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十八章 鸣竹的心愿,就是朕之心愿

    晨丹使出了吃奶的劲,忍着难闻的骚味,才把这位三尺大妇,抱到了床榻之上。(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他鼓足了劲,伺候着右丞相,任她作弄自己。

    一番大汗淋漓之后,右丞相搂着晨丹说:

    “你小子是个有福的,能有幸得到我的雨露。今天领着两份的差使钱回去,一份打点颜贵夫合作一事,一份就是赏给你的辛苦钱。

    不愧是来自宫里的,手艺娴熟,又别有滋味,让人欲生欲死。

    回去多学学,下次再来,就是三倍的赏你。”

    昨夜,注定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夜晚。

    颜贵夫在鸣竹咄咄逼人之下,打出了他的底牌。给安穴在他身边的小全子交代了最后的使命。

    鸣竹救下小全子,是又一个农夫和蛇的故事。

    在同一个夜晚,晨丹利用众嫔妃“兔子急了咬三咬”的处境,预谋讹上右丞相的一大笔钱财。

    而鸣竹这里,直到子时,还在接诊白天被打伤的**。

    “你,胳膊断了,需要接骨。你放松,不要紧张,我这就给你做接骨手术。”

    忙碌了大半天,才结束手术。

    “你完全康复需要至少三个月,记住,两年后找我拆钢板。”

    “这个怎么这么残忍,谁拔了你的指甲盖?这帮后宫里的恶魔。”

    ......

    “怎么会是你自己,不敢说是吗?再忍忍,我会想办法救你们出苦海。”

    “你这是烙铁烙的?残暴至极!

    我已经给你涂上了药,这盒药拿回去,按时涂上。禁忌伤口接触水,辛辣刺激食物。”

    女皇寝殿。

    自从鸣竹拒绝侍寝之后,骄傲的她也拒绝翻其他人的牌子了,一个人安歇在了勤政殿。

    太上皇出于对子嗣凤脉的考虑,几次三番地劝说女皇要多亲近后宫嫔妃,让后宫嫔妃能开枝散叶,说不上就有人幸得凤脉了等等。

    女皇总说政务繁忙,太过劳累。

    太上皇知道她心仪鸣竹,劝说要雨露均沾,不可偏宠专宠,如此,于天下社稷有害。

    这晚,女皇就安歇在了勤政殿。

    她桌前烛光摇曳生姿,书上灯火闪烁。她本能地喊了一声:

    “玉佩,是你吗?”

    “皇上,凤影卫有要事禀报。”

    “讲!”

    “凤栖殿的上下,此刻还在忙碌不堪!臣想着他有身孕,实在是不妥,特来禀报。”

    “还没有休息?”

    “启禀女皇,鸣竹白天接诊的是后宫嫔妃,足足看了有近十人的病。

    晚间,他得知那些被主子,或管事打伤的奴仆被拦在了宫门较远的地方,没有得到自己的救治。

    他吩咐手下的奴仆把他们一一访找回来,进行了医治。晚上的重伤有八人,轻伤五人。

    那些奴仆们有烙铁烙的伤,有鞭打、板子伤,有剪刀、锥子伤,更有甚的是拔掉指甲盖,挖眼珠,割鼻子。

    各种五花八门的伤口,令鸣竹越救治越心疼,越生气,他不停地安慰他们:你们忍一忍,将来我一定要救你们出苦海。”

    女皇听了,怒火中烧,啪得摔碎了一只茶碗。

    “鸣竹有仁爱之心,朕何曾缺失爱民之心?

    何必等到将来,鸣竹的心愿就是朕的心愿,朕要立马实现。传朕口谕:即日起,各宫主人、各局管事,不许再打伤、弄伤、残害宫男、奴仆。若有违抗此令者,杀无赦!

    玉佩,调动你们的凤影卫,此刻起,就在各个宫、各个局里传令!”

    忙碌到黎明时分的鸣竹,不会想到,自己的一个彻夜救治,就换来了女皇不许伤奴的口谕圣令,将自己要实现的一个艰难愿望,实现了。

    全殿上下正在救治伤病患的时候,小全子揣着笼子,趁乱放在了鸣竹的枕头上。

    一直劳累到天亮的鸣竹,救治完最后一个病人,他倒头就睡,极度的疲乏涌来,让他重重的合上了眼皮。

    睡梦中的鸣竹,梦见有一只虫子爬上了自己的耳朵边,咬啊咬,他想拂去它,可是胳膊上空乏无力,晚上他做了好几台手术,包扎了好多的伤病人。

    他累极了,他要好好睡一觉。

    第二天,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出了一个全新的皇宫。宫男、**们迎来了新生活,一直压在他们头顶的两座名叫压迫、剥削的大山被搬走了。

    可是,这皇宫里全新的太阳,却照不到鸣竹身上了。

    凤栖殿,来过几名抬着厚礼来看病的嫔妃,被壮壮姐婉拒了。

    到了下午,她想着鸣竹总该歇好觉了吧,也该起床吃东西了。

    走进去呼唤他,可是怎么也叫不醒,他睡得很是沉重。

    他的壮壮姐一边想是不是太劳累了,一边有不好的念头——怕他从此再也叫不醒。

    夜幕降临,壮壮姐及他的小弟们心慌了,他们的主子怎么也叫不醒。

    小全子尤其是做贼心虚,自己小小的心里,装了那么一件大事,压得他喘不过气来,简直要崩溃了。

    颜夕贵夫说好的,不仅没有害处,还可以帮他转成女胎。怎么这会不省人事?

    他思索着要不要把这事告诉壮壮姐。

    “你们照顾好他,守着他,我去禀告女皇。”

    她刚急匆匆地跨出殿门,就迎来了女皇的御驾。女皇已经得到凤影卫的禀报,感觉大事不妙,就立刻赶了这来。

    随她一起来的,还有宫里的巫祝翘楚——颜巫官。

    他们随着女皇进了内殿,女皇坐在床边,呼唤着鸣竹,醒转过来——无用。

    “颜巫官,你过来看看他怎么了?”

    颜巫官先是“天灵灵地灵灵”舞了一遍,最后抽出了一根木剑,又朝几个地方刺杀了一会儿。

    接着,命自己的几个徒弟,在殿堂之外掘地三尺,找巫蛊邪物,无果。

    他走到鸣竹的床榻前,用手抚上他的身体,挨着摸过去,在摸到耳边的时候,他猛然睁开了眼睛,对女皇说:

    “这就对了,是睡虫作祟,有人给他中了睡虫蛊。”

    “严重吗?怎么个解法。”

    “严重倒是不严重,不伤及大人、胎儿的性命,就像睡着了一样。”

    “可是,也不能一直睡着啊?”

    “这个睡虫的解法,微臣还没有破解啊。也许,本人意志力强,就能战胜睡虫的蛊惑,清醒了也说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