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十四章 粉团子救护小****

    咚咚咚......

    大殿敲门声传来。(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女皇,上朝的时间到了。”

    鸣竹捏了捏她的鼻子,宠溺地说:

    “女皇,该上朝了。”

    “六年了,头一遭起迟了。怎么这么困?我要赖床,罢朝,今日不上早朝了。”

    一个甜甜的声音响起:

    “不行啊~母皇,额父要天天搂着我们睡,难道你要天天不上早朝,这样下去~国将不国啊!”

    这样下去~国将不国啊!

    说到最后,她模仿的右丞相低沉严肃的声音,简直是惟妙惟肖,惹得女皇和鸣竹咯咯地笑。

    女皇看着暖暖的父女,忍着不舍,爬起了床。

    鸣竹自从有了凤宝宝,他经常下厨做饭,这个国家的饮食“食不厌粗”,为了他的粉团子,他改良了许多烹饪技术,在女皇的御膳房里,当起了第一御厨。

    他忙碌了一个早上,给凤宝宝端来了烤面包、牛奶。他想着以后有时间了,一定让她吃到那世孩子喜欢吃的小零食。什么薯片、巧克力、牛肉干......

    “额~父,今早你又做了什么美食?”

    “亲爱的女皇陛下,今天奉上的是西式早餐,等额父有空了,教你做一些新奇的事情。”

    “额~父,今天有什么安排?”

    “额父,今天有事要做,凤宝宝就待在家里自己玩吧!”

    “不!我要时时刻刻跟着你!”

    吃过早餐的父女二人,又出了殿门。

    本来一段不长的路程,硬是让他们走了半天。

    “额~父,快看这些蚂蚁。”

    鸣竹蹲下身去,说到:

    “哦,它们在搬家。”

    “蚂蚁为什么要搬家?”

    “蚂蚁搬家,天将雨。在大雨即将来到时,蚂蚁会把家搬到较高的地方,因此,看到蚂蚁搬家时,往往预示着要有一场大雨。

    蚂蚁要搬家了,但是路上却有不同昆虫来伤害这些搬家中的蚂蚁,所以,得有人帮助蚂蚁赶走那些昆虫,让蚂蚁顺利的搬到它们的新家中。”

    “粉团子来帮助它们,额父,你忙你的事情去吧!”

    壮壮嬷嬷听到此,过来陪着她一起看蚂蚁搬家。

    凤团子蹲在这里守护蚂蚁搬家已经有好大一会儿时间了,只要有其它昆虫来袭,她都会有办法,把小昆虫挪到新的地方。

    这时候,驾~驾~再爬快点!

    一阵吵闹声传了过来,与此同时,一个骑着**的小女孩朝这里而来。

    “你在这里干什么?”一个颐指气使的胖女孩用手指着粉团子问道。

    “看蚂蚁搬家啊!”

    “这有什么好看的!”说着她从**的身上下来,抬脚就要去踩。

    “你不能踩!”粉团子着急地用手推了她一下,只是人家比自己足足高了一头,长得又胖,自己反弹了回来。

    “壮壮嬷嬷,还不把她赶走。”

    “我看谁敢,我是堂堂的玉家凤女玉顺,处死一个**,都像踩死一个蚂蚁一样容易,我就不信了,踩死一个蚂蚁,反倒就这么难,奇怪!”

    粉团子看着爬在地上的**也就和自己一样大,还那么瘦弱,怎么能驮动这么胖的她。

    粉团子拽拽嬷嬷的衣襟说:

    “嬷嬷,去把那个**拉起来,让他站到我的身后来。”

    她掏出了手绢,擦了擦他脸上的脏东西,温和地说:

    “我叫玉天骄,母皇说了我是天之骄子。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奴仆了,你跟着我就算是熬出头了。我不会让你像狗一样的跪着,也不会像马一样的骑着,也不会打骂你。就像额~父说的,我们是好朋友,好朋友就要平等对待、友好相处。”

    那奴仆听了,赶紧跪了下来,口里说到:

    “奴仆小马驹,拜见太女,愿意尽心伺候主子。”

    “这名字真难听,一个高贵的人,男人,怎么能和动物相提并论呢?我给你想个新名吧!

    额父说过:男儿当自强。你就叫自强吧!”

    “自强谢谢主子赐名!”

    “起来吧!眼睛看着我说话,以后跟着我,随随便便就哭,动不动就跪,是要受罚的。

    相反,你帮我做事情,我会感谢你,还会奖赏你!”

    “哈哈......”那位胖墩墩的玉顺,笑得前仰后合。

    “真是天下奇谈,说什么你是高贵的男人,说着话就是大逆不道。要是我这会手里有箭,我会一箭射死你,为民除害!”

    “放肆!见到太女,也不行礼,口吐狂言,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一个四十上下的女人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她的身后,训斥着这个目无太女的狂徒。

    “母亲,不是我的错,你听听她都说了什么,她怎么能说男人尊贵呢?直接要笑掉我的大牙了!”

    啪——

    这位母亲在皇威不可冒犯面前,也是能下得了重手的,一个耳光下去,她的脸就印上了五个手指印。

    粉团子拉着自强的手说:

    “自强,和我一起保护这些蚂蚁,让它们顺利搬家。快下雨了,我们要让小蚂蚁和母皇、额父住在高处、温暖的窝里。

    自强,这个手帕就送给你了,时刻记住,不能动不动就跪。额~父说了:男儿膝下有黄金!”

    自强将手帕揣在怀里,感觉自己掉进了福窝窝里了。

    这两个来自不同阶级的孩子,贵贱差距有天大的孩子,就这样蹲在地上,看着忙忙碌碌的蚂蚁,在搬往新家。

    “自强,你驮着的这个女孩,她是哪个坊里的孩子?”

    “她啊,我们几个小奴仆,私底下都喊她玉吃人。”

    “玉吃人?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外号?”

    “一点也不奇怪,她嘴里常说的一句话就是:看我不把你这个小奴才吃了!”

    “哦,说说而已,吓唬吓唬你的,还真能吃了谁?”

    “主子,她吃过人。有一次,小鞭子做错了事情,她就让人把他洗净,放在大笼子里蒸熟了。”

    “哇哇......”

    粉团子听到这里,吓哭了,边哭边说:

    “别说了,别说了,太残忍了,我以后会吃不下去饭的。”

    壮壮嬷嬷搂着她哄了半天才止住了哭声,壮壮嬷嬷小声对自强说:

    “看你惹哭了她,以后不要对她讲那些残忍不堪的事情,她太过善良,听不了这个。”

    两个人又蹲下看着蚂蚁。

    “你还没告诉我,她是哪个坊的?”

    “她是皇家贵胄,是你们玉家的血脉。”

    “我为我们玉家有这样残暴的人而羞耻。自强,你的左手怎么四个手指头,少了一个小指头。”

    壮壮嬷嬷给他使眼色,他思索了一下说到:

    “奴才这个~从小就是这样,生下来就长这样,少一个手指头。”

    壮壮嬷嬷长舒了一口气。