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十五章 打擂争一夫,鸣竹挺抢手

    在玉颜国,男人如草芥,弃之若破衫,可以自由买卖、随手馈赠。(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颜贵妃一方,右丞相一方,都认为向女皇要一个男仆,就好像帮女皇处理废品、扔掉垃圾一样轻松。

    没想到两坊凑到一块儿了,眼下又打的不可开交。

    “够了!”皇上凤颜大怒。

    两个人住了手,再看她们,钗环打落一地,头发凌乱不堪,最主要的是还见了血,两个人头破血流。

    皇上骂道:

    “瞧你们那点出息,忘了我们的习俗啦!男人如草芥,弃之如蔽履!这才够得上美人的行事标准,气质风范。

    再看看你们,为了一个男人大打出手,像什么话?对低贱的男人动心,你们就是自作孽不可活。

    这是我们玉颜国数一数二的大美女应该有的做派吗?”

    “臣有罪,臣该死!”

    “你们干脆来打朕好了,这后宫里的所有男仆都是朕的。你们就在朕的眼皮底下动手,是不是也想和朕打一架?”

    太上皇连忙给她递眼神,让她注意措辞,怕她言行失范。

    皇上顿了顿,又说:

    “你们两坊都是我们玉颜国的擎天柱,都来跟朕求娶鸣竹。按照我国的先例,两个女人争一个男人是要摆擂台的,你们也来摆这个擂台吧。朕做主了:三日后,校武场擂台见分晓。

    最后,朕也向你们交代一声,朕也宠幸过鸣竹,因此这个孩子也有可能是朕的。

    但是,朕作为一国之君,在朕的眼睛里,所有的男人都是灰尘,拂去即可。

    因此,朕告知你们,不管获胜者是谁,不管谁娶了鸣竹,他日落胎,凤女归朕,他~任人处置。”

    “臣女领旨,愿意和她打擂台,争明珠。”

    “退下,准备去吧。”

    “你们,也退下吧!”太上皇让所有的奴仆都退出了殿外。

    “皇儿,真想让她们打这个擂台吗?”

    女皇人前要不露声色,此刻她紧绷着的脸才放松了下来,彻底释放出了自己的愤怒。

    “这个不省事儿的贱人!看看给我戴了多少顶绿帽子!这还是知道的**,不知还有多少桩的风流债呢!”

    “反正,我要留他在宫里。到时候我就说他是孤的御用太医。”

    皇上不可思议的问:

    “他给你吃了什么*魂药?”

    “母皇你先回宫休息,我要找这个贱人来问清楚。”

    “凤胎要紧,别气着他,别伤着他!孤还是那句话,要宠着他。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吧。”

    颜俏幸灾乐祸的,一路小跑传来了鸣竹。

    鸣竹被带进了皇上的寝宫,远远的就向皇上行了一个屈膝礼。

    “屈膝礼?大胆奴才,竟然敢用贵女的拜见礼?”

    “我没错呀,你难道想让我肚子里的凤女行低贱的跪拜礼?那就是大大委屈了我们的凤宝宝。”

    女皇生气极了,一步一步走下了殿内台阶,在最后两个台阶上站定。向他勾勾手指,示意他过来。

    鸣竹站着没有动,反而一屁股坐在靠背椅子上,端起茶杯就喝,抓起点心就吃,边吃边说:

    “这有身孕的人啊,就是不一样。一天得吃八顿饭,还是个饿的。

    你知道吗?我们的凤宝宝可能吃饭了。

    你这个当母皇的,也要注意配合胎教,不能动不动就发怒,喜怒无常的。

    这样,我们的孩子出生了,就是一个刁蛮小凤女。

    而且,你要让我的眼睛里所看之处皆是美景,所看之人皆是美人。这样,我们的凤宝宝,她就能成为玉颜国第一大美人。”

    吃饱喝足了,他一边拍去手上的点心渣,一边笑的纯真地走到了女皇的身边,拽着她的衣襟。用稚嫩的萌宝童音说:

    “凤宝宝,拜见母皇!凤宝宝不要母皇眉头紧锁,会多长皱纹的,笑一笑,笑一笑!

    凤宝宝要母皇陪着去看园艺局的花。凤宝宝要出去呼吸呼吸新鲜空气!”

    他的声音本就好听,此刻模仿的童音,更是甜腻的化不开。

    女皇再也绷不住了,发出了会心的笑声。

    哈哈······真有趣!

    女皇压制的怒火,准备在他到来之后,任其喷泻而出,把他烧成灰烬。

    没想到莞尔一笑。

    “走!”鸣竹大胆的牵着女皇的手往出走。

    “去哪里?”

    “这里太闷了,我们去园艺局赏赏花。”

    这个人会妖法邪术,他迷惑了女皇。

    颜俏想破脑袋也不会想到,一个顺理成章、一触即发的发火、罚跪、动用宫规。此刻,变成两个人的欢笑、牵手、一起出玩。

    皇宫甬道间,凡是看到宫男鸣竹牵着女皇并肩走的场景,通通跪拜在地,以额触地,不敢望也不敢去想,这是真实的场景。

    和鸣竹并肩走的女皇,她的心像是飞翔了起来,她的身体也像长出了一双翅膀,浑身轻松。

    他牵着她的手在园艺局一片柔软的草地上停了下来,然后慵懒地躺下去,拍拍他身边的草地说:

    “过来,躺着说话。你恐怕没有躺着看过蓝天白云吧?”

    看到他舒服的躺着,好惬意,女皇心里痒痒的。她警惕的看看四周没人,她着魔般的照做了,她想:就躺一小会儿,就一小会儿,这个国家会不会灭亡与我没有关系。

    鸣竹~

    嗯?

    你是这个皇宫里唯一不是灰尘的男人。

    我本来就不是男人

    鸣竹,你身上没有男人的奴骨、奴性,像我们女人一样骄傲自信。

    我本来就是个女人。

    鸣竹,你是不是对来到园艺局的女人都很多情?

    我对女人没有兴趣。

    你是不是被其他女人**过。

    我不弱爆,她们近不了我的身。

    那你是不是有意中人?她就是颜贵妃的妹子颜珍。

    说了我对女人没有兴趣。

    过三天,他们要摆擂台,就为了娶你进门。

    她们娶不了我,我不属于这个世界。

    女皇,快看天上的那朵云。像不像一匹奔腾的小马?

    不,它像一只凤凰。飞翔在我玉颜国的上空,护佑着这里的子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