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十六章 转败为胜讨名分

    被你抓在现场,你非但不能降罪于我,我还要继续讨赏!

    鸣竹站起来,对着女皇做了一个屈膝礼说:

    “禀告女皇!今早太上皇他老人家,已经金口开恩,免奴才,在后宫里所有的跪拜礼。(看啦又看♀手机版wap.k6uk.com)因为在下怀了凤胎。

    就要按凤女的礼仪行事,见到女皇、太上皇或者比自己身份高贵的人,行个屈膝礼就可以了。

    清晨,奴才已在太上皇处讨来了她上次承诺的要对我们主仆二人的封赏。

    皇上,看在‘好事成双、三羊开泰、四季平安、五福临门、六六大顺、七星高照、八方来贺的份上;

    看在奴才对皇帝繁育皇嗣,为皇家血脉开枝散叶有功的份上,您应该给奴才一个恰当的名分。

    不应该再是一名奴仆,一名宫男了,这配不上将来我们凤女的身份。”

    这个表里不一的家伙,刚才还信信誓旦旦说不为名分,这会儿开口给皇上要名分。要脸不要脸?

    大凤女向他投去不屑的目光。

    也好,收为朕的后宫嫔妃,他们二人就有了身份隔阂,宫规约束。

    他们就不能随便交往了!

    咳咳~女皇清了清嗓子说道:

    “传朕口谕。封园艺局宫男鸣竹为更衣。”

    “皇上,怎么才是一个最末等的更衣呀?最起码封奴才一个妃子当当啊!

    你看你的三宫六院七十二妃,谁能像我一样给你怀个凤胎啊?

    就凭这一点,您就应该给给奴才一个高起点。”

    “行啦,别讨价还价了。先把凤胎给朕老老实实生下来,再说吧!

    还有,这个后宫嫔妃的等级都是靠建功立业打拼来的。要想升级你就想着怎么立功吧!”

    “皇上,奴才要在这凤栖殿,开个诊所。为后宫所有人看病解除痛苦,算不算一大功劳?你应该给我升个级吧!”

    “你的医术没有得到大家普遍的认可,等时机成熟了再说吧。”

    “朕也乏了,大凤女你跟朕一起回宫吧!”

    驳回!

    驳回!

    又驳回!

    皇上心里美滋滋的,终于有拿捏你的办法了。

    “恭送皇上!”

    声音还是那么好听,是皇宫里最好听的声音了!不,是世界上最好听的声音了。

    皇上转过头来说:

    “你的绿头牌,朕会吩咐幸事局马上制作。从明儿起,你的绿头牌就能投入使用了。”

    鸣竹大惊道:

    “皇上,奴才有孕在身,要养胎,不能侍候皇上。请您不要翻奴才的绿头牌,翻了也没用。”

    犟,看你还能犟得过朕吗?

    鸣竹真是纳闷——

    女皇怎么会赶到这里来?刚才她不是在勤政殿上正在和自己的内大臣商议国事吗?

    哦,这还用问吗?竟然忘记了,女皇曾经在这里安装的摄像头——凤影卫。

    女皇匆匆赶到这里来,难道是吃醋加怀疑?

    之前,女皇的眼线恐怕早已将大凤女跟原主的交往汇报给了皇上,所以眼下的这个凤胎,女皇怀疑是大凤女的。

    因为她对原主的印象不好,总要把他说成是不守夫道的荡夫。

    这是一场不小的误会。

    今天大凤女找上门来,第一句话并不是问这个孩子到底是谁的?

    可见他和原主没有不才之事,没有越轨行为,他们俩更多的是一种认知认同、精神交流。

    鸣竹陷入了沉思,这两个女人,这一对皇室姊妹花,一前一后,都气势汹汹跑来这里兴师问罪。

    可见,都和原主有不小的瓜葛,这个原主本领也不小啊!要好好捋捋原主和大凤女的关系。他又是如何让大凤女青眼有加的呢?

    小梅在一旁进进出出的归置一些旧物,这些旧物都是原主的。

    “小梅,把那些旧物全部给搬到睡塌上来。”

    “这一箱子的旧物都搬上来吗?”

    “对,都搬上来。”

    鸣竹想着,也许睹物,能够唤醒一些记忆。

    在穿越过来的这段日子里,明珠也曾试着整理接收过来的记忆。

    她发现原主对曾经受过的苦难,对所属坊的冤案,记忆的比较清楚。

    他有点像——勾践卧薪尝胆。痛苦与磨难,责任与担当,反复记忆,达到刻骨铭心。怕自己一时在舒坦中,丧失了斗志。

    像今天找上门来的大凤女,记忆比较模糊。

    通过她的追问,她的激动,她的不能接受,可以推测到她和原主,有共同的思想认识,有深刻的精神交流。

    尤其是对这个国家男人的奴性,应该都是痛恨的。

    他们瞧不起那些扶不上墙的烂泥,原主应该是想成为大凤女心里那个真男人的偶像。

    也就是说,不甘自贱的鸣竹,有可能是大凤女的梦中情人。

    因此,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原主和大凤女的交往,应该是最快乐最幸福的时光。所以,原主把这段记忆是埋藏在心底最深的角落里。

    打开木箱,里面放着原主小时候的几件小玩具,有雕刻的木花、蝴蝶,以及漂亮的小姑娘木偶,雕工精致。

    这个小拨浪鼓真有意思,可惜鼓面有点破损。

    咚咚~了两下,鼓面破裂的更厉害了,能看到里面塞着什么东西,鸣竹掏了出来一看,是几张发黄、褶皱的空白纸,有些年代了。

    还有小香袋、小手帕,绣制品的原材料是上等丝绸。

    上面绣着歪歪扭扭的字体:大鹏展翅,志在四方。落款是:颜飞。

    这稚嫩的字体,可以推测是小时候原主的男红作品。

    颜飞,这是他的原名吗?颜姓在这个国家是有身份的代表,必是出自贵坊之一。

    咳咳~鸣竹被箱子里的旧物堆积的灰尘呛到了。

    这里面的物件,也不知道堆积了多少年了。鸣竹在玉佩里摸出了一个消毒喷液,莎莎莎······对着旧物喷了一遍。

    一条条血布,卷着放在里面特别刺眼。

    明珠拿到手里,正要一探究竟。小梅脚步匆匆进来禀报道:

    “主子,颜芬答应拜访您来了。”

    颜芬~是谁?

    罢罢罢—

    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咱有凤胎,咱怕谁?

    鸣竹吩咐道,前厅等候。

    探寻记忆,寻求往事,厘清原主的这些桃花债,看来要推后进行了,先把这个是魔是鬼还是神的人打发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