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十三章 后宫面试赛,提上日程

    太上皇一听今日朝堂之上发生的事情,气愤难当,就要去找女皇理论。(看啦又看手机版Wap.k6uK.coM)

    右丞相站了起来,阻止道:

    “太上皇且慢!听臣把话讲完。还有更加令人担心的事情啊!

    小太女今年才六岁啊!她今天在朝堂上大放厥词,辩得我们左右丞相哑口无言。她要动摇国之根本,推翻既定国策。要提升男人的地位,要下贱的男人和我们女人平起平坐。您说可怕不可怕!”

    太上皇啪得拍了一下几案,骂道:

    “痴心妄想!她一个小孩子知道什么,都是那个可恨的鸣竹把她给教坏了。”

    “若是这样,任其发展下去,太上皇您说,这是不是国将不国呀?”

    “小小的年纪,就有此心迹,她可是太女啊,将来是要继承皇位的,我们玉颜国不以女人为尊,就是焚宗灭国啊!”

    太上皇陷入了沉思,半晌她才说道:

    “若是他们父女再有出格之举,我就废了她凤女的身份,这个女皇我也是说换就换。我们玉家听孤话,守祖令的凤女大有人在。”

    右丞相听了喜出望外,奉承到:

    “太上皇还是那么英明神武,有谋略,有决断!我们右丞相府依然唯您马首是瞻,您指向哪里,我们打向哪里。不为私心,只为国运昌盛。”

    这两人又密谋了一会,准备再观其行,提早准备好对策。

    粉团子每天都是鸣竹的跟屁虫,她这会又跟着他溜达在皇宫甬道。

    “额~父,我们这是要去哪?”

    “去找皇夫。”

    “皇夫是谁?”

    “你母皇册封的正式夫郎。”

    “可是母皇就认你这个夫郎,这个皇夫又多余又清闲。”

    “是啊,正因为清闲,额父才给他找找事情做。”

    皇夫听到手下报告太女到来了,他出了殿外迎接。这个粉团子是人见人爱,后宫的嫔妃们都希冀也能生这么个小可爱,就是不得女皇垂怜。

    今日的粉团子穿了一身嫩绿色的薄纱,好像春天最美的景致都汇集在了她的身上。

    她牵着额父的手走近了皇夫身边,给他行了一个屈膝礼,银铃般的声音被风一吹,似乎响到了树梢上。

    “见过皇夫!”

    皇夫手里的小礼物又挂在了她的脖子上了,他疼爱地看着她花一样的小脸,说:

    “我们太女,又长高了一截啊!也是越来越漂亮了。”

    “皇夫,你每天这样盛装打扮,累不累?”

    “本宫是皇夫,要谨守本分,按照皇夫的规定行事啊!”

    “可是母皇也不会看上你一眼,你这么费力的打扮就是一种浪费。”

    “只要能成为女皇的皇夫,我就心满意足了。”

    只见她歪着小脑袋,说了一句发人深省的话:

    “你为什么不成为你自己呢?”

    鸣竹吩咐她的壮壮嬷嬷带她去皇夫的花园里抓蝴蝶玩,自己和皇夫走进了大殿。

    坐定,上茶,喝一口之后,鸣竹道明了来意:

    “记得第一次来您宫里,曾约定一月之后,面试后宫嫔妃,然后按分定等。不成想,之后发生了一连串的事情。

    嫔妃们一准备就是六年的时间了,今天咱们旧事重提,是想补上这场赛事,意在让各嫔妃争奇斗艳、各展才能,让死气沉沉的后宫焕发新活力。同时,我还想充盈后宫,有才貌、有胆量、有志向的宫男,也可参加比赛。”

    皇夫听了,眉开眼笑,笑道:

    “这个后宫被皇上冷了六年时间了,他们能有机会让皇上瞅上一眼,是他们的福气,他们要千恩万谢你才好!”

    “那好,就请皇夫传令后宫,十日之后,皇夫大殿各展奇才、一较高下。”

    “好,我这就传令后宫。”

    从皇夫大殿出来,鸣竹独自一人,来了一趟凤栖竹。

    走进大殿,就有人热情地迎上来:

    “大哥,您回来了。看看我们的大殿,和您走的时候没两样吧!”

    “还好,还好!你们好好守着这里,还有这医馆,以后一定会派上大用场。走,坐大厅里说说话!”

    鸣竹自从搬进了女皇的寝宫,已经好久没有来到这里了。他感慨万千地说:

    “兄弟们,在这里我做的最有意义的是,就是救治那些受伤的奴仆,那一个个惨景历历在目。我今天来这里,就想问你们,女皇那晚颁布的不准伤害**的禁令,实行的咋样啊?”

    小兰先回话道:

    “大哥,现在明面上的伤奴事件没有了。找我来按摩的那些宫男,女官,听他们说,女皇不只是颁布了禁令那么简单,她每隔五日会派女官去各宫、各局巡视检查宫男、奴仆被伤事件,一个个**都要出来见上一见,才能确定这里没有违抗命令。”

    “如此尚好!”

    憨憨的小梅在一边穴话了:

    “虽然恶劣的伤奴事件少见了,可是那些罚跪、罚饿,受辱、挨骂,还是有很多,在这里已经成了约定成俗的行为,一时半会儿是清除不了的。

    还有,为了防止五日巡查之时,**有伤败露,他们会直接将人处理了,不让他站在检查的队伍中。”

    小梅说的这些,鸣竹是了然于心。践踏男人,已经是几百年的行为规范了,已经根深蒂固,想要改变,就要从源头上入手。

    鸣竹知道,这就是自己以后要奋斗的方向,是自己要达到的目标。

    向这几百年的国之根本挑战,是要一点一点从人们的思想上去瓦解,去动摇。

    现在,要做的就是从这个皇宫做起。

    女皇寝宫。

    鸣竹从凤栖殿回来的时候,女皇就感受到了他的神清气爽。她一边收拾着粉团子的玩具,一边问:

    “今天这是喝到蜜糖了?”

    “比喝了蜜糖水还高兴,五日巡查,我的女皇真是冰雪聪明。”

    “六年前的命令,规矩了,就怕他们阴奉阳违,到底是帮不了那些**。”

    “这五日巡查好是好,还是有纰漏,他们对**草菅人命,说是不能带伤,那我就直接让他归西,反正**一抓一大把,不值钱的命,死一个算什么!”

    女皇听了恍然大悟,说到:

    “那我在五日巡查的时候,再加一条核对人数。”

    鸣竹奖赏了他一个刮鼻子,笑着说:

    “我的女皇就是聪明!”

    床上的粉团子嚷道:

    “额父,母皇上床安歇了!”

    “来了——”

    此刻,是女皇最开心的时刻,和他们一起甜蜜的进入梦乡。

    今晚的粉团子,又别出心裁。

    “今晚,我睡排头,母皇其次,额父最后。额父的手还要越过母皇,搂住我。嘻嘻,若是做不到,罚额父,不许睡,抱着母皇直到天大亮。”

    女皇听了,心花怒放,用眼睛不住地赞赏着凤宝宝,这孩子在帮着自己捂暖这个石头。

    额~

    这孩子,真调皮!

    明珠的灵魂,与原主的身体达成共识:白天,灵魂主宰身体;夜晚,灵魂让位身体。

    搂着女皇的鸣竹,开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