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十九章 女皇用情极深的第一次

    女皇听了颜巫官模棱两可的话,发火了:

    “养你又何用?朕命令你巫祝馆上下务必救醒他,否则,要了你们的狗命!”

    女皇发了威,天都要打颤。(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来人——把凤栖殿所有的奴仆看管起来,交给慎刑司,给朕查个水落石出。是谁给他中的蛊?是谁要他长睡不醒?

    把鸣竹给搬到朕的寝宫,由朕亲自照料他,由凤影卫看护他,我看谁敢再能动他一根汗毛!”

    “是,皇上!”

    他们匍匐一地,领命而去。

    又一个晚间到来了。

    怀了凤胎的鸣竹,不可一世的鸣竹,被女皇捧在手心里的鸣竹,中了蛊醒不来的消息不胫而走,传遍了皇宫的各个角落。

    后宫之人听到这个消息的反应无在乎以下几种:

    被鸣竹救治过的奴仆,为失去这一好人而痛心,自发地来到他养育的那片竹林。跪在地上祈求云凤凰显灵,救救他们的救命恩人吧!

    那些奴仆知道,都是因为鸣竹彻夜救治他们的伤,女皇疼惜他,才出台了保护他们奴仆的圣旨。

    这也是鸣竹神医经常挂在嘴上的一句话:再忍忍,我会救你们出苦海;再忍忍,我会给你们一个平等的世界;再忍忍,我会让你们活得像一个人......

    他的话还在耳边回响,可他却长睡不醒。

    只听一个奴仆说:

    “神奇的凤栖竹,你们的主人鸣竹,他就像太阳一样,用自己的医术普照这这个皇宫。

    我们多想成为他的奴仆啊!听说在他的宫殿里,他把奴仆当亲人看待,不打不骂不踩在脚下。

    成为他的奴仆,此生看似无望,却不想他用长睡不醒换来了我们的重生。

    听说,他的血流遍了整个竹林,才有了你们的茁壮成长,今天,让我们的血也洒在这片竹林里,愿这方神奇的竹林,能保佑他早点醒来。”

    他们拆开了绷带、棉纱,在受伤的创面上再来上一刀,如此虔诚地流血祈祷,只为鸣竹能早日醒来。

    被鸣竹惩治过的坏人,如晨丹,以及他手下的单手杨之类,是欢欣鼓舞,盼着他永不醒来。

    还有后宫嫔妃们,大多数人不想重新洗牌,不想面试,也希望他长睡不醒。唯有一两位真男人,才希望一展才华,能唯才是用。

    还有那些奴性深种的人,他们看好戏似的看鸣竹栽了一个大跟头。不免会说:真是不自量力,看吃亏了吧!这胳膊还能扭得过大腿?安分守己地当个宫男不好吗?

    太上皇、大凤女、凤子等,忠心于女皇的人,真心为凤胎着急,为女皇的江山忧虑。

    他的挚友、知己——大凤女玉尧,虽然不齿于他现在得到的宠爱与地位,但他是她见识过的第一真男人,她是真心焦急。

    在得到他中了巫蛊术的当天晚上,大凤女就出宫,去了民间,也有可能去邻国,只为寻求巫蛊破除之法。

    女皇为了守护着鸣竹,她已经三天没有上朝了。那些文武百官们,跪在她的殿外,请求女皇理朝。

    “他们在外面跪了几天了?”

    “三天了,皇上。”

    “去,告诉他们,有事先让左右丞相处理。明日,朕会上朝理政。”

    “皇上,慎刑司女官来报。鸣竹奴仆之一,名叫小全子的意外毒发身亡了。”

    “命令他们彻查到底,他中了什么毒?通过什么途径下的毒?看来,必是此人内外勾结,陷害了鸣竹。

    其他人放回去,继续守着凤栖殿,等待鸣竹醒转归来。

    只有那个叫颜壮的,你带她过来,让她近身照顾鸣竹。

    听说平日甚得鸣竹的信赖,还没大没小,没贵没贱的喊她壮壮姐。有趣极了!”

    “你们都下去吧!”

    女皇退避了所有宫人,坐在鸣竹的身边,用手抚摸着他含春映夏的脸。

    “是谁鬼斧神工雕刻额你这张生动的脸?倔强,不认输;自信,又自强。

    你不是就爱跟朕对着干吗?跟这个女尊国的女尊男卑较上劲了吗?现在你也跟朕对着干,好吗?

    朕希望你长睡不醒,你就反着来——立马醒来,这才是你的作风啊!

    鸣竹,继续跟朕对着干好吗?”

    女皇的脸颊滑过凄美的一行泪珠,她高傲如斯,几时流过男人才有的泪?

    “原来,泪水是咸的。鸣竹,你总是要刷新我的第一次!

    第一次有人跟我说不,第一次有人违抗我的命令,第一次有人让我仰视着他,第一次有人对我动手动脚......

    还有今天,人生第一次流泪。

    鸣竹,快点醒来,我需要你,凤宝宝需要你!

    听说受过你恩惠的男仆们,都去了你的那一片竹林为你许愿,为你流血祈福。我怎么能不那样做呢?

    那片竹林,是我们第一见面的地方。还有那个晚上的昙花一现,花开有我对你的第一次宠幸。”

    女皇流着泪,迎着月光,心里凄惨一片。

    她痛心地来到了那片竹林,后面的侍卫远远跟着她,依令不许靠近。

    她又平生第一次的跪了下去,声泪俱下:

    “凤栖竹若有灵,请接收玉颜国第三十一代女皇玉尧的跪拜!请保佑鸣竹早点醒过来,朕需要他,朕的子民们需要他。

    听说小时候的他,受了伤,就来这里哭诉,他的血渗进了你们的根,与你们融合在一起。今夜,就让朕的凤血与你们融合在一起。”

    她执拗地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头,一滴滴血滴进了竹根里。

    沉睡不醒的是鸣竹,灵魂出窍的是明珠。

    她此刻就在女皇的身边,看着她虔诚的跪拜、自伤。她没有想到女皇对鸣竹已经情根深种,她已经深深爱上了鸣竹,愿意为他献出自己的一切,这恐怕就是传说中稀有的真爱。

    穿越在原主身上,她只是不习惯当**,不屈服于当奴隶而已,没想到自己的一举一动,在女皇那里都是特别、新鲜、刺激的存在。

    就在女皇戚戚然之时,一阵风吹来,竹林响起了悉悉索索的声音,像是在回应女皇,又像是在安慰女皇。

    魂魄鸣竹看到了月亮旁边的一块旋转的物体,像极了自己穿越过来的黑洞。

    她飘升上去,一直飘进了黑洞里,里面的引力,让自己不断的螺旋上升,上升。难道自己的魂魄要回归家园故土?

    明珠的灵魂在被吸进黑洞的最后一刹那,再回首,留恋一望——女皇在竹林边跪泣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