多,但贺鲁军的战马头回见火药爆炸,一下子混乱,停止了冲锋,自相践踏起来。

    随即又是两排火箭次第射出,一万多贺鲁军的骑兵统统马惊,随即又是八十发霰弹,这个杀伤力就高了,几百贺鲁军摔下马来。

    真珠王子大喜,没想到盟军的支援这么给力,一挥古越剑,“弟兄们,报仇的机会到了,冲!”

    眼见敌人一片混乱,这顺风仗西突厥人还是会打的,五千西突厥轻骑倾巢而出,攻打陷入混乱的老对头去也。

    北路的贺鲁轻骑兵正在和步兵对射,虽然损失大,却还在坚持。南路遭到强力的火力打击,瞬间兵败,北路兵一下子士气崩溃,主力都完了,咱们还坚持个锤子,跑吧。

    北路轻骑转身要跑,大月氏军阵打开,胡惟用率两千重骑冲了出来。

    老胡一直寸功未立,带这两千重骑,一直顶了个“权”十将的名头,不满久矣,这一冲出来势不可挡。

    贺鲁的北路轻骑要回身逃跑,速度一下子上不来,被胡惟用的重骑冲入阵中,队形立马崩溃了。

    老胡的重骑凿穿轻骑,直奔贺鲁的旗帜而去,贺鲁料不能敌,带人转身往东。至于东面有唐军,反正还有几十里呢,先跑再说。

    吴子仪让人吹动号角,康须的两千兵马,埃文的两千轻骑次第冲出,康须没有和胡惟用争到先发的荣耀,一肚子火儿,把被老胡凿穿的贺鲁轻骑又冲了一遍,和老胡并肩追贺鲁去了。

    埃文的轻骑出来的时候,贺鲁军已经散得满战场都是,全无阵型,见到这些红胡子轻骑,已经绝望,纷纷下马投降。

    自己这边准备充分,打败基本没有了重骑兵的贺鲁是预料中的事。小帅在没动的步兵阵后,见己方大胜,并不很高兴,反而摇头叹息。

    贺鲁兵的冲击还是造成了一些损失的,自己的炮火还是不够啊。康格里夫火箭炮就三百枚,这一下子就砸出去了二百四十枚,钱还是次要的,自己这工业生产能力实在是太弱了。

    梦的那端的历史上,康格里夫火箭炮诞生。研制人康格里夫亲自出马,率领英军攻打丹麦,英*军舰往哥本哈根城里一气砸了两万枚火箭炮,哥本哈根一片火海,完全毁灭。

    自己的势力要是有那个工业生产能力,还用个锤子重骑兵冲锋?种田爬科技树,发展工业才是王道,陈有才那边还要加大投资。一个陈有才,顶五个重骑兵师啊。

    看着胡惟用领兵冲锋,康须的赭羯武士紧随其后,贺鲁的大旗不断后退,小帅又叹了口气。

    打败贺鲁容易,捉住难,贺鲁一旦跑出这段狭窄的路段,就可以离开大路,跑进荒野。

    要是自己有一支伞兵……算了,这个不现实,不过要是有支山地部队,从山上迂回到谷口,等贺鲁兵败,堵住他的退路……

    正想到这里,突然间远处东方的谷口烟尘起,似乎有兵马拦路。

    小帅惊奇,那边也没有自己的部队啊,唐军离这里还有三十多里,不可能这么快到,这是哪儿来的奇兵啊?

    小帅跑到吴军师的指挥台上,拿起望远镜,只见远处东方山口一杆狼头大旗打了起来,五十个亮闪闪的龙虾甲重骑出现,后面还有大批的部队堵住山口,看上去至少有两千人。

    卧槽,半天云怎么出现在这里?还有,他们不是就五十人么?听说算上老巢的辅兵才三百多,这么多人是哪儿来的。

    贺鲁正往东跑,身边就还是跟了三四千人的,半天云手持马槊,高声大笑,“贺鲁,你的末日到了,还不下马受死!”

    半天云带着面罩,发出的声音瓮声瓮气,非常的古怪。随即一挥马槊,五十名重骑对着三千名贺鲁败兵发起了冲锋。

    贺鲁不甘心失败,对手下一挥手,“冲!”

    自己脱了披风,脱下黄金甲,弃了大宛马,穿上小兵的衣服,领着身边的女婿阎啜,消失在了乱军中。

    贺鲁不见了,手下人马见后有追兵,前有挡路的,即使冲过去,东面还有唐军,已经是绝望之境,士气一跌到底。

    因此半天云五十名具装骑兵冲击三千多人的队伍,竟然如入无人之境。一路所向披靡,直冲到贺鲁大旗下,一槊捅倒了打旗的突厥兵,贺鲁的大旗黯然落下。

    半天云“呸”了一声,“竟敢也用狼头做旗。”

    一手抓住贺鲁的大旗,一手拎起贺鲁的黄金甲,大喝一声,“夺贺鲁军旗者,半天云!”

    随从又发现了贺鲁的大宛马,在马上的兜囊里发现了瑶池都督府都督和伪沙钵罗汗国的印信。

    半天云刚刚还得意非凡,见了这些东西,呆立半晌,突然面朝东方跪下,声音变得沙哑。

    “侯大帅,王东晓今天缴获了敌人的军旗印信,打得突厥酋长弃马弃甲,立的功应该够抵罪了。

    你不要杀我,收我回去吧。我这个强盗,实在是不愿意当啊。我多想再做你一天亲兵,跟你杀敌啊。”

    他口中的侯大帅早已不在人世,半天云两行泪水留下,从面罩下流出,止也止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