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十五章 打着医馆的幌子——敛财

    有一次,女皇来到竹林,掌事官献宝似的,让他引来凤凰,果然成功。(看啦又看小说网)女皇金口玉言:赐这里的竹子为凤栖竹,奖赏管事一千金。

    睁开眼,鸣竹再看镜子里的自己,神情凄凉,眼里心里都是小鸣竹呕血育竹的情景。

    明珠发誓:用我之魂魄,定护你身周全。

    她终于捋清了原主与大凤女的关系,赞赏与护佑。

    眼前还出现了一个目标——出宫,找故人。

    颜夕贵妃的宫殿里,今日人流不断,前前后后找来的,都是针对鸣竹即将要进行的面试,找对策。

    艳芬趴在椅子上,咬牙切齿地喊:

    “这个死奴仆,一夕之间就洗白了我们的身份,等级、封号一切归零。为什么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旁边的德妃颜珑失魂落魄地说:

    “你们这些品阶低的答应、侍郎,损失最小了,本来就形同垫底。

    只有我们这些尊贵的嫔妃,简直是亏大了。我们身后的坊主排除万难才把我们送进宫来,然后又制造机会,让我们立功,才一级一级升上来。

    这下倒好,他一个罪臣之子,让我们拥有的一切都化为乌有,我们的命运全部掌握在他手里。

    坊主一定会放弃我们这一棋子,另选年轻美貌的进宫。”

    “没有他,就没有这场面试,就没有我们可能重新洗牌的机会。”

    “你是说,干掉他?”

    “愚蠢,他现在怀着凤胎,有女皇的凤影卫时刻保护着,这样的想法直接是送死。”

    颜夕贵妃魂不守舍地说:

    “这个后宫除过皇夫,就是我最尊贵,这下好了,重新洗牌,能不能被选上还是个事。

    我们坊主还没走出颜珍擂台毙命的痛苦之中,她没心思搭救我。

    我还剜了他仆人的眼珠子,他肯定会第一个淘汰我。”

    颜芬突然灵光一现:

    “哥哥们,你们位份高,尊贵无比,可千万不要从塔尖掉下来,掉下来就是万人踩踏的对象。

    你们既然杀不了他,那就买好啊!什么最值钱送什么,有道是‘伸手不打笑脸人,当官不打送礼人’。”

    “就这么没有来由的去送礼?这~多拉不下脸啊!”

    “怎么会没来由?他不是开着医馆吗?我们去看病,奉上症费,不就行了吗?”

    ......

    计议似乎商议已定,他们带着一阵香风,回到了各自的住处。

    颜夕贵妃还有一张底牌,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打出手。这个即将到来的面试,似乎就要把自己从高处拉下来,摔个粉身碎骨。

    不行,我要找他。

    医馆开张第二天,鸣竹又准备了一些外科急救药品,等待着救治那些可怜的奴仆。

    没想到,坐起了冷板凳。

    今天没有伤奴事件,真好!

    晌午刚过,就有一些贵人找上门来。他们领着管事嬷嬷,管事嬷嬷指挥着奴仆们抬上“诊费”。

    第一个找上门来的就是位居后宫第三位的德妃,他打听到鸣竹不喜胭脂水粉,不喜女人装扮,就着了一件朴素的旧布衫来了。

    进来之后,愁眉不展,病容满面。

    “颜侍郎,颜神医,快给我看看病吧!”

    伸出手来,鸣竹专业十足地给他号起了脉。

    闭眼,感受脉搏。

    “你有不明原因的紧张、害怕、担心、恐惧、惶惶不可终日之感?”

    “对,对!”

    德妃点头如捣蒜。

    “你这是典型的心理紧张焦虑症,心情放松,看淡名利,看开得失,自会不治而愈。”

    “是,是!劳驾诊治,诊费送上。”

    他手下的大山嬷嬷打开了三个箱子,第一个里面是白银一千两,第二是黄金一千两,第三个是珍珠玛瑙玉石若干件。

    鸣竹看了,悠然开口:

    “德妃夫夫,身病易治,心病难医。不要小瞧心病,它可以心生魔鬼,拉你入十八层地狱。到时,悔之晚矣。

    对名利看清、看轻、看淡,你就解脱了束缚,如鲸向海,如鸟归林,自在惬意。”

    德妃诊治完毕,顿觉自己心病已除,浑身轻松地迈出了凤栖殿。

    “鸣竹,这么多的财宝,我们敢收吗?”

    “有什么不敢,这是我应得的诊费,你让彩云、彩月登记造册,收入库房。待会儿还会有人来看病,我们空空的库房,马上就要盈实起来了。”

    鸣竹抽空问:

    “壮壮姐,你多少岁进宫的?”

    “6岁。”

    “你再出过宫吗?”

    “三十几年了,未曾踏出过一步。”

    鸣竹开心地说:

    “等这次面试结束了,我就带着你们几个出宫玩玩,我有出宫腰牌。而且在宫外,我有很多事情要办,以后出宫的日子多得是。

    这出宫、办事,就得有盘缠,我要多看病,多攒钱,以后花钱的地方太多了。”

    送走了德妃这一大笔买卖,后面紧跟而来的有不同等级的嫔妃。

    “你,男科疾病严重,注意点私生活。”

    “你,痔疮注意点饮食,迟早还是一做。”

    “你,盲目追求苗条,赢得女皇怜爱,营养不均衡,以后不要节食了。”

    ......

    他们的“诊费”多少参差不齐,但也都是压箱底的宝贝。

    他们患有不同种类、不同程度的慢性病,鸣竹仍是医者仁心,给他们开出了有效的处方。

    夜深人静之时。

    “鸣竹,今天不是没有伤奴事件的发生,而是他们到不了咱们这里。

    那些后宫嫔妃们派人传话出去,医馆被他们包了,不能让那些低贱的奴仆跟他们一起看病。”

    “胡闹,这些受伤的病人,若是得不到及时救治,会感染丢命的。你们几个出去,各个宫、局转转,有受伤的病人带到这里来。”

    听了鸣竹的吩咐,壮壮姐带着几个小弟弟出去,分头访找病人了。

    走到甬道上的小全子,被颜夕贵夫手下的小路子拉住了,说是主人找他有事。

    小全子看到是小路子,兜头似浇了一盆冰水下来。

    自己差点就忘了地狱般生活的苦楚了,这个小路子,让他身上的伤疤一个个裂开了。

    自从来到凤栖殿,主人哥哥十分好,没有主仆之分。他把我们奴仆当个人看待。吃在一起,住在一起,心里一直是暖烘烘的,从来没有品尝过的幸福,这里天天都能拥有。

    而眼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