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十六章 打擂求婚,虽死犹荣

    鸣竹的桃花债东窗事发,有人争着来认胎。(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她们不顾女皇的颜面,赌咒发誓对鸣竹忠贞不二的爱情。还大打出手,准备摆擂台来争夺鸣竹。

    女皇愤怒的心,像是肆意燃烧的火龙,没想到被他这个小无赖打破常规的言行,将怒火收在了蜜罐子,以最美好的场景浇灭。

    不按常理出牌的鸣竹,总能反转结局的鸣竹,让女皇的心又坐了一回过山车。

    三日时间到,约定的“两女争一男”擂台赛,如期举行。

    “摆驾,校武场——”女皇下了早朝,直接赶到了校武场。

    校武场的中央,建有一个方形擂台。擂台建在五层台阶之上,台阶周围穴着许多旗帜,上面绣有凤凰图案。

    打擂台最后面,挂了一一条横幅。上面写着:打擂求婚,虽死犹荣。

    擂台的正前方搭建着观看台,中间高起的台子是女皇、太上皇的御座。其它看台众星捧月般

    围着中央看台排开,左边是大凤女及黄皇亲贵胄的位置,右边坐着玉润大凤子及各位朝堂命官。

    女皇到来的时候,所有人均已到位,都在议论着这场擂台赛。

    女皇入座之后用眼睛搜索着那个小无赖,还未到场。

    片刻之后,今天的主角鸣竹,带着他的三个仆人进入了校武场。

    他们的到来,又引发了一场议论小旋风:

    啧啧,你看他就是今天的赏头——获胜者求娶为正夫。

    可不是嘛,今天的赛事可热闹了!两位千金坊女,都是京城里数一数二的人物,是最顶尖的大美女,

    听说,本擂台获胜者,是求一得二,他肚子里已经有肉货。

    这是皇上的男仆,这个孩子应该是皇上的凤胎,怎么能让他们打擂台娶走呢?

    这你就不知道了,听闻这个鸣竹是园艺局的采花魁。

    凡是到过园艺局的女人,都拜倒在他的色相下,他是见一个得一个,连皇上也没有逃过他这个大色魔的手。

    因此,他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暂时是搞不清楚的?

    咳~倒不要担心这个,玉家血脉,一生下来就有特殊印记,这个是混淆不了的。

    ······

    只见鸣竹走到擂台正前方,面对看台站定,人群中的议论声戛然而止。他亲了亲嗓子,一开口就如山间泉水叮咚流出:

    “各位看官,光看打擂多无趣。在下想了一个游戏,名字叫——押输赢。

    你选定获胜者之后,就在我这两个仆人前登记,你押的是谁赢,你押定多少钱?若是你压赢了,按押定多少得对方的下注钱!在下得一些摆摊钱,好挣点出宫盘缠。”

    此话一出,下面的人又是叽叽喳喳的议论。大家异口同声说的是新鲜,真有趣。

    “本大凤女先来,下押一百两白银。”

    在大凤女的带领下。大多数的百官朝臣及皇室宗亲,都纷纷押了注。

    有了押输赢,有了彩头,这场擂台,更加激烈。

    众人下注结束,鸣竹没有走向供奴仆跪坐的看台,而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向了中间最高的看台。

    下面又是一片哗然、骚动,眼珠子惊得掉了一地。一个个问着对方,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以?

    他就在太上皇、皇上御座下的毯子上就地一坐,胳膊肘斜撑在御案上,随手拿了一个果子吃了起来。

    红果皓齿,煞是好看。

    他边吃边问:“真的就把我当成赏头赏给他们中的获胜者了?”

    女皇正襟危坐,严肃的说:

    “身为女人,说出口的话,就是板上钉钉,言出必行,不可反悔。”

    “那你都不怕她们,不管谁把我压在身下,分分秒秒就会玩成肉饼吗?再说了,她们长的虎背熊腰,牛高马大的,身上的味儿也难闻啊。”

    “你长得那么可心人儿,他们一定会怜香惜玉的。”

    鸣竹双手合十,一个劲儿的的祈求道:

    “皇上千万不敢冒这个险,求女王收留,求女王开恩!若被她们赢去了,做为女皇的人,我······我会一头撞死。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什么玉什么瓦?这句话什么意思?”

    “你把我想办法留在身边了,我才会告诉你,这是什么意思。”

    “又来这一套!”

    鸣竹又切换了话题。

    “太上皇、皇上,你们押谁赢?”

    皇上看着他,饶有兴趣的问:

    “如果朕押他们都输呢。”

    “不对呀,总该有一个人赢的。他们可是签了生死状的,有一个人会走下擂台,有一个人会被抬下擂台。”

    皇上又问:“你就说朕如果押他们都输呢?”

    “不可能啊,如果他们俩都输了,那就把我这个赏头赏给你好了。”

    “好,既然是赏给我的,那你就要全身心的忠于我,母皇作证哦。”

    “时辰已到,比武开始!”擂台上有人宣布,原本被鸣竹之举引发的嘈杂瞬间烟消云散,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擂台之上。

    主事人退去,两位武者缓缓上台,对着台下观众一齐行屈膝礼。

    右丞相之女玉珠,穿了一身红色短衣,干练英武。颜贵妃之妹颜珍,着绿色武衣,英姿焕发。

    两个人都是彪形大女,膀圆腰粗,武力过人,加之有了押输赢,那些押了输赢看客的奴仆都涌到了擂台下面,自觉形成了两个阵营。

    就像两方的啦啦队,嘴里喊着:

    “玉坊必胜!”

    “颜坊必胜!”

    “必胜,必胜!”

    嗨嗨嗨,嚯嚯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