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十四章 抢娶鸣竹,大打出手

    从右丞相处往回返,园艺局掌事官晨丹一路上想的都是一尸两命,还有等着他的第二场约会。(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他递了宫牌,进了园艺局,朝东南角一片水榭楼台走去。

    穿过一片最幽暗的树林后,就是园艺局库房,他走进了一处特设房间。

    没有灯火亮起,难道她失约了?

    他推开房门,就被一个人打横抱起,嘴里情不自禁地吟道:

    “小乖乖,你是故意来这么迟的吧?”

    他像小白兔一样的俯在她的胸前,撒娇道:

    “奴家一早就被右丞相传去了,在那里的分分秒秒都是煎熬,就想着早早回来,承受你的爱抚······”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她强势霸道的吻席卷。之后,就是一场风雨大作。

    雨歇天晴,彩虹高挂。他们躺在床上喘着气,晨丹娇弱的依偎在她的怀里,任由她安抚着自己。

    “小乖乖,那个右丞相,没吓着你吧?他若是敢把你怎么样,我要让她加倍奉还!”

    晨丹的声音柔弱又泣惶:

    “奴家跪着回了好半天的话,她还把一碗滚烫滚烫的茶摔在了奴家的身上。她责怪奴没有尽早除掉鸣竹,还让他暗怀凤胎。

    真后悔,那天在他撞破我们的时候,应该就一顿打死他的。”

    躺在女人怀里的晨丹,委屈又懊悔。

    “没事,日子还长。机会有的是,眼下你先按兵不动,皇上派了自己的凤影卫,时刻监视着鸣竹。你要下手,是冒着很大风险的。

    颜贵妃,凭着他的嚣张跋扈以及宠冠后宫的傲娇,也不会容下鸣竹和他肚子里的孩子,一定会有所行动。”

    她拭去了晨丹脸上挂着的泪珠,抚摸着他姣好的面容,告诉他没事儿,一切都有她担着呢!

    晨丹掌事官带着鸣竹被女皇暗暗监视起来的消息,来来回回在右丞相府跑了几次,最后,一个对策慢慢浮出了水面——不能来硬的,就来软的。

    因为鸣竹怀有女皇唯一的骨血——凤胎,事关重大,蠢蠢欲动的可不止右丞相府。

    过了几天,女皇早朝结束,刚返回寝宫,就有颜贵妃求见。

    女皇换了常服,斜靠在御座上缓缓。

    女皇看颜俏带进来的不止颜贵妃,还有一位正值青春妙龄的少女,她尊贵气派,自信大方,只是穿了一身白色的衣服。

    女皇坐端了身子,等待着他们行礼、拜见。

    “妾身颜夕,拜见皇上。臣女颜珍,拜见皇上。”

    “爱妃,这位是?”

    “回皇上。这位是我大将军府的四小姐颜珍,也是我的妹妹。”

    “来人,赐座!”

    “太上皇,驾到——”

    众人连忙起身迎进了太上皇,分主、宾就坐。

    皇宫是最没有秘密的一个地方。

    颜夕贵妃前脚刚带着这位千金坊女,走进了皇上的寝宫,后脚就有人报知太上皇。

    最近出的这一连串的事儿啊,她不放心,走了这一遭。

    太上皇今天看起来容光焕发,精神大好,她爽朗的笑声回响在大殿里。

    “哈哈,这是谁家的千金贵女?”颜贵妃起身告知。

    玉颜国的女儿们不以纤细、柔弱、淑雅为美,反而是以高挑、健壮、彪悍为著。

    太上皇转向皇上笑着说:

    “瞧瞧,瞧瞧,这才是我玉颜国的标准美人,英姿飒爽、魁梧健美。真是一个走路带风、雄姿勃发女子汉。

    只是,这孩子今天怎么穿的这么素净?头上、身上也没有一件饰品。”

    “母皇,评的是。”

    颜贵妃瞧着也差不多了,他跪拜在地,求请道:

    “今日,带颜珍过来,是来请罪的。

    这孩子来看望了妾身几次,臣妾带着她去了几趟园艺局,赏了赏花。

    她竟然看上了园艺局的奴仆鸣竹,一来二去就和他有了情愫,两个人做了不轨之事。

    近日,她听闻鸣竹怀孕了。她就找上了臣妾,说是一人做事一人当,鸣竹是她的男人,孩子也是她的。

    女人不能让弱小的男人替他背锅,她今天拜见女皇就是要求取罪臣之子末等奴仆——鸣竹。请皇上成全!”

    那位颜珍小姐也跪倒在地请求到:

    “皇上,我们玉颜国的男子不是任由我们女子欲取欲求吗?我愿赢取鸣竹为正夫,我发誓:一生不再娶妾夫、侍夫,只爱他一人。请皇上成全,让我们一家子骨肉团聚!”

    皇上的心里在冒火,好像有一条火龙在往出蹿,她使劲的压制着。

    这个处处留情的鸣竹,这个*荡后宫的鸣竹,竟然和宫外的女人勾勾搭搭,**怀胎,气死朕也。

    皇上一时愣在那里了,太上皇当然理解她此刻的心情,她吩咐她们二人先平身,起来说话。

    那位倔强的颜珍却说:

    “皇上不答应我求娶鸣竹,我就不起身!”

    她来的时候,她的坊主母亲大人有令在先:为了确保她的哥哥颜夕贵妃在后宫不可动摇的根基,为今之计只能娶走鸣竹,娶到自己的地盘,鸣竹这小子就好收拾了。

    正在这僵持的时候,颜俏禀报:右丞相玉茭大人求见。

    众人抬头,看到玉茭丞相拉着自己的女儿玉珠进来了,一进来她就拉着女儿,给皇上、太上皇请安,还情绪激动的哭上了:

    “太上皇、皇上,臣管教女儿无方,请皇上下下旨降罪于臣,臣无脸拜见天颜呀。”

    皇上一时还沉浸在怒火中,倒是太上皇发接话了:

    “爱卿,这是怎么了?人人都知道你劳苦功高,治世有方。尤其处理坊中事物,是求真务实、严字当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真是辜负了太上皇和皇上的信任啊!

    臣这个女儿就是个闯祸精。别看她长得雄壮魁梧,彪悍无比,是我们玉颜国数一数二的大美女。却做事莽撞,不顾后果。

    她就是在我的后院里,把所有的**仆都糟蹋个遍,也没什么。她竟然胆大至极,第一次逛皇上的园艺局,就**了那里的末等奴仆鸣竹。

    听说他还有了身孕,他肚子里的孩子是臣女儿的。

    玉珠说她对其他的男仆是一时兴起,只有对鸣竹是真心喜欢,可以说是一见钟情。

    对一见倾心的那个鸣竹,她愿意负责到底,娶回我右丞相府,做主夫,好好宠爱他。

    请皇上、太上皇成全。”

    又来一个抢娶的!

    前面求娶的颜珍,听到这一番叙述,她的暴脾气啊,是忍不住的。她爬过去,抡起胳膊,就朝着玉珠打了下去,边打边说:

    “你这个坏女人,天下男人死光了吗?跑来抢我的未婚夫。他和我早都以心相许了,你竟然用强他,糟蹋了他,我要打死你。”

    那个也不弱,五大三粗的。她边进攻,边骂:

    “我玉阎王看上的人,能让你抢走?你要娶他,先过我这一关,问问我的拳头答应不答应?”

    说着两个人就在皇上的眼皮底下,为了争娶鸣竹大打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