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章 钻了没有宠幸在册的漏洞

    就在女皇殿下不知可否的时候,她的贴身女官朝这里的管事晨丹使了一下眼色。(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他像狗一样,匍匐爬到女皇的身边,低着头回话道:

    “回禀女皇殿下,鸣竹地位低下,怎么可能有机会接触到女皇陛下?

    而且他是罪臣之子,平日里行为不规,几次三番试图凭借自己的几分颜色,勾引后宫里的各等女官,寻求庇护。

    这个孩子肯定是怀的野种,陛下一定不要混淆了皇家血脉才好啊!依奴才之见,这个鸣竹应该杖毙。”

    “嗯——宫规难道都是摆设?”女皇不悦地看向贴身女官。

    这是嫌这个掌事宫男不知身份、冒犯了皇威。

    贴身女官会意,向着身边的女侍卫一摆眼。

    放倒晨丹,上板子。

    一下、两下、三下……

    他闷声挨着揍。

    宫规执行完毕,女皇陛下悠悠开口了:

    “朕的后宫哪来的野种?你们不知道后宫各等女官都喝了祖传的绝子汤了吗?”

    听此话,肉包子似乎就是女皇的,又转危为安了。

    这下如何是好?

    晨丹管事的眼神迅速地扫了一下站在女皇身后的颜俏女官,颜俏走过来行礼道:

    “启禀陛下,女官断然没有这个可能,可是行走在后宫的还有朝中大臣、皇家贵胄世女,以及颜氏、贵坊各坊主。”

    这还是要置原主于死地而后快!

    明珠心里捶胸顿足、跌足叹恨:自己在那个时空里刚刚身死,怕是身体还没凉透。

    刚穿越到这里,又给女皇戴了天下第一号的绿帽子,杖毙之死就在眼前,怎么横竖都是个死呢?

    这里的几个人都想置自己于死地,此刻不自救更待何时?

    他忍着伤痛大声喊:

    “女皇陛下,冤枉啊!”

    一出口的男声,着实吓了自己一跳,声音虽然凄厉,但是有裂锦之美。

    若是来番柔言蜜语,必定是山间泉水叮咚响,有先声夺人之效,抑郁、烦恼等定会被治愈。

    女皇的凤眼投向了他,眼神更加凌厉:

    “你能自证清白吗?否则就不要喊冤。”

    鸣竹答道:

    “奴只说一句话,陛下自能证明奴之清白。”

    颜俏怒了,大声骂道:

    “大胆贼子,小心污了女皇陛下的耳朵!若是不能自证清白,你就是死路一条。”

    女皇抬手制止了她的警告。

    明珠已然接收了原主的记忆,她清楚地知道,鸣竹是被女皇宠幸过,而且一朝就有了凤脉种子。

    只是那个时候的女皇,是一个调皮的小女孩,她普通人的装扮,好像是在逃离皇宫微服私访回来的深夜。

    因为,她的玩性意犹未尽,索性跑到园艺局来上赏花。

    身边没有一个侍从??????自己不可能把具体的细节说出来。

    若是这样,就把女皇的失仪暴露无遗,会给朝中反对他执政的人留下攻击的把柄。

    明珠思考了一下,授意鸣竹说道:

    “女皇陛下可记得昙花一现?”

    明珠看到女皇神情微愣,知道她还记得,可是眼下??????

    颜俏看到女皇神思恍惚,便又怒喝道:

    “大胆贼子,死到临头了,仍然贼心不死。女皇政务繁忙,能记得清这么琐碎的事儿吗?”

    他骂完了鸣竹,又转身请旨女皇,降罪于鸣竹。

    女皇定了定神,说道:

    “朕有权宠幸后宫的所有男人,也有宠幸过没有记载的情况发生。

    为了以防误伤凤胎,咱们等着瞧他的分娩,我们玉家的血脉有明显的印迹,不是能轻易混淆了的。

    若是没有印迹,当场处以极刑。”

    “女皇陛下宅心仁厚,万岁,万岁万万岁!”在场的所有人,跪倒在地,口呼万岁。

    原主暂时摆脱了死神的威胁。

    松了一口气的鸣竹,昏了过去。

    再次醒来,置身于园艺局单独的一个小房间。

    “我这是在哪里?”他用微弱的声音自言自语道。

    不想却有应答声传来:“主人,您还在园艺局。

    因为您可能怀有凤胎,因此按照皇宫的规矩,您拥有了一间单独的房间。

    同时有了两名签了‘生死状’忠仆。我是小兰,他是小梅。”

    怎么都起了女娃娃的名字?

    明珠心想,这里以女儿为尊,起个女孩名字,想着沾点尊贵之气吧!

    明珠试着动了一下身子,还是一身痛。

    他努力梳理接收来的记忆,可就是想不通,自己怎么就得罪了晨丹掌事?

    他想这两个人是不是知道什么,他打量着跪在他身边的小梅和小兰,让他们起身,坐在自己的身边说说话。

    小明和小兰却说:身为您的奴仆,就要跪着回话,没有起身的道理。

    鸣竹看着眼前这两个孩子,他们看起来像是十五六岁的大男孩,长相极好,都长着瓜子脸,大眼睛,薄嘴唇,只是长得有些瘦弱罢了。

    看着他们,他的脑海里想起了一个人——在渣滓洞里讨生活的小萝卜头。

    玉颜国后宫的宫男装束,极为简单,长发拢到后面,一条蓝色飘带扎起来,与飘带相称的是蓝色的长袍宫服。

    掌事宫男是绿色服装,发型不变。

    而被女皇收宫,受封在册的男人们,才可以像女人一样装扮,后宫俨然是一个纯度极高的女儿国。

    “你们起来,明面上我们是主仆,不能乱了规矩。背过人,我们是兄弟。

    我是你们的大哥,有大哥罩着,别人不会欺负到你们的头上。”

    终于当了一把大哥!当大哥的感觉真是爽,自己从小以来的愿望终于实现了。

    小兰比小梅机灵多了,他看着自己的主人分外高兴,便拉着小梅跪拜道:

    “那我们两个小奴仆就大胆的喊您大哥了。大哥在上,受小弟们三拜。日后,还要大哥多多照顾。”

    鸣竹高兴地拉着他们坐在自己的身边,开始了询问,得知他们和原主一样,也是罪臣之子,是这里的末等奴仆,养什么花就叫什么。

    “小兰,拿镜子来让我瞧瞧!”

    小兰不解的说:

    “主子,不??????大哥。你的伤在身上,脸上完好如初,不用担心会破相。”

    总该要知道原主长什么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