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十一章 凤宝宝舌战群儒

    “夫郎,粉团子,朕是你们的女仆吗?整天不知道整理内殿,就是个乱扔乱放!”

    鸣竹木讷地抬起头问:

    “你可以唤奴仆过来整理一下啊!”

    “还是不要吧!我们的三人世界,不想被打扰。(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他们动不动就跪拜、匍匐一地,会吓着宝宝的。”

    转眼间,凤宝宝已经六岁了。后宫里的众嫔妃独守宫殿也已经六年时间了,像他们这些吃青春饭的男人,流逝的都是青春美貌。

    抚育幼儿,着实让鸣竹和女皇费精力,而且还是一个调皮的宝宝。

    又是一个春回大地、万物复苏的日子,凤宝宝牵着鸣竹的手,在宫道上玩。

    她粉嘟嘟的小脸,就像春风里绽放的桃花。她大大的眼睛像夜晚最亮最明的星子,又像山林掩映下的一汪泉水,深邃清幽。那一张相思豆样的小嘴,最惹人怜爱。

    “额~父,有一个问题,我一直想问你。”

    “问吧,粉团子!”

    “你看吧,和你一样的男人,为什么见了女人要下跪?”

    “因为我们是玉颜女尊国,女尊男卑,所以男人见了女人要行跪拜礼。”

    “额父,你也是男人,为什么就对我母皇不行礼?”

    “因为,你母皇深爱额父啊。所以,有女人爱的男人,就可以不用行礼了。”

    凤宝宝想了想,有了主意,哭着要见母皇。

    “乖,凤宝宝不哭,母皇在上早朝处理国政,我们不能打扰。”

    “不行,不行,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必须,现在,此刻就要见到母皇,不然我就哭个厉害给你瞧!”

    哇哇......

    玉佩看见凤宝宝眼睛都哭肿了,立刻派人报知女皇,女皇传令带她来金銮殿。

    凤宝宝还是第一次踏进金銮殿,她被这宽敞、威严的大殿,和已经跪着接迎自己的百官,震住了。

    母皇坐在高高的凤椅上,威严不可冒犯。

    鸣竹紧了紧她的小手,给她传递了力量。

    她抬眼心意相通地看了额父一眼,用稚嫩的声音说:

    “额父,天下的宝宝都是你们男人生的,男人延续了生命,男人多么伟大。为什么,眼前跪着的百官都是女人,还有执掌天下的也是母皇,而不是你?”

    鸣竹蹲下身来,刮了刮她的小鼻子说:

    “凤宝宝今天学会思考问题了,真棒!这个问题,额父以后告诉你,好吗?园艺局的秋千搭好了,我们去荡秋千,好吗?”

    凤宝宝甩开了她的手说:

    “不要用好玩的秋千引诱我,我是一个有独立思考能力的宝宝。额父,拉着我的手,跟我走。我要你和我母皇一起坐凤椅。”

    “启禀女皇,万万不敢啊!男人踏进我们女尊金銮殿已属大逆不道。若是再跟您同坐凤椅,国运衰败,国将不国啊!女皇!请拒绝,阻止。”

    哈哈......凤宝宝银铃般的笑声想起来:

    “母皇,这就是你的一帮得力大臣吗?我来问问你们!若是没有男人,就后继无人了,才是真正的国将不国。男人踏进大殿算什么大逆不道,残害男人,才是大逆不道。”

    她朝鸣竹卖好的一笑,似乎在祈求着鸣竹,给自己一个面子,跟着自己坐上凤椅,看看会不会国家不国?又似乎在鼓励着鸣竹,女皇深爱的男人,就要有男人的样子,不能在女人这里输了气场。

    鸣竹牵着她的手,一步步踏上了高高的台阶。女皇的震惊不亚于那次颜夕宫,他走上来非礼自己给自己看牙。

    凤宝宝坐在最中间,鸣竹也坐定了。下面的百官长跪不起,一直惊呼:

    “女皇,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啊!如此下去,国将不国啊!”

    只听凤宝宝脆生生的童音又回响大殿:

    “没有听过,没有见过,现在见过了,以后就不奇怪了!”

    她转头拉着女皇的袖子,用百灵鸟般的声音说:

    “母皇,你要昭告皇宫,宫里的那些男人,我都爱,以后都不用见到女人就跪拜了。”

    下面跪着的朝官,听了这话,十分担心,怕是长大了就是一个荒淫无度的女皇。

    她眨了眨眼睛,又说:

    “母皇,你还要昭告天下,全天下的那些男人,我都爱,以后都不用见到女人就跪拜了。

    女皇惊奇地看着她,问道:

    “为什么?”

    她抬起头,认真的一字一句地说:

    “因为,额父拥有母皇超多超多的爱,就不用跪拜所有的女人。我要让这后宫里的所有男人,以及全天下所有的男人,都拥有我多多、大大的爱,也就不会跪拜所有女人了。”

    女皇看着她用手比划着,说着,她的脸腾的红了,这孩子要在百官面前,也就是在全国民众面前,戳穿女皇有多爱一个男人吗?尤其女皇又爱的那么卑微。

    凤宝宝不管不顾地又说:

    “母皇,他们垂着头,拱着背,弯着腰的样子好难看,像我做错事的样子。动不动就跪,像小狗一样可怜。”

    左丞相玉舒站起来,对着凤宝宝说:

    “臣且来问一问!太女,你说男人恭顺有礼的样子难看,请问,什么样子好看?”

    太女也站了起来,有点激动地说:

    “像额父这样,抬头挺胸,有脊梁骨,见了我们女人不背锅,不低头哈腰,就是好看的样子。额父,你站起来,让她们瞧瞧!

    不用小气地光给母皇看,让她们也看看男子汉的样子。”

    鸣竹有些羞涩,在凤宝宝的鼻子上轻点了一下。他伟岸的身姿站在女皇的大殿之上,长身玉立,英气勃发。

    凤宝宝又站在了凤椅之上,攀着额父的脖子奖励了一个吻。

    那位左丞相第一问没有占上风,她又继续发问了。

    “请问太女,我们玉颜国的女人撑起了整个天,我们孔武有力,我们高大威猛。若是让弱小的男人带兵打仗,管理事务,这不是把国土拱手送人了嘛!”

    “是啊,是啊!”

    其他大臣随声附和。

    凤宝宝听了这话,又不认同了:

    “左丞相说这话,就不对了。你说女人都是高大威猛的,那我的壮壮嬷嬷,怎么又瘦又矮,但她却不柔弱,很能吃苦。所以,不能用外表、蛮力就否定一个人的能力。

    还有,后宫里最脏最粗最重的活,都是宫男干的。他们之所以长得瘦弱,是因为地位低,吃不饱肚子。若是给他们吃饱穿暖,然后当人一样的看待,他们一定会有能力撑起我们玉颜国的半边天。上阵杀敌也定是勇猛无敌,有男人的血气方刚。怎么会将国土拱手让人呢?”

    这~这~左丞相被她辩驳的哑口无言。

    她扭头看到,额父给她伸了一个大拇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