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六十三章:纸上谈兵终是浅

    秦蔷笑了,“师姐呢?”

    “天亮了才被你师父拉回去,估计还没醒。(wap.k6uk.com手机阅读)”虞林山摆摆手,“一个个的,我看你们师父收的这些徒弟都是些债主。”

    “可不是嘛。”笑过之后秦蔷朝后院走去,打算看看燕竹是怎么一回事。

    那天宋冬凉被宋沁带走之后,燕竹也买了票回了B市,宋冬凉在外面时和她单独住的那套房子空落落的,她回去呆了一会,但越是在里面呆,越是觉得有些迷茫。

    宋家老太太找到了她,三千万一分都没少她的,她保护宋冬凉的任务结束了。

    但这三千万她拿的一点都不开心,这钱来的轻易,但她好像没做什么事情,不但没有保护的了宋冬凉,还把那个娇气的小少爷搞得生了病,现在也不知道有没有好一点。

    燕竹觉得这钱拿的实在是不安心,她得想办法让师叔去给宋冬凉看一看,如果师叔能治好宋冬凉,三千万都给师叔。

    但她喝了酒,以至于在死乞白赖的让虞林山帮忙救人的时候忘了提那三千万,只光顾着抱着虞林山的大腿哭了,以至于被满脸嫌弃的师父拎走。

    秦蔷进到她房间的时候人还没醒,房间里酒味浓烈,不太好闻。

    拉开了帘子让阳光透进来,窗户打开散了散味,那边人刚好也揉着眼睛起来了。

    “几点了?”燕竹嗓音有些哑,醉酒后的脑袋像是被小锤子敲打一样疼的厉害。

    秦蔷看了看手机,“十一点多了,怎么着,出去一趟还失了个恋吗?”

    “鬼的失恋。”燕竹翻了个白眼,“接了活没干好,拿了钱有些不安心罢了。”

    按了按额角,燕竹皱了皱眉,昨天晚上做了一夜的梦,妈的,一会是腾飞高中里头那几个人的脸,一会是宋冬凉白着一张脸被掺扶上车的样子。

    真是混乱的梦。

    说到腾飞高中,燕竹摸出手机翻了翻新闻,刚好秦蔷这边的新闻推送也出来了,现在都已经回去休假的工作室里的成员们在群里聊着。

    【擦,禽兽吧,就是可惜了这个姐姐了,为了报仇也垫上了自己的一生。】

    何子阳发了几个哇哇哭的表情包,愤恨道:【果真是什么年代畜生都不会少。】

    秦蔷点开他们发到群里的新闻看了眼,【XX镇XX高中女高中生被多为教师XQ后自高楼跃下】

    【双胞胎姐姐为妹复仇,手刃多人】

    此时秦蔷和燕竹的关注点并不一样,燕竹的注意力放在那个双胞胎姐姐为复仇手刃多人的文章下面的几行寥寥带过的小字上。

    嫌疑人落网之后,又有一高中男生前来自首,自称自己才是那日刺伤XX高中校长的人,此名前来自首的男生正是校长赵某的儿子,据警方调查所知,并无证据能够证明是男生刺伤的赵某,男生被无罪释放。

    睫毛轻微颤动两下,燕竹叹了声气,她其实在那日赵校长出事之后就知道和赵观南有关系了。

    她之前查前面几个案子的时候,几乎每个人死亡的时间点,赵观南总是恰巧出现在附近,尽管他理由充足,没有嫌疑,但少年人啊,他们还太稚嫩,喜欢一个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

    燕竹曾在赵观南掉落的书本里见过一张照片,原本她并不能分辨出那张照片到底是南宫兰的还是南宫离的,现在想来,应该是南宫离的吧。

    当时他格外慌张的眼神也让燕竹觉得自己猜的没错。

    另外还有他几次看向赵校长的时候那不像是单纯叛逆而完全是憎恨厌恶的眼神,都让燕竹更确定了这一点。

    可他会为了南宫离选择替她去杀自己的父亲,却是燕竹完全没想到的。

    赵校长该死,这点毋庸置疑,接下来法律会制裁他,只是可惜了这两个孩子,却是被仇恨连带的陷入了深渊。

    秦蔷坐到她旁边的时候刚好也看到了她手机上的内容,“你跟宋冬凉去的就是这个地方?”

    “嗯。”燕竹冷笑,“这年头还有人花钱让我把他送进牢里,我焉能不从?”

    她心情不佳,秦蔷想了想,“师叔说你让他去帮一个人治病,是宋冬凉吗?”

    “……我收了宋老太太三千万。”燕竹垮了脸,猛地捶了一下床,“我的任务是保护宋冬凉,结果我忽悠他跟我出去,他现在的状态好像很不好。”

    身为一个对于任务无比认真的人来说,她给自己打圆场,“这次任务有些失败,三千万我不好意思收,要是师叔能治好宋冬凉,我才能心安理得的把这钱收下来。”

    真是如此吗,秦蔷可不这样觉得,但她只是笑笑,燕竹关于感情上的事情,看着好像还挺精通,尤其是她接的任务都是千奇百怪的,所以男女之事也了解的不少,甚至还自诩钓鱼高手,但事实上,感情这方面她还是有些迟钝的。

    纸上谈兵终是浅,毕竟秦蔷当初还觉得自己别说是谈恋爱了,就算是结了婚都不会沉迷在男人身上,亦或者能够在感情上面永存理智。

    但在她昨晚为了安慰她们家徐医生而被他翻来覆去的折腾时,理智就被狗吃了。

    “你去见宋冬凉了?”

    “没有。”燕竹摇头,“他被接回老宅了,我昨天去踩了点,打算今天带着师叔溜进去。”

    秦蔷:“……师叔同意了?”

    “没有,死缠烂打谁还不会了。”说着燕竹就从床上一跃而起,“不说了,我要继续去缠师叔了。”

    “……”

    在燕竹去缠师叔的间隙,秦蔷倒觉得她还有另一个方法能够进宋宅。

    于是她给徐屏安打了个电话,那边过了一会接通,还没等她开口,就先问她,“午饭吃了吗?”

    “还没。”

    “还在工作?”

    秦蔷摸摸鼻子,“没有,在师父这里。”

    “徐屏安。”她问了句,“你知道宋冬凉现在是什么情况吗?”

    “不太好。”宋冬凉比燕竹回来的要快两天,毕竟是宋家人去接的,今天他接到宋冬凉的电话,声音明显有些虚,还虚头巴脑的发脾气,说自己被老太太给囚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